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將計就計

第346章:將計就計

這點小把戲,連綠蘿都能看出來,難道祁元修會看不出來?他能到清風苑待到現在,只能說明他想配合文如意的表演。

秦葉悠躺在床上,面朝里背對著外面,如瀑的長發披散在枕上,感覺到今夜格外的凄涼。

跟文如意相比,她沒有背景,不能給祁元修強大的支持,可是她在文如意跟前,向來都能挺直腰背,以為她有祁元修對她的愛護,這是她最大的底氣和自信。

可是如果有一天,連這個也沒有了呢,現在她相信祁元修,可是未來呢?她是天生的悲觀主義者,從來不相信一勞永逸,這世上唯一的永恆,就是沒有永恆。

誰能保證祁元修永遠不變心,世事難料,尤其是處在他這個位置,位高權重,他的身後還有整個大魏,誰能保證,她永遠是他心口最重要的一個呢。

今夜過後,誰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事,如果他迫不得已要娶文如意,如果他會變心,她絕對不會勉強,定然遠走他鄉,老死不相往來了。

想到這裡,秦葉悠突然感覺到更加的心酸,彷彿已經看到她背著行李,朝著夕陽下的地平線,慢慢走去的凄涼背影。

眼淚止不住的順著眼角滑下來,臉上冰涼一片,她恨恨的抬頭抹去淚水,更加恨恨的說道:「我要讓你永遠也見不到我!讓你後悔一輩子!」

「你要讓你誰後悔一輩子?」祁元修的話突然從她的背後響起來。

秦葉悠一怔,沒有回頭,躺在那裡沒有動,不過頓時止住了眼淚。

祁元修剛剛要在她的身邊躺下,雙手剛剛要觸碰她的肩膀,秦葉悠立即往裡面縮去,瓮聲說道:「你身上有味道,先去洗個澡吧。」

祁元修一怔,隨即用力把她的肩膀拌過來,挑眉說道:「好大的膽子,你竟然敢嫌棄本王!」

卻在她轉過來的一瞬間,不經意看到她眼角的濕意,他愣了一下,秦葉悠立即一低頭,用被子蓋住自己,聲音悶悶的從被子下傳來:「你身上有別的女人的氣味,我不喜歡,不準上我的床!」

祁元修好笑的看著她,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個蠶繭的形狀,方才另外一個女人千方百計想要把他留下,到了秦葉悠這裡,竟然還把他往外推。

不過他很快想明白她這是為何,心裡反而更加高興了,徒手把她從被子里挖出來,捧著她的小臉,在她光滑白皙臉頰上,用力的親了一口。

然後大笑著起身去沐浴了,秦葉悠自己凄涼哀怨了半天,見他竟然還如此高興,心裡更加氣憤了,看著他的背影,忍不住把旁邊的枕頭拖了過來。

把枕頭想象成他的樣子,一陣拳打腳踢之後,只把自己累的氣喘吁吁,心裡終於好受一點了。

祁元修很快去而復返,不過已經換了一身清爽的裡衣,柔軟光滑的錦緞做成的,穿著十分舒適。

秦葉悠不擅長女紅,家裡的針線活,有專人負責,可是祁元修的貼身衣物還是她來打理,自從她給他做了第一件之後,以後他再也不穿別人做的了。

就算是她的手藝遠遠不及那些綉娘,他也十分樂意。

秦葉悠躺在床上,看著祁元修帶著笑意緩緩走來,雪緞柔軟,他長身玉立,身姿挺拔,走路帶風,烏黑的長發打散了,也披在身後,趁著雪白寬鬆的裡衣,竟然有一股仙姿,十分俊美。

成婚幾年了,她居然還會偶爾被他的美色震驚,她剛才出了氣,現在又有這樣一副賞心悅目的畫面從上前來,心情終於稍微好點了。

祁元修來到床前,看著旁邊那個造型獨特,剛剛遭受過毒打的枕頭,沉默了一下,秦葉悠心虛的眼神躲閃了一下,說道:「夜深了,王爺還不休息……」

祁元修微微一笑,躺在她身邊,戲謔道:「夫人,剛才你趕我去洗澡的時候,怎麼不見你如此急切。」

秦葉悠感覺到臉頰發燙,誰急切了啊,她不過是轉移一下他的注意力而已。

祁元修躺下之後,長長的胳膊一伸,就把摟入懷中,萬般珍惜的抱住了,輕聲問道:「剛才哭了?」

秦葉悠肯定不好意思說是因為吃錯,知道他不是那麼好糊弄的,不回答是不可能的,於是輕聲說道:「嗯,做了噩夢,夢見你被人打了,哭著醒了了。」

祁元修居然哦了一聲,隨即問道:「先別說我被人打這樣的事情根本就不會發生,就算是我被人打了,所以我剛才進來的時候,明明聽到你說的是讓我永遠也見不到你,這樣不會太無情嗎?」

