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皇后自殺

第330章:皇后自殺

樊毅恬看到秦葉悠震驚不已的表情,自嘲的笑了一聲:「悠悠,你是有多麼無視我啊,我不過是帶了一個人皮面具,聲音什麼的都沒變,這麼久你都沒有認出來?連祁元修都看出來啊。」

震驚過後,秦葉悠的腦子快速的轉了兩圈,就明白過來了,樊毅恬,樊芊嬿,他是跟著自己母親姓的啊。

既然面容是假的,名字自然也是假的,這就難怪她總覺得他身上這股自戀的氣質很熟悉,原來就是同一個人嘛。

她在樊毅恬跟前坐下來,笑著說道:「我說呢,怎麼見了南嶽皇帝覺得那麼面熟,你當時要不是易容了,根本連滴血認親都不用了,這完全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啊。」

這一句話就捅了馬蜂窩,樊毅恬立即就炸了:「不要跟我提他!」

秦葉悠白了他一眼:「不提就不提,我問你,我跟唐菲什麼關係,你不知道啊,竟然還敢把她關起來,不讓我知道,我再找不到她,我就要瘋了你知道嗎?」

樊毅恬扶起桌上的酒杯,緩緩的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後說道:「我知道,所以我才把計劃提前了,要不是為了你,我怎麼會這麼快進宮。」

秦葉悠一驚,想起他曾經說過的那個宏大的復仇計劃。

她許久沒有說話,只是淡淡的盯著他,樊毅恬喝的醉眼朦朧,笑嘻嘻的說道:「怎麼了?感動了,知道我對你有多好了吧?」

秦葉悠突然開口說道:「其實我剛才說錯了,你是跟隨正淳有點像,但是你應該更像你的母親,男肖女樣,才會更為俊美,相比你母親應該是大美人。」

「那是自然,我娘是這世上最美的女人,就連你也比不上,不過你跟她已經有點接近了。」樊毅恬認真的說道。

秦葉悠悄悄的瞥了一下嘴,然後轉過頭十分誠懇的說道:「那你真是白瞎這張臉了,你知道你現在喝成這樣,有多難看嗎?我簡直都不想再看第二眼!」

她說著就十分厭惡的做到離他更遠的地方去了,樊毅恬一愣,下意識的低頭看了一眼自己。

身上皺巴巴的衣服,還是昨天的,衣服上還有酒澤,額頭上還垂下幾縷散發,他這樣自戀的人,最忍受不了的就是邋遢的自己了,尤其還是再秦葉悠的面前。

「荷姑擔心你,讓我來看看你,可是我來了只想罵你,就你這樣的還談什麼報仇,你娘要是活著也被你氣死了,跟你這樣的人說話,只能是浪費我的時間跟精力。」

「你……你怎麼毫無同情心。」樊毅恬沒有想到向來溫柔的秦葉悠,罵起人來,竟然也是絲毫不遜於人。

「我什麼我,比可憐,你也比不過我,我母親也在我幼年時去世,你好歹還有荷姑和舅舅,而我呢,只有被爹爹和後娘算計的份,我要死要活了嗎?你要是個爺們,就給我站起身來,昂首挺胸的好好活著!」

樊毅恬忍無可忍的吼道:「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並不是因為覺得自己可憐才這樣的,我是因為不能替我娘報仇,她冤死了這麼多年,可是現在害死她的人,還好好的活在世上!」

隨著他的怒吼,眼中的淚水滾滾而下,他不想讓秦葉悠看到他眼中的淚水,抬起手捂住了眼睛,淚水依舊從指縫中流出來。

「那又怎樣?這世間從來就沒有公平之事,你應該知道我的事,我被我爹算計陷害,後來他把自己作到北疆去了,現在人家回來了,還成了扶桑長公主的相公,你覺得這公平嗎?」

「我家王爺,為了大魏拼死拼活,四處征戰,嘔心瀝血,結果大魏皇帝整天算計著怎麼弄死他,你覺得這公平嗎?」

「樊毅恬,你不是小孩子,這時間本就沒有公平之事,大多數人都得這樣活著,不去在乎,不去計較,不然你就是拿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

秦葉悠一口氣說了這麼多,口乾舌燥,端起桌上的茶杯,自己倒了一杯水,一仰頭就喝乾了。

放下茶杯,然後就起身說道:「你自己想想吧,是想一輩子醉生夢死,讓你母后的亡靈都不能安寧,還是抬起頭來,繼續好好過日子,你自己選擇吧,我只希望,你自己別後悔,也別讓我看不起你。」

