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直接反擊

第340章:直接反擊

大家都入座之後,秦明源端起酒杯,笑著說道:「我秦明源坎坷半生,本以為此生會老死在北疆,沒有想到還能有今日,還能再回到尚書府,這一切都要感謝蘭芝,來,這第一杯酒,我們感謝長公主。」

秦葉悠聽了一樂,秦明源這一番話,可是真的發自肺腑,而且現在他能耐回來是拜長公主所賜,當初他會被北疆,卻是被大女兒推波助瀾,現在這樣說,不免就是給她難堪。

秦葉悠不動聲色,面帶微笑,她早就知道,秦明源剛才的親昵,都只是做戲,他心中依然有憤恨。

就算是她曾經答應下,把陳姨娘母子倆照顧好,就算是她請求祁元修照顧他們,讓他們在北疆生活的容易一些。

這些都不重要,這世間就是這樣,有些人心懷感恩,就會活的幸福,比如單家人,就算是背井離鄉,獨自住在鄉村邊郊,依然其樂融融。

有些人,只會嫉恨,就算是身處榮華富貴,內心依舊不得安寧,就比如眼前的秦明源,他如果放下仇恨,晚年何愁不幸福,何苦來著。

長公主並不推辭,笑意盈盈的接受了秦明源的這杯感謝酒。

秦葉悠接著起身說道:「爹爹能官復原職,回到尚書府,可喜可賀,女兒以茶代酒,敬爹爹一杯。」

既然他要演戲,那麼她就陪著他演到底,他不是要她難堪嘛,她偏偏假裝不明白看,依舊一副十足孝女的模樣。

秦明源一低頭,眼神中精光一閃,很快恢復端起酒杯,笑著說道:「好……」

「既然是恭賀,自然要有點誠意,你以茶代酒,豈不是不誠心恭賀。」這時候坐在一旁的穆棱突然開口說道。

秦葉悠一怔,當即就反應過來,這傢伙要找事!

「那以向陽王的意思,怎麼才能算是表達了誠意呢?」她故意問道。

「自然是要喝酒啊,要喝真的酒才行。」穆棱盯著秦葉悠,嘴角帶著惡意的笑容。

「大姐姐不會喝酒,才會以茶代酒的。」秦雲飛見穆棱要為難秦葉悠,趕緊說道。

這時候秦明源和長公主都坐在那裡沒有動,一點要為秦葉悠解圍的意思都沒有。

高姨娘低著頭,不知道再想什麼,陳姨娘有些擔憂的看著秦葉悠。

穆棱狠狠的瞪了一眼秦雲飛,眼神狠毒。

秦葉悠微微一笑,淡定說道:「我不知道扶桑國的規矩,但是在我們大魏,最在意的是情誼,而非形式,自古就有禮輕情意重的只說,只要是情誼到了,沒有人會在乎在外的形式,父親您說是不是?」

秦明源正在看熱鬧,突然被點名,他很想說不是,可是當著眾人的面,他只能點頭答道:「是這樣的。」

秦葉悠笑容加深,繼續對著穆棱說道:「難道在你們扶桑,表達情誼只看形式,喝的越多,感情越深,那你們這樣表達感情的方式,還真是淺顯易懂啊。」

穆棱瞬間冷下臉,看向秦葉悠的眼神更加惡毒,秦葉悠絲毫沒有無懼的瞪了回去。

桌上的氣氛,瞬間冷凝,秦明源有些擔憂的看著穆棱,長公主想要勸慰,似乎都不知道該怎麼說,就在秦葉悠以為穆棱下一刻就要掀桌子的時候,他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好,好一個秦葉悠,本王記住了!」他盯著秦葉悠說道。

「好了,棱兒,不得無禮,怎麼能直呼王妃的名字呢。」長公主柔聲責備兒子兩句,然後悄悄的拉了他一下。

秦明源似乎鬆了一口氣,抬起袖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

長公主猶如女主人一樣,招呼大家吃菜,桌上的氣氛看上去和諧,實則詭異。

秦雲飛也端起酒杯說道:「兒子也恭賀父親官復原職……」

話還沒有說完呢,就聽到一聲冷哼,秦葉悠不用抬手也知道,自然是出自那位向陽王。

她算是看清楚了,這穆棱今天就不想讓大家好好吃完這頓飯的。

秦雲飛一直敬重秦葉悠,尤其是去北疆之後受她頗多恩惠,回來之後,對於她的為人處事,更加欽佩,剛才穆棱無故找她的時,秦雲飛心中已經有些不滿了。

現在見他居然又跳出來找事,他也是熱血青年,當即不想忍下去了,重重的放下酒杯問道:「怎麼?向陽王,又有話要說?我這杯酒,可是真酒?你要不要來檢查一下?」

穆棱斜視著他,滿臉不屑:「本王才不在意,你喝的是酒還是尿,我想說的是,你一個野種,有什麼資格在父親面前,自稱兒子!」

這句話猶如炸雷,炸的在座的人都變了臉色,就連秦葉悠也被氣到了。

秦葉悠掃視一圈,看到長公主面色平靜,看來在座的除了陳姨娘母子,不知道秦雲飛的身世,看來別人都知道,高姨娘在北疆一直照顧秦明源,自然也知道這事。

這本是秦雲飛的秘密,秦明源竟然都告訴了長公主!