秦葉悠一怔,訕笑了一下,她就知道,這傢伙絕對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夢話嘛,自然是胡言亂語,當不得真的,我剛才不也為你留下了同情的淚水了啊。」她強詞奪理。

祁元修並不揭穿他,見她閃爍著大眼睛,心裡不知道又在算計什麼呢。

「今晚我必須得去,因為天山派掌門大弟子來了」祁元修說道。

秦葉悠猛然抬頭:「這麼快就得到消息了?」

祁元修冷笑一聲:「你以為他們圍在王外面是做什麼呢?」

秦葉悠癟了癟嘴,冷哼道:「我還以為今晚就要逼你們拜堂成親呢,文如意怎麼會願意這麼輕易就放過你啊。」

祁元修突然十分笑了一下說道:「她不要自殺嗎?肯定得有原因啊,那醫藥盟天山派的人整天圍在她的身邊,自然是要挨個排查的,所以才等到現在。」

秦葉悠愣了一下,然後就反應過來了,祁元修確實是一直待在清風苑,可是待在清風苑的並不是只有他,還有醫藥盟和天山派的人。

如果只有兩人相處,那麼文如意一個女人實在是有太多辦法留住他了,撒嬌耍賴,裝死裝暈都可以的,可是當著眾人的面,她身為天山派掌門之女,自然是不好意思直接這樣做。

「這樣想來,文姑娘今晚可能會很辛苦呢。」秦葉悠十分同情的說道。

「這是你真實的想法?」祁元修低頭看著她問道。

秦葉悠靠在他的胸前,點了一下頭,祁元修抬起她的下巴,直視著她問道:「真的嗎?」

秦葉悠打算再點一下的頭,卻一不小心破了功,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那個畫面她簡直可以想象出來,文如意自殺,自然是會被第一時間發現,然後很快就會有人去報告祁元修。

等祁元修去的時候,文如意會十分委屈的哭訴,她不想活的原因,自然是因為白天的時候,在花園裡聽了祁元修的話。

這時候醫藥盟和天山派的人自然也會在現場,他們會無聲譴責祁元修,讓他表態,人家姑娘為了他,連命都不要了,他怎麼能辜負姑娘的這份深情呢。

文如意的計劃很完美,如果是一般的男人,或許就掉入她的坑中了,可惜啊,她遇到的是祁元修。

他一生最厭惡的就是被人算計,文如意認識他那麼多年,竟然都不知道這一點。

祁元修將計就計,上來先一口否決了文如意自以為是的理由,他堅定的告訴大家:「如意,不是這麼脆弱的人,能讓她選擇自殺,肯定有別的原因!」

然後用從未有過的耐心跟跟文如意說道:「如意,別怕,有什麼是你就告訴元修哥哥,我一定替你討回公道。」

當時醫藥盟的人,天山派的人都在,祁元修這副負責擔當的模樣,讓不少人感動,包括已經被她冷落許久的文如意。

她一感動,想到這些日子的擔憂和委屈,就忍不住落淚了,這在旁人看來,自然就是因為被祁元修問到了痛楚,果然是有內情的。

於是好戲開始,祁元修親自坐鎮,開始追查文如意自殺的理由。

文如意有苦說不出,這時候司馬前竟然還去假惺惺的靠上前,噓寒問暖的讓文如意一定要想開。

她正煩躁不已,而且還擔心被祁元修誤會,當即吼道:「你給我滾開,我不想看到你!」

祁元修當即抓住這個機會,把大家懷疑的方向,引到司馬前身上去了。

「司馬前,你為什麼一直糾纏如意,之前我就聽說,如意的臉會這樣,跟你和葉副盟主也有關係,司馬前你到底是按的什麼居心?」

司馬前百口莫辯,葉副盟也被帶了出來,天山派的人當即矛頭就對著兩人而去。

文如意不知所措,本來她就想對葉副盟主不太信任了,可是又不想被祁元修誤會,就這樣鬧騰到了半夜,最終也沒有查出來是什麼原因。

文如意欲哭無淚,被折騰的疲憊不堪,這與她的初衷差了十萬八千里啊,最後實在沒有辦法了,只能假裝暈過去,這才結束了暫停了這場鬧劇。

祁元修躺在秦葉悠的身邊,三言兩句講了這場鬧劇,秦葉悠笑到不行,想他平看上去清冷孤傲的樣子,都只是假象啊,這傢伙演技好著呢。

秦葉悠笑著說道:「估計這一鬧,文如意以後輕易不敢自殺了,而且經過今晚之事,她以為你對她還有情呢,有那個協議在,她更加不會拿出禁藥令牌了,簡直是因禍得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6章:將計就計

63.3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