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以命相抵

第333章:以命相抵

唐菲一抬頭就看到站在門口的隨煬,隨即尖叫一聲,然後就胡亂拉扯著自己的衣服,她的衣衫已經破碎,被她拉扯之後,反而露出後背,秦葉悠一看,後背上錯綜複雜的都是鞭子抽打的痕迹。

隨煬已經沖了過來,眼裡都是心痛,很快的脫下自己的外套裹住了唐菲。

唐菲拚命的把自己縮成更小的一團,低聲哭喊道:「不要看我,不要看我啊。」

隨煬再也忍不住了,他用力把唐菲摟在懷中說道:「菲兒,是我對不起你,都怪我,是我害了你啊。」

唐菲縮在他的懷中瑟瑟發抖,嚇得哭都不敢大聲哭了。

旁邊的隨玉心看到這一幕,冷笑著說道:「皇兄,你竟然還抱著這個下賤的女人,要不是她們,母后也不會死!」

「心兒,你閉嘴,母後會有這樣的下場,怪不得別人,完全就怪她自己,你怎麼能這樣對待菲兒!」隨煬怒斥道。

「隨煬,你到底還有沒有良心,母后都是為了自己嗎?她還不是為了你,你以為你能當上太子,只是因為父皇喜歡你嗎?你錯了!這都是母后在背後操縱的。」隨玉心對著隨煬大聲喊道。

「如果可以!我寧願不做這個太子,也不想讓母后做那些事,她用別人的鮮血為我鋪就的路,我能走的安心嗎?」這也是隨煬心裡永遠的痛。

他痛恨皇后卑劣殘忍的手段,可是這一些卻又都是為了他,讓他永遠失去了反駁的立場,以至於現在連自己喜歡的女人都保護不了。

「你就是被這個賤。人給迷住了,如果我能再快一點,等你們來的時候,唐菲已經被這兩個男人用過,你還會像現在這樣珍惜她嗎?我告訴你,她現在已經不幹凈了,已經被別的男人摸過了……」隨玉心十分惡毒的說道。

唐菲驚恐萬分,捂住耳朵尖叫:「別說了,我求求你不要說了。」

秦葉悠怒火從心頭翻騰而起,她一下子就撿起來地上的長劍,直奔隨玉心而去:「你這個惡毒的女人,竟然敢這樣對她,我殺了你!」

她的武功雖然一般,但是輕功了得,瞬間移動到隨玉心跟前,眼神都是殺機,今天她不想再仁慈了,對這樣慘無人道之人,還講什麼仁慈,對她仁慈,就是對自己人狠毒。

隨玉心竟然都沒有躲開,睜大了眼睛,直視著秦葉悠的長劍,沒有絲毫害怕。

「不要殺她!」隨煬喊道一聲,把唐菲往旁邊一放,直接衝到隨玉心的跟前擋住了她。

「隨煬!」秦葉悠盯著她怒吼了一聲:「隨玉心是怎麼對菲兒的你看不出來嗎?你知道這對菲兒的傷害有多大嗎?你竟然還護著她!你對菲兒到底是不是真心的。」

隨煬死死的擋在隨玉心身前,面色十分痛苦:「我知道,心兒做錯了事情,你怎麼懲罰她都行,只要不殺她。」

「今天不殺她,不足以解我心頭只恨。」秦葉悠一字一句的說道。

唐菲這時候已經不哭了,只是怔怔的看著隨煬,彷彿不相信他還護著隨玉心。

「呵,我怎麼忘記了呢,隨玉心可是你的親妹妹啊,到底還是妹妹重要對不對?」秦葉悠滿臉都是諷刺,冷笑著說道。

然後她的長劍猛然逼近隨玉心,冷著臉對隨煬說道:「可是唐菲還是我的妹妹呢,今天她必須用命償還,你給我讓開!」

隨煬絲毫不讓,幾乎跪在地上喊道:「那就用我的命償還吧,我母親臨死之前,只有一個願望,讓我照顧好心兒,我不能讓她出事。」

秦葉悠冷哼一聲:「真是個大孝子,你是不是覺得而我不敢殺你了啊,好啊,你不是要替她死嗎?那就動手吧,我看你到底有沒有種。」

隨玉心一聽,立即怒視著秦葉悠:「秦葉悠,你憑什麼要我哥哥的命,你算什麼東西!」

啪!隨煬回頭轉手就是一巴掌,直接狠狠地扇在隨玉心的臉上。

「你給我住嘴!母親臨死之前,怎麼跟你說,讓你不要再任性了,你這麼快就忘記了嗎?」隨煬怒斥道。

隨玉心捂著臉,紅著眼眶不敢吱聲了。

隨煬不再猶豫,抽出匕首,說了一句:「今天就讓我代替心兒死吧,希望王妃說到做到,我死了,就不要在為難心兒了。」

然後他轉頭對隨玉心說道:「心兒,你犯得錯,哥哥替你承擔後果,以後只盼望你能成熟一點,不要再任性了。」

說完之後,手中的匕首對準自己的心臟就刺了下去,秦葉悠很快的一推,直接把匕首給推開了,匕首沒有插進他的心臟,可是一下子貫穿了他的胳膊,鮮血瞬間涌了出來。

可見他用了多麼大的力氣,他的確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刺下這一刀的。

「哥哥!」隨玉心驚叫一聲,用力捂住了他的胳膊,嚎啕大哭:「我錯了,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哥哥,我已經沒有母后了,你千萬不要死,我不能沒有你啊。」

