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賣笑不賣身

第335章:賣笑不賣身

「我知道,王爺你要去救十三娘對吧。」秦葉悠記得他說過三公主似乎是被天山派的人給盯上了。

「這個我已經寫信安排好了,能不能躲的過去,就看他們兩口子的造化吧,看以後還整天膩在一起吧。」祁元修滿臉不屑的說道。

秦葉悠很無語,她很想說:「大哥,你自己這樣,就不要笑話別人了吧。」

祁元修一轉頭,看到她的眼神,一抬下巴說道:「咱跟他們不一樣,我這可是千里追妻,你可是有逃跑記錄的,我不能不看近一點,對了,我把追風留下來保護你,現在南嶽動蕩,只有暗衛可能也不安全。」

秦葉悠搖了搖頭,學著他剛才的模樣,皺著眉頭說道:「你也是有失蹤記錄的,我也不能讓你單獨行動了,讓追風跟著你吧,還有唐門的人保護我呢,不會有事的。」

「我就是不想讓唐應靠近你,所以才把追風留下來的,你不準再去唐門,讓那丫頭就住在客棧里好了。」祁元修立即說道。

人人都惦記他的小狐狸,他怎麼能放心留下她一個人。

「我能保護自己,讓追風跟著你吧,你在外危險多。」秦葉悠堅持道。

「我還用別人保護?笑話,讓你追風跟著你,就這樣定了,不接受反駁。」祁元修固執道。

守在門口的追風默默在風中凌亂,內心悲愴:我怎麼感覺自己像個皮球。

秦葉悠最後決定:「還是別浪費人才了,你之前不是不放心三公主嗎?讓追風親自去一趟吧,你別因為我耽誤了事情。」

祁元修還要反對:「啊呀,王爺,你什麼時候這樣婆婆媽媽的了,我說這樣就這樣嘛,我觀察兩天菲兒的狀況,沒事的話,我就回大魏了。」

祁元修氣節,有生以來第一次有人以婆婆媽媽這個形容詞形容他,他的自尊頓時感覺受不了了。

「秦葉悠,我這還不都是為了你,要是被人敢這樣反駁我的話,我早一掌劈死她了。」祁元修一邊說著,一邊還亮了一下自己的手掌。

秦葉悠十分不屑,什麼嘛,說不過人家,就要動用武力威脅,男人就是頭腦簡單,四肢發到。

門外的追風配上旁白:王爺說的是實話,他從未見過第二個人這樣逆反王爺,還能好好活著得了。

天地之間,恐怕也就只有王妃一個人可以對待王爺了,偏偏王爺還一點都不惱怒。

「王爺,話說您去送小鳥,慢一點來去也就一天的時間吧,為何還要讓我先回大偉呢?難道您還有別的事情?」

「你以為這鳥是白白借來的啊,當初是有條件的,我要賣身七日給人家,才換來這個小鳥兩日的使用的權。」祁元修說的一本正經,去把秦葉悠給驚住了。

「什麼還要賣身?對方竟然是個女人?年老年少?長的漂亮不漂亮?身材好不好?」問道這裡秦葉悠終於停了下來,不對,這不是她應該關注的重點啊。

她眯著眼睛大量一下祁元修,這傢伙似笑非笑,臉上竟然還帶著詭異的笑容是怎麼回事?難道對賣身之事,他還挺嚮往?

「不行!」秦葉悠怒吼一聲:「作為你的正牌王妃,我不允許是賣身,你的身體只能忠誠於我,逼不得已,也只能賣笑。」

「你這個小沒良心的,當初我去取這鳥的時候,你怎麼不這樣說,當時如果能救出唐菲,就是讓我去賣命,你都願意的吧。」

秦葉悠頓時有些愧疚,當時為了救唐菲,她還真什麼都豁的出去,想到這裡,頓時不敢對祁元修兇巴巴的了。

「王爺,我只是不想讓你委屈自己嘛,對方這是趁人之危吧,就算這小鳥再金貴你,也只是個寵物吧。」

籠子里的小鳥,似乎不願意,蹦跳著叫了兩聲,祁元修說道:「這可不是普通的鳥,人家是當老婆對待的,我把人老婆借出來兩人,這還不是天大的面子啊。」

秦葉悠驚住,轉頭看這隻從頭到腳都黑漆漆的,就好像一隻小烏鴉的鳥,喃喃說道:「這人口味真獨特……等等,你說當老婆?對方是個男人啊。」

「對啊,是個男人啊。」祁元修看著她回答道。

「那你剛才說的賣身……」秦葉悠有些糊塗了,不敢想象下去了,難道對方是個好男風的,這祁元修都能答應?這犧牲也太大了吧。

她一激動上去就抱住祁元修,大聲喊道:「不行,你不能去,我們用別的方式補償他,給他錢,多少錢都行,反正你不能去。」

祁元修憋笑都快憋出內傷了,低頭看著緊緊抱住自己的秦葉悠,淡淡的說道:「別怕,不久是這幾天陪他下下棋,說說話嘛,雖然有些無聊,但是我能忍受的了,你別擔心。」

秦葉悠聽了鬆開手,抬頭看著他問道:「你說的賣身就是陪他下棋說話?」

祁元修一本正經點頭:「是啊,他獨自在小島上,頗為無聊,於是就讓我陪著他幾天,你剛才想到哪裡了?」

「我……」秦葉悠沒有想到他還會有如此反問,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總不能說我以為你真的都好男風了呢。

