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心裡懲罰

第344章:心裡懲罰

春風出事之後,成勛就把這件事告訴了東方昱,並且把他們的推測也跟東方昱暗示了一下。

東方昱是多麼精明之人,他直接連調查都沒有調查,只是命人又弄了一盒粉,跟他送給春風的一樣,然後把碧兒叫來。

「我有一樣禮物要送給你,你看看喜歡嗎?」東方昱看著她,指著桌上的一個精美的小盒子說道。

碧兒受寵若驚,笑著說道:「謝謝谷主,只要是谷主送給我的,我都喜歡。」

「嗯,你先打開看看再說吧,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和你心意。」東方昱微微一笑說道。

碧兒帶著欣喜的笑容,打開了那個精美的小盒子,然後臉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這個精美的粉盒她太熟悉了,她曾經用那樣嫉恨的眼神,深深的看過,現在它被送到她面前了,她卻不敢拿了。

東方昱觀察了她一會兒,然後問道:「看你這臉色,似乎是不喜歡,剛才不還說,只要我是我送的,你都喜歡嗎?如果不想要,也不必勉強的。」

「沒……沒有,我很喜歡,謝謝谷主……」碧兒支支吾吾的說道,雖然勉強笑著,可是眼中的那份驚喜,已經蕩然無存了。

過來兩日,碧兒伺候東方昱的時候,他突然問道:「你用的這是什麼香粉?味道有些特別。」

碧兒一怔,嬌羞的說道:「我用的是牡丹香粉。」

「哦,我記得我送給你的那盒是芍藥香粉,你沒有用?不喜歡?」東方昱問道,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又問了一句:「還是說你已經丟棄了?」

碧兒嚇得手一哆嗦,趕緊說道:「谷主送的東西,我怎麼會捨得丟了,我只是……只是不捨得用而已。」

「一盒粉而已,有什麼不捨得用的,你要是喜歡,我回頭讓人做了送給你,各種各樣的都有。」東方昱笑著說道,笑容沒有到達眼底,碧兒一抬頭,正好看到他眼中冷意。

她咬了咬牙,然後直接跪下說道:「請谷主贖罪,碧兒知道錯了,請您饒了我吧。」

東方昱不動聲色,輕聲說道:「你跪下做什麼,我不過是問了你兩句,你現在沒有用,回頭用起來就好,看你嚇成這個樣子,快去來吧,又不是什麼大事,我只是覺得是不是我說話沒有用了呢。」

最後一句話簡直就是帶著威脅的口吻了,東方昱不給她告罪的機會,碧兒有苦說不出來,只能保證第二天就用。

送東方昱總給她那盒粉的時候,她就知道事情敗露了,她還怎麼敢用那盒粉。

可是現在東方昱明顯不想放過她,就連她跪下求情都不行,碧兒不眠不休的研究那盒粉,可是就是查不出來,東方昱到底在裡面用了什麼毒。

一夜過去,天色逐漸亮起來,很快她就要去服侍東方昱了。

自從來到藥王谷之後,她各種作妖,終於把東方昱什麼服侍之人,都給排擠下去,現在只有她能近身伺候東方昱,曾經她很是引以為傲,現在她卻只是想要逃離。

天色大亮,碧兒實在沒有別的辦法,只能硬著頭皮上裝,用了那盒粉,臉皮僵的好像不是自己的臉,萬分懊悔當初所作所為。

碧兒來到東方昱的房間,他早已經起床,看到她進門,轉頭看了她一眼,碧兒趕緊過去幫他整理衣服。

「碧兒,看來你今天用了那盒粉了,這味道聞起來不錯,只是你的臉……」東方昱說道這裡很有技巧的停了下來。

碧兒頓時僵住,她不敢照鏡子,更加不敢看摸自己的臉,嚇得眼淚撲簌簌的往下掉,心裡想著自己的臉肯定是毀了。

「你的臉好像太白了,似乎不太適合用這個粉。」東方昱隨意的說道,然後看了她一眼,驚問道:「好好的,哭什麼啊?你最近好像很脆弱啊,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碧兒都愣住了,聽了他的話,怔怔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臉,好像並沒有什麼異常。

她的一顆心啊,七上八下的,被折騰了這麼久,猛然放鬆下來,竟然崩潰了,哇的一聲大哭起來,跪在東方昱的腳下。

「谷主,謝謝您,謝謝您饒了我,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碧兒哭著說道,本以為東方昱見她哭的這麼可憐,或許會有些惜弱之情。

