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藏身之處

第319章:藏身之處

秦葉悠讓婉兒去秦府打探消息,她曾經在秦府住過,知道裏面有哪幾個關鍵的人物,該怎麼突破,都在信里跟婉兒說的十分清楚。

結果婉兒在信中說,沒有想到秦府被兮顏看的鐵皮桶一樣,根本就打探不出什麼消息。

結果祁元修直接拍追風來,給她提供了一份相信的情報,而且還讓婉兒不要告訴秦葉悠這是他給的情報。

秦葉悠看着信,差點笑出聲來,祁元修在對付女人這方面,伎倆確實了了啊,明明就想讓婉兒告訴她的,還來一招欲擒故縱。

婉兒是她的心腹,有什麼事,能不告訴她嗎?祁元修真是小看了婉兒和她的關係了。

她也曾經想過要不要求助祁元修,可是一想到,那傢伙現在說不定正在幫着文如意治療她的臉呢。

想到這裏,她就不想跟他開口,雖然不想承認,但是當初她離開的時候,確實是有些置氣的。

唐應在旁邊看着秦葉悠,看到她一會兒笑,一會兒又惱怒,一會兒又欣慰的神色,非常疑惑,這樣簡單的一封信里,到底寫了什麼內容啊。

秦葉悠看完了信,然後跟劉三說道:「好了,劉三,辛苦你了,你在這裏休息一晚,我給你一封信,明天你帶回去給婉兒。」

劉三忙不迭的答應着,唐應見她神色似乎很輕鬆,問道:「怎麼?信里給你寫了什麼好事么?看你心情似乎很不錯。」

秦葉悠笑着點頭說道:「是的啊,這封信給我們帶來大好的消息,長松,去找一份南嶽都城詳細的地圖來。」

長松立即答應一聲出去了,唐應陪着秦葉悠來到書房,秦葉悠告訴他:「現在我們已經能夠確定,帶走菲兒的人就是秦朗,現在重要的事情是怎麼找到秦朗,這封信來的非常及時,明天我們就可以直接去找了。」

唐應驚訝的問道:「你說說,這封信里,寫的就是秦朗在南嶽的落腳點?」

秦葉悠用力點了一下頭,唐應也笑了起來,這下好了,尋找菲兒終於有眉目了。

長松很快取來地圖,秦葉悠按照信上的內容,在地圖上標了幾個位置。

「明天把所有弟子都召集起來,着重找這些地方,秦朗很有可能就藏身的這些地方,就算是他不在,我們找來這些日子都沒有找菲兒的蹤影,她很有可能就被藏在這些地方。」

秦葉悠指點着地圖上的幾個地方,吩咐道,很有一派揮斥方遒的感覺。

黎明果然就是在最黑暗之後出現的,剛才他們還都十分沮喪,甚至想要放棄了,沒有想到現在就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第二日唐門弟子全部出動,唐應,長松,蘇嫣兒和秦葉悠分為四路,朝着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去尋找。

秦葉悠負責的正是南城,她帶着人來到郊外,找到一個山清水秀的小村子,在小村子的背面,找到一座依山傍水的雅靜的院落。

可是就是秦朗在南嶽的落腳處之一,秦葉悠看着這座清秀雅緻的小院子,感嘆道,果然是秦朗的風格,就算是不進去找,她也肯定這就是秦朗的落腳點了。

那個自戀的傢伙,簡直把他自己當成一朵花一樣,對於居住的環境,自然不能馬虎了。

她帶來的都是輕功高手,幾個人悄悄的潛入院中,仔細的搜尋了一番,讓人失望的是,並沒有發現唐菲和秦朗的身影,遠離只有三兩個小廝和丫鬟,照顧著小院。

秦葉悠不死心,她曾經在秦府住過地下密室,她以為這裏有可能也有密室,讓那幾個高手為她打掩護,她每間屋子,都仔細的搜尋了一遍。

依然沒有什麼收穫。

最後不得不失望而歸,秦葉悠帶着幾個人,騎馬往回走的時候,她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這個小院,難道真的沒有在這裏?她隱約感覺到,這裏應該就是秦朗的落腳處,肯定還有什麼機關是她沒有發現的。

中午幾個人在城中相聚,其他幾個人竟然也無功而返,士氣頓時低落下來。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本來今天上午幾個人都信誓旦旦,感覺今天一定會有收穫的,可是半天過去了,一點消息都沒有。

