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只待時機

第338章:只待時機

綠蘿有些疑惑,一家人?王妃的語氣,怎麼聽上去好像帶着諷刺啊。

「綠蘿,你去找一趟婉兒,讓她到時候派人送陳姨娘和雲念一起過去。」秦葉悠吩咐道。

綠蘿這才明白她說的一家人是什麼意思,立即答應一聲就出去了。

上了赴宴這一日,綠蘿早早起床,打算為秦葉悠好好梳洗打扮一番,拿出一隻五鳳朝陽的金釵,就要往秦葉悠的頭上招呼。

秦葉悠趕緊抬手阻止了:「綠蘿,你今天是要去赴宴的,你讓我帶着這麼大個金釵,是想要累死我啊?」

綠蘿嘆了一口氣,苦口婆心的勸說道:「王妃,不是我不體諒您,那個那個扶桑長公主來的時候,我可以親眼見識了,雖然表面看上去親和,其實鼻孔一直朝天呢,很是看不起人呢,咱可不能被她比下去。」

秦葉悠樂的噗嗤一聲笑了起來,指著綠蘿說道:「你這丫頭,就算是要比較啊,也不是靠外在的這麼東西,別的是底氣和氣勢。」

綠蘿把金釵收起來,猶猶豫豫的又拿出一直十六顆滾圓珍珠做的步搖,秦葉悠一看就覺得脖子沉的慌。

「你趕緊給我放下,帶着這個步搖一整天,我的脖子得短一寸,就用我平時常用的首飾就行,而且你剛才取出來那套繁複的長裙也收起來,簡單利落就好。」

秦葉悠吩咐道,她今天可不是進宮賞花之類的,迎接她的很有可能就是一場戰鬥,輕裝上陣是最佳的選擇。

綠蘿終於任命的放棄了,伺候了秦葉悠這幾年,她其實很了解,秦葉悠不喜歡帶複雜的首飾,也不喜歡繁複華麗的服飾,一切都已簡單大方為主。

最終首飾好了之後,秦葉悠攬鏡自賞,嬌美面容,皮膚細嫩白皙,彷彿吹彈可破,雙眸明亮清澈,唇瓣猶如最嬌嫩的芍藥花瓣,精緻,秀美。

天色微涼,綠蘿給她穿了一件乳白色掐腰小襖,顯出她纖細的腰肢,下面是一條水綠色的百褶長裙,清新脫俗,靜若嬌花映月,動弱弱柳扶風,十分動人。

她對這幅皮囊很滿意,忍不住想像當年她的娘親,該是多麼美麗的一個女子啊,可惜她已經沒有多少當年的記憶了。

收拾停當之後,門房派人傳話,已經準備好了馬車,秦葉悠帶着綠蘿準備出門。

正好遇到葉副盟主從文如意的院中走出來。

「王妃這是要出門嗎?我們大小姐出了這樣的事情,王妃倒是好興緻,整日外出遊玩,心情十分愉悅的呢。」葉副盟主陰陽怪氣的說道。

秦葉悠輕笑一聲:「葉副盟主這話說的,本王妃不是那麼沒有眼力見的人,葉副盟主有要事要忙,我怎麼好在旁邊打擾呢,據說這司馬公子又來了,看來葉副盟主的好事也臨近了吧?」

她的聲音清脆,又故意提高了分貝,足以使房中的文如意聽的清清楚楚。

葉副盟主臉色很難看,有些懊悔去惹她了,這個奕王妃看上去柔弱良善,可是在嘴皮子上,從來沒有吃過虧,他也只是一時氣不過,看不得她幸災樂禍的表情,忍不住出口嘲諷兩句。

沒有想到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秦葉悠的話說完了,沒過一會兒,就聽到房間里傳來文如意的怒吼聲:「你滾,我用不着你來獻殷勤,你真想對我好,就早點治好我的臉!否則就給我滾!」

然後就看到司馬前灰頭土臉的從文如意的房間里走來出來。

秦葉悠看到這一幕,微微一笑,說道:「葉副盟主,本王妃還有事,就不配您說話了,綠蘿,我們走吧。」

然後就趾高氣揚的帶着綠蘿,從葉副盟主的面前,大搖大擺的走了過去,綠蘿竭力忍住嘴角的笑意。

王妃不在家的時候,臨走之前明明交代好,讓福伯代為管家的,可是她一走,蕙娘就奪權,福伯不好說什麼,蕙娘公報私仇,在文如意和葉副盟主等人的挑撥下,沒少給梧桐苑的人小鞋穿。

