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女為悅己者容

第345章:女為悅己者容

秦葉悠笑了笑,起身說道:「反正我中午吃多了,就當是活動一下消消食吧。」

她站在祁元修的身後,開始給他放鬆肌肉,祁元修常年習武,肌肉結實,這可是個力氣活,不一會兒秦葉悠的額頭就滲出一層薄汗,有些後悔接下這個力氣活了。

可是一看祁元修十分享受的表情,又不捨得停下來。

越了解他,就會越心疼他。

起初秦葉悠對祁元修的印象就是喜怒無常,性格殘暴,後來覺得他十分強悍,無所不能,再到後來,慢慢的靠近他,走進他的心裏,才發現他有時候也會需要呵護。

「中午連午飯都來不及吃了,跑去哪裏了?」

就在秦葉悠沉思的時候,祁元修突然開口問道。

「我去春風得意樓了。」秦葉悠老老實實的回答道,祁元修眉頭一皺,春風得意樓可是東方昱的地盤。

「東方昱又來京城了?」他立即就豎起身上的刺,秦葉悠嘆了一口氣,這倆人現在算是死對頭了,提起對方,就立馬全身戒備。

「沒有,他沒有來,是春風姑娘,前段時間被人陷害,她的臉毀了容,是我幫她醫治的,這次從南嶽回來,想起來了,我就去看看她而已,你緊張什麼啊?」秦葉悠用力摁着他的肩膀說道。

「哼,東方昱怎麼弄的,不是挺囂張的嗎,連自己的人都保護不了嗎?」祁元修十分不屑的說道,口吻里還帶着一點幸災樂禍。

「唉,都是桃花債,不過那個兇手已經被東方昱教訓過了,希望這次長點教訓吧。」秦葉悠嘆息一聲,默默的低頭看了祁元修一眼,這也是個凈惹桃花債的主兒。

說道這裏,秦葉悠忍不住把東方昱收拾碧兒的事情,有給祁元修敘述了一遍,祁元修也忍俊不禁,笑着說道:「東方昱這傢伙,果然是歪的很呢,要是我直接給個痛快,敢欺負我的人,直接一刀穿倆窟窿得了。」

秦葉悠忍不住推了他一下:「王爺,你能不能不要這麼血腥,那碧兒姑娘雖然做的不對,但是當初也是為了東方昱背叛了整個醫藥盟,拚死把他從醫藥盟救出來的人,東方昱自然是不能殺她的。」

祁元修冷哼一聲,十分不屑:「靠女人救,算什麼英雄好漢。」

秦葉悠一聽就不樂意了,就不願意聽他貶低女人的存在價值,她故意大聲咳了一聲,暗示他:大哥,你這麼看不起女人,你不也曾被我救了嗎?

「突然感覺手有些酸了,不按了,王爺您隨意吧。」秦葉悠涼涼的說道。

「哎……你不帶這樣的,摁了一邊,空着另外一邊,這是要折磨人啊,秦葉悠,你故意的是吧?」祁元修出言威脅,假裝板起臉。

秦葉悠哼了一聲,只得不情不願的繼續為他推拿,不過明顯不如剛才的熱情高了。

祁元修知道自己剛才的話,又得罪這個小女人了,他趕緊轉移話題問道:「你說那個女人,當初都敢背叛師門,命都不要了,也要救東方昱,也算是有膽色的,怎麼這會兒就這麼不經嚇了?」

「女為悅己者容,你懂的吧?還不都是感情惹的禍,碧兒肯定是看上東方昱了,所以當初才有那麼大的勇氣,現在東方昱她還沒到手呢,要是毀容了,一切可就泡湯了,她能不害怕嗎?」

這麼簡單的問題,難道都看不出來嗎?男人在感情方面怎麼都這麼遲鈍。

祁元修怎麼會不明白,不過是逗著秦葉悠玩兒罷了,他十分賣力的點了一下頭,似乎十分贊同秦葉悠的話。

「你說的對,女為悅己者容,如果一個女人連自己的臉都保護不了,那她還能做點什麼?沒有男人會喜歡一張毀了的臉,尤其是你,這張好看的一張臉,可要好好保護著。」祁元修一本正經的說道。

秦葉悠見他變着法兒說話逗她開心,剛才堵在心口的悶氣,一下子就消失不見了。

就這這時候,他倆身後突然傳來嘩啦一聲,似乎有什麼瓷器掉在地上,摔碎了。

祁元修和秦葉悠一驚,轉頭一看,站在他們身後的居然是文如意。

她的臉毀了以後,便很少出門,不知道今天為何突然出現在這裏,她帶着面紗,只露出額頭和一雙眼睛。

眼神十分震驚和悲傷,喃喃說道:「元修哥哥,原來你是這樣看到嗎?」

看來她剛才聽到祁元修和秦葉悠的對話了,祁元修張了張口,想要解釋,看到秦葉悠也在看着她。

他又不能說剛才都是騙人的,如果這樣能讓文如意死心,狠心一些也無所謂吧,於是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文如意頓時崩潰,眼淚涌了出來,大聲喊道:「你騙人!你之前明明說,不管我變成什麼樣,你都不在意的。」

