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姐妹

第328章:姐妹

皇后的血如果也融進去,這就說明一切都是假的,她自己算計了一輩子,算計了那麼多人,所以現在看誰都值得懷疑,她只相信自己。

剛才隨正淳和秦朗的血,已經完全融合在一起,而皇后的那滴血,卻尷尬的待在旁邊,怎麼也融不進去。

隨正淳就在旁邊,看的清清楚楚,他抬手就是一巴掌,用力之大,皇后直接被閃倒在地。

「你這個毒婦,現在還有什麼好說?朕現在就殺了你!」隨正淳怒吼道,實在是沒有想到,一直溫良敦厚的皇后,背後竟然是如此歹毒之人。

他這麼多年的煎熬,竟然都是拜她所賜,這讓他如何不惱火。

「父皇!兒臣求您放過母后一命吧!」這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隨煬,突然開口求情。

「煬兒,這事與你無關,是你母親犯的罪,你當時還小,父皇不會怪你,可如果你執意阻攔朕,朕也會治你的罪!」隨正淳冷冷說道。

隨煬苦笑一聲:「父皇,母后是兒臣的親娘,這事怎會與我無關,母后犯下的罪,而且不會袒護一句,可是父皇,不管這些年,母后對別人做過什麼,她對您是真心的啊,一年四季,親自照料您的飲食,那年您受傷病重,母后在您床前,不眠不休七整天,您好了,她卻病倒了,這些您都忘了嗎?」

皇后跪在旁邊淚雨滂沱,哭着說道:「皇上,臣妾就是因為太在意您了,那一年我們成親時,我十四歲,您十六歲,我們說好相愛一生一世的,可是後來您都忘了,您又喜歡上了別的女人,臣妾心裏是怎麼滋味,您知道嗎?」

當年青春年少,他倆算是少年夫妻,也曾恩愛有加過的。

秦葉悠微微嘆了一口氣,從始至終,皇后也就剛才這幾句話是發自肺腑的。

隨正淳再怎麼說,也是凡人,樊芊嬿這紅玫瑰早就成了他胸口的硃砂痣,可是皇后也白玫瑰雖然成了嘴角的飯粒子,可是也是陪伴三十多年之人。

不可能沒有一點感情的,秦葉悠估計他得心軟。

果然,隨正淳沉默了一會兒,然後直接喊道:「來人,皇后殘害嬪妃,手段卑鄙殘忍,不配再當皇后之職,即可打入冷宮,每天派人掌嘴三十!」

秦朗猛的站起身來,冷冷說道:「我就知道,沒有一個好東西,費了這半天功夫,這毒婦竟然能活在世上,我現在就殺了你,替我母親報仇!」

「孩子!」荷姑起身拉住他,搖頭說道:「不要衝動,有些時候啊,活着其實比死了更痛苦的,你母親當年在冷宮都能過的安寧,就是因為她有一顆寬容仁慈之心啊。」

秦朗雙手緊緊的握成拳。

在冷宮的時候他還很小,很多人以為三歲的小孩子是沒有記憶的,可是他卻記得娘親,那麼溫柔,那麼美。

她溫柔把他摟在懷中,柔聲跟他說話,告訴他:「爍兒啊,將來要做個寬容大度之人……」

他終究忍住了,沒有出手,扔下手中的長劍,對旁邊的秦葉悠說道:「你不是要找你的妹妹嗎?隨我來吧。」

然後就往外走去,秦葉悠也起身跟了上去,祁元修也朝隨正淳拱手告辭。

隨正淳看着秦朗的背影喊道:「爍兒……」

秦朗頭也不回,背對着他,冷冷的說了一句:「我說過,我從來沒有承認過這個名字,也不屑姓隨!」

然後大跨步走出了大殿,無人敢攔着他,皇后獃獃的坐在龍椅上。

皇后還想再說什麼,讓隨煬趕緊拖走了,唯恐走晚了一步,他的父皇又改變主意,要賜死母后。

剛才他一句話都沒有說,其實是因為當年之事,他多少也知道一點,那時候他已經六歲了。

有一次在母后的宮中睡著了,聽到母后與身邊的姑姑商量如何除掉冷宮裏的嬿妃,他本就比一般孩子懂事早,那些歹毒的計謀,他多少聽明白了一些。

這些年看着母後跟後宮的嬪妃們明爭暗鬥,母后做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情,他不是不知道,可是母后一句:我都是為你啊。

就把他所有的話都都堵回去了,所以現在就算是他再喜歡唐菲,也不願讓她進宮,不願讓她過這樣勾心鬥角的日子。

當年嬿妃去世,父皇性情大變,性格暴躁很多,他不願意成為第二個父皇。

秦葉悠跟着秦朗出了皇宮,他一路沉默,什麼都沒有說,她知道秦朗現在的心情肯定很複雜,也不知道該如何勸慰,只能沉默的陪着他。

可是她又擔心菲兒,終於開口喊道:「秦朗……」

秦朗駐足,轉頭靜靜的看着她,心裏有好多話要說,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旁邊的祁元修十分的礙眼。