主子不在家,梧桐苑的下人們都安分守己,忍氣吞聲,葉副盟主借口清風苑人手不夠用的,攛掇蕙娘,反正秦葉悠不在家,梧桐苑的下人們閑着也是閑着,不如先去清風苑伺候着。

蕙娘恨屋及烏,她看不慣秦葉悠,連帶着也討厭上了梧桐苑的下人們,很多次她去找祁元修都被些下人阻攔過,正想收拾他們找不到借口呢,葉副盟主的提議,正中她的下懷。

於是就把梧桐苑的下人都趕到清風苑,文如意臉毀了,整日暴躁不堪,這些人就成了文如意的出氣筒,苦不堪言。

晚上回來之後,一起商議著,等王妃回來,一定要稟明王妃,王妃一定會替他們討回公道的。

可是最後卻被葛媽媽給攔下來了,葛媽媽說:「我們還是不要添麻煩了,王妃要知道了,自然會為我們出氣,但是那邊也不是省油的燈的,說到底,我們做奴才的,主子不在家,被安排別的活,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到時候王妃真要去鬧,說不定人家正等著呢,反而顯得咱們不講理了。」

眾人聽了之後,也都沉默了一會兒,紅袖最先說道:「其實我以前在別的大戶人家做丫頭的時候,這樣被打罵的時候也常有,來到王府,王妃對我們這樣好,受點委屈也沒什麼的。」

眾人也紛紛表示:「還是不要給王妃添麻煩了,不就是被罵兩句,打兩下嘛,等王妃回來就好了。」

所以秦葉悠回來的時候,只是感覺到這一次梧桐苑的分似乎對她的歸來,分外高興,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高興熱情。

現在綠蘿看着秦葉悠笑盈盈的就把葉副盟主給氣的臉色鐵青,心裏十分暢快,不住的再心裏收到,王妃厲害,王妃威武!

其實秦葉悠回來之後,蕙娘還不死心,她派遣劉媽媽來說話,劉媽媽是府里的老人了,專門負責調配各院的丫頭婆子。

劉媽媽委婉的表達了蕙娘的意思:「現在文姑娘出了事,她院中的丫頭不夠用的,現在王府中的幾處院落,也就王爺和王妃的院中丫頭多一些,也有經驗,王爺院中的丫頭自然是動不得,蕙娘讓我來問問,想從王妃院中調配幾個丫頭過去。」

秦葉悠當時沒有立即回答,只是靜靜的看着劉媽媽,平靜的眼神,卻帶着一股懾人的氣魄,劉媽媽漸漸感覺到後背滲出一層層的冷汗。

她淡淡的問道:「劉媽媽,你來府里多少年了?」

劉媽媽趕緊回答:「來了,十二年了。」

秦葉悠點了點頭:「嗯,王爺把管家權交給我,我年輕,沒有什麼經驗,所以一切都還仰仗府里的老人,在丫頭婆子的調配上,我也向來按照劉媽媽的安排來,您老爺有經驗,我一向是信得過的,這些年府里各處調配都做的很好。」

劉媽媽被半天半地的誇了一通,心裏越發沒底了,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擔憂。

這位看上去柔柔弱弱,好似沒長大的孩子一般的王妃,似乎沒有那麼好對付啊。

秦葉悠說道這裏,猛然冷下臉來,高聲說道:「可是劉媽媽,你今天做出這樣的事情,就太讓我失望了,我有些懷疑,你是不是還能再干這個活了。」

劉媽媽一聽,立即嚇出一身冷汗,這是要趕她走?她立即跪下哭訴道:「老奴在府里十多年,一直兢兢業業,不知道哪裏做錯了,惹王妃生氣,請王妃責罰,只是千萬不要趕老奴走啊。」

她雖然是哭訴,可是聲音很大,傳出去別人還以為秦葉悠在房裏責罰府里老人呢。

秦葉悠冷笑一聲:「好,你不知道錯在哪裏?我現在就說給你聽聽。」

「第一,你破壞王府顏面!」秦葉悠說道,劉媽媽一驚,連忙說道:「老奴萬萬不敢啊。」

「哼,你不敢?你做都做了,還有什麼不敢的?我們是什麼樣的人家,府里的丫頭不夠用了,你第一想的不是趕緊買進來補充,反而是從我這裏調配,你要是讓外人知道,還以為我們王府連個丫頭都買不起呢!」

一番話說的劉媽媽連頭都不敢抬了,萬分懊悔聽了蕙娘的話,來做這件事了。

「第二,你上下不分,目無尊卑,在這王府里,就只有我和王爺兩個主子!一個客人的院中缺了丫頭,你就來打我的身邊人的主意,你眼裏還有我這個王妃嗎?是不是連整個奕王府你都不放在眼裏了?」

秦葉悠鏗鏘有力擲地有聲的質問道,劉媽媽嚇得全身篩糠一般,不住的磕頭求饒。

秦葉悠冷冷的注視着他她,蕙娘在王府這麼多年,又是祁元修的長輩,府里自然有很多人依附她,蕙娘跟秦葉悠過不去,這下依附她的下人也明裏暗裏的給秦葉悠使絆子。

早就想要收拾這幫趨炎附勢的奴才了,可是一直沒有機會,她只能暗藏鋒芒,表現的沒有主見,軟弱可欺的模樣,等待時機。

今天終於有這不怕死的露頭了,還想讓她放過,做夢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8章:只待時機

61.9%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