秦葉悠猛然轉頭,瞪了祁元修一眼,那正是之前兩人置氣的時候,祁元修對文如意說過的話,為的不過是刺激秦葉悠罷了。

可是現在被文如意說出來,那就是另外一個感覺了。

祁元修不緊不慢的說道:「對,那是我說的,如意,我現在還這樣說,不管你變成什麼樣,我都不在意,因為你又不是我的妻子,只要葉悠好好的,別人怎樣與我有什麼關係呢。」

文如意捂住耳朵,拒絕往下聽,秦葉悠看着她,只覺得她自欺欺人的太可笑了。

「我不聽,我不聽,你肯定就是因為我的臉毀了,才這樣說的,你這個膚淺的小人!」文如意大聲喊道,然後就跑遠了。

秦葉悠看着她的背影,然後又看了一眼神色複雜的祁元修,試探著問道:「王爺,你不過去看看她嗎?看上去似乎很傷心。」

「你希望我去安慰別的女人?」祁元修一個危險的眼神拋過來,秦葉悠立即住口了,連忙擺手說道:「不是的,我也就是客氣一下,我的夫君只能安慰我一個人。」

祁元修這才滿意的笑了。

追風這時候從遠處小跑而來,走到祁元修跟前,大口喘著氣說道:「王爺,來消息了,跟您預想的一模一樣,看來我們必須要儘快準備起來了。」

祁元修立即端正了神色,對追風說道:「趕緊告訴冷月一聲,儘快到我的書房內,我們討論一下下一步的計劃。」

追風立即領命去了,祁元修轉身對秦葉悠說道:「這段時間,京城可能不會很太平,要不你先去鄉下的莊子上躲一下,等風暴過去,我再派人把你接回來。」

「我是你的夫人,自然要跟你共進退,扔下你一個人,我跑出去避險,這算是怎麼回事?你也太小瞧我秦葉悠了。」她義正言辭的拒絕道。

祁元修知道她的脾氣,摸了摸她的頭,匆匆離開了,進了書房就再也沒有出來。

梧桐苑內,晚飯時分,綠蘿被秦葉悠擺上飯,還沒開始吃呢,就見紅袖急匆匆的從外面跑進來,喘著粗氣說道:「不好了,王妃,出事了。」

秦葉悠靜靜的看着她,等她氣順過來再說,綠蘿有些着急道:「有什麼事,你趕緊說!」

「清風苑的文姑娘,剛才自殺了,那邊的丫頭婆子一起衝到清風苑,讓王爺去呢。」我剛才聽小六子說的,趕緊回來彙報一聲。

秦葉悠聽了之後,略微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你快去歇會吧,待會也該吃晚飯了。」

紅袖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秦葉悠,綠蘿給了她一個趕快離開的眼神,紅袖意會到了,很快告辭走了出來。

「王妃,你說這文姑娘是真的自殺嗎?」綠蘿問道。

秦葉悠冷笑一聲說道:「連你都能問出這樣的問題了,別人難道看不出來?作秀罷了,這個時候正是文如意喝葯的時間,她院裏進進出出的丫鬟婆子不斷,她就是真想死都死不了。」

說道這裏,她抬頭看了一眼怡然居的方向,低聲說道:「不過看來,現在有人要忙起來咯。」

綠蘿不太明白,問道:「王妃,您這是什麼意思?誰要忙起來了?」

「自然是王爺了,人家擺了這麼大局,演技精湛,王爺能不去捧場嗎?今晚給怡然居書房送的宵夜,就算了吧,估計王爺都回不來。」

綠蘿聽明白了,十分鄙夷的看了一眼清風苑的位置,冷哼一聲:「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

秦葉悠笑了:「綠蘿,最近你的文學水平見長了啊,都會有無所無用其極了!」

綠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剛剛學會的,王妃以後我也要多學習,多認字,以後像您一樣……識文解字,還能治病救人。」

文如意好不容易把祁元修給召去,故意一時半會不會消停,自然會使出全身解數把他留下,只要祁元修在清風苑留宿一夜,就再也說不清了。

秦葉悠在燈下坐了一夜,三更天的時候,綠蘿進來,小聲說道:「王妃,您先睡吧,王爺還在清風苑呢,一直都沒有出來,我剛才看了一下,裏面似乎亮着燈的。」

秦葉悠緩緩起身,活動一下僵硬的關節,說道:「好吧,睡覺!既然躲不過,那就只能接受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5章:女為悅己者容

63.19%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