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替他做主

第321章:替他做主

秦葉悠看著他,心裡想著,這傢伙還挺能裝啊,明明之前她離開之前,兩人還在冷戰呢,這會兒就表現的好像沒事人一樣。

彷彿他們一直恩愛,從來沒有過什麼不快。

秦葉悠也學著他的模樣,笑著說道:「夫君,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我們多日不見,這是隔了多少個歲月啊,本王妃甚是思念夫君啊。」

然後成功的看到祁元修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秦葉悠得意一笑,哼,比肉麻她秦葉悠還從來沒有怕過誰,這麼多年的言情劇可不是白看的。

兩人調笑一陣,秦葉悠就要往回趕了:「估計他們現在都已經回去了,我再不會去,他們肯定要著急了。」

祁元修十分不滿的說道:「你一聲不吭,一走數日,怎麼不想想我會不會著急啊。」

秦葉悠立即回應道:「我怎麼好意思打擾王爺啊,您那時候不是忙著張羅著給文姑娘治臉嘛,怎麼樣了?現在都好了吧?」

她是故意試探祁元修的。

他看了她一眼,怎麼聽這話都酸酸的,帶著醋意,祁元修突然覺得心情很好。

「嗯,夫人正是體貼入微啊,是啊,我遍請名醫,而且親自照料,如意的臉,現在好多了。」祁元修笑著說道。

秦葉悠一怔,有些懷疑的看著他,心口憋悶的難受。

祁元修假裝看不見,繼續說道:「要說還是夫人的給出的點子好,如意一開始不願讓我見,還哭鬧,後來我就按照夫人教的,跟她說啊,不管她變成什麼樣,我都不會嫌棄她,如意這才不鬧了,乖乖治療的。」

「哼,那還真是恭喜王爺了,既然還沒有完全好,王爺還是不要離開的太久,趕緊回去近身伺候著吧。」

秦葉悠冷冷的說完,連看都不願看他一眼,快馬加鞭往前趕去。

祁元修在背後看著她,彷彿連背影都是怒氣沖沖的,他笑了一下,打馬追上去。

哼,這女人,一聲不吭就敢離開,非得讓她嘗嘗這個後果不可。

兩人一前一後,回到了唐門的分舵,還沒進門呢,就看到唐應和蘇嫣兒,一人牽著一匹馬就要出門。

「你們要去哪裡?」秦葉悠上前問道。

這兩人抬頭看到她回來了,似乎都鬆了一口氣。

唐應還沒有開口說話呢,急性子的蘇嫣兒就連珠炮一樣的說道:「我們自然是去找你啊,不是說好了,不管白天神什麼結果,晚上都要回來的嘛,這都什麼時候,你還不回來,我和唐大哥擔心你出事了呢。」

「我沒有出事,我遇到秦朗了……」秦葉悠剛剛說了一句。

蘇嫣兒瞬間就激動了,她一把抓住秦葉悠的胳膊急急的問道:「你遇到他了,抓到他了嗎?怎麼沒見菲兒跟你回來?難道他們並不在一起?」

「蘇嫣兒,你這審問犯人呢?」有人十分不悅的說道。

唐應和蘇嫣兒一驚,夜色昏暗,他們順著聲音往後一看,這才發現秦葉悠身後還跟著一個人呢,仔細一看,居然是奕王祁元修。

他正老大不願意呢,感覺自己的夫人被怠慢了。

唐應這才反應過來,趕緊請兩人進屋,祁元修跟唐應走在前面,蘇嫣兒跟秦葉悠走在後面。

蘇嫣兒故意對著秦葉悠擠眉弄眼的,悄聲說道:「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啊,都追到這裡來了。」

秦葉悠想起剛才打趣祁元修的話,被蘇嫣兒這一說,頓時有些不好意思,微微紅了臉。

幾人坐定以後,秦葉悠就把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

「目前來說,可以確定菲兒就在秦朗手中,而且沒有生命危險,秦朗似乎還有理智,並沒有如我們想象的那樣瘋狂。」她總結說道。

秦朗既然讓侍衛攔住她,並且給她帶話,就說明還是在意她的看法,如果是這樣,他應該不會傷害唐菲的。

唐應他們頓時鬆了一口氣,接著說道:「可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們不能總等著吧,誰知道他什麼時候報仇結束呢。」

眾人都是一陣沉默,秦朗的目標如果是真箇南嶽的皇室,那麼他的復仇可能沒有那麼簡單,就算是唐菲沒有生命危險,也不能一直被囚禁著啊。

秦葉悠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是的,在來到路上,我已經想到了一個辦法,我們既然不能左右的了秦朗,那麼我們就加快結束這件事,明日我就和王爺進宮拜見皇上。」

正在旁邊喝茶看熱鬧的祁元修,頓時抬頭看了一眼秦葉悠,用眼神暗示她,誰說我要幫忙了,我只是來看熱鬧的好不好?

