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六親不認

第341章:六親不認

秦葉悠有些驚訝,本以為本着秦明源這六親不認的架勢,既然他對秦雲飛這樣無情,對她這個不是親生的女兒,也不會熱情到哪裏去。

可是聽他現在的語氣,似乎還不願放棄她。

「爹爹說的這是哪裏話,這些還不都是應該的,我能有今天,得感謝爹爹當年給我選的好親事啊。」秦葉悠笑着說道。

秦葉悠的臉色頓時鐵青,當初明明她要嫁給太子的,可是秦明源把她嫁給傳說中性格殘暴身體殘疾的奕王,把跟太子的婚事給了他的小女兒。

秦雲飛都替爹爹感覺到臉紅,當年為了爭奪大姐姐的嫁妝,兩個人甚至鬧到皇上跟前了,現在怎麼好意思說這樣的話呢。

「爹爹,這些話不用說的,這些年姐姐一直對我們照顧有加啊。」秦雲飛趕緊出來打圓場。

秦明源轉頭看了他一眼,一點都不領情,冷著臉說道:「既然說道這裏了,雲飛,我也有話要跟你說。」

秦雲飛一直很聽話,聽到他這樣說,立即說道:「爹爹有什麼話,請直說。」

「你既然已經找到你的父母,而且現在在外也能獨立,以後爹爹就不管你了,爹爹的後半生只想好好過過自己的日子,好好陪陪公主,你能明白爹爹的心思對吧?」

秦雲飛頓時愣住了,有些反應不過來,喃喃問道:「爹爹,你這是什麼意思?」

穆棱冷笑一聲:「裝什麼傻啊,你又不是爹的親兒子,以後我又在,就沒你什麼事了,哪兒來的哪裏去!」

長公主面色不悅的喊了一聲:「穆棱!」

穆棱冷哼一聲,一點都不在意的扭過頭去。

秦雲飛不理他,只是看着秦明源,眼神里都是受傷的神色,秦葉悠也氣憤不已。

二十多年的父子情啊,怎麼說不要就不要了呢,秦明源怎麼會邊的如此絕情。

就算是秦雲飛現在勢力還單薄,但是憑藉他現在的能力,有朝一日,肯定會飛黃騰達的,他竟然就這樣捨棄了他。

秦雲飛低下頭,神情落寞的讓人不忍直視,淡淡的應了一聲:「我知道了,一切就按照爹爹說的來吧。」

秦明源這時候轉頭看着陳姨娘,她一驚,趕緊把秦雲念摟在懷中,痴痴的望着秦明源。

「在我去北疆之前,為了不連累你們,曾給了你一紙休書,現在你是自由身,以後不必再來這裏了。」秦明源說的十分決絕。

陳姨娘眼淚立即下來了:「老爺,我從來沒有想過離開您啊,當初要不是因為我懷着雲念,我肯定會跟隨你一起離開的。」

小小的秦雲念看着自己的娘親哭的這麼傷心,趕緊抬起手來為她試淚,奶聲奶氣的問道:「娘親,你為什麼哭啊?」

然後轉過頭看着秦明源,對於這個男人,他是有印象的,之前大哥哥帶着他去了很遠的地方,見過這個男人,大哥哥和娘親都說他就是他的爹爹。

那時候爹爹對他很好,每天都要把他抱在懷裏,逗他玩,當時離開的時候,他還哭着不願走。

可是今天爹爹怎麼看着這麼嚇人。

「爹爹,你為什麼讓娘親哭啊?」秦雲念睜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秦明源問道。

這個小兒子是秦明源的心頭肉,對他狠不下心來,他嘆了一口氣對秦雲念說道:「爹爹沒有讓你娘親哭,爹爹只是想讓你娘親過的舒服一點。」

秦明源轉頭對陳姨娘說道:「雲念是我的兒子,我不會不認他的,你還年輕,沒有孩子的拖累,還能再找個人家,以後好好的過自己的日子吧。」

陳姨娘一聽,頓時驚恐不已,忙把雲念抱在自己的懷中,大聲說道:「不,我不會跟念兒分開的,不管去哪裏,我們都要在一起。」

秦雲念被陳姨娘的神色嚇到,頓時哇的一聲哭了起來,母子倆抱頭大哭,着實讓人同情。

秦葉悠冷眼旁觀,秦明源啊秦明源,當初你被發配到邊疆,都沒有妻離子散,現在有了榮華富貴了,為了抱住長公主的大腿,連老婆孩子都不要了嗎?