終於他開口說道:「你回去吧,我儘早出門之前,已經讓人把唐菲送回去了,沒有傷害她一點。」

秦葉悠終於放心,問道:「秦朗,你最初的復仇計劃是什麼?」

她相信今天大殿之上的事情,絕對不是他最初的計劃,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他結束的這麼倉促。

秦朗眼神冰冷:「我最初的計劃,就是毀了整個南嶽皇室,然後滅了整個南嶽國。」

這麼多年,他一直帶着仇恨活着,他母親死了,他就想要讓整個國家為他母親陪葬。

可是他的小舅舅告訴他,如果她母親還在的話,一定不會希望看到她這樣的,畢竟他也是南嶽人,他母親也是南嶽人啊。

「你回去吧,我出門之前,已經派人把唐菲送回去了,如果有什麼事,就到你去過的那個小院找我。」秦朗說完之後,翻身上馬,直接就離開了。

原來他都知道啊,秦葉悠點了點頭,目送他離開。

她和祁元修也立即登上馬車,往回趕,在回去的路上,祁元修突然想起一件事問道:「滴血認親的那個小碗,你動過手腳吧?」

秦葉悠驚訝的轉頭看了他一眼,這傢伙還真是火眼金睛,沒有想到她做的那麼隱蔽都被他給發現了。

「其實所有的滴血認親都是假的,所有的血都能融合在一起的,如果兩滴血不相容,只能說明有人做了手腳。」

秦葉悠說道,作為一名現代外科醫生,肯定對古代這些落後的認親方法嗤之以鼻。

「那皇后的血為何不能融進去?」祁元修疑惑問道。

秦葉悠狡黠一笑:「就因為你看到的啊,我在碗底摸了一遍,這個碗就有魔力了,只有男人的血能融合在一起,女人的就不行,我料定皇后肯定不相信我們,所以就特意為她留了這一招。」

祁元修看着這隻得意的小狐狸,尾巴都要翹到天上去了,故意問道:「你這魔力還挺厲害的嗎?你還會什麼魔力?」

「那可多了去了,只要我願意,被我碰一下,男人都能變成女人哦,要不要試一下?」她帶着壞笑靠近他。

祁元修面色不該,低頭看着她問道:「我變成女人了,那你怎麼辦?不久沒有夫君了嗎?」

秦葉悠一臉無所謂:「這有什麼,大家以後可以做好姐妹咯。只怕是文如意要哭死啦。」說完她自己就先笑的倒在一邊。

祁元修看着她,笑容燦爛,眼神清澈,看上去柔順又美好,這一刻,他唯一的想法就是願意用自己所有,換她能永遠這樣笑容燦爛。

之前在皇宮裏,聽到隨正淳和樊芊嬿的故事,他默默的看了一眼秦葉悠,心裏想着,如果換了是他,絕對不會讓這樣的慘劇發生。

兩人回到唐門分舵,裏面靜悄悄的,秦葉悠心裏一驚,不是說唐菲回來了嗎?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啊。

回到正廳,就看到唐應正坐在那裏,滿面怒容,長松在旁邊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氣氛十分詭異。

「菲兒回來了嗎?」秦葉悠進門問道。

唐應抬頭看到他,一拍腦袋說道:「看我,都被這丫頭氣暈了,竟然忘記去皇宮外等著給你們傳話了,她回來了。」

「可你怎麼是這幅表情啊,看上去並不高興啊,難道是菲兒出事了?」秦葉悠驚問道。

「她沒什麼事,只是脾氣大了不少,出了這麼大的事情,驚動了這麼多人去找她,她竟然一點都不知錯!我說她兩句,還跟我頂起來了!」唐應氣呼呼的說道。

長松在旁邊也是一臉無可奈何。

秦葉悠無語的看着唐應,他怎麼看都是一副被叛逆期的孩子怒惱了的家長模樣啊。

不過唐菲之前一直封閉自己,這幾年才放開自己,性格各方面才開始舒展,現在這個年紀,也正是叛逆的時候。

唐應在情急之下,說話自然不會很溫柔,兩人會鬧起來,她也能理解。

「算了,能好好的回來就行了,別的就先別說了,她麵皮薄,可能心裏早就知道錯了,只是不好意思承認而已,你別生氣了,我去勸勸她。」秦葉悠勸慰道。

唐應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道:「別的我都可以由着她,只有一點,她絕對不能再跟隨煬有任何瓜葛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8章:姐妹

60.0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