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抱頭痛哭

第334章:抱頭痛哭

對接錯位的關節,會有多痛,秦葉悠太了解了,她在外科這幾年,接觸最多的就是跌打損傷之類,很多大男人都受不了這個同。

可是唐菲竟然一聲都沒有吭,只是木著臉,似乎連表情都沒有了。

小二從來木桶和熱水,秦葉悠看了一眼唐菲身上的傷口,恐怕是沒有辦法沐浴了,她端來一個銅盆,用熱水浸濕毛巾,輕輕為她擦拭全身,擦拭乾凈之後,然後又為她的傷口上藥包紮,然後讓唐菲換上她的睡衣,讓她睡下了。

唐菲一直睡不着,似乎還是很驚恐,不時就要睜開眼睛看一看。

「你睡一會兒吧,我就守在你的床邊,不離開。」秦葉悠十分溫柔的說道。

唐菲從被子裏伸出小手,拉住了秦葉悠的手,然後閉上眼睛,這次終於睡著了。

秦葉悠看着她,輕聲嘆了一口氣,想起那一年初見她,還是個小姑娘的模樣,因為受到刺激,一句話都不願說,寧願當個啞巴,一直躲在自己哥哥的身後。

這幾年,她慢慢的走出心裏陰影,不知道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可是現在差點又要回去了。

回來之後,她除了跟祁元修說那幾句話,就再也沒有說出一個完整的句子,這實在是讓人揪心。

唐應接到祁元修派人去送的消息,立即就趕了過來,得知唐菲正在睡覺,他悄悄推開門進來,走到床前,現實看到唐菲睡著了,還要拉着秦葉悠的手,她蓋着棉被,只露出一個頭。

等唐應看到唐菲臉上的傷痕的時候,瞬間就怒火中燒,恨不能立即把傷害她的人撕成碎片,雙手緊緊握成拳,關節都嘎嘎的響着,眼眶紅紅的,又自責又懊悔的盯着唐菲。

秦葉悠為了尋找唐菲,一夜未睡,這會兒也趴在唐菲的床前睡著了,終究睡的不踏實,感覺到身後有動靜,立即就驚醒的,下意識的一面回頭去看,一面閃身擋住了唐菲。

等她看清楚是唐應之後,這才鬆了一口氣,不過看到唐應憤慨的神色,她也不敢大意了,悄悄把手從唐菲手中抽出來,然後走到唐應跟前悄聲說道:「出去說話。」

唐應又看了一眼唐菲,然後就跟着秦葉悠走了出來。

「菲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些都是那個隨玉心乾的嗎?她把菲兒怎麼樣了?」唐應剛剛走出房門就忍不住一連串的問道。

「唐大哥,你聽我說,我知道你現在很憤慨,很想報仇,我能理解你,可是我們現在最重要的不是報仇,而是讓菲兒情緒穩定下來,她不能再受刺激了。」秦葉悠說道。

唐菲一下子就睜大了眼睛,盯着秦葉悠問道:「葉悠,你是說菲兒她……又回去了?」

秦葉悠斟酌著用詞說道:「那倒是不至於,不過她現在情緒很不穩定,回來之後只說了兩句話,她比較在意的想法,你在她面前千萬要平靜。」

唐應頓了一下,然後鄭重點了點頭:「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可是葉悠,你得跟我說實話,奕王派去的人只說菲兒被關起來了,可是她臉上的傷,還有她哭腫的眼睛,根本就不是這麼回事!到底發生什麼了?你告訴我!」

秦葉悠看着他,知道今天如果不說,唐應是怎麼也不會罷休的,只能嘆了一口氣說道:「好吧,我告訴你,但是你要提前跟我保證,千萬不能衝動。」

唐應點了點頭:「我不是毛頭小子,我分得清輕重,葉悠,你儘管說吧。」

秦葉悠於是就把破廟裏的事情說了一遍,唐應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最後直接變成鐵青色了。

「欺人太甚!」他一拍桌子,猛然站起身來。

秦葉悠立即跟着起身:「唐應,你要做什麼?你剛才可是答應我的,千萬別衝動,待會菲兒要是醒來見不到你,肯定就會猜到的,你千萬不要衝動。」

唐應深吸了好幾口氣,竭力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後說道:「好,我知道了,我有事先出去一下,待會菲兒要是醒來了,你先看着她,我去去就來。」