她的眼神中儘是諷刺。

長公主看到這一幕,嘆了一口氣對秦明源說道:「明源,你又何必如此,往後餘生,雖然我只想跟你過平平淡淡的日子,可是這些人都是你的過往,我不介意的,不如就讓他們留下吧。」

「不行,蘭芝,你為我付出了這麼多,放棄了那麼多,我不能再讓你收一點委屈了。」薄情寡義的秦明源,面對長公主的時候,又是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樣。

秦葉悠看到她這幅嘴臉,卻只是覺得噁心。

「陳鶯,你不要以為你不跟兒子分開,我就會留下你,這是不可能的,你已經被我休了,就不再是我的妾室。」秦明源不給陳姨娘一絲希望。

陳姨娘抱着秦雲念跪在地上哀哀哭泣著。

秦葉悠看不下去,走過去把陳姨娘扶了起來,輕聲問道:「這幾年,老爺不再你身邊,你跟孩子活不下去嗎?」

陳姨娘不明白她想要表達什麼,但還是搖了搖頭,這幾年,雖然清苦,可是她帶着孩子,一邊勞動,一邊做綉品賣,再加上秦葉悠偶爾的接濟,日子過的並不艱難。

秦葉悠再問:「如果老爺沒有從北疆回來,你跟雲念會活不下去嗎?你會丟下雲念不管嗎?」

這一次陳姨娘很堅定:「我肯定不會,就算是老爺不回來,我會好好撫養他長大,再苦再累,我也不會不管他的。」

秦葉悠微微一笑,十分讚賞的看着她:「那你還哭什麼呢。」

陳姨娘一愣,怔怔的看着秦葉悠堅定的眼神,突然就明白過來。

由於她之前一直是本着以後跟秦明源在一起的,等秦雲念大了,就要去投奔秦明源的,所以秦明源猛然一說不要他們了,她就慌了。

可是這幾年,秦明源不在,她早已經在不知不覺中練就一身本事,足可以養活他們母女倆了,她又有什麼好恐慌的呢。

陳姨娘的眼神逐漸清明,她擦乾了眼淚,十分感激的看了一眼秦葉悠,然後抬起下巴對秦明源說道:「老爺,話既然說道這個份上了,我和雲念也不會再拖累您,我會帶着他走的。」

秦明源看着她,沒有說話。

這時候秦雲念攬著陳姨娘的脖子,笑聲的問道:「娘親,爹爹是不要我們了嗎?」

童言無忌,他這句天真的問話,讓陳姨娘差點又要落淚。

秦葉悠摸了摸秦雲念的頭說道:「念兒乖,你還有大哥哥和大姐姐呢,難道你不喜歡我們了嗎?」

秦雲念趕緊搖了搖頭,在他小小的意念裏面,大哥哥和大姐姐可是比爹爹要重要的多。

「我要大哥哥,也要大姐姐……」秦雲念嚷嚷道,然後就伸出小胳膊,讓秦雲飛抱着他。

秦雲飛雖然是他的哥哥,可是由於年紀相差很大,基本上就擔任了半個父親的角色,帶着他玩男孩子玩的遊戲,告訴他一些大道理,還能有力的把他舉在頭頂。

這頓相聚家宴,其實就是一頓散夥飯,秦明源找到新的大樹依靠了,就要把之前的都脫離開,開始新生活了。

既然如此,話已經說開了,就沒有必要留下來了。

陳姨娘唯恐秦明源又要把他們母子分開,匆匆告辭離開了,秦雲飛也不願再看穆棱的那張臉,也冷著臉起身告辭了。

下午的時候,秦葉悠回到奕王府,悶悶不樂的坐在房間里出神。

綠蘿悄悄的跑去廚房,讓葛媽媽給秦葉悠做一碗貓耳朵,葛媽媽有些意外,問道:「今日不是去尚書府赴宴的嗎啊?那邊的飯菜不好吃?」

提起尚書府的事情,綠蘿就滿臉鄙夷:「什麼好吃不好吃的,咱們王妃根本就沒吃。」

然後三言兩語把尚書府的事情說了一遍,葛媽媽聽了之後,也十分不屑,然後低聲說道:「好了,以後都不要再提這件事了,快去陪着王妃吧,我做好了讓紅袖給端過去。」

秦葉悠悶悶的生了半天的氣,竭力寬慰自己,秦明源是什麼樣的人,她也不是今天才知道的,以後就算是沒有秦明源,她也會照顧好秦雲飛和秦雲念的,本來就沒有指望過他不是,就當他老死在北疆了。

紅袖端來香氣濃郁的貓耳朵湯的時候,秦葉悠心中最後一絲不快也沒有了,嘗了一口濃厚的湯汁,笑着說道:「葛媽媽的手藝越來越好了,現在就算是給我個御廚,我也不換。」

「吃什麼好東西呢,這般的誇獎葛媽媽。」門口一個帶着笑意的聲音傳來。

秦葉悠猛然抬頭,就看到祁元修已經站在門口了,她心裏喜悅,立即起身,走上前去:「王爺,您怎麼才回來啊,就算是賣身也不用賣這麼久吧。」

這一句話,驚得旁邊的綠蘿和紅袖頓時睜大了眼睛,面面相覷之後,頓時低下頭,面的自己心中的驚訝被主子看出來。

祁元修一身風塵僕僕,一看就是騎馬趕路回來的,竟然都沒有去怡然居收拾一下,就直奔梧桐苑來了。

秦葉悠心裏甜蜜,嘴上說話就好聽了:「王爺,你趕路回來,定然累了吧,我先伺候您梳洗一番,再嘗嘗葛媽媽做的這貓耳朵湯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1章:六親不認

62.4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