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高手過招

第339章:高手過招

劉媽媽最終的下場,就是被打了二十大板,趕出府去,連帶她兩個在王府里當差的兒子,也一併被趕了出去。

王府里的下人,平時都覺得王妃整日笑吟吟,看上去似乎很和善,格外好說話的樣子,沒有想到下起手來,竟然這樣果斷狠絕,眾人頓時不敢小覷她了。

偏偏這件事上,秦葉悠給劉媽媽指出的兩項罪名,無可非議,群眾的議論大多還是向著秦葉悠的。

而且還有人暗地裏覺得文如意太作了,她一直想要嫁給王爺,這在王府是公開的事情,只是沒有想到她竟然這樣迫不及待,這還沒進門呢,就先惦記王妃身邊的丫頭了,真是臉色夠厚。

也有明眼人分析出來,這也不怪文姑娘着急啊,你看她的臉都毀了,我們王妃又那麼美,她哪裏還有機會嫁給王爺啊,於是就開始不擇手段了。

這些話好死不死的傳到文如意的耳中,她自然又是怒火攻心,怒火甚至波及到葉副盟主和蕙娘,指責他們自作主張,壞了她的名聲。

當時秦葉悠一邊喝茶,一邊聽綠蘿繪聲繪色的給講述這些事情,笑着差點噴出一口茶。

「文如意還擔心她的名聲啊?她在王府住了這麼久,哪裏還有什麼名聲可言啊。」

奕王府一邊雞飛狗跳鬼哭狼嚎,一邊風平浪靜一派愉悅,秦葉悠十分滿意,興高采烈的帶着綠蘿回娘家,去會會那多年不見的父親,還有來勢洶洶的長公主。

剛剛走到街口,居然遇到了秦雲飛,他騎着馬跟在一輛馬車旁邊。

秦雲飛看到奕王府的馬車,知道裏面肯定是秦葉悠了,趕緊上前打招呼。

秦葉悠笑着說道:「你怎麼回來了?竟然不去我哪裏報到!」

這段時間,秦雲飛一直在打理照看葯田,當時蘇嫣兒在南嶽陪着找唐菲,找到唐菲之後,她很快就告辭了,說是回京等秦雲飛,大理葯田之事,為了保密,秦雲飛沒有跟蘇嫣兒透漏半句。

不是不信任她,只是她太單純,擔心她萬一被有心人利用,就不好了。

當初秦葉悠還有些內疚,讓人家甜甜蜜蜜如膠似漆的小情侶,分隔兩地。

現在見他回來,想必蘇嫣兒也挺高興的吧。

「我接到父親的書信,要我回家有要事要說,就快馬加鞭趕出來了,想着你今日也要來,就在這裏守株待兔了。」秦雲飛笑着說道。

秦明源官復原職,又有長公主相伴,想必意氣風發,也沒有什麼病憂了,秦雲飛不再為他擔憂,然後加上蘇嫣兒愛情的滋潤,現在的秦雲飛看山去已經沒有當初的愁容,就連那憤世嫉俗的表情都不見了。

秦葉悠十分欣慰,就為這一點,她對長公主就有了一份感激。

這時候那輛小馬車的帘子也被掀開了,裏面坐着的陳姨娘和她的兒子秦雲念,他們笑着跟秦葉悠打招呼。

秦雲念還是怯怯的,可是看到秦葉悠還是很高興,笑着喊她:「大姐姐……」

秦葉悠微微一笑,心裏有些苦澀,這可憐的孩子,今天不知道要面對什麼殘忍的場景的呢。

從剛才的對話來看,秦明源給秦雲飛寫信讓他回來,然後給她發帖子,讓她也回來,可是她派婉兒去跟陳姨娘說這事的時候,陳姨娘似乎並不知道。

很顯然,秦明源沒有邀請陳姨娘母子倆,這也顯示了他的態度。

秦葉悠太了解秦明源了,他不是大奸大惡之人,可是也不是什麼良善之人,最為自私自利,最懂趨利避害,最擅長趨炎附勢。

大女兒是奕王妃,權勢地位都是他不及的,自然要拉攏,大兒子雖不是親生,可是也對他一片赤誠之心,未來不可限量,自然也要拉攏。

可是陳姨娘和秦雲念這孤苦母子倆,什麼都沒有,只能靠他,所以就被嫌棄了。

之前秦明源病重,秦雲飛帶着陳姨娘和秦雲念去北疆看望他的事情,怕是早就拋擲腦後了吧。

人家長公主也給他生了一個兒子呢,而且現在在扶桑國也是有爵位的,似乎是被封為向陽王。

對比來說,陳姨娘母子就真是可有可無了,她看清楚這一點,執意讓陳姨娘和秦雲念來,也是為了早點戳破這個膿皰,早痛早利索。

一行人來到尚書府門前,秦葉悠的位分比秦明源高,他自然要出門迎接的,讓秦葉悠有些意外的是,長公主蘭芝居然也跟在秦明源的門口,嫣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態了。

