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深夜尋人

第332章:深夜尋人

長松經不住唐菲的軟磨硬泡,終於同意讓她去了,想着反正就要離開了,把話說清楚也好。

長松想要跟着,唐菲卻生氣:「我只是去跟他道別,你跟着做什麼?難道不覺得礙眼嗎?」

唐菲從未用這樣嚴厲的口吻跟長松說話,他也是血性之人,一咬牙就讓她自己走了。

沒有想到她竟然一去不回,他這才急忙跟唐應說了,然後派人出去找,首先去的就是太子府。

這一次他們連悄悄潛入都不用了,直接上找上門人,結果發現隨煬竟然也不再府中,隨煬的貼身侍衛正在着急尋找他呢,今天是皇後下葬的日子,面子上的事情還要做的,皇后葬禮,太子不出席,這也說不過去了。

「他倆不會是真的私奔了吧?」蘇嫣兒小心翼翼的問道,眾人都是一怔,兩人同時不見,難道真的私奔?

「不可能,菲兒不會這樣做的。」唐應一口否決。

「我也覺得不可能,隨煬似乎不是這樣魯莽之人。」秦葉悠想起來那天在太子府隨煬跟她說過的話,他絕對不是要私奔之人。

秦葉悠想了一圈,只有一個人有嫌疑,那就是隨玉心。

「隨玉心怎麼樣了?皇后之死對她打擊肯定很大吧,她會不會出什麼么蛾子?」秦葉悠問道。

「公主已經崩潰了。」門外響起宏宇的聲音。

眾人看着他,宏宇進來之後繼續說道:「公主被放回來之後,知道皇后被打入冷宮,她到皇上跟前鬧了兩場,就被關起來了,皇后自殺之後,她衝到了冷宮,然後就好像瘋了一樣,一直叫嚷要報仇。」

這些話就像是冰冷的暗器,直接插在人心口的位置,如果唐菲真的落入隨玉心手中,後果不堪設想,一個瘋了的人,什麼事做不出來?

秦葉悠心裏極為不安,她的直覺告訴她要出事。

這些人兵分幾路,全部都出去尋找,隨玉心現在能調動的人很少,她應該走不遠,就是在郢都之內,他們進行地毯式的搜索。

宏宇那邊派人傳來了消息,已經找到隨煬了,眾人還來不及高興,來傳話的人就道出了下面的噩耗。

隨煬確實是跟唐菲見面的,兩人約在一個人少安靜的河岸邊,可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隨玉心就來了,她先是假意靠近隨煬,然後快速出手,散出藥粉,弄暈了他。

後面的事情隨煬就不知道,他被找到的時候,還躺在河邊,卻不見隨玉心和唐菲的蹤跡,不過從河岸邊附近的腳步判斷,隨玉心應該是帶着人去的。

隨玉心是真的瘋了,當着隨煬的面抓走唐菲,她是已經豁出去了嗎?

夜裏風冷,祁元修見秦葉悠一直打哆嗦,脫下外套給她披着。

「王爺,我不是冷,我是害怕,我總覺得唐菲要出事都怪我心軟,當初我就不應該放過隨玉心,菲兒就不會有今天的事情了。」秦葉悠又擔憂又自責。

唐菲本來心理就有問題,現在好不容易治好了,萬一受點刺激,一下子又回到當初的狀態,那就糟了。

「別怕,有我在,不會有事的。」祁元修安慰她。

秦葉悠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樣,抓住祁元修說道:「王爺,您快想想辦法吧,我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祁元修握住她的手,想要給她一些力量,沉思了一會兒,突然說道:「我有辦法了!」

