第318章:綁架公主

第318章:綁架公主

秦葉悠一邊走,一邊思索,那兩名侍衛自然是不能死兩次,宏宇和隨烜說的都是真話,那麼問題處在哪裏呢?

她盯着前方几個正護送著隨煬下山的侍衛,腦袋裏靈光一閃,終於想明白了。

宏宇說的沒錯,那兩名侍衛確實是被黑衣人殺害,而隨烜殺的那兩個人,並不是太子府的侍衛,而是黑衣人安排的,因為隨烜不可能認識太子府所有的侍衛。

這一切的幕後黑手,都是那名黑衣人,包括給隨煬和隨烜兩人寫信,讓他們到這個山頂自相殘殺,都是他的陰謀。

秦葉悠忍不住說道:「真是的好深的算計啊。」

黑衣人讓人冒充太子府侍衛,去殺隨烜,就坐實了太子知道是隨烜傷他之事,然後再擄走了小蝶,以隨烜多疑的性子,自然就把這個帳算到隨煬的頭上了。

好一招借刀殺人啊,他在信中不讓兩人帶人來,就是為了防止這兩人不能自相殘殺吧,真的是狠毒極了,剛才要不是隨煬為了菲兒的那一跪,說不定真的兩人就相互打起來。

秦葉悠簡直不敢往下想,隨煬重傷,自然不是隨烜的對手,他要是死了,皇上恐怕也不會放過隨烜,兩個皇子出事,整個南嶽皇室都得動蕩,大魏就是最好的例子。

秦葉悠不禁懷疑,這一切真的都是秦朗做的嗎?到底是什麼樣的仇恨,讓她要做的這麼恨決?難道不是他,自己從一開始就找錯了方向?

猛然想起隨烜最後所說的話,隨玉心似乎認識那個人!隨玉心在大魏是見過秦朗的啊。

「看來這事只能找隨玉心確認一下了。」秦葉悠喃喃自語。

宏宇在旁邊聽到了,問道:「您是說公主?找她確認什麼呢?」

「確認最近發生的這些事情,到底是出自誰之手,對了,怎麼來南嶽這麼久,都沒見你們玉心公主出來蹦達大,這不是她的風格啊?」秦葉悠問道。

提起公主,宏宇臉色忍不住就帶着無奈,輕聲說道:「我聽說她被皇上責罰了,禁足三個月,不準踏出宮門半步,誰都不許探望。」

「哦,原來如此啊,這樣的惹禍精,關起來是最好的,只是我要是想要見她,該怎麼辦呢?」現在有些關鍵問題,還需要跟她確認啊。

「這個……如果王妃想要見公主,我來想辦法。」宏宇信誓旦旦的說道。

秦葉悠笑了一下:「你?你能想什麼辦法?總不能直接把她綁來見我吧?」

宏宇也笑了一下,堅定的說道:「王妃,您救了我們太子這麼多次,為您做什麼都是應該的,您就等着我的消息吧。」

秦葉悠半信半疑,她沒有想到宏宇的動作竟然這麼快,剛剛吃過晚飯不久,宏宇突然來找她。

「王妃,公主已經被我帶出來了,請您隨我來。」宏宇低聲說道。

秦葉悠震驚不已,沒有想到他的動作這麼快,真不愧是太子府的侍衛啊。

「你是怎麼做到的?為何不能帶她直接來這裏呢?」秦葉悠有些疑惑。

宏宇臉色微微一變,隨即回道:「這裏是唐門之地,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您還是在外面見公主吧。」

秦葉悠想了想,也有道理,沒想到這宏宇,看上去就是個粗糙男人,心倒是挺細的,想着這麼周到,她於是就跟唐應說了一聲,跟着宏宇就離開了。

唐應照例安排長松跟在後面暗中保護著秦葉悠,宏宇察覺到了,也只當看不見。

馬車顛簸了一會兒,在一個小院門前停了下來,宏宇帶着秦葉悠進了小院,看到房間門口守着兩個人,見到他們來,這兩人就立即閃身離開了。

秦葉悠隨着宏宇進了房間,一看到坐在房間中央的隨玉心,她就忍不住笑起來,

悄聲對宏宇說:「你還真的把她綁來了啊,你好大的膽子,就不怕被皇上知道嗎?綁架公主,應該是死罪吧。」

宏宇一臉大無畏:「我說過了,王妃對我們恩重如山,為您做什麼都是應該的。」

秦葉悠想了想,沒有說什麼,這樣知恩圖報之人,也很讓她敬佩。

把宏宇支走之後,秦葉悠看着被五花大綁困在椅子上的隨玉心。

她被矇著眼睛,嘴裏塞著帕子,滿臉淚痕,看不出一點傷痕,秦葉悠對宏宇更加刮目相看了。

秦葉悠取下隨玉心口中的帕子。

她立即大聲吼道:「你們是什麼人,我可以公主,你們把我抓來,我父皇一定不會放你們的,你們都得死!」

秦葉悠冷笑一聲,還真是個公主脾氣啊,受了這點委屈,就崩潰了,她上前一步,捏住隨玉心的臉,然後故意啞著嗓子說道:「哼,信不信我現在就割了你的舌頭,讓你再也說不出話,看你怎麼告狀。」

