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紅塵俗世

第337章:紅塵俗世

縹緲仙人,真名楊怡清,真人俊美無暇,白衣渺渺,青發飄飄,確實自帶一股仙氣。

他聽了祁元修的話,微微一笑,沒有抬頭,繼續擺弄手中的茶具,到了一杯清茶,遞給祁元修。

「別說了,倒是你,進來是風塵氣息越來越重了,之前從來不見你如此為一個人着急過。」楊怡清輕聲說道。

祁元修接過來茶,喝了一口,笑道:「以前我羨慕你這清雅恬淡的日子,覺得紅塵之中,紛紛擾擾甚是凡人,只等大魏穩定,也尋一處安靜的角落,享受生活。」

楊怡清抬頭瞄了他一眼:「哦?聽你這個口吻,你現在不這樣想了?」

祁元修點了點頭:「嗯,我現在越來越來喜歡現在的狀態了,有人相伴,說說笑笑,打打鬧鬧,開心或者生氣,都有人分享,紅塵俗世,其實也有情趣。」

楊怡清微微驚訝,笑着說道:「這話能從你嘴裏說出來,還真讓人不太敢相信,我倒是好奇,你遇到了一個什麼樣完美的人兒,能讓你甘願墮入紅塵。」

「呵,我或許我本就是個俗人吧,不像你這樣清心寡欲的,她呀,並不完美,任性幼稚還衝動,小心眼特別多,睚眥必報,也不溫柔,可是我就是喜歡。」

這一次楊怡清是徹底驚訝了,連手中的茶杯都放下了,轉頭看着祁元修,忍不住問道:「你不是說胡話的吧,這樣的女子,如何能如得了你的眼?」

祁元修想到他的小狐狸,嘴角的笑意加深,眼中的溫柔更甚,楊怡清就知道他說的是真的了,他是真的對那女子動心了。

向來不信鬼神只說的祁元修,也不得不嘆了一口,輕聲說道:「有時候我也想不通,或許這就是人們所說的命運或者緣分吧,弱水三千,我只想取這一瓢獨飲。」

楊怡清難得在祁元修臉上看到這樣一副痴傻的表情,更覺得好奇了,問道:「那女子能讓你這麼動情,肯定不會只有你剛才說的那些缺點吧,更有很多優點吧。」

祁元修放在茶杯,往後一仰,雙手枕在鬧后,看着天上的流雲,腦海里浮現出秦葉悠的音容相貌,說道:「優點嘛,她長的很美……」

楊怡清十分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點評道:俗氣……」像他這樣長的極為好看之人,是從來不把美貌當回事的。

祁元修不以為意,繼續說道:「她善良,同情所有弱小,她寬容,即使傷害過她的人,她還是會挽救他們的性命,她聰明,只要她想做的事情,總是有無窮無盡的辦法,她還勇敢,我認識的人,只有她敢跟我對鬍子瞪眼的。」

聽着他前面的話,楊怡清還微微帶你頭,想着這女子確實不錯,聽到後面,有忍不住說道:「你這人都是什麼心裏啊,有被虐傾向吧。」

「如果是她,就算是被虐,也很有趣。」祁元修笑嘻嘻的說道,楊怡清差點噴出口中的茶。

「你能不能有點出息?你還是那個威風凜凜,說一不二,霸道強悍的奕王嗎?」他忍不住問道,有些不忍直視祁元修。

祁元修輕笑一聲:「威風凜凜,說一不二,霸道強悍留給被人看好了,在她面前,沒有必要。」

楊怡清嘆了一口氣:「你也無可救藥了。」

他真不明白,這人世間的愛恨情仇,就有這樣大的魔力嗎?真的能改變一個人?

祁元修看着他,神色突然鄭重起來,說道:「怡清,你從小跟着你師父在這島上,幾乎不見外人,其實外面的世界,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可怕,如果可以,我也希望你能到紅塵里摸爬滾打一番,才不枉來這世上一遭。」

