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那年桃花

第324章:那年桃花

「你不要傷害他!」皇后和皇上異口同聲的喊道。

秦葉悠震驚的都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直直的看著秦朗,眼神十分焦灼,這傢伙不要命了嗎?

這裡可是皇宮,金殿之上,裡面都是大內高手,他竟然直接來送死!

「坐下,淡定一點。」祁元修輕聲說道,秦葉悠轉頭看了他一眼,他神色平靜,臉上看不出一點情緒。

秦葉悠只能坐下來,悄聲問道:「你怎麼一點都不驚訝?」

祁元修轉頭看了她一眼,有些得意的說道:「剛才進來的時候,我就發現這傢伙了,倒是有幾分膽子,竟然敢直接闖上金殿。」

隨正淳這時候也從龍椅上站起身來,畢竟是一國之君,這點定力還是有的。

他鎮定的看著秦朗,問道:「如果我沒有猜錯,你就是秦朗吧?」

秦朗輕蔑的看著他:「我是誰與你無關!你們只要知道,我今天來就是為了報仇的即可。」

「既然是報仇,自然得有明目,你就算是要殺了朕,也要讓朕死個明白不是?」隨正淳看著秦朗問道。

「哼,你們可還記得,二十三年前,南嶽皇宮裡,有個自殺身亡的女子樊芊嬿,我就是來為她報仇的。」

一聽到「樊芊嬿」這三個字,皇上和皇后都是一怔,面色頓時陰晴不定。

秦葉悠冷眼旁觀,這才是真正聽到舊人名字時的表情。

「當年嬿妃是自殺的,你何來報仇一說?你跟她是什麼關係?」隨正淳冷著臉問道。

秦朗冷笑一聲:「自殺?無關無辜為何要自殺?她本事大家閨秀,本可以平淡過一生的,你把她搶到皇宮,卻不曾好好珍惜,把她逼死,你還有臉說她是自殺?」

秦朗字字句句都帶著指責,每說一句,隨正淳的臉色就白一分,眉頭緊緊皺在一起,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時候皇后突然開口說道:「樊芊嬿穢亂宮闈,與人私通,還生下野種,皇上仁慈,沒有要她的命,把她囚禁冷宮,還讓那個孽子也活下來,可是她依舊不知檢點,勾引冷宮侍衛,被皇上撞破,沒臉見人,這才撞死的……」

啪!皇后的話還未說完,臉上突然就挨了一巴掌,秦朗出手很快,又准又狠,皇后的臉頓時就腫了起來,嘴角都破了。

「你竟然敢打我?」皇后捂著臉不敢置信的死死的瞪著秦朗。

「許詩,你膽敢再說一句侮辱她的話,我一刀砍斷你兒子的脖子!」秦朗怒目圓睜,氣氛不已,他手中的刀架在隨煬的脖子上,十分危險。

皇后嚇的頓時不敢發作,隨正淳的臉色也十分難看。

「不管你是誰?當年嬿妃之事,也是證據確鑿,當年曾經滴血認親,嬿妃與人私通,也是有宮女和太監看見的。」皇上看著秦朗說道。

「那都是假的,都是這個女人一手策劃的,她見你寵愛嬿妃,心生嫉恨,陰謀詭計一起上,從始至終嬿妃沒有做過一件對不起你的事,反而是你對不起她!」

秦朗對著隨正淳怒吼道。

隨正淳面色蒼白,這句話二十三年前,也曾有人對著他決絕的喊過,那是他這一生最愛的女子,可是傷他最深的女子。

那一年,他帶兵外出征戰,回城的路上,遭遇埋伏,身受重傷,不宜在趕路,於是就近訓了一處極為雅靜之處休息。

那時正是陽春三月,桃花盛開之際,他傷情穩定可以下床活動之後,偶爾到後山的桃花林里散步。

那一日他在桃花林里聽到清脆的笑聲,十分動聽,順著笑聲,他來到桃林深處。

看到一位姑娘帶著丫鬟,正在採摘桃花。

「萬物都是有生命有靈性的,桃花好好的長在那裡,你何故非要採摘呢?」他出聲問道。

那姑娘驚訝的轉頭看他,驚鴻一瞥,就驚艷了他的心,膚白瑩潤,眼眸明亮,撒舉止嫻雅,他從未見過這樣貌美的女子。

姑娘驚了一下,然後很快說道:「公子說的是,不過家父最愛喝我釀的桃花釀,我采些桃花釀酒,也是為了表達一番孝心,請公子不要見怪。」

然後盈盈一笑,朝著他福了一下身子,就帶著丫鬟離開了。

從她轉頭的那一瞬間,他就怔住了,一直獃獃的看著她,等她走遠了,這才反應過來,急忙喊道:「姑娘,敢問你是誰家的小姐啊?」

那姑娘轉過頭,微微一笑,沒有說什麼,直接帶著丫鬟離開了。

那時候他的腦海里,突然就冒出一句話,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後來他派人打聽,這才知道這位小姐,正是此地首富樊家的大小姐,她家就在這桃花林的另外一邊。

