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證人來了

第326章:證人來了

隨正淳朗聲說道:「皇后自十四歲嫁給我,一直仁善敦厚,寬以待人,當年她對嬿妃也多有照顧,你不可這樣污衊與她。」

皇后聽到隨正淳的話,感動的熱淚盈眶:「皇上,臣妾感激您的信任,這個賊子很明顯就是挑撥離間,他還傷害咱們的皇兒,切不可放過啊。」

秦朗冷笑一聲,只問了一句:「許詩,你還記的張德善嗎?」

皇后猛然聽到這個名字,臉色一變,很快的說道:「張德善,本宮自然記的,他是太醫院的太醫,這些年一直兢兢業業,醫術精湛,為人正直。」

「恐怕不止如此吧?他當年只是太醫院普通太醫,跟你叛親帶故有點關係,你就讓她為你做事,當年嬿妃明明是早產,你卻讓他說是足月生產!」

「你胡說八道!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你還不一定出生呢,嬿妃就是足月生產的。」皇后極力辯解道。

秦朗對著隨正淳說道:「隨正淳,這婦人胡言亂語不可信,你大可找張德善來問問!」

隨正淳沉默了一會兒,然後直接抬頭說道:「傳張德善來。」

皇后驚訝的抬頭看了一眼隨正淳:「張德善來說說清楚了,我們就無須再證明了。」

張太醫很快就來了,跪下口頭之後。

隨正淳直接問道:「張太醫,朕問你一些事,你要如實回答。」

張太醫心裡驚訝,立即回道:「老臣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當年你檢查的嬿妃生下的孩子,你確定是足月出生的嗎?」隨正淳的猶如冰箭。

張太醫全身顫抖了一下說道:「這個……老臣記得是足月出生的。」

他的口吻里已經帶著一絲不確定了。

隨正淳感覺前面似乎有一個巨大的陰謀,就等著他掀開了,他竟然有些膽怯,不確定自己能否承擔的了。

「張太醫,曾經的事情,朕不會再追究,但是如果到現在你還有期滿的話,朕也不會放過你!」隨正淳威嚴的說道。

「是啊,張太醫,你就如實說,這麼多年你的功勞本宮和皇上都看來眼裡,我們都是十分相信你的,你只管說吧。」皇后也趕緊說道。

隨正淳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看不出什麼表情。

秦葉悠冷笑一聲,皇後有些沉不住氣了。

祁元修點評:「這還有什麼好問的,秦朗既然敢讓張德善進宮,就有把握讓他說實話。」

果然,皇后剛剛說完,秦朗就冷笑著直接戳穿她:「許詩,你何必這樣暗示他,你不如直接說張德善,你要是撒謊,你的女兒可都在我宮中伺候,你的兒子也都是我宮裡的侍衛!」

皇后驚訝回頭,他是怎麼知道的?

隨正淳里的臉色更加陰冷,這些事他竟然都不知道:「張德善,你要知道你真正的主子是誰,誰才是真正能護住你的人!你心裡清楚。」

張德善跪倒在地,老淚縱橫:「我說,我都說,這麼多年,老臣一直心有愧疚,今天就豁出去了,當年嬿妃生下的孩子就是早產兒。」

隨正淳一震,死死的盯著張德善的臉:「張德善,你可確定?」

張德善抬頭直視著他:「我確定,當初自從嬿妃懷孕,皇後娘娘就讓我去照看,我十分清楚,嬿妃會早產,也是因為皇後娘娘讓我給她用的葯。」

「你胡說!你胡說八道!皇上,張德善在撒謊,他當初整日給樊芊嬿請脈,早就對她動了情,樊芊嬿再冷宮的時候,他還經常去探望,冷宮裡很多人都知道!他就是為樊芊嬿在撒謊!」

秦朗忍不住笑道:「許詩,你這是自己打自己臉嗎?剛才不是你說的張德善兢兢業業,醫術精湛,為人正直?這麼快就變卦了?」

張德善也是滿臉憤慨,接著說道:「我確實去冷宮探望嬿妃,不過是因為心有愧疚,小皇子因為我早產,一出生就被趕到冷宮,體弱多病,差點就沒能活下來,我是去照料小皇子一二的。」

