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誰親誰疏

第347章:誰親誰疏

秦葉悠說了半天的話,不見祁元修回應一句,有些疑惑,抬頭一看,他竟然已經睡著了。

她這才想起來,這些日子祁元修一直都很忙碌,王府里每天都有很多人出入,他經常忙的連飯都在書房裡吃了。

祁元修累成這樣,文如意還整天出幺蛾子。

祁元修肯定是看出她剛才傷心了,這才強大精神跟她詳細解釋,一直到她的心情好起來,這才終於撐不住,直接睡過去了。

秦葉悠伸出胳膊,輕輕的扶著他的臉,他依舊睡著,只是眉頭還輕輕皺著,似乎在夢裡也不得舒心。

秦葉悠用手指撫平他的額頭,有些心疼,祁元修說過,他從小就在荊棘從中長大,就算是睡著的時候,也帶著三分警覺。

現在卻累到睡的這麼沉。

「祁元修,我會好好護著你的,你安心睡吧。」秦葉悠輕聲說道。

不管前一夜多累,第二天祁元修都會準時醒來,轉頭一看秦葉悠還在睡著,他輕手輕腳的就要翻身下床。

秦葉悠閉著眼睛,從被子下面伸出白嫩的小手,拉住了他:「天色還早呢,再睡一會兒吧。」

祁元修見她慵懶的像是一隻小貓,看上去懶洋洋的,一頭秀髮也睡的毛茸茸的,心裡柔軟,思索一下,最近皇上身體不好,都不早朝了,有什麼事直接去皇上寢宮彙報,他今天上午竟然有半日清閑。

想了一圈,再看一眼,床上分外誘人的小妻子,他著實捨不得,竟然真的又躺了回去,嘆息一聲說道:「好吧,那就再躺片刻。」

躺回去的時候,突然想起一首古詩,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

以前他對這種行為嗤之以鼻,認為自古溫柔鄉就是英雄冢,好男兒不能留戀溫柔鄉。

可是現在他竟然有些理解了,願意用所有換在她身旁的溫柔和安寧。

他向來警覺,睡著時也一樣,從不深睡,可是在秦葉悠旁邊睡著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會睡的十分踏實。

懷中摟著自己心愛的小妻子,柔軟馨香,手感很好,味道也很好聞,祁元修心滿意足,一會兒功夫就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秦葉悠似乎聽到門外有爭吵之聲,她悄悄的起身,見祁元修還在沉睡,她小小下床,披上衣服,整理一下頭髮。

綠蘿進來伺候她梳洗,秦葉悠問道:「外面什麼事鬧哄哄的,王爺難得休息一會兒,讓他們安靜一下。」

「還不是那個蕙娘,來找王爺呢,又是為了文姑娘的事情,被追風給攔下了,正不依不饒呢。」綠蘿有些氣憤的說道。

「今天不出門,你就簡單給我梳一個髮髻就好。」秦葉悠輕聲說道。

綠蘿多年伺候秦葉悠,知道她的喜好,不喜歡繁複的髮髻,不管服飾,還是裝扮,都是簡單舒服就好,綠蘿手藝好,很快就搞定了。

這時候蕙娘似乎還在鬧,而且聲音越來越高,秦葉悠皺了皺眉頭。

她好不容易說服祁元修多休息一會兒,不能這時候被蕙娘給鬧醒了啊,她想了想走了出去,綠蘿緊跟在她身後。

梧桐苑的門口,追風像是門神一樣,站在院門口,就是不讓蕙娘進去。

「王爺吩咐了,不準放任何人進去打擾他休息,請您回去吧。」追風反反覆復就只有這一句話。

蕙娘怒目圓睜,一隻手掐在胖胖的腰上,另外一隻手指著追風破口大罵,形象很像是一隻茶壺。

「你這小兔崽子,竟然敢攔我!你算是什麼東西啊,我跟你說了幾遍了,如意出事了,我要去告訴元修,你給我讓開!」蕙娘大聲吼道。

「不行,王爺吩咐了,不準放任何人進去打擾他休息,請您回去吧。」追風猶如復讀機一樣,重複著同樣的話,厲害的是他的語調和表情都不帶有變化的。

蕙娘這樣戰鬥起來,都沒有成就感,氣到不行,眼看真的就要動手了,已經挽起袖子了。

梧桐苑的小丫頭之前因為阻攔蕙娘,也曾嘗過她的巴掌,事後秦葉悠替她們檢查的時候,發現蕙娘是真的一點都不留情,這一巴掌下去,好似鐵砂掌一般,下丫頭細皮嫩肉的,被扇了之後,臉都要青紫好幾天的。