唐菲怔怔的看著疼的臉色蒼白的隨煬,她眼中的光亮漸漸的熄滅了。

「秦姐姐,我身上到處都疼,你帶我離開好不好?」唐菲輕聲說道。

秦葉悠立即扔下長刀:「看來菲兒的面子上,我今天就放過她,如果再有一次,你們再敢傷害菲兒一次,我定然讓你們生不如死!」

她走過去把唐菲給扶了起來,柔聲說道:「好,我們回家。」

唐菲剛剛站起身走了一步,就慘叫一聲跪下了,秦葉悠一驚,趕忙問道:「菲兒,你怎麼了?」

「我的腿好痛……」唐菲的額頭上的冷汗都下來了,秦葉悠趕緊去摸她的腿,頓時吸了一口冷氣,轉頭惡狠狠的等著隨玉心:「你竟然如此歹毒,把她的腿都打折了。」

隨煬猛然抬頭看唐菲,她的眼神卻再也不跟他接觸了,唐菲費力脫下剛才隨煬披在他身上的衣服,遞給他,輕聲說道:「你我從此恩斷義絕了。」

隨煬的神色猛然一邊,臉色更加蒼白,手裡緊緊的攥著那件衣服,死死的盯著唐菲,眼裡都是濃濃的悲傷,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祁元修給了追風一個眼神,追風立即上前,脫下他的外套裹住了唐菲,然後彎腰蹲下,秦葉悠立即扶著唐菲,讓追風把她給背了起來,三人一起離開了。

隨煬眼睜睜的看著唐菲離開他的視線,心痛如絞卻說不出一句話。

隨玉心從內裙上撕下布條,給他包紮胳膊上的傷口。

比起心口的疼痛,胳膊的上的這點傷,在隨煬看來根本就不算什麼,他低頭看著隨玉心,冷冷的說道:「心兒,哥哥用自己一生的幸福,換你以後好好的行不行?」

隨玉心一怔,然後滿臉不屑的說道:「皇兄,唐菲她根本不值得……」

「你住嘴!我再也不想從你口中聽到她的名字,如果再有下一次,心兒,恩斷義絕的就是我們倆!」隨煬說完就立即起身,看都沒有看她一眼,直接離開了。

隨玉心在他身後高聲喊著他,他也只當做是看不見,在初冬的寒風中快走著,不知道走了多久,感覺到臉上涼涼的,他伸手一抹,滿臉的淚水。

「菲兒……菲兒……」隨煬站在寒風中呢喃了兩聲,眼淚奔涌而出,這一次,他知道他是真的失去了她。

唐菲對他徹底死心了,她肯定還會恨著他吧,這一刻,他真的很想狂喊,為什麼!他到底是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要這樣折磨他?

秦葉悠帶著唐菲並沒有直接回唐門分舵,而是回到他們住的客棧。

唐門分舵人多嘴雜,唐菲一個姑娘家這樣回來,難免會被別人說閑話的,而且如果不巧被唐應看到這一幕,以他的脾氣肯定立馬殺上門去,唐菲現在精神恍惚,再也不能受刺激了,所以只能帶她先到客棧來。

追風把唐菲放下,說了一句:「我去吩咐小二燒點熱水。」然後就退出去了。

祁元修感覺到自己在這裡似乎也不太合適,於是說道:「我派人去給唐應送信,讓他不要再瞎找了。」

一直耷拉著腦袋,神情恍惚的唐菲,這時候突然抬頭喊了一聲:「王爺……」

祁元修轉頭看著她,也不問什麼,就等著她後面的話。

「不要告訴我哥哥,今天發生的事情,就只說我被關起來了。」唐菲說道。

祁元修看著她紅腫的臉,還有上面的傷痕,這話他可以派人去說,可是也要唐應相信才行啊。

他看了一眼秦葉悠,她朝著他微微點了一下頭,夫妻見很有默契,他馬上就明白了秦葉悠的意思。

現在唐菲脆弱,一切都聽她的,千萬不能刺激她,這才是他應該交代給唐應的事情。

祁元修點了點頭,然後就出去安排這些事情了。

秦葉悠摸了一下唐菲的腿,輕聲說道:「好在沒有斷,只是關節錯位了,我現在幫你接上,可能會有點痛,痛你就喊出來,不要緊的。」

唐菲輕輕點了點頭,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

秦葉悠準備好,雙手微微用力,只聽嘎巴一聲,她就幫唐菲接上了錯位關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3章:以命相抵

60.99%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