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能力不足

第336章:能力不足

長松追隨唐菲離開之前看了一眼秦葉悠,朝著她身後又看了一眼,秦葉悠朝他點了點頭,長松這才離開了。

看著他倆的身影走遠,秦葉悠起身,緩緩朝著身後走去,走到某一棵大樹跟前的時候,她低聲說道:「你給我過來!」然後繼續往前走去。

終於走出楓樹林,來到一條幽靜的小路上,秦葉悠站住了,等她聽到身後的腳步聲之後,她猛然轉過身來,身後跟著的人果然是隨煬。

他一路跟隨跟她和唐菲,隨煬身手很好,輕功更是上乘,開始的時候秦葉悠並沒有發現,唐菲似乎也不知道。

後來長松告訴他,隨煬跟在他們後面呢,問秦葉悠要不要上去解決了他。

「不要輕舉妄動,萬一再驚著了菲兒,就得不償失了,你先留意著他,回頭起我親自解決。」秦葉悠囑咐長松。

現在就是個機會,她把唐菲支開了,然後長長松守著,正是她去解決掉這個尾巴的好時機。

「太子殿下,真是好巧啊。」秦葉悠忍不住出言諷刺,當初要不是他情不自禁,唐菲也不會到今天這樣。

「不是好巧,是我一路跟著你們,我就想看看她怎麼樣了。」隨煬眼神疲憊,滿臉憔悴,下巴上一片鬍渣,這哪裡還有之前意氣風發,丰神俊朗的太子形象。

秦葉悠畢竟不是心狠之人,她之所以讓長松不要輕舉妄動,也是因為她知道,隨煬對唐菲只是執念太深,並沒有什麼惡意的。

可是他的執念,卻對菲兒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你也看到,菲兒現在很不好,她臉上的笑容已經很少見了,以前她是多麼愛笑的姑娘啊。」秦葉悠指責道。

隨煬低下了頭,低聲回應:「是啊,她眼神中的光亮也不見了,是我害了他。」

「我不想再聽你懺悔的話!這話你已經說了不下兩遍了!如果你是真的這樣想,就不要再靠近她了!」秦葉悠有些壓制不住自己的怒氣。

「我不會見她,也不會打擾她,就讓我這樣遠遠的看著她,好不好?」隨煬的口吻已經近乎祈求了。

秦葉悠深深嘆了一口氣,她終於知道,情深意重,原來有時候也會害人。

「隨煬,唐菲現在非常敏感,我都不能確定,她是否已經發現了你在跟隨,可是我知道,她的神經已經十分脆弱,你如果執意跟隨,她必定會瘋掉!」

隨煬抬頭,似乎不太相信她的話。

秦葉悠盯著他,冷笑一聲:「你不必懷疑,我們從醫的人,向來都是只說實情,我的醫術你應很清楚。」

隨煬眼神暗淡,他的命都被秦葉悠救了兩次,他如何會不信呢,終於輕嘆了一聲。

秦葉悠見他神情鬆動,於是柔聲說道:「你或許覺得你現在很痴情,自己都感動,可是在我們女人看來,不管多麼深情,只要讓我們覺得痛苦的就都是無用的。」

隨煬抬頭驚訝的看著她。

秦葉悠加重語氣:「你看看你現在潦倒頹廢的樣子,你覺得菲兒會喜歡這樣的你嗎?你如果真的愛她,就要讓自己變的強大,能守護她,不再讓她受這樣的傷害,那才是真正的深情。」

隨煬靜靜的看著秦葉悠,這個女子的眼神總是那麼堅定有力,他忽然想起來,那一次,從大魏離開的時候,秦葉悠和祁元修一起去送他,在馬車上,看著他倆說說笑笑,十分恩愛的模樣,他當時就有些羨慕。

當時他就想著,以後他如果有了心愛的姑娘,也要這樣恩恩愛愛卿卿我我。

可是現在,他都做了些什麼,他讓他心愛的姑娘,都遭受了多少的痛苦。

「王妃,嫁給奕王你覺得幸福嗎?」隨煬突然問道。

秦葉悠微微一怔,認真思考了一下,然後堅定的點了點頭。

「我倆身份懸殊,可是王爺帶我真心,可他從不愛表達,只願用行動表示,為了我,他可以不娶文如意,幾乎跟天山派決裂,為了我,我跟太后對抗,不願納妾,寧願承認自己有問題,他為什麼能做這一切,因為他有這個能力護著我。」

秦葉悠抬頭看著隨煬,十分認真的說道:「不放告訴你,祁元修敢跟天山派,跟皇上和太后對決,不僅僅因為他要護著我,還是因為他有這個實力,所以就算我們身份懸殊,就算是我們困難重重,我也不怕,我相信他定可以保護我!」

