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滴血認親

第327章:滴血認親

普通人闖進金殿,挾持皇子,怒斥皇后和皇后,就是再有理,也離死罪不願了。

可這人若是皇子就不一樣了,若是皇上心愛之人生下的皇子,就更加不一樣了。

秦朗這一招,看似魯莽,不知死活,其實人家一步步都走的極為精準呢。

祁元修微微眯了一下眼睛,心想看來以前是小看這小子了,不簡單啊,想到這裡他又轉頭看了一眼秦葉悠。

她還在一臉驚訝的盯著秦朗,看來是一點都不知道他的身份。

往日那小子一直對她心懷不軌,看來這次他的小心了,這可不是個好對付的,可別一不小心,又讓人把他的小狐狸給拐走了。

那邊隨正淳和皇后都驚呆了,實在沒有想到,二十多年了,那個孩子竟然還活著。

隨正淳往前幾步,靠近秦朗問道:「你就是爍兒?」他記得當年樊芊嬿給那個孩子取名隨爍。

秦朗一臉厭惡的說道:「我從來沒叫過這個名字,我也不屑於冠於你的姓!當年你逼死我娘,你就只是我的仇人!」

隨正淳身子劇烈搖晃了一下,是啊,當年就是他逼死了樊芊嬿,他說的那句狠話,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小嬿如果不是愛他至深,當時的眼神又為何會那麼絕望,為何一句話都不說就尋了短見。

皇后看著隨正淳面色悲痛,他看向秦朗的神色,除了悲傷,竟然還有一絲欣慰。

哼,三十年的夫妻,她太了解隨正淳的喜好了,樊芊嬿雖然當時死的決絕,可是也在隨正淳的心中成為一個永恆,誰都無法超越。

現在突然冒出這樣一個青年,說是她的孩子,而且這個青年看上去還有勇有謀,隨正淳怎麼能不欣慰。

剛才皇后還沒有反應過來,現在看來隨正淳這樣的眼神,她猛然驚醒,這可是要威脅到她兒子的皇位了,她一定要阻止。

皇后擦乾了眼淚,跪在皇上的跟前,鄭重說道:「皇上,當初嬿妃進宮,臣妾見您喜歡她,心裡卻是有些妒忌的,天底下有哪個女子,願意跟別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

隨正淳一腳踹開她,怒斥道:「那你也不能害人,小嬿多麼單純,很多次都在我跟前誇獎你,沒有想到你竟讓長了這樣一副歹毒的心腸,虧你平時還裝的那麼大度。」

皇后冷笑一聲:「我的大度都是迫不得已的啊,我最厭惡自己的,也是這份大度,皇上您但凡對我再多一絲溫情,我也不會如此難過,我是恨嬿妃,可是卻從不曾害過她。」

「許詩,到現在你還狡辯呢,信不信我還有更多的證據來證明。」秦郎冷聲說道。

皇后好似沒有聽到他的話,只是一味的對皇上說道:「皇上,當年嬿妃自殺,您傷心過度昏迷,那個孩子丟失,其實我暗中追查過,那個孩子早就已經死了,只是當時您那麼傷心,我不想讓您知道這件事,就說他失蹤了,皇上,這個賊子,根本就是個騙子!」

皇后的矛頭直指秦朗,荷姑氣憤不已:「皇後娘娘,您說的這是什麼話,這孩子就是當初的爍兒,這些年就是我撫養他長大的,又怎麼會錯!」

「誰知道你安的什麼心的,仗著當初皇上信任你,又沒有幾個人知道當年的真相,所以想來個狸貓換太子也說不一定。」皇後有些不屑的看著荷姑。

荷姑氣的臉色發白,憤恨不已的說道:「皇後娘娘,您說這樣的話,簡直就是誅心,我要是貪圖榮華富貴之人,當初就不會隨著嬿妃入冷宮!我只是想要為她討回一個公道而已。」

然後她轉頭對著皇上說道:「皇上,老奴說的句句屬實啊,不信的話,您可以滴血認親,這孩子絕對是您的孩子啊。」

秦朗不滿的說道:「荷姑,您何必這樣,我本就不稀罕跟他的關係,他承認不承認都無所謂,我就是要報仇而已。」

「既然眾說紛紜,那就來個滴血認親!」隨正淳一錘定音。

其他人面色各異,皇後有些高興,當初嬿妃的孩子失蹤后,她派人仔細的查過,確實是死了,所以她覺得現在這個年輕人,絕對是冒牌的,滴血認親之後,他必然無法自圓其說,到時候這一些就不攻自破了。