楊怡清沉默了,他自出生就在這島上,師父撫養他長大,教他本領,教他琴棋書畫,有事出島,也只是讓他跟着,幾乎不讓他攙和任何俗事。

他唯一的朋友,就是哪年被他救下的祁元修,只有他偶爾來看他,給他講講外面的事情。

他偶爾也會有嚮往,海島那邊熙熙攘攘的世界,到底還有那些有趣的事情,是他不知道的,不曾體會的。

楊怡清突然輕笑了一聲:「好啊,等哪一天我上岸了,就先去看看你口中這名奇女子。」

剛才回憶了一番秦葉悠,祁元修突然有些很想她,不知道這會兒她還在不在大魏,唐應那傢伙,有沒有再獻殷勤,早知道就不該讓追風離開的,有追風在,還能震懾一下唐應。

越想越不安,祁元修看着楊怡清說道:「我這也陪你下棋了,也陪你賞花喝茶了,話也說了,我能回去了吧?」

楊怡清微微挑眉,看着他笑道:「這麼急着回去,是惦記你的王妃了吧?不行,說好七天就七天,一天都不能少。」

祁元修無奈,索性躺在躺椅上裝睡,楊怡清繼續擺弄茶具。

「你上次讓我幫你追查的事情,有結果了,隨文輝在西南邊境,安南王的地盤上。」楊怡清說道。

祁元修睜開了眼睛,問道:「消息可準確?」

楊怡清瞥了他一眼:「你說呢?」

祁元修重新躺下,既然是楊怡清說的,那自然就不會有假,楊怡清這樣一個仙氣飄然之人,誰能想到他還有一個身份,江湖上最為隱蔽的殺手組織,風輕羽的首領。

知道他這個身份的人,不超過三個,他基本不出島,有人專門向他彙報組織里的事情,風輕羽的殺手,冷靜理智出手穩住很,做事不漏一點痕迹,在江湖上名聲很好。

他們取得的消息,自然不會有假,其實當初祁元修尋找三皇子祁文輝的時候,看到那些馬蹄印,就大約能猜到了。

祁文輝的外祖父就是南安王,他背後的勢力,也大多是安南王的勢力,被皇上逼到這個份上,他自然要回外祖父家尋求幫助。

安南王一直都不消停,現在已經快要到了魚死網破的境地了,他們極有可能造反,起兵北上,如果是這樣,他就要儘快讓五皇子做好準備了。

秦葉悠終於帶着唐菲回到了大魏,發現祁元修竟然沒有回來,嘆了口氣,也不知道他賣身賣的怎麼樣了?

安頓好了唐菲,她剛剛回到梧桐苑梳洗一番,悠閑的靠在軟榻上,悠悠嘆息道:「果然哪裏都不如家裏舒服啊,還是在王府好啊。」

綠蘿一邊幫她揉着肩膀,一邊擔憂的說道:「王妃啊,您可別大意啊,現在這奕王府可真不是很太平,您走了之後,醫藥盟又來了兩個長老,整日為了文姑娘轉,蕙娘也她噓寒問暖的,兩人關係更加親密了,王妃,您也不能掉以輕心啊。」

秦葉悠看着她擰在一處的眉頭,笑着說道:「小小年紀,整日操心這麼多事情,當心長了皺紋,嫁不出去了。」

綠蘿臉一紅,嗔怪道:「哎呀,王妃,您說什麼呢,我這還不都是為了您嘛。」

「我知道,你怕什麼,傳到橋頭自然直,不管他們怎麼鬧騰,只要王爺不鬆口,咱們就管過咱們的日子。」秦葉悠十分淡定的說道。

綠蘿還是居安思危:「王妃啊,王爺這樣寵著您,要是有挑撥怎麼辦?」

秦葉悠無奈了,綠蘿天生就是操心的命,卻偏偏又不如婉兒,能操心到點上了,她阻止不了,只能轉移話題:「我不在家的時候,可有人來找過我?」

她臨走之前雖然都交代好了,外面讓婉兒照應,府里有福伯,應該不會有什麼大事,可是難免少不了有什麼意外之事。

綠蘿想了一下說道:「九皇子和文意公主來過兩次,見您和王爺都不在家,後來就沒來了。」

秦葉悠點了點頭,這倆人來的目的很單純,肯定是為了打聽五皇子和單永樂的消息的,她不在家正好可以躲過去了。

「對了,尚書府曾經派人來請你回去。」綠蘿又說了一句,

尚書府?秦葉悠愣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綠蘿說的尚書府應該是秦明源。

「有說什麼事情嗎?」秦葉悠問道。

綠蘿搖了搖頭說道:「只是說讓王妃回娘家聚聚,別的沒有說,後來那個長公主,還親自來了一次,知道您還沒有回來,走的時候不太高興呢。」

長公主竟然親自來請她?這事絕對有問題!

兩人正說着話呢,突然有小廝來報:「王妃,尚書府來人送帖子。」

秦葉悠冷笑一聲:「來的倒是快,看來是派人盯着了,拿過來我看看。」

那小廝趕緊把帖子遞了上去,秦葉悠打開一看,果然是秦明源讓她回去的,說的很好聽,家宴,一家人聚聚。

秦葉悠緩緩放下帖子,想了一下說道:「家宴?很好啊,你去給送帖子的人說,我到時候一定會回去的。」

那小廝答應一聲,出門傳話去了。

綠蘿小心翼翼的問道:「王妃,您真的要去?」

以前她陪着王妃回娘家,可是沒有一次有好事的,有幾次還特別兇險,她到現在心有餘悸呢。

「去,怎麼能不去呢,人家都出招了,我得接招啊,不是家宴嘛,那自然要一家人整整齊齊的。」秦葉悠笑着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7章:紅塵俗世

61.7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