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彼此誤會

第32章:彼此誤會

拓跋鴻前段時間被祁元修打的毫無還手之力,分外惱火。

好在軍中有他的人,終於讓他得到機會放出一隻冷箭,再一次傷了祁元修。

「哼,塗老,你確定這一次祁元修已經被拿下了?」拓跋鴻問道,他今天就要親手宰了祁元修。

「那時自然,現在守在他身邊的全是我訓練出來的高手,他一個殘廢,插翅難飛。」塗老將軍說道。

「好,那現在就帶我去見他。」拓跋鴻大喜,立即就要起身。

「慢著,太子殿下,我們的事好像還沒有談完。」塗老將軍坐在那裏一動未動,陳副將站在他的身後虎視眈眈的看着拓跋鴻。

當初他們會來北疆,雖然有皇上的安排,當然也有拓跋鴻許諾給他們的好處,現在距離成功就只差一步了,拓跋鴻居然隻字不提當初的許諾。

這兩人也不是吃素的,這裏可是大魏的軍營,他們不怕拓跋鴻。

他們沒有料到,這拓跋鴻是個何等狠毒的角色,他跟大魏的皇上一樣,為了利益,什麼事都做的出來。

他微微一笑,笑容燦爛:「這是自然,我曾答應給你的珍寶,就在外面呢,兩位隨我去看看吧。」

這是塗老將軍和陳副將才終於起身,剛剛走出帳篷呢,拓跋鴻守在們口的侍衛,悄去生息的跟上去,迅速出手。

陳副將被一刀斃命,塗老將軍的脖子上也被架上了一柄長劍,他大驚!

「拓跋鴻,你居然出爾反爾!不講信用!」塗老將軍十分惱怒。

拓跋鴻哈哈大笑,帶着諷刺說道:「塗老將軍,像你我這樣的奸佞之人,信用於我們來說,就是個笑話!走,帶我去找祁元修,不然陳副將就是你的下場!」

塗老將軍氣怒攻心吼道:「拓跋鴻,現在這裏可是大魏的軍營,你以為沒有我的命令,你能活着出去嗎?」

「哼,就憑你,也想留住被太子,自不量力!」拓跋鴻十分不屑。

這時候突然傳來利箭破空而來的聲音,拓跋鴻一驚,連忙躲避,可還是慢了一拍,利箭直接穿透了他的肩膀,如果他再稍微慢一點,利箭穿透的就是他的胸膛。

眾人回頭,居然看到祁元修策馬而來,他的雙腿看上去強健有力。

拓跋鴻當即知道自己中了圈套了:「你這個老匹夫,居然敢騙我!給我殺!」

塗老將軍看到祁元修的那一刻,就已經嚇的雙腿發軟,他沒有想到自己也被祁元修算計了,原來這一切都是他的計謀!