秦葉悠嘆了一口氣說道:「現在別說菲兒了,就是秦朗都沒有找到,實在是太打擊人了。」

長松突然說道:「沒有找到秦朗也不奇怪,今天我在東城尋找的時候,無意間發現了一件事,估計也是秦朗做的。」

大家都驚訝的看着他,等着他後面的話。

長松咳了一聲說道:「我到了我負責的那個地方,仔細找了一圈沒有發現任何線索,正好皇城就在那一片,我就直接悄悄潛伏進皇宮,想要打探一下宮裏的消息。」

「你這小子,簡直不知死活,皇宮也是你能闖的嗎?」秦葉悠忍不住訓斥道。

現在唐菲還沒有找到,可別再搭進去一個啊。

長松笑了一下說道:「王妃,您先別忙着罵我啊,我可是有大收穫的。」

「快說,你發現了什麼,一個大男人怎麼這樣磨磨唧唧的。」急脾氣的蘇嫣兒等著不耐煩,催促道。

長松只得快速說道:「我發現後宮的人,都來去匆匆,好像發生了什麼大事,我悄悄跟在一群人後面一聽,才知道隨玉心失蹤了,一個公主在空中憑空消失了,於是整個後宮都沸騰了。」

眾人一驚,竟然又失蹤一個。

秦葉悠確在想一個問題,秦朗抓走唐菲和小蝶,可能是為了讓隨烜和隨煬相互殘殺,那麼他抓走隨玉心,又是為了什麼呢?

如果是為了向南嶽皇室復仇的話,他為何不之前就出手呢,畢竟目前看來,隨玉心是最好下手的一個啊,總比要隨煬和隨烜相互殘殺的好吧。

忽然之間一個想法猛然從她的腦海里蹦出來,她說道:「我知道了,之前在逍遙峰的時候,秦朗當時應該就在山頂,觀察著山頂的一切。」

唐應一怔,隨即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他十分懊悔,為何要急着離開,說不定再等一會兒,他就能抓到秦朗,從而找到菲兒了。

「我推測出來的,秦朗現在抓走隨玉心,肯定是因為他聽到了隨烜的話,隨烜當時暗示我們可以去找隨玉心,因為她認識那名刺客,也就是秦朗。」秦葉悠越說越覺得這個可能性實在是太大了。

唐應也反應過來了,接着說道:「他不想讓我們知道是她,只能堵住隨玉心的嘴,只是她沒有想到,宏宇下手這麼快,直接把隨玉心給綁了出來,所以他今天才出手。」

秦葉悠點了點頭,十分同意他的說法:「你說的沒錯,肯定是這樣的……」

說到這裏,她猛然反應過來一件事,突然拍著桌子站起身,快速的說道:「壞了,我們可能錯過一個絕佳的機會了,趕緊出發,我們再去尋找一下剛才我們找過的地方!」

唐應和長松對視了一眼,很快也明白過來,直接就往外衝出去。

只有蘇嫣兒還傻傻的,看着快速消失在路口的唐應和長松,她拉住記着要離開的秦葉悠說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說清楚一點,他們為何突然都離開了。」

秦葉悠被她拉住,走不了,嘆了一口氣,只能解釋道:「秦朗接二連三擄走這幾個女孩子,如果不是立即就殺了,他肯定要找個地方藏着,你說是藏在三個地方安全呢,還是藏在一個地方安全呢。」

這一次蘇嫣兒終於明白了一點,趕緊說道:「自然是藏在一個地方安全,別的地方越多,不是越容易暴漏嘛。」

「嗯,聰明的姑娘,確實是這個道理,所以秦朗肯定會回他其中的一個落腳點關他抓來的女孩子,我們只要守株待兔即可,只是不知道,現在還來不來及。」

秦葉悠說完之後,不等她反應過來,直接離開了,蘇嫣兒站在原地,眨巴了半天眼睛,終於明白過來了。

「對啊,我怎麼沒有想到這一茬呢,趕緊回去!」她也手忙腳亂的爬上馬背,一路疾馳而去。

秦葉悠回到那個小院附近,然後開始守株待兔,希望秦朗還沒有過去。

可是一直等到傍晚時分,依舊不見有任何異常的人出現,秦葉悠失望至極,心裏想着或許自己守錯了地方。

一直守到深夜,小院裏漆黑一片,就連小院裏的下人們都吹燈休息了,她終於死心,留下幾名侍衛輪番值班守着。

她騎馬往回趕,想看看其他人有沒有什麼收穫。

經過一個小鎮的時候,一輛馬車跟她相向著駛來,速度也很快,參見而過的瞬間,正好一真夜風吹過,吹動了馬車的帘子,微微掀開一點。

秦葉悠不經意的轉頭看了一眼,赫然一驚,就在擦身而過的那一刻,她看到馬車裏坐着的人,正是秦朗!

馬車越過她之後,繼續往前走,路口一拐彎就不見了,秦葉悠緊緊的一勒韁繩,調轉方向,急追而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9章:藏身之處

58.4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