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多事之秋

第331章:多事之秋

從唐門出來,秦葉悠立即去了太子府,下人告訴他,太子不在府中,有要事出去了,宮裏出了這樣的突變,母儀天下的皇後去世,怎麼說都是不光彩的事情。

宮裏肯定放出消息,要下人守口如瓶了。

秦葉悠也不多說什麼了,她來之前,就知道隨煬肯定不在太子府,皇後去世,他肯定回宮裏的。

她留下一些藥物,隨煬傷口未愈,在加上傷心過度,不知道能不能撐得住,想了想,她又悄悄從系統里取出一個極品好葯,留在太子府,接着就起來告辭了。

剛剛走到門口,沒想到竟然遇到隨煬回來。

兩人見面,難免有些尷尬,昨天秦葉悠可是那一場大戲的觀賞者,一時不知道是該安慰他的好,還是該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好。

「你的傷勢怎麼樣了?我來給你送點葯,明天我就要啟程回大魏了,你自己多注意點身體。」秦葉悠盡量把話說的委婉一些。

隨煬面色蒼白,更加消瘦了,唉,好好的一個青年,怎麼就攤上一個這樣的娘親和妹妹,活活的都要被折騰死了,秦葉悠暗自嘆息。

「她……還好嗎?」隨煬突然開口問道,聲音沙啞疲憊。

秦葉悠一怔,知道她問的是唐菲,猶豫了一下說道:「她並沒有受委屈,不過經歷這次的事,也嚇壞了,唐門主很生氣,他們應該也很快就要回唐門了。」

「都是我害了她,是我對不住她……」隨煬低沉的說道,聲音的悲傷,讓人聽了都要掉眼淚。

秦葉悠長了口,想要說兩句勸慰的話,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只能說道:「唉,只能說你們有緣無份吧,以後不要再有牽扯了,為她好,也為你好。」