她說完之後,轉身就走,感覺自己仁至義盡了,樊毅恬能不能想明白,就看他自己了,這世間誰都不容易,那有那麼多精力管別人的死活,各自安生就是最好的。

推開房門走了出去,門旁邊站著一個身影,秦葉悠以為是荷姑,正要安慰兩句,轉頭一看,站在那裡,抱著胳膊,似笑非笑的看著她的,竟然是祁元修。

「你怎麼找到這裡來?怎麼進來的?」秦葉悠驚訝的問道。

「自然是跟在你身後來的,把門口的人打暈了,自然就能進來了。」祁元修挑了挑眉,說的風淡雲清的。

秦葉悠目瞪口呆,指著他:「你你你,讓我說你什麼好?我又不會有危險,你幹嘛要打暈人家。」

「我怎麼知道你有沒有危險?上次唐菲就是被關在這裡吧,而且就算是沒有危險,你悄悄來密室,偷會別的男人,難道我不能來看看嗎?」

秦葉悠都要被氣的仰倒,索性說道:「好吧,我就是來偷會別的男人的,那個男人現在還在房間里哭呢,你想說什麼?還是想做什麼?儘管來吧。」

祁元修微微一笑,回答道:「我想說的是,夫人,你剛才罵得好,不會是我祁元修的老婆,夠犀利,我想做的就是趕緊帶你回去吃晚飯,我都餓了。」

一邊說著,一邊伸出大手拉住秦葉悠的小手,拉著她往前走去,秦葉悠哭笑不得的說道:「祁元修,你真是越來越有出息了啊,竟然偷偷聽人家的牆角。」

「誰說我偷聽了,我是正大光明的聽著……」

兩人說話的聲音越來越遠。

一夜無話,第二日清晨,秦葉悠起床之後,跟祁元修一起在樓下吃了一個早飯,然後祁元修說在南嶽還有別的事情要處理,秦葉悠正好要去看唐菲,早飯後兩人分別。

唐菲和唐應之間的關係,依舊冷冷淡淡的,唐應一直拉著臉,看來唐菲還是沒有鬆口。

昨天臨走之前,秦葉悠曾經勸過唐應,感情之事,不管是拾起來還是放下去,都不能勉強,現在讓唐菲放下隨煬,得有個過程,千萬不能逼得太緊。

於是唐應雖然冷著臉,可是也沒有再逼唐菲什麼,只是不准她出門了,唐菲躲在房間里生悶氣。

秦葉悠去了之後,正好成為她的傾訴對象。

「我並不想在怎麼著,只想遠遠的看看他怎麼樣了,可是哥哥就是不願意。」唐菲委屈的說道。

「他雖然受了傷,可那傷口是我處理的,我的醫術你還不放心嗎?他不會有事的,再過些日子他的傷口就該癒合了。」秦葉悠寬慰唐菲。

唐菲卻搖了搖頭,面色悲傷,哽咽道:「那只是他的外傷,現在他還不知道會傷心成什麼樣子了呢。」

秦葉悠見唐菲如此固執,只能耐著性子繼續勸慰。

「時間會帶走一切的,他或許現在對你念念不忘,因為不能跟你在一起傷心,可是時間久了,他的感情也就淡了,他會登基,娶個門當戶對的皇后,然後三宮六院慢慢填滿,生一大堆孩子,他的圓滿人生里沒有你,菲兒,你就不要再多想了。」

唐菲的眼淚又止不住了,低聲說道:「秦姐姐,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我也不奢望這些,我只是覺得他突然失去母親,定然會很傷心,我太了解那樣的感覺了,所以想要見見他。」

秦葉悠聽到之後,有些驚訝的問道:「失去母親?皇后只是被打入冷宮,隨煬是可以去探望的,談不上失去。」

唐菲抬起頭來問道:「秦姐姐,難道你不知道嗎?皇后已經死了,她今天早晨在冷宮自殺了。」

秦葉悠一下子睜大了眼睛,竟然自殺了!只一天就受不了了?

皇后看上去十分強勢,沒有想到竟然這樣脆弱,人家樊芊嬿當年在冷宮裡生活了三年,還能過的十分美好平靜呢。

不管怎麼說,昨天還見到的人,今天就已經去世了,也著實讓人唏噓。

不過這樣的時候,就更加不能讓唐菲出去了,唐應做得對。

現在隨煬正是傷心脆弱的時候,唐菲如果出現,溫柔相勸,他一時心軟,把她留下來。

唐菲本來離開的意志就不堅定,見到隨煬傷心憔悴,不忍離開,就更麻煩了。

秦葉悠盤算,祁元修只給她一天時間,在她離開之前,唐菲絕對不能再出意外了,她得看著她好好的回唐門。

「這樣吧,我幫你去看看隨煬,一來我是大夫,他的傷也是我治的,二來我是大魏王妃,可以直接進太子府,詳細了解他的情況,你在這裡乖乖等我的消息,好不好?」

唐菲想了想,也只能這樣了,於是點頭答應了。

秦葉悠終於放心,又勸慰她兩句,然後起身離開,直奔太子府而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0章:皇后自殺

60.4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