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醉生夢死

第329章:醉生夢死

秦葉悠一聽這個話,就明白過來了,懂事聽話的唐菲,怎麼會把唐應給氣成這個樣子了,唉,都是愛情惹的禍啊。

來到房間里,唐菲正坐在床前垂淚,聽到門口有響聲,一抬頭看到秦葉悠進來了,頓時更急委屈了:「秦姐姐……」只喊了一聲,就淚如雨下。

秦葉悠緊走兩步過去,笑著說道:「你這孩子,都回來了,還哭什麼,有什麼話跟我說說。」

「哥哥凶我,哥哥從來沒有這樣凶過我。」秦葉悠委屈的話都要說不利索了。

秦葉悠點了點頭,拍著唐菲的肩旁說道:「是他不對,怎麼能凶你呢,你好不容易回來了,他不好好安慰你,竟然還凶你,我這就去替你凶回來!看我不罵他。」

「不,你別去,秦姐姐……」唐菲一把拉住了秦葉悠,她心裡生氣歸生氣,還是向著自己的哥哥的,尤其不願意讓秦葉悠訓斥她哥哥。

她還一直盼望著,哪天秦姐姐不願意跟著那個壞王爺了,可以跟著她哥哥呢。

「其實,其實也不怪哥哥,是我自己任性了一點。」唐菲低聲囁嚅道。

「菲兒,姐姐,一直都知道,你是很懂事,告訴我,這些日子,你受委屈了嗎?」秦葉悠一邊問,一邊觀察著她的神色。

唐菲搖了搖頭:「沒有,秦朗把我救走之後,就帶我去了一個地方,說讓我幫他一個忙,然後就一直讓我住在一個地下室里,晚上才能出來走走。」

「這不就是囚禁嘛!秦朗,這傢伙,我一定會找他算賬的!」秦葉悠生氣說動啊。

「算不上,他不曾虧待我,還跟我說了很多煬哥哥的事情,我知道……我知道煬哥哥,為了我,太子之位都能讓,都能給人跪下……」

說道這裡,她的眼淚又出來了,秦葉悠默默的給她擦淚,這兩人都知道彼此的心意,可是卻不能在一起。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很多事情,她都能幫助唐菲,唯獨感情之事,她沒有辦法插手,誰都不能插手,唐應看不明白,就落著生悶氣的下場。

秦葉悠又勸說了一會兒,唐菲這才平靜下來,答應待會會跟哥哥好好說話。

晚上回到客棧,祁元修已經在等著了,見她回來直接說道:「事情辦完了,收拾一下,我們明天就回去吧。」

這裡總有人虎視眈眈的盯著他夫人,一個秦朗還不夠,再加上一個唐應,他分分鐘都想要揍人,最好的辦法是快點把他的小狐狸帶回去,放在王府里好好養著。

「我還是有些不放心菲兒,她的情緒不是很穩定,我們過兩天觀察一下再走吧。」秦葉悠根本就體會不到祁元修的苦心,只是一味擔心唐菲。

「你感覺我現在的情緒很穩定嗎?」祁元修慢慢靠近秦葉悠,故意板著臉看著她。

秦葉悠立即察覺到一股危險的氣息,轉頭就看到祁元修帶著怒氣的一張臉。

「王爺,請你剋制一下你的怒氣,等唐菲穩定了,咱們立即回大魏,以後有的是朝夕相處的時間呢。」她笑盈盈的說道。

再大的怒氣看到她這雙眼睛,也都消散了,祁元修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妥協道:「給你一天時間,最遲我們後天就啟程。」

秦葉悠高興,依偎在他的懷中,柔聲說道:「我就知道,王爺最通情達理了,累了一天了,要不要我幫你推拿一下。」

她的手藝,誰都比不上,就算是祁元修也只能偶爾享受一下,他就知道,這小狐狸有事求人的時候,就會特別殷勤,不過他也十分樂意享受,笑著說道:「那就來吧。」

兩人一邊說笑著,祁元修一邊享受著秦葉悠的伺候,氣氛美好,偏偏這時候有人來敲門。

追風的聲音在門外響起來:「王爺,王妃,樓下有人找王妃,說是秦朗公子身邊的人……」

「趕出去!」追風的話還沒說完呢,祁元修一聲怒吼,他難得跟自己的夫人溫存一會兒,容易嘛,他們這時候來搗什麼亂!尤其還是秦朗那小子!

