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小別勝新婚

第342章:小別勝新婚

綠蘿和紅袖見王爺和王妃如此恩愛,也都十分開心,王妃上次臨走之前,兩人之間還冷淡著不說話呢。

沒想回來之後,兩人之間的恩愛更勝往昔,這可是好事啊,兩人笑嘻嘻的出去了,一個去準備熱水,一個去廚房讓葛媽媽再多做點好吃的。

祁元修一路趕了回來,也著實餓了,於是把秦葉悠吃剩下的半碗貓耳朵湯吃完了。

「剛才進門的時候,見你臉上的神色不虞,誰又招惹你了嗎?」祁元修問道。

秦葉悠想了一下,笑著說道:「也沒有什麼,只是今天我回尚書府,說是家宴,結果成了遣散宴會,讓我覺得世態炎涼而已。」

「秦明源跟你過不去?大了他的膽子了!」祁元修馬上說道。

當時因為長公主求情,皇上要把秦明源召回來的時候,祁元修曾經動過想法,如果他不同意,秦明源休想回來。

畢竟當初他那麼欺負秦葉悠,欺負他祁元修的女人,那就是欺負祁元修本人,他可不是那麼好說話的。

當即就要讓言官彈劾,這些言官可不是吃素的,平時就是沒事,他們也要找出一點事來彈劾,現在這明顯不合規矩的事情,他們豈能放過。

可是秦葉悠知道這件事之後,居然出言阻止了,她當時說的無論如何,秦明源於她到底是有養育之恩的,她不能不顧及,而且就算當初秦明源對不起她,這幾年他在北疆,也算是贖罪了,既然就這樣的機遇,就不要阻止了。

其實她這一切都是為了秦雲飛,秦雲飛和蘇嫣兒,已經相互表達了心意,兩人是奔著一生一世去的。

可是秦雲飛的身世在這裡,談婚論嫁之時,蘇將軍難免會介意的,蘇嫣兒可是他唯一的女兒。

如果秦明源能回來,並且官復原職的話,秦雲飛作為尚書之子,娶蘇嫣兒這個郡主,雖然也不算太門當戶對,但是最起碼能說的過去了,大家都是京城上流社會圈子的嘛。

可誰能想到秦明源竟然如此忘恩負義,回來之後,竟然還兒子都不要了。

秦葉悠也是有些後悔,可是既然如此,也只能接受這個結果了,以後盡量幫扶一下秦雲飛和陳姨娘母子倆。

說道那個向陽王穆棱,秦葉悠還是一臉噁心:「不明白,怎麼會有這樣惡人之人,簡直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眼神都讓人厭惡。」

祁元修看著她皺成一團的小臉,十分有趣,耐心跟她解釋道:「扶桑國的國王,就是長公主的弟弟,這些年長公主為弟弟犧牲了不少,皇上投桃報李,對穆棱十分寵溺,再加上駙馬爺知道這孩子不是他的,對他又很冷淡,所以性格有些扭曲。」

秦葉悠點頭,怪不得呢,就說一個正常人怎麼會那樣為人處事。

伺候祁元修沐浴之後,紅袖端來葛媽媽新作的小菜和湯,夫妻倆一起吃了一點。

祁元修問起秦葉悠這幾日都在忙些什麼,醫藥盟的人有沒有找事?

秦葉悠笑著說道:「他們什麼時候不找事,左右不過是充耳不聞罷了,我把菲兒帶來了,這幾日偶爾帶她出去走走玩玩,好在她的情緒漸漸穩定了,今兒這不主動去將軍府,找蘇嫣兒玩去了。」

祁元修點了點頭,只要不是唐應跟來,他就無所謂。

「對了,我從南海回來,在南嶽停留兩天,聽到一個消息,隨玉心瘋了,隨煬似乎還沒有振奮起來,皇上有些不滿,太子之位岌岌可危。」

秦葉悠一聽,冷哼一聲:「惡人自有惡報,隨玉心那樣任性妄為,自私自利,有這樣的下場一點都不虧!」

現在想起來她最後救了唐菲情景,都心有餘悸,那時候的隨玉心簡直是喪心病狂,如果唐菲真的被侮辱了,以她的性格,絕對不會苟延殘喘的。

她聽到隨玉心瘋了,一點都不覺得同情,只是有些替隨煬惋惜,大好的青年就這樣被自己的母親和妹妹害了。

「隨煬這個太子之位如果被廢了,恐怕二皇子隨烜就有希望了吧?聽說太子之位給誰,當時南嶽皇帝就是在他倆之間舉棋不定。」

祁元修卻搖頭,表情有些微妙,淡淡的說道:「南嶽皇帝想要立樊毅恬為太子。」

秦葉悠驚了一下,猛然抬頭問道:「立樊毅恬為太子?可是他的身份有些尷尬吧?」

雖然說他已經為自己的母親洗清冤屈了,他的真實身份也得到證實,可是這畢竟是小範圍的事情,不可能昭告天下的,立他為太子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有些言不順名不正而已。

