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狼狽為奸

第31章:狼狽為奸

程虎被秦葉悠熱情燦爛的笑容閃了一下,當即就忘記了追風的暗示,直接點頭答應了。

跟在她的身後往軍營外走去。

走到半路上的時候,秦葉悠才想起來,自己是要去打探消息的,她看了一眼稱呼,他是副將或許知道這事。

「我昨天好看好像有一支軍隊往這邊來了,看上去排場還挺大,你知道是什麼人嗎?」

程虎想了一下,驚訝的說道:「你說的應該是塗老將軍的隊伍吧,你難道沒有發現,他們現在已經在軍營里了?」

秦葉悠確實沒有發現,她有些驚喜的問道:「難道是援軍?是不是這段時間跟北燕打仗,總是敗退,所以皇上派援軍來了?」

程虎的臉色不太好,他低聲說道:「應該不是的,這塗老將軍,你別忘了他還有一個身份,是越貴妃的父親,當今的國丈啊。」

秦葉悠瞬間瞭然了,她就說皇上怎麼可能那麼好心,還能派援軍來,原來是又派來一個狗腿子。

這下好了,一個瘋了的監軍,還有一個囂張的小人陳副將,再加上一個倚老賣老的塗老將軍。

過來好一會兒,她悠悠嘆息道:「這樣一群搗亂的,夠祁元修喝一壺的了,他還整天無所事事的樣子,難道是破罐子破摔了?」

程虎一怔,壓低聲音說道:「王爺要是知道,你說他是破罐子,肯定是生氣的,你可以千萬不要在他跟前提起啊。」

秦葉悠看著程虎一臉緊張,頓時覺得好笑,她當時只是說說而已,幻想了一下她當著祁元修的面說他是破罐子,他的臉色得變成什麼樣。

光是這樣想想,就已經讓她覺得十分好笑了,她忍不住笑個不停。

程虎看到她笑的那麼好看,那麼開心,他的心情也跟著變好了。

兩人來到後山的梅林邊,春風拂面,鳥語花香,果然放鬆不少。

這邊軍營里,塗老將軍看著祁元修被自己帶來的侍衛護送著回去,冷笑一聲。

祁元修進了帳篷之後,就對那幾個侍衛說道:「我向來習慣追風一人照顧我,你們先下去吧。」

為首的一個侍衛說道:「王爺,卑職奉塗老將軍命令保護王爺,現在情勢危機,卑職不敢擅自離開,還是讓我們在這裡守著您吧。」

「塗老將軍既然把你們給了我,現在我就是你們的主子,怎麼我說話不管用,還需要請示一下塗老將軍才能支使你們嗎?」祁元修的臉瞬間冷了下來。

那幾個侍衛對視一下,不敢違背他的命令,只能退了出去,不過他們也並未走遠,就守在門口。

追風不滿的說道:「塗老將軍這很明顯就是監視王爺!王爺,需不需要我悄悄把這幾個侍衛處理了。」

「不需要,有他們在,塗老將軍才放心,才能放手大幹,我們且等著吧。」祁元修十分不在意的說道,臉上的表情也十分柔和,剛才的怒氣彷彿只是走個過場。

他轉頭看了一圈,並沒有見到秦葉悠,於是問道:「王妃呢?又去軍醫營了?」

追風說道:「王妃好像不在軍醫營,下午的時候卑職看到她似乎往軍營後面去了。」

祁元修想了一下,嘴角微微一笑,然後說道:「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我需要休養,不要讓任何人來打擾我。」

等追風走遠,祁元修翻身坐起來,利落的換了一身衣服,帶著面具,摁了一下床邊的機關,床板大開,地下竟然是個密道,他瞬間消失在帳篷里。

今天秦葉悠才發現,原來這個山頭最美的風景,不是梅林,不是這裡的花花草草,而是燦爛的夕陽。

長河落日圓,大漠孤煙直,跟詩詞中描寫的一模一樣,讓人不由的看呆了。

兩人坐在夕陽下的山石上,沉默無語的欣賞的天邊的夕陽。

天色漸晚,兩人終於下山,程虎依依不捨,他知道以後這樣的日子怕是不會再有了,為什麼他不能早點遇到她呢,他在心裡微微嘆息。

秦葉悠回到帳篷里之後,就發現氣氛好像有些不對。

祁元修雖然依然是閑閑的靠在床頭看書,但是全身毒散發出生人勿近的氣息。

「你還捨得回來?玩的可開心?」果然一開口,秦葉悠就聽出他帶著氣呢。

她不知道祁元修因為什麼事情而生氣,可是她很清楚自己可不想做這個炮灰。

「沒有什麼開心不開心的,不過是去山頂散散心而已。」她故意輕描淡寫。

「這麼晚了回來,難道不怕遇到流氓?這樣樂不思蜀,是不是因為在山頂有人陪著你?」祁元修放下書,意有所指的說道。

秦葉悠立即就想到在山頂的時候她被強吻的事情,頓時又有些心虛。

她假裝不在意的說道:「沒有人,哪有什麼人陪著我,對了,你的腿怎麼樣了?我再幫你按摩一下吧。」

祁元修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她居然撒謊?為了程虎而撒謊嗎?她這是在有意保護程虎吧。

