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糾纏王爺

第348章:糾纏王爺

蕙娘一下子跌坐在地,指著祁元修說道:「你這個不孝子啊,怎麼能這樣說你娘親,我這麼多年為你的付出,都是餵了狗了嗎?」

祁元修冷冷的看著她,回想小時候見蕙娘的時候,她也曾是溫柔可親的,可是娘親去世之後,他被接入宮中,她就慢慢的變了。

「這些年你做的事,看似是對我好,可是你最終的目的,真的是為了我嗎?我早就告訴過你,我不想要什麼,你捨不得天山派給你的榮耀,非要讓把我和文如意湊在一起。」

「後來,我不止一次告訴你,秦葉悠才是我真正想要之人,她對我來說非常重要,比我的命都重要,你竟然還是要一次次傷害她,你傷害的是我的命,你知道嗎?上一次在天牢里,你派去的人害死她的人,還沒來及登場吧。」

「蕙娘,我不想要的,你逼著我要,我珍惜的,你就要毀了她,你說如果我娘親還活著,她會讓你這樣對我嗎?」

最後祁元修低著頭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說道:「蕙娘,你我之間的緣分,就到此為止吧,我會供養你到老,但是不想再見到你了。」

蕙娘怔怔的看著他,嚎啕大哭,卻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了。

秦葉悠也有些震驚,自從她第一次見到蕙娘開始,蕙娘從來沒有給過她好臉色,明著暗著給她下了多少套,她已經記不清楚了。

本來已經做好的持久戰的準備了,沒想到就這樣結束了。

「追風,派兩個人侍衛,護送蕙娘回去,到那邊安排一下,不要讓她在那裡受委屈。」祁元修說完轉身就走。

秦葉悠也緊跟在他的身後,轉身離開了,背後傳來蕙娘撕心裂肺的喊聲:「元修,元修,我知道錯了,你不要趕我走啊,不要趕我走,我是你的親姨啊。」

回到屋裡,祁元修臉色鐵青的坐下,秦葉悠給他倒了一杯水,輕聲說道:「其實,我也都習慣了,讓她鬧唄,我也是不怕的,你沒有必要真的把她趕走的。」

在這古代,萬事孝為先,她還顧忌到祁元修在外的名聲,把一直照顧自己的姨娘趕走,這樣的事情傳出去,總歸是不好聽的。

「她如果只是平常的吵吵鬧鬧,也就罷了,她對你動了殺心,我就絕對留不得她了,我怕控制不住自己,別人傷害你,我可以直接殺了他,可是我不能殺了蕙娘,她畢竟是我娘唯一的妹妹。」

祁元修有些疲憊的說道,秦葉悠坐在他的跟前,不知道該如何勸慰。

本以為祁元修敢蕙娘走,是對她太狠了,現在看來,這還是祁元修對她的仁慈了。

「當初我在天牢之事,你怎麼知道的?」秦葉悠問道,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啊,她被打入天牢中,所有人都上趕著去害她啊,能活著出來,真是算是他命大了。

「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多,你放心,他們我一個都不會放過!一定會替你報仇的。」祁元修堅定的說道。

秦葉悠微微一笑說道:「報什麼仇,姑奶奶我有什麼仇,一般當場就抱了,文如意的臉現在這樣,就不用我說什麼了,葉副盟主多年經營的地位,怕是也要功虧一簣了,哦,你昨晚的表現,也很助力。」