然後不等秦葉悠出口阻攔,他就已經沖了出去。

祁元修從門外走進來,問道:「唐應風風火火的衝出去做什麼了?你不會把實情都告訴他了吧?」

秦葉悠點了點頭,輕聲說道:「早晚隱瞞不住的,與其讓他瞎想,不如直接告訴他。」

那天他們都不知道唐應來開那一會兒,是幹什麼去了,只知道他很快回來了,手裏提着一盒點心,說是唐菲最喜歡的那家點的招牌點心。

唐菲睡醒之後,神情依舊蔫蔫的,唐應守在她的床前,見她醒來,強顏歡笑的說道:「你再也丫頭,這次可把哥哥嚇壞了,以後不準再亂跑了,聽到沒有?」

唐菲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依舊沒有說話,唐應的一顆心提起起來。

秦葉悠在旁邊看着,故意唱白臉:「這丫頭,三天兩頭惹人操心,讓他吃點苦頭也是對的,還能長記性。」

唐菲於是十分歉疚看着他們倆,還是不說話。

「好了,哥哥知道你也害怕後悔了,哥哥不說你了,要不要先喝口水?看看給你買什麼好吃的了。」

唐菲點了點頭,然後起身,秦葉悠很快倒了一杯水來,唐應親自遞給唐菲,餵給她喝。

然後拿出他剛才買的點心,唐菲卻搖了搖頭。

「不想吃?那就先放在這裏吧,待會再吃也行,哥哥先給你放在這裏了。」唐應說着把點心放在那裏。

唐菲又躺了下去,睜著大大的眼睛,安靜的躺在那裏。

唐應怔怔的看了她一會兒,突然站起身來,就往外走去,秦葉悠見他神色不對,下意識想要拉住他,唐應走的快,她瞬間抓住他的胳膊,扯了一下。

唐應頓時輕呼一聲,秦葉悠趕緊放開了手,低頭一看,手上一片鮮紅,忍不住抬頭驚問道:「唐應,你的胳膊怎麼受傷了?」

「沒事,劃破了一點。」唐應低聲說道。

「胡說,劃破了一點,我抓一下,就這一手血啊?讓我看看!」秦葉悠一邊說,一邊抓起胳膊,然後把袖子給推上去,十分愕然的發現,他的整個小臂上,纏着厚厚的紗布,鮮血已經染紅了紗布,觸目驚心。

秦葉悠想起剛才唐應出去的了一段時間,總覺得他有事,驚問道:「你剛才做什麼去了?難道是去替菲兒報仇了?」

唐應點了點頭,面色痛苦:「我的妹妹被人欺負成這個樣子,我豈能不報仇,我去皇宮,太子府,竟然都沒有找到那兄妹倆,我恨自己無能,保護不了妹妹,於是就劃了自己的胳膊三刀,這樣我心裏才能好受一點。」

秦葉悠嘆了一口氣,這個唐應啊,就知道他沒有那麼容易接受這件事。

身後的唐菲一直怔怔的看着秦葉悠和唐應,這時候突然哇的一聲就大哭起來,把這倆都嚇了一跳,趕緊去安慰。

唐應更是後悔莫及,秦葉悠已經囑咐過他,唐菲不能再受刺激了,他怎麼能在她跟前說這樣的話呢。

「菲兒,對不起,都是哥哥不好,不要哭了好不好?」唐應自責不已的說道。

「對……對不起,哥哥,都是因為我,是我……是我做錯了,我聽該聽你的話。」唐菲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卻終於開口說話了。

這一瞬間,唐應的眼眶都紅了,她終於說話了,只要唐菲能開口說話,就是再刺他三刀,他都心甘情願啊。

兄妹倆抱頭痛哭,秦葉悠也看的淚目,過了一會兒,她輕輕拍了一下唐應的肩膀,唐應這次終於理會了她的意思,輕輕抬手為唐菲擦眼睛眼淚,又好言好語說了半天,唐菲終於平靜下來。

秦葉悠也鬆了一口氣。

回到房間里之後,看到追風正在給祁元修收拾東西,似乎要出門的樣子。

她遲疑了一下子,然後說道:「王爺,我有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追風聽到這話,把收拾好的包袱放在一邊,然後就走了出去。

「你是想要說,你不能跟我離開,就在這裏多陪陪唐菲吧。」祁元修冷著臉問道。

秦葉悠笑了一下,知道這次是自己言而無信了,明明之前說好了跟他一起離開的。可是現在菲兒這樣,她怎麼放心走,只能笑着說道:「果然是王爺,什麼都瞞不住你的眼睛。」

「哼,剛才聽到那邊鬼哭狼嚎的,就知道你肯定又放不下了,反正別人都比你的夫君重要。」祁元修酸酸的說道。

那樣感人的場景,竟然被他說成鬼哭狼嚎,不過秦葉悠這時候也不敢反駁他,聽他這口氣,似乎也是認命了。

她趕緊說道:「等菲兒稍微穩定一些了,我就回去,實在不行,我就帶着菲兒一起回去,王爺您就在王府等我回去吧。」

祁元修看了一眼旁邊的小籠子,口氣頗有些無奈:「怕是要你在王府里等我回去了,我還有別的事情,暫時不能回王府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4章:抱頭痛哭

61.1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