樊家經商,家境殷實,家裡五個兒子,樊老爺老來得女,終於有了這個小女兒,全家上下都當成寶貝寵愛著。

隨正淳想到那日她所說的話,想她也是一個孝順的女子,不由自主的就誇獎了她兩句。

看來那姑娘並不知道他的身份,此後他經常去桃花林,又遇到幾次樊芊嬿,兩人偶爾說兩句話,可是樊芊嬿恪守規矩,不敢多說,每次總是匆匆離去。

後來他養好了傷,即將回都城,於是差人去問樊家,是否願意把女兒嫁給她,他可以帶她入宮,給她至高無上的寵愛。

下人很快帶來回話,樊家同意了。

他十分高興,以為她對他也是有意的,猛然知道了他的身份,想必也是高興的吧。

第二日他即將回都城,登上馬車,她已經一身盛裝的待在馬車裡,他十分高興,轉頭誇獎了當地辦事之人。

樊芊嬿跪在他跟前,俯身行禮,低眉順眼的說她願意服侍他。

可是她抬起頭來的時候,他卻驚住了,樊芊嬿的雙眸里已經沒有了初見時的光彩,隱約還有哭過的痕迹。

他當即問道:「你不願跟我走?」

樊芊嬿搖頭,更加低眉順眼的回答道:「我願意,我心甘情願伺候您。」

可是她的神情騙不了人,她悲傷的眼神騙不了人。

隨正淳是何等精明之人,他隨即就想到了什麼,冷冷問道:「可是你家裡人逼著你跟著我的?」

他並不是不知人間煙火之人,民間有很多人,為了自己家的榮華富貴,就逼著女兒嫁給權勢之家。

樊芊嬿苦笑一聲:「我父親四十歲才有了我,上面五個哥哥都比我大,全家上下都寵愛我,怎麼會逼著我嫁人。」

「那是誰逼你的?可是當地官員?」他又問道。

這一次樊芊嬿還是搖頭:「皇上,您不要問了,我說了,這是我心甘情願的,是我想要家給您的,與任何人無關。」

隨正淳盯著她,她就跪在他的身前,雖然是低著頭,可是脊背卻倔強的挺的筆直,雙手緊緊的握成拳,這哪裡心甘情願的樣子?

他雙眸一閃,然後伸出胳膊直接把她拉進懷中,低頭親吻她。

樊芊嬿再倔強,也是個未出閣的姑娘,哪裡經過這樣的陣仗,頓時慌亂不已,拚命掙扎抗拒,情急之下,竟然還閃了隨正淳一巴掌。

她頓時驚恐不已,嚇的哆嗦,隨正淳冷笑一聲:「這就是你的心甘情願?跟朕說實話,不然的話,我現在就送你回去!判你全家欺君之罪!」

樊芊嬿一聽,頓時撐不下去,眼淚滾滾而下,哭著說道:「皇上,請您不要這樣,我說,我都說……」

原來皇上讓人去樊家提親,他身邊的人自然不會親自去,找了當地的知府上門,一是顯示了皇家的尊貴,二是為了給樊家臉面。

誰知道樊家人竟然不同意,樊老爺老來得女,當成心肝寶貝一樣疼著,就只想讓她平安順遂的過一生。

進宮為妃,雖然有潑天的富貴權勢,可是也有後宮的陰謀詭計,步步為營,他如何捨得自己單純善良的姑娘進宮。

於是婉言拒絕了,知府大人大怒,認為他們家不識抬舉,竟然敢拒絕皇上,威逼利誘,不達目的絕不罷休。

皇上離開的日子即將到來,他們逼得越緊,樊家父子幾人決定,就算是決一死戰,也不能送女兒進宮。

知府大人害怕鬧大了,會惹得皇上生氣,於是另外想了一個法子,硬的不行就來軟的。

他派人買通了樊府里的一個丫頭,這丫頭是貼身伺候樊芊嬿的,她在樊芊嬿跟前把這事說了一通,而且往嚴重里說,如果她不願意嫁給皇上,樊家就會有滅頂之災。

樊芊嬿愣住了,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被遙遠的皇上看上了,後來得知皇上竟然就是她偶爾在後山桃花林里遇到的男子。

她自責不已,原來樊家的這一場無妄之災,都是她招引來的,不想連累疼愛她多年的父兄。

於是她不顧體面,悄悄來到知府,告知知府大人,她願意跟隨皇上,這事不要驚動任何人,在皇上回京的時候,只要讓她悄悄登上皇上的馬車即可。

知府大人自然是十分高興,但是他還留了一個心眼,告訴樊芊嬿,如果皇上問起,一定要說她是自願的,如果敢在皇上面前說了不該說的,他一樣不會放過樊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4章:那年桃花

59.3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