秦葉悠跟他想的完全就不是同一件事,兩人各懷心事,都沒有在說話,她給他的腿做按摩的時候也是心不在焉的的樣子。

「之前你曾經說想要離開,你想過離開之後要做什麼嗎?」祁元修突然問道。

秦葉悠聽到之後,猛然抬頭,一臉驚喜:「怎麼?王爺想要放我走了?」

祁元修冷冷的看著她:「你就這樣不願意待在我的身邊,這樣想要離開?」

他的眼神雖然冰冷,可是也帶著一絲受傷,秦葉悠反應過來,覺得表現的這樣明顯,好像不太好,今晚的祁元修不太對,她得小心應對才行。

「我並不是不願意留下,只是我們現在這樣也比較彆扭,我知道王爺當初並不願意娶我過門,我在這個位置上也尷尬,如果王爺不介意,我想要過我自己想過的日子。」她十分耐心的解釋道。

「你想要過什麼樣的日子?」他不解,有什麼是他不能提供給她的呢,她為何總是想要離開。

「簡單平和的日子,我只想找個真心對我人,相親相愛,相知相惜過一輩子,即使他只是個普通人。」她輕聲說道。

「就像程虎那樣的人?」祁元修突然問道。

秦葉悠一怔,不明白他為何提起程虎,但是想了一下程虎簡單隨合的性格,真的跟這樣的人一起生活,其實也不錯,不過他並不是她的菜而已。

於是她笑著說道:「程虎這樣的性格其實也挺好。」

祁元修愣了一下,盯著她看了許久,然後冷冷的說道:「我困了,睡了!」

然後不由分說的轉身就躺下了,秦葉悠還愣住那裡,不知道還要不要繼續按摩,看他的背影都帶著一股冰冷的疏離感,她覺得還是算了吧。

之後兩天,祁元修的情緒一直不好,尤其是面對秦葉悠的時候,好像又恢復到了她剛剛進王府的時候,他對她十分的冷淡。

她不明白怎麼回事,也不敢冒然去問,怕裝在槍口上,盡量躲著他,祁元修發現之後,似乎更加生氣了。

塗老將軍來的第五日,認為整頓練兵應該也差不多了,要派兵去攻打最後一座城。

他和陳副將是同一條船上的,陳副將當然竭力支持,並且打著要一舉成功的幌子,派出去的全部都是祁元修帶的兵,就連追風也被派去了。

祁元修的身邊就只有塗老將軍留下的侍衛。

程虎領兵出征,城外五十里地的草原上開展,北燕來勢洶洶,卻在開展后不久,開始撤退。

程虎的手下請命:「程將軍,我們要不要繼續追?」

「追!」程虎下令,其他的士兵聽從他的命令,繼續追擊,然後再經過一片樹林的時候,他們剛剛靠近樹林,程虎突然下令:「有埋伏,撤,快點撤!」

他首先策馬往東跑去,後面的士兵也跟在他的身後,一直往東跑。

北燕軍愣了,一個小將問道:「我們還沒有出現呢,魏軍怎麼發現有埋伏的,這其中怕是有詐吧?」

今日帶兵的北燕主帥,好大喜功,直接說道:「我們太子說了,今日之戰,必須要勝,我看是這大魏軍被我們打怕了,故意找理由逃跑而已。」

北燕主帥走出樹林一看,大魏軍竟然往東跑去,他們的軍營明明在南面,他更是得意了:「你們看,大魏軍倉惶逃跑,連方向都跑錯了,往後走可是我們的地盤,他們這是找死,兄弟們給我追!」

此時的大魏軍營里,卻迎來一位不速之客,那人眼眸深邃,五官立體,一看就是北燕人。

塗老將軍和陳副將卻十分熱情的相迎。

「拓跋太子,計劃已經順利執行了,現在恐怕祁元修的軍隊已經全軍覆沒了。」塗老將軍說的十分得意。

拓跋鴻乃北燕太子,之前就是他跟大魏皇上聯手,裡應外合,設計祁元修,並且給他下毒。

沒有想到祁元修命那麼大,他們一番算計,只是讓他無法行走而已。

皇上不甘心,想要趕盡殺絕,於是再一次逼迫祁元修出征,並且派來陳副將和塗老將軍跟拓跋鴻裡應外合。

為了穩固自己的皇位,竟然放任自己的子民於水火不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章:狼狽為奸

5.68%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