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暗度陳倉

第343章:暗度陳倉

隨正淳頓了一下,有些事情,其實他心裡也很清楚,那個孩子的倔脾氣,像極了當初的樊芊嬿。

當年她但凡在他跟前掉一滴累,多解釋一句,也不會是現在的結果。

「父皇,我願意去大魏勸慰六弟會來。」隨烜突然說道。

隨正淳和六王爺都有些驚訝。

「烜兒,你為什麼突然做這個決定?」隨正淳問道。

「父皇,兒臣見您今日愁眉不展,卻無能為力,著實憂心,如果六弟回來,能讓您開心一點,兒臣願意嘗試一下。」隨烜十分誠懇的說道。

隨正淳欣慰的看著他:「你是個懂事的孩子,有心了,能為父皇這樣著想,只是你知道要怎麼勸他嗎?」

隨烜很老實的回答:「不知道,可是我們畢竟是親兄弟,同為皇子,骨子裡留著相同的血液,我想心意肯定是能想通的,兒臣定當竭盡全力,勸回六弟。」

「好吧,你既然有這份心,那你就去吧,只是切忌,萬事不能勉強他,只有他願意才行。」隨正淳終於點頭答應了。

「兒臣謹記。」隨烜抱拳說道,然後就告辭離開了。

隨正淳和六王爺對視一眼,微微嘆了一口氣:「你派人跟著吧,我這顆心啊,著實放不下。」

六王爺點了點頭,勸慰道:「皇兄,您先別擔心,或許安王是真的想要去勸說的呢,先看看再說吧。」

隨正淳搖了搖頭說道:「老六,你忘記了嗎?當初烜兒身上那一刀是誰刺的?烜兒的脾氣我最了解了,睚眥必報,這口氣他咽不下的,我如果阻攔,他只會做的更加隱蔽,不如就讓他去吧,你派人跟在後面看著。」

六王爺點了點頭,當初樊毅恬行刺隨烜,那一刀是差點要了他的命的,想到這些,六王爺也不敢大意了,趕緊出去安排人了。

拓跋宏救了隨烜,自然不會做好事不留名的,隨後就找到隨烜挑明了,讓隨烜報答他的救命之恩。

隨烜本就猶豫,正好這段時間南嶽皇室頻繁出事,最後隨玉心直接瘋了,而且聽說發坐起來,十分癲狂。

拓跋宏的野心再大,也不想娶一個瘋了的公主,吃相太難看了。

「王爺,您要去大魏尋找那個皇子,回去很久嗎?」拓跋雨兒一邊幫他收拾東西,一邊問道。

隨烜坐在窗前的喝茶,聞言微微一笑:「怎麼?你不捨得我去?」

拓跋雨兒紅了臉,低著頭繼續收拾東西,假裝沒有聽到,自顧自的說道:「聽說大魏現在天氣已經十分寒冷了,給你多放了兩件厚一點的衣服。」

「要不我帶你一起去?」隨烜隨意說道。

拓跋雨兒立即抬頭,驚喜問道:「真的嗎?」其實她就是非常想要跟著一起去。

隨烜搖了搖頭:「還是算了吧,我這次去是找樊毅恬那小子報仇的,當初他刺了老子一刀,差點要了老子的命,這次老子一定不會放過他,帶著你去不方便。」

拓跋雨兒滿臉失望的哦了一聲,低下頭繼續收拾東西。

隨烜又湊過來說道:「不過你要是表現的好一切,乖乖聽話,帶著你也不是不可以啊。」

拓跋雨兒轉頭,欲哭無淚問道:「王爺,你就不要逗我了,你到底帶不帶我去啊?」

隨烜翹起二郎腿,十足惡霸的模樣:「看你表現嘍。」

一到冬日,優品閣的生意就忙碌起來,很多大戶人家都開始預定春節的收拾,而且春節期間好日子多,婚嫁喜事也就多,首飾自然需要的多。

秦葉悠閑著沒事經常去優品閣看看,這一日剛剛走優品閣的門口出來,突然想起好久沒去醉仙樓了,那裡有祁元修最愛的水晶肘子。

這可是醉仙樓的招牌,是有老配方的,她買回去給葛媽媽學著做,總是差那麼一點點味道,估計就是醉仙樓的秘方了。

想著最近祁元修那麼辛苦,就買只肘子帶回去慰勞一下他吧,誰知剛剛走到門口,差點跟一個女子裝在一起。

那個女子身材纖細,只是帶著一個有長長帽檐的紗帽,可能視線受阻,容易撞到別人。

在相撞的一瞬間,她帽檐上的軟紗飄了一下,秦葉悠隔得近,正好看到帽檐裡面的臉,居然纏著層層紗布,只露出一雙眼睛。

那人也抬頭看了她一眼,不知為何,秦葉悠突然覺得看向她的那雙眼睛,竟然帶著一絲狠毒。

那人只是瞪了她一眼,然後低下頭,匆匆離開了。

秦葉悠又看了一眼她的背影,有些莫名其妙,又覺得有些熟悉,可是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這時候醉仙樓的小二已經迎了上來,秦葉悠索性就不去想了,吩咐小二給她打包水晶肘子。