隨煬點了點頭,「我知道,希望她能找到一個適合她,愛她的人,好好疼愛她一輩子。」

他的肩上彷彿有千斤重,隨後又淡淡的說道:「王妃,明日你離去,我恐怕不能給你送行了,一路順風,你對我的救恩之恩,我銘記於心。」

秦葉悠點了點頭:「你好好保重,告辭了。」

兩人在門口告別,她走出大門幾步,再轉頭看過去的時候,看到隨煬的步伐個鞥家沉重了,心裏不由得更加同情了。

鬱鬱寡歡的往唐門走去,還要去安撫另外一個苦情的人兒啊,感情啊,真是個磨人的東西。

唐菲見到她回來,立即問道:「秦姐姐,你見到他了嗎?他怎麼樣了?有沒有什麼話要跟我說?」

「你這丫頭,有沒有良心,再着急也得讓我先喝口水吧。」秦葉悠瞪了她一眼,佯裝生氣。

唐菲有些不好意的趕緊端起茶壺,給她倒了一杯水。

秦葉悠端起來緩緩喝着,暗中觀察著唐菲,這丫頭口頭上說明白,其實心裏根本就放不下,看來必須要來點狠的了。

「我見到隨煬了,他還好,確實有些悲傷,還能剋制住自己,我又給他來了一些葯,只要按時吃藥,應該不會有問題的。」秦葉悠緩緩說道。

唐菲在她面前坐下來,擰着手中的帕子問道:「還有呢?」

「還有說謝謝我救他一命,提前祝我一路順風了。」秦葉悠十分有耐心的回答道。

唐菲紅著臉,再也不好意思繼續問了,秦葉悠看不下去,終於說道:「他有句話留給你。」

唐菲驚喜的抬起頭,滿眼期待,秦葉悠心下不忍,卻還是硬著頭皮說道:「他說希望你能找到一個適合你,愛你的人,好好疼愛你一輩子。」

唐菲聽到這個話,眼中的希翼慢慢的褪去了,臉上的表情也僵住了,秦葉悠不忍心看她,可是這丫頭心軟意志不堅定,她必須推著唐菲往前走一步才行。

「我找什麼樣的人,跟他有什麼關係,他是我的什麼人啊,不用他操心!」唐菲轉過身子,賭氣說道。

秦葉悠從背後,拍了拍她的背說道:「菲兒,該放下了,他都已經放手了,你又何必死死的拉住不放呢,聽姐姐一句話,跟你哥哥回去,還像以前一樣開心的過日子好不好?」

唐菲點了點頭,一低頭,一大滴淚水,滴在衣襟上。

秦葉悠身心俱疲的回到客棧,祁元修還沒有回來,她心裏難受,連飯都不想吃了,直接躺在床上睡。

一覺醒來,外面天色有些昏暗,她已經分不清是黃昏,還是清晨了,轉頭一看,祁元修坐在床前書桌前,正在寫着什麼,聽到她起身的聲音,放下筆走了過來。

「喝水吧?」他輕聲問道。

秦葉悠迷迷濛蒙的點了點頭。

祁元修試了一下茶壺的水溫,然後給她倒了一杯溫水,秦葉悠就着他的手喝水,捧着他的大手,一口氣喝乾了杯中水。

祁元修感覺她好像剛剛睡醒的小貓一樣可愛又溫順,忍不住抬起手摸摸她睡的毛茸茸的頭髮。

「你在寫什麼?」秦葉悠問道,嗓音里還帶着一點剛剛睡醒的慵懶。

「在寫信,出了點事。」祁元修看着她輕聲說道,她剛剛喝過水,嘴唇濕潤,一看就十分美味,他一低頭輕輕嘗了一口。

秦葉悠笑着推了他一下,沒推動,反而自己軟弱無力的,被反作用力給推到了,又懶懶的躺在床上,更像是一直慵懶的貓了。

祁元修只想把她抱在懷中順順毛。

秦葉悠嘆了一口氣:「我已經知道了,皇后自殺,你要寫信把這件事告訴誰?」

「我說的不是這件事,皇後會死在冷宮裏,我一點都不意外。」祁元修淡淡的說道。

秦葉悠瞬間爬起來,驚訝問道:「你早就料到她會自殺?或者說她是被別人所殺?」

祁元修搖了搖頭,還記不記得我曾經跟你說道,南嶽皇帝隨正淳可不是一般人。

他年輕時殺伐果斷,從來不是心慈手軟之人,皇后做出這樣的事情,就算是他一時心軟,事後也不會放過她的。

「可是聽說皇后是自殺,並不是他殺啊。」

「哼,隨正淳有的是辦法讓皇后自殺,她臨死之前把所有的罪名都攬在自己身上,只求皇上不要怪罪於她的一雙兒女。」

秦葉悠接着說道:「其實隨正淳也並不想連累太子,所以只能讓皇后自殺了,這個不光彩的母親死了,對太子的未來才會小一點。」

「哼,權利相爭,大多都是這樣,什麼夫妻伉儷情深,什麼父慈子孝,都是不堪一擊的。」祁元修的口吻里多事諷刺。

秦葉悠想起大魏皇室那一地雞毛,也不知道說什麼好,提起這個祁元修的心情就不好,她想了一下問道:「你剛才說的出事了,不是這個,那是什麼啊?能告訴我嗎?」

「是元敏出事了,天山派的人似乎盯上她了。」祁元修皺着眉頭說道。

秦葉悠一聽,頓時着急了:「三公主看護的可是北面最大的一塊葯田,還有大鵬,這是怎麼回事?」

祁元修氣哼哼的說道:「還不是那兩口子,一時都不能分開,薛神醫去小院給孩子們上課,閆三冬閑着沒事就往那邊跑,現在天山派到處都是眼睛,一來二去的就被他們發現了蹤跡。」

秦葉悠見他正在氣頭上,沒好意思說:「您老人家不也一樣,不然您千里迢迢來南嶽做什麼。」

「那他們要不要緊,如果有危險就趕緊撤離,葯田再重要,也不如人重要,一定要確保他們自身的安全啊。」

祁元修起身走過去,說道:「放心吧,閆三冬,我不敢保證,我三姐可不是一般人。」他把信裝起來,然後讓追風派人去送信了。

秦葉悠剛才驚嚇了一陣,一點睡意都沒有了,翻身下床,打算跟祁元修一起出去吃晚飯。

剛剛出去送信追風,突然急匆匆的回來了,祁元修問道:「這麼快?」

「不是,王爺,出事了,剛才唐門派人來問唐小姐來沒來?唐小姐失蹤了!」追風說道。

秦葉悠一驚,第一個反應就是這真是個多事之秋啊,怎麼事情接二連三的來呢,還有沒有個消停了。

她不敢耽擱,立即就跟祁元修一起去唐門,剛剛走進大門,就聽到唐應訓斥長松的聲音。

「長松,菲兒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嗎?現在這都是什麼時候了,你竟然還敢放她出去!我告訴你,你這樣讓我怎麼放心把菲兒交給你!」

「大小姐,都哭着求我了,我能怎麼辦?」長松的聲音也很無奈。

秦葉悠趕緊走進去問道:「先別生氣,快說說出了什麼事情?」

原來秦葉悠走後,唐菲越想越傷心,咽不下這口氣,一定要聽隨煬親口跟她說,她也好徹底死心。

於是就要衝出去找隨煬,被長松給攔住了,他可是奉命看守唐菲的,而且門主已經說了,明天他們就能啟程回唐門了,這樣的時刻他更不容鬆懈。

可是唐菲來求他,讓長松讓她出去,她只是去問隨煬一句話,不管他說的是什麼,她心裏都有底了,就可以放心離開了。

長松不同意,唐菲直接就跪下了:「長松哥哥,我求求你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1章:多事之秋

60.6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