「我……我也是這樣以為的。」她勉強回答道。

「夫人,你也是這樣認為的啊,夫君從來不知道你竟然這樣捨不得我。」

秦葉悠面色通紅,趕緊轉移話題:「那你趕緊去吧,告你你那個朋友,他老婆很個性,很能幹。」

那小鳥似乎能聽懂,有在籠子里角落兩聲。

祁元修走後,秦葉悠悉心照顧唐菲,她上的傷勢漸漸好轉了,又恢復了往日的清秀模樣。

可是她的眼神變了,以前總是亮閃閃,神采飛揚,現在總是蔫蔫的,沒精打采,表情也總是淡淡的,不像以前那樣喜歡跟她說話了,總是問了才回答。

秦葉悠感覺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索性就跟她一起搬回唐門分舵,大家在一起熱熱鬧鬧的,可是唐菲面對熟悉的人,也還是那樣,不言不語,不悲不喜。

唐應心急如焚,好在唐菲跟秦葉悠還說話,唐應只能拜託秦葉悠了。

秦葉悠給唐菲做了一個全面的檢查,她沒有任何問題,只是受到的刺激太大,身體出現本能的一種自保,把自己封閉起來而已。

想要讓唐菲重新打開心扉,老辦法恐怕是沒用了,她思索了很長時間,終於提出一個絕佳的辦法,那就是帶唐菲出去走走。

看看南嶽的山山水水,有些時候,人做不到的事情,或許可以求助於大自然,大山大河,可以疏闊人們的胸懷,說不定就能紓解了唐菲的心緒。

當秦葉悠把這個想法告訴唐應的時候,他有些猶豫,唐菲一連失蹤兩次,他著實有些害怕了,擔心她在出事。

「唐應,你就放心吧,有我在呢,你再讓長松跟著。」秦葉悠勸說道。

「他?這小子這兩次都沒有保護好菲兒,我還放心把菲兒教給他嗎?」唐應提起長松還是十分生氣。

秦葉悠笑了,這怎麼就跟老丈人看女婿似得,總覺得他保護不了自己的女兒,對他十分不放心。

「唐應啊,你就別置氣了,你想想在開導菲兒方面,還有比我更好的人嗎?在保護菲兒方面,還有比長松更適合的嗎?」

唐應沒有辦法回答,秦葉悠說的對,沒有更好的選擇了,他一握拳說道:「不行,就讓我親自去吧,我親自保護她。」

「你可打住吧,等你胳膊上的傷好了再說吧。」秦葉悠直接回絕道。

那天唐菲看到唐應胳膊上的傷,雖然刺激的她說了話,可是也留下了心裡陰影,一看到唐應就要哭,這些日子唐應都不敢在她面前出現,只敢遠遠的看著她。

最終唐應同意了,接下來就是做通唐菲的思想工作了。

「菲兒,跟秦姐姐出去走走吧,過些日子秦姐姐就要回大魏了,還沒有好好看看這南嶽的河山呢,你願意嗎?」秦葉悠只說是自己要走,如果直接問唐菲,她給出的答案肯定是不想出門。

「姐姐,不要走……」果然唐菲的臉上終於出現了表情,竟然是有些驚恐。

秦葉悠嘆了一口氣,這孩子是真的嚇壞了。

「在姐姐走之前,你陪著姐姐出去走走好不好?」秦葉悠再問一遍。

唐菲終於點了點頭。

門外悄悄看著這一幕的唐應,感動的差點掉下眼淚來。

第二日幾個人就收拾一番,出門了,除了是長松,唐應又派出去幾名暗衛,再加上祁元修留下的暗衛,這些人算是徹底安全了。

南嶽雖然不如大魏龐大,可是地域不同,風景也不同,一路上秦葉悠故意引導唐菲給她講解。

唐菲果然漸漸的開朗起來,長松一直緊跟在她身邊,什麼都不說,幾乎讓自己成為隱形人。

這一日他們來到一片楓樹林,火紅色的楓葉,火紅色的楓樹林十分壯觀。

幾個人在樹下休息,不遠處有幾個小孩子再玩球,可是一不小心,球被提到一個樹杈上,幾個孩子十分著急,其實一個跑過來。

「姐姐,你能幫我取一下球嗎?」那小男孩看著唐菲問道。

唐菲微微一笑,點了點頭,然後就跟著那個小男孩走了,長松立即跟了上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5章:賣笑不賣身

61.36%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