隨玉心立即嚇得瑟瑟發抖,秦葉悠更加不屑了,就這點出息,還敢叫嚷。

「你們不要傷害我!想要什麼,我都給你們,只求你們放了我吧。」隨玉心哭着求饒。

「你如果乖乖跟我合作,我不會傷害你的,但是如果你膽敢說一句廢話,我立即就割了你的舌頭,挖了你的眼睛,然後隔開你的手腕,慢慢放干你的血!聽明白了嗎?」

秦葉悠突然發現,自己在嚇唬人這方面很有天賦。

隨玉心嚇得花容失色,全身抖得像是一片風中的落葉,眼淚鼻涕都下來了,不住點頭說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好,那我問你,你為何要借太子之名,把唐菲抓來?」

「我,我是為了大皇兄,他整日惦記唐菲,悶悶不樂,唐菲如果治好了二皇兄,父皇或許會高看她,就同意然她跟在大皇兄身邊了。」隨玉心顫抖著說道。

秦葉悠腹誹道,誰稀罕你們的高看啊!

「哼,看來你是不想說實話了,如果真的是這樣,你為何要侍衛抓她!我看你是不想好了。」秦葉悠繼續威脅她。

隨玉心嚇得不行,趕緊說道:「我說的是真的,都是真的,開始時我確實是那樣想的,只是後來……後來唐菲不願意,非要走,好說話不好聽,我想起在大魏,那個奕王妃總是對她很好,對我很冷,羞辱我,我這才生氣要抓她的……」

秦葉悠只感覺到一股怒氣上涌,果然是因為這個,菲兒都是被她所累。

要不是因為還要問別的,秦葉悠真恨不盡一巴掌扇死這個愚蠢的公主,要是唐菲真的有個三張兩端,她第一個就不會放過隨玉心。

「所以你就懷恨在心,把唐菲給綁架了,說,你到底把她藏在哪裏了?」秦葉悠繼續問道。

「我沒有綁架她,她是被那刺客救走的,不是我,真的不是我!」隨玉心拚命解釋道,通過這幾個問題,她大約能知道對方是為了什麼而來了。

「你把她騙來,她要走,你偏要攔著,現在她不見了,不是你把她藏起來,還會是誰?依我看,你跟那個刺客,就是一夥的,你不說實話,我現在就殺了你!」

秦葉悠故意加重了語氣。

隨玉心嚇得大哭,哭喊著:「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啊,就是那個刺客抓走的她,我根本不認識那個刺客,就在大魏見過他一次,那時候他要刺殺我和大皇兄,我怎麼可能跟他是同夥呢……我求求你,不要傷害我……」

秦葉悠一怔,這才終於可以確定,這一切的幕後黑手,果然就是秦朗!

他到底是多大的仇恨啊!

隨後秦葉悠又胡亂問了一些別的問題,故意混淆她的身份,讓隨玉心猜不出來她是誰,最終直接一個手刀砍暈了她。

走出房門,宏宇還守在外面,見她出來,直接問道:「王妃,都問清楚了嗎?」

「問清楚了,你把她送回去吧,小心一點。」秦葉悠淡淡的說道,眉宇之間都是擔憂。

她本以為如果唐菲真的是落入秦朗手中,不會有多大危險,可是現在她不敢確認了,如果這段時間發生的這些事,都是秦朗所為,他的狠辣已經超過她的想像了,不知道他是否會真的善待唐菲。

憂心忡忡的回到唐門,唐應還在等她,見她回來,直接問道:「確認了?」

秦葉悠點了點頭:「確認了,就是他,我們的大方向並沒有找錯。」

唐應看着她問道:「為何我看你的臉色,似乎更加擔憂了?難道還有別的事情?」

秦葉悠抬頭,微微嘆了一口氣:「不知道,我心裏隱約不安,總感覺這個秦朗,不像是我認識的那個秦朗了。」

兩人正在說話,突然有人來報,門外有人求見奕王妃。

這麼晚了,誰要見她?她第一反應就是太子府又出事了,於是就讓那人趕緊進來。

「劉三,怎麼是你?」秦葉悠驚訝不已,這劉三是有優品閣的小夥計。

「主子,婉兒姐姐讓我親自騎快馬,給您送信的。」劉三說着從懷中取出一封信,恭敬的遞給秦葉悠。

秦葉悠笑着接過信,邊拆邊說:「婉兒的動作挺迅速的嘛,這麼快就摸清底細了?」

打開信紙,剛剛讀了兩行,她就知道婉兒為什麼這次效率這麼高了,原來都是因為祁元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8章:綁架公主

58.2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