可是她哭了那麼久,東方昱一直都沒有說一句話,她終於抽抽搭搭的停了下來,抬頭看一眼東方昱。

他依舊是冷淡的神色,眼神里沒有一點溫柔。

「這一次你如果真的知道錯了,那說明你還懂點事,看來你在醫藥盟救了我的份上,這次的事情就過去,如果再有下一次,那盒粉的放什麼東西,就看我的心情了,你聽明白嗎?」

東方昱的聲音始終冷靜,可是碧兒聽了卻是全身顫抖,她低聲說道:「我……知道了,我一切都聽從谷主的安排。」

東方昱滿意的點了點頭。

成勛繪聲繪色的講完這些,秦葉悠聽的嘆為觀止,不過一想到東方昱平時那不著調的樣子,也就他能整出這種嚇唬人的招數。

春風嘆了一口氣,替她家谷主辯解:「其實谷主是最為善良之人,他怎麼可能真的傷害碧兒姑娘,只是嚇唬一下她罷了。」

秦葉悠微笑的看著她,沒有說話,心裡想著:春風啊春風,你對你家谷主,是不是有什麼誤解啊。

東方昱要是善良之人,那她秦葉悠就是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了,他不是惡人罷了。

從春風得意樓回到奕王府,正是午飯時間,秦葉悠回到梧桐苑,梳洗一番之後,綠蘿擺上飯,她吃了幾口問道:「王爺用飯了嗎?肘子給他送過去了?」

綠蘿一邊為她盛湯,一邊笑著說道:「都送過去了,王爺忙,在書房裡用飯的,追風出來說,那肘子王爺吃的很開心。」

秦葉悠笑了一下,轉頭一看,桌上還有一盤切成片的水晶肘子,疑惑道:「怎麼這裡還有一盤?今天中午葛媽媽也做了肘子嗎?」

綠蘿掩嘴而笑:「這是王爺給您留的,他問了一下,聽說您就買了一隻,於是就留下一半,剩下的一半說留給您的。」

秦葉悠看著綠蘿笑的那麼開心,好像這肘子是留給她的一樣,滿臉無語,責怪道:「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王府連個肘子都吃不起了呢,還讓開讓去的。」

嘴上這樣說的,心裡其實是甜蜜的,綠蘿察言觀色,看她神色,知道她並不是真的責怪,嘴角的笑意更濃了,笑著說道:「王妃,這肘子不重要,重要的是王爺對您的這份心啊。」

秦葉悠笑著瞪了她一眼:「你這丫頭,現在膽子是越來越大了,連我也敢打趣了,待會一塊都不給吃。」

綠蘿一點都不在意,嘴上彷彿摸了蜜:「我吃不吃不要緊,王妃吃的甜蜜,我就高興呢。」

秦葉悠一生氣,居然真的把那半盤肘子都吃了,等吃完了才發現,有些吃撐了,只能飯後去花園裡散步消食。

綠蘿忍住笑意陪在她的旁邊,兩人說說笑笑的走了一會兒,來到池塘邊的涼亭里,秦葉悠感覺有些累,就坐在涼亭里的石桌前休息一會兒。

午後的陽光,更加溫柔和煦,照在人身上,讓人只覺得懶洋洋的,秦葉悠把胳膊撐在桌上,用手托著下巴,怔怔出神,一會兒之後,居然漸漸睡著了。

祁元修走到這裡來的時候,正好看到她托著下巴,閉著眼睛,嘴角還帶著一絲笑意,臉頰被太陽曬的紅撲撲是的,十分可愛。

綠蘿一轉頭看到祁元修,剛剛想要叫醒秦葉悠,祁元修抬手阻止她。

綠蘿低頭笑了一下,然後非常上道的轉身離開了。

祁元修隨手摺了一個草葉,小心翼翼的靠近秦葉悠,在她的鼻子前掃了幾下。

她到小臉立即皺成一團,即使這樣都沒有醒來,祁元修竭力忍住笑意,不讓自己笑出聲來。

秦葉悠睡的沉了,身體慢慢的向一邊傾斜,祁元修也不去扶她,然後就坐在她的旁邊,耐心等待,終於等到她支撐不住,一下子就歪倒了,正好倒在他的懷中。

秦葉悠自己嚇了一跳,立即就要蹦起來,結果就被祁元修緊緊的摟在懷中。

她睡眼惺忪的問道:「咦?我不是在花園嗎?怎麼到你懷裡了?」

睡蒙了,一時間分不清楚自己在何處呢,祁元修哈哈大笑:「你不是會瞬間轉移嗎?這不就轉移到我身邊來了,人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你是不是太想我了,所以夢到我了啊,看你笑的那麼甜蜜?」

「王爺,你又嚇唬我!」秦葉悠嗔怪道,然後就從他懷中坐起來。

轉頭一看祁元修,見他眼下一片青黑,似乎很憔悴。

「王爺,最近很忙?」秦葉悠擔憂的問道。

「嗯,是有點忙,大魏現在動蕩不安的,我必須要提前做好準備才行。」祁元修的口氣都有些疲憊,不過從來不會對她有所隱瞞。

他握住她的小手,放在他大大的掌心裡,慢慢摸索著,笑著說道:「不過中午吃了你的給我待得好吃的,感覺似乎沒有那麼累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4章:心裡懲罰

63%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