「南嶽皇帝隨正淳,還記得我跟你說過他嗎?他現在看上去似乎是收斂鋒芒了,當初他可是十分果斷決絕之人,不是會老實聽人安排之人。」祁元修的語氣里似乎還有些讚賞,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覺。

秦葉悠點了點頭:「這樣說來,樊毅恬如果被立為太子,以後就有可能是南嶽皇上了?」

祁元修瞥了她一眼:「怎麼?你現在後悔了,如果當初跟他走了,以後你就有可能是南嶽的皇后了?」

秦葉悠還在震驚當中,聽到這話,立即就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立即笑著說道:「誰稀罕什麼皇后不皇后的,勾心鬥角看著都累,而且我也知道,你如果想要做皇帝,也容易的很,你不願意而已。」

祁元修的表情這才陰轉多雲,冷笑一聲說道:「樊毅恬想要做南嶽皇帝,恐怕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二皇子隨烜的性格像極了當初南嶽皇帝年輕的時候,他本就不服氣隨煬做太子,更何況是樊毅恬呢。」估計有好戲看了。

說到這裡,秦葉悠突然笑著靠近祁元修,說道:「王爺,你怎麼知道那麼多啊?扶桑國的皇室內幕,南嶽國的皇室內幕,你居然都這麼熟悉,有些事情還都是二三十年前的事情吧,王爺,你實話告訴我,你到底多大年紀了?」

祁元修轉頭看著她,表情鄭重又嚴肅,默默的看了她一會兒,嘆息一聲問道:「終於被你看出來了?那我就只好實話實說了,其實我今年已經六十有二了。」

秦葉悠震驚,不能接受這個事實,高聲說道:「這怎麼可能?你騙人的吧?」

祁元修堅定的搖了搖頭:「不然我怎麼會知道這麼多呢,你可能沒有印象了,在你小的是時候,我還抱過你呢,那時候的你著實粉嫩可愛。」

「你什麼意思?難道我現在就不粉嫩可愛了?」秦葉悠不樂意了,說完之後,她猛然想起一個問題來:「這怎麼可能,先皇如果活著,現在也就六十多歲,他總不能幾歲就生了你吧?」

說到這裡,她猛然醒悟過來,轉頭瞪著祁元修:「王爺,你竟然騙我!」

祁元修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指著秦葉悠說道:「你竟然也信」

秦葉悠惱羞成怒,撲過去就要扯他的臉,不是她太輕信,而是他實在是裝的太像。

祁元修趁機抓住她的雙手,讓秦葉悠的突襲變成了一場投懷送抱,他心情很好,低頭親吻她的額頭,笑的牙不見眼,就喜歡他的小狐狸,偶爾呆萌的樣子。

兩人嬉笑打鬧一場,秦葉悠感覺之前的壞心情都沒有了,突然想起一句話來,美好的婚姻,就是我在鬧,你在笑。

南嶽皇宮內,隨正淳正在跟隨烜說話,小太監來報:「六王爺來了,正在殿外候著呢。」

隨正淳抬頭說道:「讓他進來吧。」

當時樊毅恬在大殿之上,滴血認親,為自己的娘親洗清冤屈之後,就離開了,皇上派人去找了很長時間才找到他的落腳之處。

本想召他回皇宮,給他皇子應有的榮華富貴,可是派去的人都被樊毅恬都打了回來,他根本就稀罕這些。

荷姑悄悄來傳話給皇上,小皇子這些年過的並不差,當年嬿妃出事之後,樊家一夜之間也消失了。

人人都以為是皇上所為,嬿妃不貞不潔,樊家自然也免不了罪。

其實這是當年皇上是背了鍋,樊家是自己消失的,樊家時代經商,別的不好說,警覺敏銳性很強,知道樊芊嬿在宮裡出事了,眾人定會痛打落水狗,樊家不會有好下場的,於是樊家老爺,當機立斷,把家產一分,一家人立即消失在茫茫人海。

當初荷姑帶著樊毅恬逃出皇宮之後,立即就被樊家人給接走了,出面的是樊家最小的兒子,跟樊芊嬿是一母同胞,他撫養樊毅恬長大。

雖然沒有多高的身份地位,但是也是在富貴中長大的,而且樊家把並不曾隱瞞當年之事,樊毅恬自小就憎恨皇室,有怎麼會願意接受這太子之位呢。

隨正淳只得派六王爺出面,當初所有人都指責嬿妃母子倆的時候,六王爺處於同情,曾經救助過他們,事後皇后想要斬草除根,連樊家一併除了的時候,六王爺也曾暗中相助,所以樊家對他還是一點情分。

「皇上,小皇子已經離開南嶽了。」六王爺頗為遺憾的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2章:小別勝新婚

62.6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