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為復仇而來

第323章:為復仇而來

祁元修的威名傳遍整個東大路,稍微有點遠見的君主,都知道他的重要性,大魏可以沒有那個皇帝,可是不能沒有奕王。

「大魏祁元修,見過皇上。」祁元修朗聲說道。

「快快請起……」南嶽皇上隨正淳說道,然後讓人給賜座。

秦葉悠抬頭悄悄打量隨正淳,他大約四五十歲,臉色方正,劍眉星目,竟然是個十分英俊的男子,只是眉宇間帶着一股凌厲,身上自帶一股王者的氣勢。

隨正淳的長相跟隨煬隨烜都不是那麼相像。

可是她總覺得有些面熟,好像在哪裏見過他一樣,可是他仔細想了一下,確實沒有見過他啊,不知道這是為何。

兩人落座之後,寒暄兩句,隨正淳問道:「不知道奕王此次前來,所謂何事?」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我這王妃有個妹妹,在咱們南嶽失蹤了,我們尋找無法,所以想要請求皇上的援助。」祁元修回到道。

隨正淳一怔人,王妃的妹妹失蹤了?他一頭霧水,難道這樣的事情,需要他動用皇室力量去尋找,心裏頓時開始算盤起來。

要是他幫助祁元修找到妻妹,那他可就欠自己一個人情了,祁元修的人情可貴了去了,不就找個人嘛,那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隨正淳想到這裏,於是更加熱情,笑着問道:「不知道令妹是在哪裏失蹤的?可有什麼線索?我好派人去尋找。」

這時候秦葉悠接話了,她淡淡說道:「說起來,這件事還跟咱們玉心公主有關呢。」

隨正淳聽她提起隨玉心,心頭莫名快速跳了兩下,這丫頭三天兩頭惹是生非的,他隱約有些不安。

於是問道:「哦?跟心兒有關係?這丫頭最近做錯了事,被我關在宮裏呢,不知道奕王妃所說的有關是怎麼回事呢?」

秦葉悠眼睛眯了一下,心裏想着,聽他的話,這傢伙是護犢子想要推卸責任啊。

她當即就不客氣了,面上依舊帶着和氣的微笑:「聽說玉心公主請我那妹子來給安王治病,我妹妹的斤兩我清楚的很,她只是跟我學了一點皮毛,哪裏能給安王治病啊,可是這一下山,就再也沒有回去了,這才請皇上幫忙尋找找一下。」

隨正淳驚問道:「你妹妹是唐門中人?」

祁元修轉頭看着隨正淳說道:「看來皇上您也知道這事了。」

隨正淳一怔,剛才震驚之下,一下子就問出口了,現在想要假裝不知道都不行了,冷淡的回答道:「我知道這事,就因為這個才罰了心兒禁閉呢,只是我聽說那女子,在安王府的時候,被一個男子帶走了。」

秦葉悠見他只是一味的想要推卸責任,心裏更加不喜,臉上的笑容淡了很多,直接說道:「皇上說的是,我們知道公主這樣單純善良之人,自然是不會幹這樣的事情,我們已經查明了擄走我妹妹的人,是一名名叫秦朗的男子,我們此次前來,就是為讓皇上幫着尋找這名男子。」

說完之後,她仔細觀察隨正淳的神色,見他聽到這裏名字,只是微微一怔,好像並沒有驚訝之色,他似乎真的不認識這個人。

「你們可知這人什麼身份?」隨正淳立即問道。

按照隨玉心的說法,這個人可是把整個南嶽皇室當做敵人的,他一直都沒有找到此人,沒有想到人家大魏的王爺來到就查出來了,這讓他的臉上有些掛不住。

「面上看,他似乎只是個世家公子之類的,真是身份,我們也沒有查到,不過根據我們的調查,之前安王被刺應該也與這名男子有關,莫非這人與皇室有關?」

隨正淳既然已經知道隨玉心帶走唐菲,並且她被人救走之事,想必隨玉心肯定也告訴了他,救走唐菲之人,正是在大魏刺殺他們之人,隨正淳自然能推斷出,秦朗就是刺殺隨烜之人。

祁元修故意說出這件事,就是為了試探隨正淳。

可是他的神色看上去依舊是茫然不知,隨正淳好像真的不知道秦朗這個人。

「此人着實可惡,攪得整個皇室人心惶惶,現在竟然還牽扯到了王爺和王妃,朕一定不會輕饒此人。」隨正淳恨恨的說道。

「皇上,萬事都是有因有果的,您可曾想過他為何會這樣做?」秦葉悠直接問道。

隨正淳有些不滿的看了她一眼,不過他也得承認,奕王妃的話不中聽,說道倒是對的。

既然如此憤恨皇室的,自然是有着深仇大恨的,他也曾想過,他在奪嫡時做的事情,登基之後的幾件大案,仔細梳理,可還是不能確認這人到底是誰,為何而來。

這時候殿前的太監,突然上前說道:「皇上,皇後娘娘,和太子殿下求見。」

皇上點了點頭:「有客遠來,皇后自然要來招待一番的,讓他們進來吧。」

祁元修平靜如風的坐在那裏,秦葉悠倒是微微有些驚訝,隨煬怎麼來了?