門外立即沒有了聲響,秦葉悠微微一笑,什麼都沒有說,她現在也不相見秦朗,就算是唐菲沒事。

他一聲不吭的就把唐菲囚禁了,竟然連她都不告訴,這個梁子算是結下了。

門外沒有了聲音,祁元修享受了一個美美的推拿,舒服的睡著了,秦葉悠閑來無事,又睡不著,想著南嶽有一些特殊的藥材,準備出去採購一些,放在系統裡帶回去。

剛剛下樓,還沒有走到客棧門口就被人喊住了。

「奕王妃,請留步……」

秦葉悠轉頭一看,旁邊的桌子旁站著一個老婦人,仔細一看,居然之前在南嶽皇宮見過的荷姑。

「您怎麼在這裡?」秦葉悠驚訝的問道。

「我是在這裡等您的,剛才有個侍衛告訴我,您和王爺正在休息,我也不便上樓打擾,只好守在這裡了。」荷姑柔聲說道。

秦葉悠有些不好意思,早知道是她來,她就出來了,怎麼也不能讓她一個老人家獨坐在樓下等著啊。

「請問您有什麼事情嗎?」秦葉悠盡量讓自己的語氣更加客氣一些。

「我有個不情之請,能否請王妃跟我走一趟,跟我去看看公子吧。」荷姑有些為難的說道。

「秦朗?他怎了了?」看荷姑擔憂的神色,不知道秦朗這傢伙又出了什麼幺蛾子。

荷姑嘆了一口氣說道:「這孩子心裡覺得憋屈的慌,這些多年,他都惦記為他娘報仇的事情,可是到頭來,沒能收人仇人,他心裡接受不了。」

秦葉悠想到在大魏的時候,秦朗為了報仇,連後事都安排好了,最後落得這樣一個結局,他心裡接受不了也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我能做什麼呢?」秦葉悠有些疑惑,秦朗憋屈的慌,總不能讓她去替他報仇吧。

「請您去勸勸他吧……」荷姑似乎有些為難,支支吾吾了半天然後說道:「提出這樣的要求,我也實在是不好意思,但是為了那孩子,我也是沒有辦法了,他喝醉了,嘴裡除了念叨他娘,就是念叨您的名字,我想您說的話,他可能會聽的。」

秦葉悠一聽,瞬間皺起眉頭,這……算是怎麼回事?讓她去扮演紅顏知己的角色,開導他一番?

秦葉悠有些猶豫,荷姑一看,馬上就要給她跪下說道:「我知道這為難王妃您了,就請您看在他從小沒有娘親的份上,去勸勸吧,再這樣喝下去,非得出事不可啊。」

秦葉悠嘆了一口氣說道:「好吧,那我就隨你去看看。」

荷姑感動不已,趕緊為她引路,馬車早已等在門口了,秦葉悠走到門口,想了想轉頭對追風說道:「王爺醒了,你跟他說一聲,我去去就回來。」

很快就到了城外傍山依水的小院子外面,從馬車上下來之後,有侍女出來迎接,然後帶著秦葉悠進了房間。

從外面看這只是一個普通的宅子,上次秦葉悠來也沒有發現什麼異處。

這一次來,有荷姑帶路,她才知道原來這裡面是別有洞天啊,這裡竟然有個小小的地下宮殿。

裡面燈火通明,布置富麗堂皇,她想起來在大魏的秦府中,也有這樣的地下密室,住在裡面簡直要比住在上面還舒服。

她忍不住說道:「秦朗怎麼這麼喜歡弄密室,他是土撥鼠嗎,就喜歡住在地下。」走在她側前方的荷姑聽了之後,嘆了一口氣。

她說道:「他是沒有安全感,當年嬿妃去世之後,我知道皇后不會放過這個孩子,我就帶著一些食物和水,帶著這孩子躲在密室里,然後趁著嬿妃出殯的時候,悄悄逃走,這孩子就覺得密室有安全感,沒各住處,都會修建密室。」

秦葉悠點了點頭,原來是有童年陰影啊。

荷姑帶著他來到一個房間前,輕輕推開門,秦葉悠走了進去滿屋子的酒氣,秦朗整個人趴在桌前,桌上酒杯倒了,他的手裡還鑽著一個酒壺。

「出去,都給我出去!誰都不要管我!」秦朗趴在桌前,似乎聽到了腳步聲,怒吼了一句。

秦葉悠朝著荷姑點了點頭,荷姑十分感激的看了她一眼,然後悄悄退出去,輕輕的關上房門。

「誰要管你的死活!我是來跟你算賬的!」秦葉悠平靜的說道。

「算賬?算什麼賬?我誰都不欠,都是他們欠我的!」秦朗怒吼一聲,然後猛然抬起頭來。

秦葉悠提起一口氣,剛剛想要臭罵他一頓,看到他的臉,頓時震驚了,所有的話都在嗓子眼說不出來了。

「你……你怎麼在這裡?你你你,和秦朗有什麼關係?」她語無論吃的指著秦朗說道。

秦朗看到秦葉悠也驚了一下,反問一句:「你怎麼在這裡?」

「你先別問我,你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到底是誰啊?」秦葉悠的腦子都糊塗了。

眼前之人明明是秦朗的裝扮,聲音也是秦朗的,可是他這張風華絕代的俊臉明明是樊毅恬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9章:醉生夢死

60.26%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