秦葉悠猛抬起頭,問道:「你有辦法了?快點說說,你有什麼辦法了?」

「這裏距離南海不遠,我有一位老友在在,我去碰碰運氣,如果他在的話,今夜一定可以找到唐菲。」祁元修說道。

秦葉悠看着他,驚問道:「你確定嗎?可是南海距離這裏並不近啊。」

旁邊的追風立即說道:「王爺,不如就讓那個我替您去吧。」

祁元修擺手:「你去沒有用,我是去借東西,我那老友脾氣怪,只有我這張臉還有有點分量,你在這裏保護著王妃即可。」

唐應知道這事之後,從唐門分舵里選了一匹汗血寶馬給祁元修。

眾人繼續尋找,漸漸就到了後半夜,還是依然沒有一點消息。

秦葉悠的心漸漸的變涼,慢慢長夜,瘋了的隨玉心,不知道會怎麼折磨唐菲,想到這些她就心急如焚。

黎明時分,祁元修終於風塵僕僕的回來,秦葉悠立即撲了上去。

一看他滿面塵霜,眼睛裏都是疲憊的血色,面色疲倦,肯定是一整夜馬不停蹄來回趕路的。

秦葉悠感覺到心口位置酸酸的,又感動,又心疼。

祁元修背着一個背包,打開來之後,裏面竟然是個鳥籠子,裏面有一隻小小的黑鳥。

秦葉悠問道:「這就是你要借的?它可以找到唐菲嗎?」

祁元修點了點頭:「我之前見識過一次,就算是到了另外一個城池,它都能找到。」

秦葉悠一聽,十分興奮,這下好了!終於可以找到唐菲了,秦葉悠催促着祁元修:「那就趕緊把小鳥放出去吧。」

祁元修搖了搖頭:「現在還不行,它是以味道尋人的,趕緊找點唐菲的東西,帶着她的氣味的,讓這鳥聞一下。」

這得先回唐門分舵,秦葉悠立即派人喊來在這裏伺候唐菲的小丫頭,那小丫頭十分機靈,聽了吩咐之後,轉身就往後院跑。

秦葉悠本以為她會找衣服,帕子之類的,沒有想到小丫頭直接抱了一個枕頭出來。

「王妃,衣服什麼的,我都給洗了,這個枕頭還沒換。」小丫頭氣喘吁吁的說道,一看就是一溜小跑來回的。

祁元修對着小鳥念了兩句咒語,小鳥就蹦到枕頭行,低頭啄了幾下,然後祁元修又念了兩句咒語。

那小鳥還是不動,獃獃的站在那裏看着祁元修。

「嗯?它怎麼不動啊?」祁元修有些疑惑,秦葉悠的心瞬間就提了起來。

祁元修又試着念了兩邊咒語,那鳥依舊不動,秦葉悠急的都快哭了,這可是她最後的希望了啊。

祁元修突然說道:「我想起來了,只顧著記咒語了,竟然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說完之後,他抽出長劍,割破手指,然後把滴血的手指伸到小鳥跟前,那個小鳥立即低頭啄了起來。

「這小鳥是要飲人血,才能回來帶路的。」祁元修解釋道。

秦葉悠心疼道:「早知道,讓它喝我的血也行啊,你今晚功勞這麼大,怎麼還能讓你受傷。」

她趕緊從系統內取出一點藥粉和創可貼,為祁元修包紮了一下,反正祁元修現在對她隔空取物的本領已經見識過很多次了,她都懶得偽裝了。

小鳥很快飛出去,他們趕緊跟了上去,可是鳥兒的飛行路線,跟他們的行走路線,註定是不一樣的。

「別急,它找到之後,就會來給我們帶路,我們先往它去的方向本着。」祁元修解釋道。

小鳥直奔城西而去,他們也朝着西城策馬疾馳,行走了一段時間,果然見那小鳥飛回來了,就停留在祁元修身前的。

「唐菲還活着,這小鳥只尋找活物,它能回來給我們帶路,就說明唐菲沒死。」祁元修說道。

秦葉悠鬆了一口氣,謝天謝地。

他們趕緊在小鳥的帶領下,往前趕路,在城外五十里地一個破廟門口,小鳥停住了。

這裏十分偏僻,破廟似乎也荒廢多年了,唐菲竟然被關在這樣的地方。

秦葉悠和祁元修立即翻身下馬,不太確定裏面的情況,他們悄悄推門進去,這破廟後面還有兩間側室,剛剛靠近,就聽到其中一間裏面傳來一陣滲人的笑聲。

「哈哈哈哈,唐菲,沒有想到你也有今天吧,你那個厲害的姐姐呢,她怎麼不來救你呢?她害死了我母后,今天我就要讓你償命。」

「你娘害人害己,死有餘辜!」是唐菲氣喘吁吁的聲音。

「好啊,你都這樣了還嘴硬,我看你待會還能不能這樣嘴硬,來人,把她給給我扒光了!」隨玉心的話猶如地獄里的魔鬼一般。

秦葉悠直接沖了上去,一腳踹開了房門,往裏一看,直覺的全身的血液都在往頭頂衝去。

這小小的房間里,唐菲遍體鱗傷,臉頰紅腫,顯然遭受了毒打,她的身旁還站着兩名壯碩的男子,正在撕扯她的衣服。

如果再晚來一步,如果再晚一點點,會發生什麼事情,秦葉悠真不敢想像了。

「姐姐,救我……」唐菲撕心裂肺的喊道。

隨玉心震驚的看着衝進來的人,隨後喊道:「全部都給我殺了!」

祁元修和追風站在門口,祁元修冷笑一聲,都沒有出手,追風閃身上前,那兩個男人衝上來,還沒來得及出手,就全部都僵住了,然後脖頸處慢慢的噴出鮮血,轟然倒地。

一劍封喉,追風的動作快到他們臨死他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秦葉悠把唐菲護在懷中,不讓她看這血腥的一幕。

隨玉心的臉上也被噴上了鮮血,她頓時驚叫出聲。

「心兒!」隨着一聲高呼,隨煬出現在門口,看到房間里的一幕,他也驚呆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2章:深夜尋人

60.81%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