唐應和蘇嫣兒這時候也看著祁元修,兩人都感覺從祁元修的神色上來看,他似乎並沒有這個打算。

秦葉悠不動聲色的繼續說道:「反正無論如何我是一定要把菲兒救出來的,救不出來,我誓不罷休!」

然後她也看了一眼祁元修,有眼神回應他,反正我是鐵了心來救人的,救不出來,我就不會去,你自己看著辦吧。

祁元修無奈了,秦葉悠托的起,他托不起啊,大魏那邊還有一頭子的事情等著他去處理呢。

他本想來南嶽,趕緊把自己的小妻子提溜回去,現在看來沒有這麼容易了。

好吧,他妥協,祁元修應著眾人的目光,微微一笑,說道:「是的,本王正有此意,既然這一切都是因為秦朗和南嶽皇室的仇恨引起,我們自然可以兩邊用力的。」

唐應終於放心,他看祁元修剛才的神色,本以為他不會同意呢,沒想到秦葉悠簡單的一句話,就當他改變了主意了。

一切說定之後,祁元修就要帶秦葉悠離開了,秦葉悠本部願意,這幾天她在這裡住的很好,大家都在一起,有什麼事可以及時商量,住什麼客棧啊。

「既然明天要進宮,有些事情,今晚還是需要再商討一下的。」祁元修淡淡的說了一句。

秦葉悠立即起身說道:「王爺說的有道理,那我們這就起身吧。」

蘇嫣兒無語的看著這眉來眼去的兩口子,兩人難道不累嗎?好好說話不好嗎?

唐應只當看不見,只有仔細觀察秦葉悠才會發現,其實她在別人面前,都是一副溫柔體貼的樣子。

他知道這是秦葉悠的真實一面,可是在祁元修跟前的秦葉悠,彷彿又變了一個人,她的表情豐富很多,得意,氣惱,開心,憤怒等等,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情緒。

他其實有些羨慕祁元修,因為秦葉悠只有在他跟前,是完全不掩飾自己的情緒,這其實也是這一種至關重要的信任。

祁元修早就安排好了客棧,兩人回到客棧之後,已經是深夜了。

雖然折騰了一天,秦葉悠已經有些累了,可是她還不敢放鬆,她預感,今夜不會這樣輕易的就過去了。

果然,進入房間之後,秦葉悠立即說道:「王爺,趕了一天的路,您也累了吧,早點休息吧。」

祁元修點了點頭:「嗯,幫本王更衣吧,我要沐浴。」

秦葉悠一怔,更什麼衣?這不會他在暗示什麼吧?她可不能接這個話,於是說道:「王爺,累了一天了,是得沐浴一下,早些休息了,我這就喊追風過來伺候您吧。」

「喊什麼追風,您難道不會嗎?夫人您都定替我安排進宮了,難道還不能伺候本王沐浴更衣嗎?」祁元修坐在桌前,一邊說一邊悠閑的倒了兩杯茶,還遞給秦葉悠一杯。

秦葉悠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知道今夜是拖不過去了,這傢伙是在威脅她呢。

然後她睜開眼睛,笑意盈盈的接過那杯茶,說道:「對,王爺說的對極了。」

喝過一杯茶,她開始伺候祁元修沐浴更衣,既然開始了,自然要貫徹到底,做到最好,祁元修在舒舒服服的泡在木桶里的時候。

秦葉悠拿出自己的獨門絕技,給他做按摩,她的動作輕柔,力道不大不小剛剛好,摁的祁元修十分舒適。

房間里點著熏香,淡淡的香氣若有若無的飄散過來。

祁元修緩緩開口說道:「你可知南嶽皇帝是什麼人?」

秦葉悠剛才沉浸在安靜平和的氣氛當中,差點睡著了,聽到祁元修的話,反應稍微慢了半拍,然後問道:「什麼人?不就是九五至尊的皇帝嗎?」

祁元修無奈一笑:「你啊你,什麼都不知道,就敢直接闖進宮去。」

他相信就算是他不來南嶽,以秦葉悠的性格,她也會想辦法進宮見皇上的。

「南嶽皇帝隨正淳,是殺伐果斷之人,他最初並不是太子,後來太子因為某些事情被廢,幾個皇子奪嫡,最後死的死,瘋的瘋,只有隨正淳,和現在的六王爺隋正清取得勝利,隨正淳被封為太子,後來登基稱帝的。」

秦葉悠並不奇怪,自古以來,那個皇帝的寶座,不是用眾人的鮮血鍛造的,哪個皇上的登基,不是一路血拚出來的。

她的神情淡淡的:「這也正常,現在大魏,為了皇位,整個皇室不也動蕩不安嗎?」

祁元修逼著眼睛靠在木桶邊上,輕聲說道:「咱們那個皇帝,跟隨正淳還真沒法比。」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1章:替他做主

58.79%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