他還沒來得及為自己申辯兩句,拓跋鴻的手下手起刀落,塗老將軍一命嗚呼。

拓跋鴻看到祁元修,根本沒有應戰的勇氣,倉惶逃竄,祁元修策馬狂追。

拓跋鴻的手下冒死阻攔祁元修,讓拓跋鴻逃了出去,他一路狂奔,氣憤不已,轉念一想,既然祁元修的腿傷是裝出來的,那麼今天這場戰役,他恐怕早有準備。

糟了,拓跋鴻心裏十分着急,今天他以為是最後一場戰役,幾乎派出了北燕所有的精兵,如果失敗了,他在北燕太子的位置將岌岌可危。

拓跋鴻猜的沒錯,他所有的精兵幾乎都死在一處山谷中。

程虎帶着軍隊把北燕軍引入山谷,突然就聽到山上喊殺聲震天響,北燕軍反應過來這是遇到埋伏了,他們想要逃跑,後面有大魏軍,前面居然還有一支神秘隊伍。

北燕軍遭受到兩面夾擊,兩旁的山谷上不斷有巨石和火球落下,北燕軍幾乎全軍覆沒,剩下的幾個也都是奄奄一息,苟延殘喘。

這一仗,大魏軍輕易取勝,再往東就是北燕的城池了,正好這時候祁元修與他們匯合,直接攻入北燕。

北燕精兵損失慘重,城中守衛不多,祁元修輕鬆攻打下兩座城,再往裏就是北燕都城了,他不再冒進,終於收兵回營。

歷時兩個多月的戰爭終於結束,祁元修不但奪回來大魏失守的所有城池,反而又攻佔兩座北

燕城池,並且派兵駐守。

北燕傷亡十分慘重,暫時不敢在侵犯大魏了。

秦葉悠是在當天旁晚的時候才得到消息,她震驚了,原來他都是裝的,他的腿沒事,他的身體也沒事,他曾經說的大魚,原來是塗老將軍和北燕太子。

這些她都理解,可是她不理解,祁元修為什麼要隱瞞她?終究還是不信任她吧。

戰爭終於結束,祁元修騎馬回營,他知道自己假裝腿沒有直覺,這些日子秦葉悠十分憂心,所以回來就想要跟她解釋清楚。

回來之後,沒有發現她,他想了一下,以她的性格,現在定然在軍醫營。

祁元修又趕往軍醫營,還沒有走進呢,就看到秦葉悠忙碌的身影,她的臉上帶着笑容,溫柔又和善。

祁元修有些不滿,她這樣好看的笑容,只能給他看!想着現在被他包紮的人,肯定感覺十分幸福吧。

他走進一看,頓時冷下臉來了,因為他看到秦葉悠正在為程虎包紮。

秦葉悠正好背對着他,沒有看到他,而程虎卻看到冷著臉的祁元修。

「王爺……」他一邊說着一邊就要起身。

秦葉悠立即攔住了他,連忙的說道:「你別亂動,小心你的傷口再裂開。」雖然是責備的語氣,但是句句都含着關切。

「程將軍,你躺着吧,這次作戰,辛苦你了,好好養傷。」祁元修不動聲色的說道。

程虎受寵若驚,立即說道:「多謝王爺關心。」

「嗯,回京之後,本王定然會稟告皇上,這次你功不可沒,皇上定然會重重有賞的。」祁元修淡淡的說道。

程虎卻聽出來他話里的意思,猶豫着問道:「王爺,我這次回京……」

「你暫時不用回京,路途遙遠,不利於你養傷,而且北疆還有一些北燕的餘孽,這裏任然需要你來坐鎮。」祁元修把他要說的話堵了回去。

程虎看了一眼祁元修,脊背滲出一層冷汗,想起追風曾經給他的暗示,心裏冰涼一片,王爺何等精明,或許早就看出來他對王妃的情意,所以才留下他。

覬覦王爺的女人,可是死罪,王爺卻只是這樣不動聲色的處理,對他來說,這已經是恩德了,他怎麼能不同意,只能戀戀不捨的看一眼秦葉悠,點頭答應了。

祁元修看到程虎的眼神,知道他肯定想明白了,於是不再多說什麼,而是看着秦葉悠說道:「你跟我來。」

秦葉悠除了好程虎的傷,默默的跟在祁元修身後往外走,他喊她出來,卻並不說話,反而是她忍受不了這樣的氣氛,先開口說話。

「其實以程虎的現在傷勢,趕路不會對他有影響,反而是這邊疆苦寒之地,不利於他養傷。」

「他死不了……你不用管!」祁元修突然有些不耐煩。

秦葉悠停下腳步,看着他說道:「王爺叫我出來,是有什麼事?」

祁元修頓了一下,似乎不知如何開口,過了好一會,終於說道:「我的腿,瞞着你,其實是為了……」

「王爺沒有必要跟我解釋這些,我明白王爺的用意,也理解。」她面無表情的把頭扭到一邊,低聲說道。

祁元修皺着眉頭看着她:「我怎麼覺得你不明白。」

「其實我明白還是不明白,都不要緊,王爺您高高在上,真的不必跟我解釋,我算什麼呢,王妃嘛?算不上,軍醫嗎?好像也不是,王爺曾經給我的定位很精準,我就是一顆棋子而已。」

說完她轉身離開了,他這次真的傷了她的心,她以為兩人同生共死那麼久,早就可以彼此信任了,沒有想到是她自作多情。

祁元修看着她轉身又往軍醫營走去,卻誤會她是因為不程虎留在北疆而生氣。

回京比來的時候要順利很多,這一次祁元修竟然給秦葉悠重新安排了一輛馬車,兩人不再同乘一輛。

兩人一路都悶悶不樂,追風勸說道:「王爺,來的路上那麼兇險,卑職擔心回去也不會太平,要不要跟您同乘一輛馬車,這樣有利於屬下們集中保護。」

「你為問問她,她願意過來,就過來,不願意就算了。」祁元修淡淡的說道。

「我不願意,我有自知之明,不敢跟王爺同乘一輛馬車。」秦葉悠當即拒絕。

她以為祁元修不願跟她同乘一輛馬車,是覺得她這個棋子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所以不再在她身上浪費精力和時間了。

祁元修見追風獨自回來,就知道秦葉悠是不同意了,他冷笑一聲說道:「我把她的心上人留在北疆,她心裏難過,肯定恨我,自然不願意跟我一起乘坐馬車了。」

追風有些無語的想着:「怎麼感覺這兩人好像說的不是同一件事啊。」

一路上,兩人不曾有過交流,終於回京,祁元修安排追風先回去安頓一切。

然後他跳上秦葉悠的馬車,直接說道:「你跟我進宮一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章:彼此誤會

5.86%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