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夢裡花落知多少

第34章:夢裡花落知多少

鞦韆果然越盪越高,秦葉悠扶著旁邊的扶手坐了起來,嗔怪道:「你這丫頭片子,果然是不壞好意……」

說道這裡她一轉頭,頓時愣住,站在鞦韆後面的哪裡是綠蘿,而是多日不見的祁元修!綠蘿站在祁元修的身後,帶著意味深長的笑意看著她。

看她的眼神充滿鼓勵,秦葉悠幾乎都能聽到他的心聲:「王妃,王爺來了,這麼好的機會,一定要牢牢把握啊。」

綠蘿和葛媽媽簡直為秦葉悠操碎了心,秦葉悠拒絕管家權和拒絕搬家之後,她倆當夜就苦口婆心的勸了秦葉悠半天。

什麼管家權就是王妃在王府位置的象徵,您要是把握,等回頭王爺娶了側妃,在想抓過來就晚了。

什麼搬去清風苑其實是大好機會啊,在王府里什麼都不重要,只有王爺的寵愛才是最重要的,現在王爺都不來梧桐苑了,搬去清風苑多好的機會啊。

聽的秦葉悠一頭冷汗,茫然問道:「我什麼都不想要怎麼辦?」

兩人都不相信,還誤以為她是在欲拒還迎,葛媽媽一臉過來人的表情的說道:「這欲拒還迎也要講求個迎啊,您一直這樣拒絕,萬一王爺誤會了,就不好了。」

其實他們說的這些,她全懂,就是因為她都懂,所以她才不想接受。

鞦韆終於停了下來,秦葉悠趕緊走下來,悄悄看了一眼綠蘿,這丫頭絕對是故意不喊她的。

「王爺您怎麼有空來梧桐苑?」秦葉悠問道。

「閑來無事,過來看看你……」他似笑非笑的說道,然後十分自然的鞦韆上,學著她的樣子躺了下去。

秦葉悠怔怔的看著他,鬼才相信他的話,這傢伙絕對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過來坐。」祁元修吩咐道。

秦葉悠猶豫一下,還是小心翼翼靠過去,她的鞦韆當時是比照她做的,她躺在上面正好,祁元修長腿長腳的,只能微微屈膝躺在上面。

這樣哪裡還有她做的位置,秦葉悠站在鞦韆前猶豫不決,祁元修微微起身,給她讓出一點頭,秦葉悠這才坐下了。

然後他順勢又躺下,十分滿意的嗯了一聲,秦葉悠愣住了,鬧了半天,原來是讓她坐過來給他當枕頭用呢。

他安穩的枕著她的腿,閉上眼睛,十分享受的樣子,秦葉悠坐在那裡一動不敢動。

「為什麼拒絕?」他突然開口問道。

秦葉悠反應了一會兒,這才反應過來,他問的應該是她拒絕福伯來說的那兩件事。

「我……我不太懂管家這些事,而且梧桐苑我都住習慣了,我喜歡這個小院子,所以不想搬走。」她盡量讓自己的語氣更加自然一些。

可是祁元修不是福伯,沒有那麼好打發的。

他直接說道:「撒謊,你拒絕的理由,就只有一個,你不想留在王府,所以不想跟這裡的任何人任何事扯上任何關係,對不對?」

秦葉悠一怔,他說的對,她總覺得自己遲早是要離開的,所以不想再牽扯這裡的人和事。

「你離開這裡,能去做什麼?你想要的我都會給你,你為什麼不願意留下來?」

他問的很直接。

「因為沒有安全感。」秦葉悠知道騙不過祁元修,索性就直接說實話。

「就是因為您可以給我一切,而我一無所有,萬一有一天您不給了,不要我了,我該怎麼辦?我還有什麼後路?我不想把我所有的幸福籌碼都壓在您一個人身上。」

祁元修許久沒有說話,他有些理解不了她的想法,淡淡的說道:「千百年來,女人不都是依靠男人而生活嗎?」

秦葉悠無奈的想著,他是古代人啊,他的認知里女人依靠男人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他理解不了她內心追求的平等和自由,這一點她無法解釋。

「不一樣的,別的女人或許還有娘家,父兄的幫助,而我什麼都沒有,你知道我的情況,整個尚書府或許沒有一個人希望我過的好,我沒有退路,沒有家人,只能依靠自己拼出一條路。」