秦雲飛的雙手緊握成拳,全身肌肉繃緊,怒氣沖沖說道:「你說什麼?有種再說一遍!」

穆棱見他憤怒,更加高興,這種惡人就是這樣,以激怒別人為樂趣,他故意用嘲諷的眼神看著秦雲飛說道:「難道不是嗎?你敢說你是父親的親生兒子嗎?父親只有我一個兒子!你就是個野種!」

「你!」秦雲飛忍無可忍,立即就要動手,被坐在他旁邊秦葉悠一把摁住了。

秦葉悠又看了一眼秦明源,心中陣陣寒意,曾經對他還有的一點期望,現在蕩然無存了,就算秦雲飛不是他的兒子,畢竟跟他做了二十多年的父子,這幾年在北疆也是分照顧他。

就算是知道了自己的真實身份,秦雲飛完全可以跟著自己的父母走,可他並沒有,反而一直留在秦明源身邊,照顧他,孝順他。

現在秦雲飛被人這樣污衊,秦明源居然依舊無動於衷,半點要維護他的意思都沒有。

長公主輕聲斥責穆棱兩句,根本就是隔靴搔癢,做做樣子而已。

秦葉悠摁住了秦雲飛的胳膊,不讓他激動,然後她猛然站起身來:「向陽王,你這話大錯特錯!」

不等穆棱反駁,她繼續高聲說道:「雲飛雖然不是我父親親生的,可是他有父有母,當年被生活所迫,這才被秦府收留,現在他父母也都在經常來往,他父母認他,我這個做姐姐的也只認他這個弟弟!」

秦雲飛聽到這番話,眼眶都紅了。

秦葉悠盯著穆棱,冷冷說道:「剛才向陽王說野種,我告訴你什麼叫野種,不知父母是誰,不被父母所認,才是野種!這桌上確實有一個野種,但不是我的弟弟雲飛!」

她這番話說的有準又狠,長公主頓時臉色蒼白,穆棱猛然站起身來,全身籠罩一層煞氣,秦葉悠冷冷注視著他。

打就打,她也沒有什麼好怕的,別說她身邊坐著身手不錯的秦雲飛,就是門外意奕王府的暗衛,也能收拾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啪!秦明源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怒喝道:「秦葉悠,你說的什麼話!還能不能好好吃飯了!」

秦葉悠轉頭看了一眼秦明源,冷笑一聲:「父親,不想好好吃飯的可不是我,我不惹事,但是也不怕事,誰要是想鬧事,我就豁出去奉陪到底!」

「奕王妃……」這時候一直旁觀的長公主,突然開口了,她臉上帶著笑意,眼神卻冰冷:「剛才是棱兒衝動了,這孩子性格直,有話不會拐彎,請您別介意。」

秦葉悠心想,你這話還真是說反了,你的孩子性格可不是直,而是扭曲!而且都這麼大的人了,還喊他孩子,一看穆棱就是在溺愛中長大的。

「沒什麼,他年極小,不懂事,我理解,小孩子不懂事,教訓兩句就可以了。」秦葉悠故意順著長公主的話說下去,長公主臉色更加難看。

她抬頭微微看了一眼秦明源,秦明源馬上不滿的看了一眼秦葉悠。

秦葉悠冷哼一聲,表示自己無所謂,最好誰也別惹誰,大家相安無事,如果有人想搞事情,她也奉陪到底。

秦明源放下筷子,冷冷的而說到:「今天叫你們來,是有事要說的,本來打算飯後再說,現在看來,這飯也沒有辦法吃了,那就現在說吧。」

秦葉悠冷靜的看著他,心想這頓飯果然沒有那麼簡單,陳姨娘本就惴惴的,這時候更加緊張,緊緊的抱著秦雲念,秦雲飛一頭霧水,不知道父親要說什麼。

穆棱一直冷著表情,嘴角帶著一絲得意。

長公主起身說道:「明源,要不我跟棱兒迴避一下,你們先談吧。」

「不必,現在你就是這個家裡的女主人,沒有什麼事情,是需要避諱你的。」秦明源抬手阻止道。

長公主於是就坦然坐在秦明源身邊。

「葉悠,為父離開京城這麼久,現在承蒙皇恩,回到京城,雖然官復原職馬,可是畢竟不如從前,你現在貴為奕王妃,以後還要多照應娘家才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0章:直接反擊

62.2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