荷姑一臉堅定,十分有信心,因為她知道當年有的事情,滴血認親,是給這個孩子最好的證明。

秦朗一臉厭棄,直接說道:「我不幹!誰要跟他認親!」

皇后立即喊道:「皇上,您看到了吧,他根本就是不敢,剛才他說的話,肯定都是假的,現在您相信臣妾了吧?」

荷姑走到秦朗跟前,看著這個她一手帶大的孩子,勸說道:「孩子,讓你滴血認親,並不只是為了自己啊,也是為了你的母親,她當年含冤而死,這是給她還她青白最好的辦法。」

秦朗看著荷姑,牙關緊咬,多了許久,終於點了點頭,同意了。

皇上剛剛要去吩咐人準備滴血認親的東西,卻被秦朗喊住了。

「等一下,我不相信皇宮裡的人,他們當年能冤枉我母親,現在就能冤枉我!」

皇后冷笑一聲:「你不會因為這個理由就不做滴血認親了吧,不用宮裡的人,難道想用你自己的人?」

「你放心,我不是你,我不會用那麼多齷齪卑鄙的手段!」秦朗一句話就給她頂了回去。

皇后頓時氣的臉色漲紅。

「奕王妃,我聽書您醫術高超,這件事由您來做可否?」秦朗突然高聲問道。

正在旁邊看熱鬧的秦葉悠突然被點名,她微微一怔,很快說道:「你囚禁我的妹妹多日,現在她還生死不明,你覺得我會願意為你做事嗎?難道你不怕我害你嗎?」

祁元修跟著秀了一下恩愛:「本王的王妃,本王都不捨得讓她做事,豈可由你隨意差遣?」

秦朗不屑的瞥了他一眼,然後看著秦葉悠輕笑一聲:「令妹還在我手上呢,她現在還活著,如果我一個不高興,她是死是活,可就真的說不一定了。」

秦葉悠立即變了臉色,猛然起身狠狠的說道:「好,我就為你做這件事,你要答應我,把菲兒好好的還給我!不過,我祝願你檢驗出來是個贗品!」

秦朗聽了之後,居然大笑起來,說道:「好好好,我借你吉言,我答應你。」

秦葉悠讓小太監帶著去太醫院準備東西,祁元修也起身,淡淡的說道:「本文陪著你去。」

「王爺不必擔心,我去去就回,您在這裡稍等片刻。」秦葉悠轉頭說道,她不想讓祁元修跟著,唯恐她離開的這段時間內,錯過了什麼重要的情節。

總感覺秦朗讓她去準備東西,就是想要趁著她離開的時候,說一些重要的話。

「不行,這偌大的南嶽皇宮,你萬一迷路了怎麼辦?」祁元修說的一本正經。

旁邊的小太監,低垂著頭,腹誹道:難道當我是死的嗎?

祁元修又根上一句:「還是讓本王保護著你吧。」

秦葉悠為了防止他說出更加肉麻的話,趕緊點頭同意了,她能感覺到祁元修這是在刺激秦朗呢。

兩人一起去了太醫院,準備好了東西,再回來的時候,大殿里果然發生了變化。

秦朗已經不再挾持隨煬了,他跟荷姑坐在一邊,另外一邊皇后卻還是跪在地上,隨煬在旁邊陪著,皇上冷著臉坐在龍椅上,倒霉催的張太醫已經不見了。

秦葉悠心想,他們不在的時候,這一家人似乎達成了某種默契。

秦葉悠讓小太監端著托盤,上面放著淺淺的一個小碗,她取了隨正淳的一滴血,滴在碗中,然後又取了秦朗的一滴血,也滴在碗中。

然後端到隨正淳的跟前,那兩滴血,慢慢的融合在一起。

隨正淳雖然早就猜到他就是自己的兒子,現在親眼看到結果,心情又是不一樣了,看向秦朗的眼神,充滿了愧疚和懊悔。

皇后也傻眼了,這一切竟然都是真的,她現在只恨自己當年為什麼不再狠一點,直接在那個孩子出生之後就弄死他。

現在自己的罪名已經坐實了,她的兒子還怎麼在宮裡立足,太子之位如何能保得住,看皇上這眼神,恨不能立時就把皇位傳給這個賤人的兒子了吧。

「皇上!這肯定有詐!他們說不定是串通好的!大魏就想看著我們南嶽內訌呢,這小子說不定已經投敵叛國了,皇上您切不可相信啊。」

「皇後娘娘,請您慎言,如果再出言侮辱我的王妃,就不要怪本王不客氣了!」祁元修立即冷冷說道。

隨正淳現在看向皇后的眼神,也已經十分冰冷了,對她恨之入骨:「都這樣了,你竟然還要狡辯嗎?我從未發現,你竟然是如此無賴之人!」

秦葉悠不慌不忙,笑著說道:「皇後娘娘如果不信,可以放一滴自己的血進去。」

皇后一怔,然後就好像瘋了一樣,起身衝到端著托盤的小太監身旁,瞬間拔下頭上的簪子,刺破手指,竟然拿也滴進去一滴血,這是她最後一搏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7章:滴血認親

59.89%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