她再靠近隨煬一步,盯著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問道:「而這些你能做到嗎?」

隨煬看著她眼犀利的眼神,心有沒有底氣,他知道答案,他做不到,只是他無法說出口,他終於垂下眼眸,算是默認了。

秦葉悠見話已經說道這個份上了,終於收起身上的氣勢,對隨煬說道:「太子殿下,我再從你一句話,這天底下所有人的痛苦,都是來自於自己能力不足。」

說完之後,她轉身離開,能說的能做的,她都說走做了,就看隨煬能不能看明白了。

他如果能看明白就最好,如果還執意跟著,就不要怪她不客氣了,現在無論如何她不能拿唐菲的安危做賭注了。

隨煬看著秦葉悠清秀的身影,漸漸消失在楓樹林里,那裡傳來了笑聲,似乎是唐菲跟孩子們的玩笑歡樂之聲,她終於笑了啊。

這天底下所有人的痛苦,都是來自於自己能力不足,隨煬回味著這句話,握緊雙拳,深深的看了一眼楓林深處,然後轉身毅然決然的離開了。

秦葉悠回到楓林,唐菲還在跟孩子們玩球,聽到她清脆的笑聲,秦葉悠的心裡也感覺到十分高興。

她朝著唐菲招了招手,唐菲看見了,跑過來,秦葉悠給她倒了一杯溫水,唐菲接過去,一口氣喝乾了。

她的額頭上還帶著晶瑩的汗珠,小臉也紅撲撲的,終於有了幾分往日的神采。

「菲兒,跟秦姐姐一起去大魏好不好,大魏冬天的雪很美,天地之間白茫茫的一片,山巒河川,樹木花草,都是銀裝素裹,還有那寒梅,冬日大雪之後,才會更加幽香,跟姐姐一起氣看看,好不好?」

唐菲自小在南國長大,這裡一年四季,氣候溫潤,極少見大雪,聽了秦葉悠的形容,也有些嚮往,於是點了點頭同意了。

秦葉悠鬆了一口氣,離開南嶽這個傷心地,再加上她的悉心陪伴,相信唐菲定然會很快恢復往日的神採的。

回到南嶽,唐應見到唐菲氣色瑩潤,眼神平和,雖然依舊不太愛說話,可是身上已經沒有了那股萎靡的氣色,頓時十分高興。

秦葉悠趁機悄悄跟她說了,帶著唐菲去大魏的事情。

唐應猶豫了一下:「葉悠,我知道你們為了對抗天山派,還有很多事情要做,這段時間,為了菲兒,你什麼都不管不顧了,我覺得不能再讓菲兒跟你去了,還是我帶她會唐門吧。」

秦葉悠白了她一眼:「你覺得我帶著唐菲,是個累贅,她會連累我,不能做的別的事情對不對?」

唐應點了點頭,秦葉悠立即說道:「那當初我離開大魏,帶著滿身的麻煩,你為何還要收留我,當初要是被王爺知道了,定然會累及整個唐門,你為何還要收留我?」

唐應被她問的一怔,囁嚅著說道:「那不一樣……」

秦葉悠立即反駁道:「有什麼不一樣,你把我當朋友,難道我不拿菲兒當妹妹嗎?菲兒跟著我,我還放心,你們這群大老爺們,照顧她安危,我是放心的,可是她最大的問題在心裡,你們誰有我專業?」

唐應被她問的啞口無言,在口才方面,他向來不是秦葉悠的對手,只能點頭答應了,不過囑咐道:「那一定要讓長松跟著。」

秦葉悠笑了一下,沒好氣的揶揄他:「知道啦,也不知道之前是誰說長松不可靠,把菲兒弄丟了兩次的。」

唐應無語,他當時也是在氣頭上嘛,而且不讓長松跟著,又能讓誰跟著呢,現在菲兒也就跟長松還親近一點。

臨走之前,他把長松叫到一邊,暗示明示的,讓長松一定要加把勁,爭取早日奪取唐菲的歡心,這樣他才能真正放心。

長松既驚訝又感動,沒有想到經過上兩次的事情,門主竟然還這樣信任他,頓時激動不已的表示:「我一定不會辜負門主的期望,堅決完成任務。」口氣嚴肅鄭重的好像投名狀。

秦葉悠無意間經過的時候聽到這倆對話,滿臉無語,男人情商難道都這麼低嗎?

愛情之事,哪裡是表表決心,努努力就可以的了,她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來長松小哥的愛情之路還有的坎坷了。

南嶽之南,靠近南海,海岸不遠處有個小島,名曰縹緲島,島上住著一人,人稱縹緲仙人。

祁元修此刻正躺在這縹緲仙人的小院中的躺椅上,曬著冬日的暖陽,嘆息一聲說道:「你近來真是越來越仙氣飄然了,我下次再來尋你,你是不是就已經飛仙升天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6章:能力不足

61.5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