秦朗聽到這裡,眼神里閃過一抹哀傷。

「皇上,您一定要相信臣妾啊,這麼多年,我對您從來沒有二心,我怎麼會騙您呢,這張太醫一定是被這個賊子給收買了,您一定要相信我啊。」

皇后哭著撲倒在隨正淳的腳下,哭訴道。

看著這位陪了自己近三十年的結髮妻子,哭的這樣凄慘,隨正淳心裡也有些不忍。

他強自按下心中的不安,淡淡的說道:「這件事先不論真假,當初嬿妃在冷宮與人私通,可是我親眼所見。」

他像是在說服眾人,也是在說服自己。

「眼睛看到的就是事實嗎?你怎麼就去的那麼巧,明知道你每天都會那個點去,她如果真有事,為何會選擇那個點?」秦朗反問。

隨正淳沒有辦法回答,這些年,他刻意去遺忘那段時間,更是沒有想過這件事背後的蹊蹺。

皇后眼見隨正淳面色動容,更加著急,直接喊道:「如果樊芊嬿真是被人陷害,她為何不辯解一句,直接自殺,難道不是羞憤無臉見人?」

「那不過是因為她傷心欲絕而已啊。」門外響起一個蒼老的聲音。

眾人抬頭去看,一個年老的婦人緩緩的走了進來,皇后看到她,直接嚇得跌坐在地,隨正淳見到她也愣住了:「荷姑?你竟然還活著?」

「老奴給皇上請安了,多年不見,皇上可還安好?」荷姑跪下請安。

荷姑是從小伺候隨正淳長大的宮女,只比他打三歲,是太后親賜的,隨正淳對她十分信任。

樊芊嬿進宮之後,隨正淳擔心她不能適應宮裡的生活,被人欺負,就把自己最信任的荷姑派去照顧她。

後來樊芊嬿出事,荷姑竟然也跟著去了冷宮,樊芊嬿自殺之後,他自昏迷中醒來,皇后曾經告訴他,荷姑也畏罪自殺了,因為那個男人就是她放進來的。

「皇上,老奴沒死,當年嬿妃娘娘在冷宮出事之後,有人要暗害小皇子,我就帶著小皇子逃出了宮,嬿妃娘娘身邊的小丫頭替了我被人暗殺了。」

隨正淳別人都不信,可是荷姑的話他心,他站起身走到她身旁,聲音都有些顫抖。

「荷姑,告訴朕真相,當年到底是怎麼回事?」

荷姑看著隨正淳,悠悠的嘆了一口氣:「皇上啊,當年您真的是冤枉嬿妃了啊,她對您可是真心的。」

隨正淳身子搖晃了一下,眼前一黑,他趕緊閉上眼睛穩住了自己:「她對我真心?當年她進宮時,我百般恩寵,她卻只是冷著臉,難道不是因為惦記未婚夫?」

荷姑苦笑著搖了搖頭:「我在宮中多年,從來沒有見過像嬿妃這麼單純的人,我來照顧她,對她稍微好一些,她就對我敞開心扉,她不高興,是因為皇上還有別的嬪妃啊,她曾經跟我說過一句話,一生一世一雙人,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

隨正淳猛然紅了眼眶,顫抖著問道:「荷姑,你當年為何不跟朕說這些,我只要知道,又怎麼會那樣對她?」

言語之間都是懊悔。

「皇上,那時候您我為了她朝政都可以不顧,她單純無知,如果被人利用,影響的將是整個江山,太后曾經派我來的時候,就跟我說過,要我注意你身邊的女人,所以我即使發現了皇后的陰謀,也沒有說破,這也是我的罪孽。」

隨正淳恍悟:「所以當年她被打入冷宮,誰都不願意跟著去,你卻執意跟著去,就是因為這個?」

荷姑點了點頭:「我心裡有愧,就跟著她入了冷宮,我從未見過像嬿妃這樣好的人,冷宮裡,人人都帶著怨氣戾氣,只有她從未抱怨和怨恨,一心一意只為照顧好小皇子,她甚至都沒有說過一句怨恨您的話。」

隨正淳感覺到心口猶如刀絞一般疼痛,他想起後來在冷宮裡見到樊芊嬿,確實眼光明媚清澈,是他昏了頭,竟然不相信她。

荷姑看到隨正淳痛苦的神色,心有不忍:「當年之事,也不怪皇上,要怪只能怪皇后陰謀太深,從嬿妃的進宮那日起,她就算計好了,這一步步,一招招,皇上您哪裡能斗看的過來。」

皇后臉色蒼白,全身抖顫不已,她抱著隨正淳的腿說道:「皇上,您一定要相信臣妾啊,這麼多年,臣妾對您真的都是一心一意。」

她轉頭指著張太醫和荷姑說道:「這些人當初都是樊芊嬿的人,難免不會被她收買啊,樊芊嬿最會演戲了,您當年也是被她騙了啊,如果她真的是被冤枉的,她為何從不辯解一句。」

「皇上啊,臣妾跟你說的才是事實啊,那個孩子就是個野種,樊芊嬿就是在冷宮跟人私通,這都是事實!啊!」

皇后還沒有喊完,突然就發出一聲慘叫,秦朗手中的飛鏢正中她的胳膊。

「許詩,你膽敢再侮辱我娘親一句話,下一次飛鏢射中的就是你的心臟!」秦朗怒吼道。

大殿之上頓時寂靜無聲了。

秦葉悠小聲說道:「他原來就是那個悲催的皇子啊。」

「哼,怪不得這個小子這麼有底氣呢。」祁元修也冷哼一聲附和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6章:證人來了

59.71%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