眼看蕙娘的巴掌就要落到追風的臉上了,追風滿臉無懼,閉上準備硬挨著這一下了。

想像中挨巴掌的清脆聲和肉痛感都沒有到來,轉頭一看,秦葉悠握住了蕙娘的手。

「蕙娘,這是我的梧桐苑!在這裡打人,不太合適吧,有什麼事就直接說吧。」秦葉悠說道。

蕙娘冷眼瞥了她一下:「我要見元修!」

「王爺昨夜因為文姑娘的事情,一夜未睡,現在剛剛睡下,你有什麼事,回頭再找他吧,讓他休息一會兒。」秦葉悠竭力控制住自己的脾氣。

「他還睡的著,如意都這樣了,他還睡的著嗎?天山派又派人來了,他到底要作到什麼時候?」蕙娘十分激動的喊道,聲音更是提高了八度。

「蕙娘!到底文如意是你的親人,還是玩王爺是你的親人!」秦葉悠忍不住怒吼道。

「文如意要是死了,難道也要王爺跟著陪葬嗎?王爺這麼辛苦,難道你都看不到嗎?整天如意,如意,你想過王爺真正的感受嗎?」秦葉悠替祁元修感到心酸。

蕙娘愣了一下,梧桐苑的人都看著這邊,當著眾人的面,她被秦葉悠訓斥了,有些下不來台。

「都是你這個女人,要不是你……」蕙娘指著秦葉悠就要開罵。

秦葉悠比她更快:「你能不能有點新意,要不是我怎麼著?要沒有我,王爺也不會娶文如意,今天這話我就放在這裡,祁元修是我秦葉悠的男人,誰也搶不走,文如意在鬧騰也是白搭,你如果聰明,就剩著點體力,老實待著吧。」

秦葉悠實在是受夠了,每當有什麼事,蕙娘就要來她這個叫罵一通。

「你你你,你就是個禍害,元修遲早毀在你的手裡!有你在,元修是不會好的!你就是害人精!」蕙娘完全發揮潑婦潛能,跳著腳叫罵開來。

秦葉悠懶得跟她廢話,把追風往門裡一扯,然後就要讓小廝關門。

沒想到蕙娘人老身手倒是矯捷,竟然一個箭步沖了過來,秦葉悠不跟她一般見識,她以為秦葉悠是怕了她了,得寸進尺,進門之後,居然想打秦葉悠。

秦葉悠冷眼看到,冷哼一聲,順手就從給系統內取出銀針,只要蕙娘敢動她一根手指頭,她手中的銀針,絕對不會客氣。

可是她還沒有出手呢,就感覺到身後傳來一股勁風,然後一雙有力的胳膊摟住她的腰,帶著她往旁邊一閃,她穩穩噹噹的貼近一個結實的懷抱內。

「蕙娘,你這是想要跟我的王妃動手嗎?」祁元修冰冷的說道。

「元修,你不知道剛才她說的話有多囂張,這樣的女人就是禍水啊,我是不會害你的,你就聽我一句吧。」蕙娘在祁元修面前,完全沒有剛才跋扈的神氣了。

祁元修平靜的說道:「她剛才的話,我聽的很清楚,也很贊同,我早就跟你說過了,我祁元修只要秦葉悠一個女人,我們是夫妻,誰要跟她過不去,就是跟我祁元修過不去!」

蕙娘盯著祁元修的眼神,有些膽怯,她能感覺到他的怒氣,喃喃說道:「元修,你這是是非不分,總有一天你會明白的。」

「哼,什麼是是非非都與我無關,在我這裡,什麼是,什麼非,都由我自己說了算了,我不用分什麼是非!」祁元修霸氣回應,秦葉悠靠在他懷中,忍住不想要給他鼓掌。

祁元修往前一步,靠近蕙娘,盯著她說道:「是是非非我不在乎,但是誰親誰疏,我心裡很清楚,蕙娘,你一個外人,我的家事你就不要攙和了。」

蕙娘瞬間睜大了眼睛:「我……我是外人?那她算什麼?」

她一臉不敢置信的指著秦葉悠問道,祁元修微微一笑,立即回應道:「她是我的妻子,是與我同床共枕,共度一生之人,自然是我這輩子最親近之人。」

「你你你,忘恩負義!」蕙娘氣的眼淚都下來了,她沒有想到祁元修竟然能說出如此無情之話。

祁元修十分平靜的看著她,眼神依舊涼涼的,聲音平靜無波:「蕙娘,我已經警告過你很多次,不要攙和我的事情,你執意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了,放心,我不會不管你,我好吃好喝供著你,只是這奕王府,你是不能留了!」

「你要趕我走?」蕙娘的聲音都顫抖了。

她以前也鬧過很多次,祁元修最多只是訓斥她幾句也就罷了,這一次文如意出了這樣的事情,她本想借著這個機會鬧一場,趁著天山派有人來,她覺得祁元修不會做的很過分。

沒有想到他竟然如此決絕,直接就要趕走她。

「好,你現在長大了,翅膀硬了,不想要我這個姨媽了,我不如就順了你的心意,趁早死了算完,就是對不起我那死去的姐姐啊。」蕙娘哭著說道。

祁元修冷笑一聲:「我娘要是泉下有知,怕是最後悔的就是把我託付給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7章:誰親誰疏

63.5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