他是想要把自己折騰死嗎?他身上的傷口,現在肯定還沒有癒合好,怎麼又出來蹦躂了,不要命了嗎?

正想着呢,太子已經扶著皇後進來了,兩人的臉色都不好看,皇后眼眶微紅,神情十分焦急,隨煬的臉色果然是蒼白,就連嘴唇都幾乎沒有血色了。

皇上見到兩人這樣的情景,更是吃驚,隨即問道:「皇后神色如此凄惶,可是出了什麼事情?」

皇上立即跪下說道:「皇上,臣妾請您救救心兒吧,她被人給擄走了。」

「什麼?她不是在自己的宮殿裏面壁思過的嗎?怎麼會被人擄走?」皇上震驚不已,祁元修和秦葉悠對視一眼,皇后您這消息來的有點晚啊。

他們在宮外都都知道了,皇宮裏的皇上居然還一無所知!

「她就是在宮裏被人給擄走的啊?不知道什麼膽大妄為的匪徒,心兒那麼單純,這萬一要出了什麼事情可怎麼辦啊?」皇后哭訴道。

皇后哭的眼淚一把鼻涕一把的,實在是有損皇室顏面,隨正淳面色不悅,冷著臉問道:「什麼時候發現她不見的?不會是又偷偷跑出去的了吧?」

這樣的事情,隨玉心是有前科的,仗着皇后和皇后的寵愛,竟然偷偷溜出宮去玩,不被發現正好,如果被發現了,也不過是訓斥兩句而已。

皇后低頭一個勁的哭,並不回答這個問題,好似已經說不出話來。

隨煬只能硬著頭皮替母親回答道:「心兒是昨天早晨被發現不見了的。」

「昨天早晨不見了,你們到現在才來告訴朕!眼裏還有我這個皇帝嗎?」隨正淳怒不可遏。

隨煬連忙解釋道:「心兒以前就經常跑出去,我們以為這一次也是這樣,母后不想讓您生氣,所以才會瞞着您趕緊派人去找,可是昨夜她竟然一夜未歸,這是從未有過的事情,我們擔心心兒是真的出事了,這才趕緊來稟告父皇的。」

皇后又磕頭說道:「皇上,最近進而連三出事,也不能怪心兒,烜兒被刺,之前太子殿下也被刺,現在心兒又失蹤了,這是有人要動搖整個皇室啊。」

秦葉悠心想這個皇后,看上去似乎是什麼都不知道的,只懂哭訴的女人,可實際精明著呢,三兩句就把皇上對隨玉心的怒氣,給轉移到敵人身上去了。

而且她還分析的十分精準,隨玉心確實是被秦朗給抓走了。

隨正淳聽了之後,凝眉沉思了一會兒,然後說道:「看來這事極有可能都是他所為了……」

皇后一聽這話,眼裏立即放光,急急問道:「皇上,您可是知道是誰了?趕緊派人把他給抓起來啊,這樣禍國殃民之人,一定不要輕饒了。」

秦葉悠看着皇后,突然高聲問道:「皇上,您的意思是秦朗也抓走了玉心公主?」

皇后一聽這話,驚問道:「秦朗?秦朗是誰?他為什麼要抓走我的心兒?」

剛才秦葉悠那一句話,只是為了試探皇后,可是皇后沒有一絲猶豫的反問,卻顯示了皇后似乎也不認識秦朗。

既然皇上和皇后都不知道,那麼就只有兩個可能了,第一他們確實不知情,第二就是秦朗不是用的真名。

秦朗既然說過是殺母之仇,而且目標是整個皇室,一個女人的生死關係到整個皇室,那麼很有可能就與後宮有關。

她真想着要怎麼試探一下皇后,突然聽到門口有一個冰冷的聲音傳來。

「自然是為了向你報仇!隨正淳許詩,你們曾經造孽,現在就都報復到你們的孩子身上了。」

眾人大驚,齊齊抓頭看向門口,門口一個帶刀侍衛,直接一下子帶着的帽子,刷的抽出長劍,快速沖了過來。

秦葉悠這才看清楚,此人正是秦朗!

他的目標是皇后,可是隨煬雖然傷著,但是關鍵時刻為了保護母親,動作出奇的快,竟然一下子就擋在了皇后的身前。

秦朗只能半路改變策略,把長刀架在隨煬的脖子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3章:為復仇而來

59.16%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