祁元修轉頭看著她洋洋得意的樣子,低聲問道:「還有你一個人呢?」

秦葉悠笑的溫暖和煦:「你說皇上啊,聽說現在皇上都不能早朝了,你說這是不是報應呢?」

祁元修挑了挑眉,靠近她,笑著問道:「這我倒是真不知道,竟然也是你的手段?」

秦葉悠在祁元修面前,也沒有什麼好遮掩的,反正他早晚會知道,可是不能讓他覺得她是個惡毒之人。

她想了一下回答道:「是我做的,誰讓他當初跟天山派合起活來陷害你的,這人壞的很!」

祁元修忍俊不禁:「他暫時還不能死,最起碼得等到五皇子回來的,現在時機不成熟。」

「我知道,沒要他的命,就是讓他半死不活而已,讓他有精神了,他還不得整天折騰我們啊,前段時間髒心病狂,這段時間讓他好好反省反省吧。」

祁元修冷笑一聲:「他不會反省的,我太了解他了,從小的時候開始,太后驕縱他,不管是什麼事,錯的都是別人,他不會有任何過錯。」

秦葉悠沉默,人性本就複雜,只是有的人選擇克制內心的惡,有些人選擇放縱這些惡,大魏皇上顯然是後者。

被蕙娘這樣一鬧騰,祁元修顯然是休息不成了。

「我要去一趟軍營,這兩天府里亂糟糟的,如果不信,你就關上大門,誰也不見,我把冷月留下來,我看誰敢硬闖!」

祁元修總是不放心她,秦葉悠卻比他想想的要厲害的多。

「你去吧,不用管我,你不在家,蕙娘也被送走了,文如意自顧不暇,這梧桐苑或許能清靜兩天。」秦葉悠笑著寬慰他。

祁元修終於放心離開,誰知道晚上的時候,梧桐苑就有人來拜訪,醫藥盟的容副盟主容行遠。

別人來秦葉悠都可以拒之門外,容行遠卻不行,且不說現在五皇子還在人家徒弟處養傷呢,就是之前人家對他們也是多有幫助的。

綠蘿十分客氣的把容行遠請進了客廳,秦葉悠收拾一番之後出來。

容行遠是典型的技術性人才,能做到醫藥盟的盟主之位,靠的就是過人的醫術,在人情世事方面,反而十分簡單,這也是秦葉悠願意接納他的原因之一。

容行遠沒有太多迂迴,進門客氣兩句之後,就直接道明來意:「王妃,老夫這次來,就是想要問一下,大小姐臉上的傷您真的沒有辦法醫治嗎?」

秦葉悠微微一笑:「容副盟主,您這話是什麼意思?是再說我見死不救嗎?」

容行遠看著眼前這女子,她眼神清澈,氣質淡雅,看上去似乎就是個不經世事的深閨婦人,可是他卻知道,這女子絕對不是一般人,他敬佩她的醫術,更加欽佩她的勇敢果決。

「王妃,我並無此意,大小姐出事,葉副盟主做的一些事不靠譜,我都知道,我本不想管這些事,只是現在關係到整個醫藥盟,我不能坐視不理了,現在葉副盟主已經被看管起來了。」

秦葉悠一驚:「看管起來了?確定是他了嗎?」

容行遠點了點頭:「似乎是找到證據了,掌門這次親自派人來的,行事比較秘密,具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不知為何,秦葉悠突然想起來,祁元修之前說的,曾經想要害她的人,他一個都不會放過。

文如意出事的那天晚上,祁元修在清風苑待到深夜,看來做了不少事,他回來竟然一點都沒有說。

「容副盟主,我說句不該說的話,文姑娘的臉,我並不是一點辦法都沒有,而是我不能為她醫治,葉副盟主對我們夫婦已經有了很深的意見,這件事例外都透著蹊蹺,醫藥盟和天山派絲絲縷縷的關係擺在這裡,醫藥盟基本上就是葉副盟主說了算,我們實在是不好出手。」

秦葉悠低聲說道,態度十分誠懇。

容行遠靜靜的看著她,然後微微點了點頭:「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以前盟主器重他,一切都交給他,權利大了以後,唉,人也就跟著變了。」

秦葉悠點了點頭說道:「是啊,大魏說起來強大,在醫藥方面還是要多仰仗醫藥盟的,我和王爺如果壞了人家的好事,一個不小心牽連的可就是整個大魏啊。」

容行遠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氣憤不已的說道:「他為了自己的權勢,竟然連掌門的女兒都不放過,掌門如果知道了,定然不會放過他的。」

秦葉悠見他生氣,微微一笑,勸慰道:「容副盟主,您也別太生氣了,其實葉副盟主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讓如意嫁給司馬前嘛,我看那司馬前對如意似乎也是真心,只是葉副盟主太著急了一些。」

容行遠有些意外,看著秦葉悠,忽然說道:「說句不好聽的,如意姑娘一直糾纏王爺,也讓王妃十分苦惱吧。」

秦葉悠不動聲色,心裡卻是一驚,這容行遠似乎是大智若愚啊,外表看上去不通人情世故,其實內心門兒清呢,她不過是暗示兩句,他很快就明白她的目的。

她笑了一下,似乎覺得容行遠的話很有趣,然後說道:「容副盟主,這話您倒是說錯了,我一點都不苦惱,因為我對王爺有信心,我知道王爺是不會娶如意姑娘的。」

然後她看了一眼容行遠,見他似乎不太相信,接著說道:「我剛才的話,您或許覺得我是為了自己,其實我是為了醫藥盟。」

容行遠眼神更加懷疑了,更加看不透秦葉悠的想法了。

秦葉悠看著他,笑眯眯的說道:「文如意出了這個事,天山派自然不會輕易放過,像你說的對醫藥盟來說,很有可能就是滅頂之災,但是如果找到真兇,而文如意又嫁入醫藥盟呢?會是什麼結果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8章:糾纏王爺

63.7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