秦葉悠眯了一下眼睛,他們這還沒有成親吧,早就聽說扶桑國民風開放,看來果然如此啊。

秦明源先看到走在前面的奕王府的高頭大馬車,笑着說道:「微臣見過奕王妃。」

秦葉悠被綠蘿從馬車上下來,笑着說道:「父親何須多禮,今日女兒回來,咱們就只是父親和女兒,不是尚書和王妃。」

秦明源抬頭微微訝異的看着秦葉悠,幾年不見,這丫頭的表面功夫竟然精進的如此到位了,臉上的真摯表情,連他這個朝堂老狐狸都要分辨不出真假來了。

「一直聽明源念叨這個大女兒如何好,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啊,真真是一位絕美的人呢,我一看就喜歡,以後可要經常回來看看啊。」

旁邊的長公主親昵的拉着秦葉悠的手,不住的打量秦葉悠,一番話說的慈愛又溫柔。

秦葉悠忍不住腹誹道,楚美月啊楚美月,你要是活着,真應該來看看,人家這才叫段位啊。

在長公主打量她的時候,她也悄悄打量長公主,以她專業眼光判斷,長公主最起碼四十五歲以上了,可是人家面容依然姣好,看上去也就三十多歲的樣子。

只是一雙眼睛,無法掩蓋曾經的滄桑,也是一個有經歷的人啊。

她笑吟吟的對着長公主說道:「多謝長公主誇獎,我聽說我回來之前,長公主曾去過奕王府,真是不巧啊,當時我正好有事不在,按理說爹爹回來,我應該早來探望的,是女兒做的不足了。」

長公主笑着說道:「哪裏,我早就知道你是個孝順的孩子。」

「爹爹……」

就在長公主和秦葉悠正在貌似真誠,實則假惺惺的寒暄的時候,秦雲飛已經帶着陳姨娘和秦雲念走了過來。

秦葉悠打眼過去,看到秦明源看到陳姨娘和秦雲念的時候,臉色明顯變了一下,然後淡淡的說道:「你們怎麼來了?」語氣十分冷淡。

陳姨娘愣了一下,眼神很受傷,隨即低下頭去,秦雲念還是小孩子,不懂得看人臉色,只是看到秦明源之後,笑着過去拉住他的手,甜甜的喊道:「爹爹……」

畢竟是自己的親生兒子,秦明源的臉色緩和了一下,淡淡的說道:「都別站在門口了,趕緊進來吧。」

長公主看都沒有看一眼陳姨娘,拉着秦葉悠的手就往府里走去,秦雲飛在後面似乎安慰了陳姨娘兩句,然後牽着秦雲念的手也走了進去。

眾人坐下一會兒之後,說了一會兒話,就開始上酒菜,宴會開始。

秦葉悠看到忙碌張羅的竟然是高姨娘,當時秦明源臨去北疆之前,把所有的姨娘都休了,只有高姨娘一往情深,執意跟着去。

她猶記得當年當姨娘雖然有些清冷,但是容顏俊麗,風姿綽約,也是一位美麗的少婦,可現在……

在北疆遭受了幾年的風霜侵蝕,已經蒼老很多,面色黑紅粗糙,眼角都是皺紋,就連當年姿色不如她的陳姨娘,現在看來,都比她氣色好。

看她來來回回的伺候飯菜,儼然就是一個下人,秦葉悠心裏微微刺痛,替她感到不值,女人啊,何必這麼傻,為了一個男人付出那麼多,最後卻不被珍惜。

就餐開始之前,旁邊的門簾一響,又大搖大擺的走進來一個男子。

秦葉悠轉頭一看,這男子容貌跟秦明源有七八分相似,頓時就明白了,這位應該就是長公主為秦明源生下的兒子吧。

他長的隨秦明源,還算清俊,身姿比秦明源要高大一些,只是神情冷漠倨傲,進門之後,冷冷的掃了一圈,滿臉不屑,只有再看到秦葉悠的時候,稍微停留一下,嘴角微微彎了一下。

秦葉悠見過那麼多陰鷙的眼神,可是從來沒有見過像他這樣的,那個眼神,彷彿是來自地獄最深處的污泥里長出來的惡果一樣,陰暗,冰冷,散發着致命的毒氣,被他看一眼,脊背都發涼。

這人絕對不是善類!而且還十分好色!秦葉悠在心裏咬牙切齒的給他下結論,他看向她的時候,恨不能眼神扒了她的衣服一般,讓人覺得十分噁心。

「穆棱,你回來了?趕緊過來坐下吧。」長公主笑着朝他招手。

他走了過去,坐在長公主的身邊,秦葉悠悄悄觀察,秦明源看向穆棱的眼神,竟然帶着一絲討好,長公主對穆棱似乎也有一絲忌憚。

秦葉悠有一種直覺,其實現在這裏說了算的,不是秦明源,甚至也不是長公主,而是這位向陽王穆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9章:高手過招

62.09%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