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強悍的蚊子

第322章:強悍的蚊子

秦葉悠深以為然,大魏皇帝的喪盡天良的程度,恐怕在整個東大陸都沒有人能比得上吧,有幾個連自己的兒子都不放過的。

「王爺,話可不能說,比狠的話,咱們的皇上可是一點都不服輸的。」秦葉悠輕聲說道。

祁元修笑出了聲,伸出胳膊一拉,秦葉悠沒有防備,一下子就跌入他的懷中。

「你這個小狐狸,想罵人就直接罵,還拐彎抹角的。」祁元修笑著說道。

秦葉悠全身濕透,十分狼狽,完全沒有了剛才譏誚的深情,氣惱的說道:「我可不像王爺這樣霸氣,還敢直接罵人,我只敢夸人。」

祁元修看著她白皙柔嫩的小臉上,帶著惱怒的神色,明亮的大眼睛,還帶著怒氣盯著她,就喜歡她這樣帶著刺的小模樣,覺得分外可愛,忍不住一低頭就親了一下。

然後很壞心的用力吸允了一下,抬起頭十分好心情的看著她的臉頰上出現了一片粉紅色的花朵狀痕迹,十分開心,打趣她:「這天底下還有你秦葉悠不敢做的事情嗎?你在整個東大陸問問,有哪個王妃敢生更半夜獨自騎馬,在樹林里追殺一群高手的,可就你了。」

秦葉悠冷哼了一聲,瞪了他一眼,帶著惱意問道:「王爺可是嫌棄我了?」

祁元修沉思了一下,秦葉悠立即更加生氣了,他竟然還要想一下,看來是真的了。

她瞬間不願意了,立即掙扎著就要站起身來,卻被祁元修更加用力的摁在懷中,低頭深深的吻住了。

他的胳膊那樣有力,緊緊抱著她,肌膚相貼,她能明顯感覺到他身上的熱氣和繃緊的肌肉,她不敢掙扎了。

過了許久,祁元修終於抬起頭來,深深的看了秦葉悠一眼,滿眼都是溫柔的情意,猶如冬日裡的正午的陽光,照的整個人都懶洋洋的,秦葉悠感覺自己都要融化在他這痴情的眼神里了。

「悠悠,不要生氣了好不好?」他在她的耳邊輕聲說道。

秦葉悠早就習慣了他那命令式的語氣,總是不準做這個,不準做那個,絲毫不容人反抗。

現在猛然來個「好不好?」,她有些不太適應,然後很沒出息的點了點頭。

祁元修無聲的笑了起來,笑的露出了潔白的牙齒,秦葉悠知道他笑起來很好看的,現在這麼近距離的看著,更加無法抵抗。

她怔怔的捧著他的臉,紅著臉,低聲說道:「你不要這樣對著我笑……」

祁元修疑惑的抬頭問道:「為什麼?」

「因為你靠近我,我就……」她紅著臉低下頭,似乎說不下去了。

祁元修更加靠近他,笑的更加好看,輕聲問道:「你就怎麼樣?」

「我就想親你……」她幾乎是低聲呢喃處這句話。

祁元修把臉湊到她的眼前,帶著笑意說道:「喏,給你親!」十分高興的欣賞著她的羞怯。

秦葉悠微微側頭看了他一眼,眼中精光一閃,捧著他的臉,露出了潔白整齊的咬牙齒,忽然笑的像個要做壞事的孩子,對著他的臉啊嗚一口。

祁元修甜蜜的嘆息一聲,又上當了,這小狐狸的演技越來越精湛了,剛才那含羞帶怯的模樣,竟然都是裝的。

這會兒得意的幾乎要翹起小尾巴的樣子,才是她真正的面目啊,奈何臉是自己湊上去的,只能任人宰割了。

很快秦葉悠的得意就維持不住了,在比誰更無賴這方面,她著實不是祁元修的對手啊,等她被祁元修壓在床上的時候,後悔莫及,早知道不改這麼早露出真面目的。

這會兒她再怎麼裝可憐,裝羞怯博同情都沒用了。

第二日清晨,秦葉悠和祁元修起床之後,一番洗漱,秦葉悠氣惱不已,她的身上一片片的青紫痕迹,都是某個大惡人的傑作。

好在把脖子給她留出來,穿上衣服之後,都能掩蓋住了,否則她今天就不用出去見人了。

一抬頭看到鏡子里的自己,她氣的差點摔了手中的粉盒,她的右臉頰上,竟然還有一個,顏色稍微淡一些,粉紅色的印記也很清楚。

她怒不可遏,直接轉頭對著身後的祁元修吼道:「祁元修,你乾的好事!」

祁元修一抬頭,秦葉悠後面的話就說不下去了,她臉上的印記好歹還是個花朵的形狀,顏色不是很深,如果真有不怕死的問她是怎麼回事,她可以說起被蚊子咬了,活著起了一個痘痘。