從醉仙樓出來的時候,又想起那名女子,還是沒有想起來是誰,不過那層層包紮的臉倒是讓她想起另外一個女人來了,春風得意樓的春風姑娘。

上次她的臉給人下毒,秦葉悠親自為她醫治,後來事情太多,她只來看過她一兩次,不知道現在什麼樣了。

想到這裡,她把水晶肘子教給身後的綠蘿,囑咐道:「這是買給王爺吃的,你先帶回去吧,王爺如果在家,正好可以趕上給他午飯添一道菜。」

綠蘿點了點頭,又有些擔憂的問道:「那王妃你呢?你不一起回去?」

「我還有點別的事情,讓車夫跟著我就行了,你趕緊回去吧,趁熱吃還好吃。」

綠蘿只得提著肘子,先回府了。

秦葉悠來到春風得意樓的後門處,自從上次她一隻了春風,這裡的小廝都認識她了,直接給她開門說道:「姑娘在房間里呢,您去吧。」

現在是上午,春風得意樓的生意還沒開張,這時候春風還能有點空閑,秦葉悠熟門熟路的來到春風的門口,正好看到小桃紅從裡面出來。

她見到秦葉悠,立即笑著朝里喊道:「姑娘,奕王妃來了。」

春風一聽,立即親自迎了出來:「王妃,您終於回來了,之前我讓成勛去府上道謝,結果府里說您出遠門了。」

「嗯,有點事出去了一趟,讓我看看你的臉,現在比之前氣色更好了啊,已經一點痕迹都看不出來了,看來成大夫沒少下功夫啊。」秦葉悠打趣道。

「我那點水平,在您前面不值一提,主要還是您給開的方子好啊。」房間里有人笑著說道。

春風趕緊把秦葉悠請進屋裡,秦葉悠這才發現,原來成勛也在呢。

「成大夫謙虛了啊,我的房子只能保證治好春風臉上的傷,這後續保養,就不在我的範圍之內了,成大夫如此謙虛,難道是怕春風一感動,以身相許了嗎?」

她笑著說道,朝著成勛挑了挑眉,成勛回她一個感激的眼神。

「他想的美,我才不會呢。」春風驕傲的說道,小桃紅這時候端來一杯茶,春風接過去,親自端給秦葉悠。

秦葉悠接過茶碗,悄悄的大量一下成勛,發現春風說出這樣的話,成勛似乎早已習慣,並不是很在意的樣子。

這才是真正的愛情啊,愛一個人就默默的對她好,不讓她有半分為難,她不由得想起來隨煬和唐菲,兩人都還是太年輕啊,太過在意自己內心的感覺了,鬧得全世界跟著遭殃。

看看人家成勛和春風,簡直就是典範,春風對東方昱的愛潤物細無聲,絲毫不讓東方昱為難。

成勛對春風的守護,更是和風細雨,默默呵護,不讓她有一絲壓力。

「對了,這件事查的怎麼樣了?東方昱應該已經知道是誰了吧?」秦葉悠忽然問道。

說起這個春風默默點了點頭,秦葉悠看著她問道:「果然是碧兒人?」

成勛冷哼一聲:「不是她,還能是誰,整個藥王谷,都喜歡春風,只有這丫頭心術不正,心懷不軌,做出這樣歹毒之事。」

一提起這個,成勛氣的連心裡話都說出來了,他喜歡春風,就覺得整個藥王谷都喜歡春風,很有可能他內心裡覺得全世界都應該喜歡春風。

「既然都查清楚了,東方昱自然也知道了吧?」秦葉悠問道,以他那個眼裡不容沙子的脾氣,定然不會饒恕碧兒了。

成勛幸災樂禍的笑了一下說道:「谷主自然知道了,狠狠教訓了一頓碧兒,把她嚇得不輕,希望這丫頭以後能老實一點吧。」

秦葉悠悄悄看了一眼春風,發現她只是微微笑著,並沒有什麼不甘和委屈,她也是個十分寬容之人。

回想方才成勛的話,她頓時有些好奇,問道:「把她嚇的不輕?你們谷主只是嚇唬了她一下?」

成勛聽她問到這裡,雙眼頓時一亮,笑著說道:「要說我們谷主,還真是讓人佩服,簡單幾句話,就把碧兒給嚇的魂飛魄散,老老實實的了。」

秦葉悠好奇的心痒痒,直接說道:「你就別賣關子了,趕緊說給我聽聽。」

她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燒啊,非常想要知道,這狠毒的女人到底是怎麼被收拾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3章:暗度陳倉

62.8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