說著說著,她自己都感覺到有一絲辛酸,她曾經是那麼獨立要強的姑娘,絕對不允許自己輕易流淚。

可是來到這裡之後,她哭了多少次了,只是因為內心惶恐吧。

祁元修沉默了許久,淡淡的說道:「我不會不要你,我給你管家權難道你不明白我的心意嗎?」

秦葉悠微微一笑,不想回答他的這個問題,就像她不敢問自己對祁元修到底是什麼感情一樣。

「那福伯這麼多年管家,他應該最了解您的心意了。」秦葉悠微笑著說道。

「你的意思是讓我娶福伯為王妃?」他一本正經的問道。

兩人靜默一瞬,想起福伯那張和藹可親的臉,兩人都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起來。

之後兩人多沒有再提別的事情,安靜的享受這難道的平靜時光,祁元修枕在她的腿上,閉著眼睛,呼吸均勻,似乎是真的睡著了。

秦葉悠低著看著他,這個男人,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都是那樣俊美,可惜啊,卻不是她能享受的了的,能這樣靜默的看著他,她已經滿足。

一陣春風吹過,梧桐苑中紛飛起一陣花雨,落在他們的身上。

她忽然想起曾經聽過的一首歌謠:記得當時年紀小,你愛談天我愛笑,有一回並肩坐在桃樹下,風在林稍鳥兒在叫,我們不知怎麼睡著了,夢裡花落知多少。

這日之後,祁元修再也沒有來,他好像又忙碌起來,據說是皇上又出幺蛾子,接著整軍的名頭,削弱曾經忠於祁元修的將士,祁元修自然不能不管,於是又一輪鬥智斗勇開始了。

秦葉悠閑來無事,每日就是吃吃喝喝,看看醫書,晒晒太陽,日子過的逍遙自在,同時暗自盤算著,離開王府之後,她要怎麼生活。

「王妃,有您的信。」綠蘿從外面小跑進來喊道。

不怪她大驚小怪,就連秦葉悠也有些驚訝,誰會給她寫信?她來到這裡之後,除了王府的人,別的幾乎都沒有來往。

「是單家來的信。」她打開之後說道,說是信,其實是一張拜帖,上面說單家老夫人過幾日要來探望王妃。

秦葉悠在腦海里搜尋一番,終於想起來,這單家老夫人就是她的外祖母,可是印象中,她跟單家來往並不密切,擁有的記憶都是遙遠的模糊的。

記憶中單家老夫人對她也是不滿意,總是皺眉搖頭的看著她。

可是轉念一想,如果她總有一天要離開奕王府,有個地方投奔總是好的,尚書府的人沒有人盼著她好,她早就斷了回去的念想。

三日之後,單家老夫人登門,單家也算是名門望族,可是單家老夫人衣著單間,身後也只帶著兩個丫鬟,但是老夫人氣勢沉穩淡定。

秦葉悠站在奕王府門口親自迎接,見面之後,單老夫人就要給她行禮,秦葉悠哪裡肯受,她搶先一步扶住了老夫人,直接福身喊道:「外祖母,該是孫女給您請安才是啊。」

單家老夫人上下打量她,只見她一身水綠色的長裙,烏黑秀髮簡挽在身後,只帶一隻碧綠髮簪,看上去清新動人,跟之前誇張做作的形象絲毫大不相同。

單老夫人帶著些許滿意點了點頭,這才有點大家閨秀的模樣啊。

秦葉悠扶著老夫人往裡走去,老夫人暗自打量這奕王府,一直到了梧桐苑。

「這是你住的院子?」老夫人問道。

秦葉悠從她的眼中看出些許不滿,想到這一路走來,老夫人怕是把奕王府的院落都看清楚了,自己住這樣的小院子,老夫人肯定驚訝。

「外祖母,也是葉悠住的院子,我不喜熱鬧,這個小院清清靜靜的,很合我意,所以進府後就求王爺讓我住在這裡的。」秦葉悠趕緊解釋道。

老夫人將信將疑,緩緩落座之後,綠蘿端來茶水,秦葉悠親自端給老夫人。

老夫人見她如此懂事,微微紅了眼眶,啞著嗓音說道:「你娘要是知道你嫁人後這樣乖順懂事,不知道多高興。」

秦葉悠也感覺到有些傷心,她擁有的記憶中,這個秦葉悠的記憶里只有關於娘親的記憶是溫暖而美好的,可惜她去世的早。

「外祖母,您別難過了,我相信娘親一定在天上看著祖母和葉悠呢,她會知道的。」秦葉悠拉著老夫人的手柔聲說道。

老夫人的神情這才放鬆了不少,秦葉悠故意說一些開心的事情,還有在北疆遇到的有意思的事情,給老夫人聽,逗她開心。

老夫人笑的合不攏嘴:「你這丫頭,怎麼跟之前判若兩人,以前從未見你如此懂事乖巧。」

秦葉悠一愣,心想老夫人火眼金睛,一般的理由肯定搪塞不過去,而她又不願意模仿以前秦葉悠的行事風格。

「都是因為爹爹和楚姨娘,他們故意誤導我,跟我說您不要我不管我,如果我不照著他們說的做,他們就打我,還折磨我……我是不得已啊。」

秦葉悠裝作十分委屈的樣子,順手就把這個鍋給甩給了秦明源和楚美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章:夢裡花落知多少

6.23%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