可是祁元修的左臉上,赫然兩排小牙印,看的十分清楚,她昨晚是不是太用力了?秦葉悠十分心虛的想著。

祁元修還沒有發現,疑惑的問道:「怎麼了?」

這時候秦葉悠還怎麼好意思討伐他,勉強笑了一聲:「沒什麼,沒什麼,就是喊喊你……」

祁元修顯然是不信的,剛才她可是滿面怒容,一瞬間蕩然無存,肯定有原因。

「沒事你喊那麼大聲?」祁元修盯著她問道。

「我……我早起練肺活量不行啊」被逼到無奈,她就強詞奪理。

祁元修這下直接無語了。

秦葉悠趁機竄出房間,在祁元修發現她的傑作之前,她得趕緊逃走。

出了房門,剛剛從二樓的樓梯上下來,就看到唐應和蘇嫣兒已經坐在客棧一樓的大廳里等著了。

蘇嫣兒一見她,立即問道:「你的臉怎麼了?」

秦葉悠臉一紅,她本以為不明顯的,沒有想到蘇嫣兒上來就問。

「沒事,那什麼,昨晚不小心被蚊子咬了一口。」她心不在焉的敷衍道,臉色又紅了幾分。

蘇嫣兒驚訝問道:「蚊子?現在可是初冬了啊,竟然還有蚊子?」

秦葉悠懊惱不已,她肯定是暈了頭了,怎麼著這樣理由啊,紅著臉剛剛想要多解釋兩句,一時著急,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說。

旁邊的唐應雖然也不怎麼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可是他能看出來秦葉悠的窘迫,於是笑著說道:「我們南嶽的蚊子比較堅強,經常冬日裡也出沒的。」

蘇嫣兒恍然大悟,感嘆一聲:「果然是戰鬥民族,就連蚊子都這麼強悍。」

秦葉悠紅著臉,十分感激的看了一眼唐應,剛剛坐下,就聽到身後傳來熟悉的腳步聲。

蘇嫣兒跟她對著坐,自然能看到她身後,從樓梯上緩緩走下來的祁元修。

她暗自希望蘇嫣兒能明白事一點,看透其中的原理,不要再刨根問底的問了。

「咦?王爺,你的臉怎麼了?」蘇嫣兒驚訝的問道。

秦葉悠暗暗嘆了一口氣,看來她對蘇嫣兒的期望太高了,她怎麼可能是心思如此細膩之人呢。

隨著蘇嫣兒的疑問,唐應一抬頭也看到祁元修,神清氣爽的臉上,那明顯的兩排小牙印,頓時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這一次他也不好再說什麼了。

祁元修淡定的坐在秦葉悠的旁邊,淡定的掃了一眼桌上的早飯,淡定的回答道:「沒什麼,昨晚被蚊子咬了。」

這一下神經線條比腿粗的蘇嫣兒也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了,她看了看秦葉悠,又瞧了瞧祁元修,笑著對唐應說道:「你們南嶽的蚊子果然不同凡響啊,還知道差別對待。」

「吃你的早飯吧。」秦葉悠忍無可忍,夾起一個小籠包,塞到蘇嫣兒的嘴裡。

唐應竭力假裝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明白,秦葉悠都不敢看他的眼睛。

桌上只有祁元修一人,心情很好的,十分放鬆的吃著早飯,還十分殷勤的為秦葉悠盛了一碗粥,故作深情的跟她說道:「昨晚你被蚊子的辛苦,多吃點補補。」

氣的秦葉悠差點手一抖,摔了碗。

這頓早飯,吃的風起雲湧,飯後唐應和蘇嫣兒這才說明來意,經歷過之前的事情,兩人表情都有些怪異,只能言簡意賅的表示,南嶽皇宮暗潮湧動,有些危險,他倆進宮,是不是不太安全,需不需要保駕護航。

起源西直說了六個字:「借他個膽試試!」說完這霸氣外漏的一句話,然後一臉不悅的朝著馬車走去,他感覺自己的權威受到了質疑。

秦葉悠只能在後面,跟那倆人解釋道:「不要緊的,我們這次去,只是詢問一下,回來咱們再商討對策。」

祁元修掀開馬車帘子,問道:「還不上車?」

「來了來了……」秦葉悠跟這兩人揮手道別,上了馬車。

「他倆也是好意,你又何必這樣不領情呢?」秦葉悠見他臉色不悅,左臉頰的牙齒印更明顯了,她有些心虛。

「哼,我祁元修做事,豈容他人指手畫腳的,要是真有危險,我會讓你跟我一起去嗎?」祁元修冷哼一聲說道。

然後瞪了秦葉悠一眼,不滿的說道:「那個唐應打的什麼主意,我很清楚,你離他遠點。」

秦葉悠無奈了,也終於知道他為何生氣了,原來是吃醋了,這時候最好的辦法就是保持沉默,這樣的事情容易越抹越黑。

兩人終於來到皇宮,大魏奕王和王妃求見,皇上自然是要接見的。

祁元修帶著秦葉悠緩緩走進大殿的時候,他突然盯著門口一個侍衛看了一會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2章:強悍的蚊子

58.9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