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新仇舊恨

第350章:新仇舊恨

葉子熏能走到底今天這一步,也不是憑藉一兩句話就能嚇唬到的,眼看皇上看她的眼神逐漸不滿,她捧著肚子,膝行到皇上跟前。

「皇上,千錯萬錯,只要惹母後生氣,那就是我的錯,不管什麼懲罰都認了,請皇上責罰吧!」說完就磕頭,哭的十分凄慘。

皇上冷著臉,沒有說話,可是眼神里已經有不忍了,而且還擔憂她懷著身孕,可是太后冷眼旁觀,他又不好對皇后太縱容。

「你身為皇后,本應該仁慈的,怎麼能這樣殘忍!你不為你自己著想,也得為你獨自里的孩子著想啊。」皇上說道。

葉子熏何等精明,一聽皇上的語氣里有些鬆動了,立即說道。

「臣妾一條賤命,本就什麼不在乎的,就是為了這個孩子,才會這樣的啊,臣妾出身卑微,後宮人都看不起,母后也不喜歡我,我雖是皇后,可是就連宮女也敢跟我頂嘴,我如果不嚴格一點,以後孩子出生怎麼辦?誰又能把他放在眼裡?」

葉子熏聲淚俱下,字字句句都透著血淚心酸。

皇上一下子更加心疼了,在他看來,葉子熏一直都是小白兔一樣單純的女子。

太后冷笑一聲:「你做這個樣子給誰看,皇上這還病著呢,你就別添亂了。」

皇上趕緊跟著說道:「是啊,你還懷著孩子呢,怎麼一點不注意,趕緊起來吧。」葉子熏這才哭哭啼啼的站起身來,委委屈屈的站在皇上身邊,皇上故意冷著臉說道:「還站在這裡做什麼?趕緊回去反思一下你自己,自己都做了些什麼事,以後這樣的事不準再發生了!」

看上去嚴厲,其實是在護著葉子熏,太后看的很不是滋味,想起當年自己先太后訓斥的時候,先皇從來不像這樣護著她過。

她什麼事都要靠自己,越來越強勢,被先皇指責性格跋扈,夫妻感情更加冷淡,難道這一切責任都在她嗎?他為什麼不想想自己!

就在太后出神的時候,葉子熏已經悄然退出去了,皇上躺在床上似乎鬆了一口氣。

小時候太后對他管的太嚴格,已經形成了心裡陰影,長大成人之後,面對威嚴的太后,他還是有些畏懼。

「母后,您消消氣吧,皇後年輕,總有些不周到的地方,您看在她懷有身孕的份上,就多讓著她一些吧。」

「我何曾跟她計較過,不過是她做的太過分了,攪得整個後宮不安,我這才出面,一般我現在不願管事了,我不是為了別的,都是為了皇兒你啊,後宮跟前朝的關係,千絲萬縷,後宮不安,你在前朝如何能安?」

母親的一番肺腑之言,皇上聽了也感動不已:「都是孩子無能,讓母后擔憂了。」

「我無所謂的,自打你出世的那天起,我就發誓,一定要讓你成為太子,然後成為皇帝,這些年我做的事,都是為了你,母后的這番苦心,皇兒你可了解。」

皇上想起這些年,後宮的爭鬥,前朝的廝殺,母後為了他,費盡多少心機,有幾次甚至都是到了生死攸關的瞬間了。

他也是因為經歷了那麼多事,所以現在都疑心很重,什麼都不願相信。

「母后,您的苦心,朕都了解,朕全部都能理解,您這一生都是為了兒子而活啊。」

太后紅了眼眶,坐在皇上的床前,然後撫摸著他的臉說道:「既然如此,那你就聽母后一句,收手吧,放過那倆孩子吧。」

皇上一驚,直直的看著太后,沒有想到她竟然知道,而且直接問出來了。

太后本可以選擇除掉皇后,營救三皇子和五皇子,可是她到底在後宮多年,什麼事情都多想一步,她這樣做,豈不是完全按照祁元修的說法來了。

祁元修跟自己的兒子鬥了多年,她為何要按照他的說法來,如果她真的把皇后肚子里的孩子給弄沒了,然後救回來幾個皇子,那麼她跟皇上的關係,恐怕也就徹底決裂了。

到時候祁元修漁翁得利,對他們豈不是更不利了!

太后最後決定跟皇上攤牌,無論如何,他們母子必須一條心,這樣才不畏懼外部的力量。

「皇兒,哀家今天既然跟你說了這個話,自然就表明哀家什麼都知道了,哀家知道,你當初被陳榮和大皇子傷透了心,可是並不代表所有的皇子都這樣啊。」

皇上聽太后的口吻,並沒有一味指責他,心裡稍微好受一些。

「母后,其實一開始我並沒有打算這樣做,可是後來我派去的孔雀翎,全部都失敗而歸,他們背後如果沒有勢力支撐,您相信嗎?」

太后一怔,隨即說道:「這幾個皇子,他們母妃娘家都是有些勢力的,會有支持並不稀奇,難道就是因為這個你就選中葉子熏做皇后?」

皇上點了點頭:「皇后沒有什麼背景勢力,她和她的孩子只能依靠我,以後我會親自培養這個孩子,把江山傳給他。」

太后突然笑了一下,說道:「皇兒啊,你不在後宮,不知道後宮的事情,哀家在後宮這麼多年,後宮之事看的一清二楚,我可以告訴你,如果皇后就像她表現的這樣單純無知,她早就死了十多次了!」

皇上一怔問道:「母后,您……這是什麼意思?」

「葉子熏的父母雙亡,看似無依無靠,可是她還有叔伯兄弟,這兩年她的表兄,堂叔在朝中拉幫結派,你不會不知道吧?」太后問道。

這樣的事情,皇上自然是知道的,他說:「這些我都知道,皇后說他們拉攏的勢力都是為了向我靠攏的,這些人也從不跟奕王來往的。」

太后冷笑一聲,絲毫不給他留情面:「當初陳家人還一直為你賣命呢,他們一家大大小小立功多少次,最後不是說反就反?」

陳榮是皇上心裡永遠的刺,每當提起來,他心裡就憤恨不已。

他許久不做聲,不知道該不該相信太后的話,還是堅持自己內心的想法。

「皇兒,你要知道母后做什麼,都是為了你好,你既然想要自己撫養皇子,母后也順著你,可是這個皇子不能是葉子熏的,這個女人野心太大了。」

「那母后的意思是什麼,堅持讓那幾個忤逆之子回來,奪我的皇位?」皇上一聽太后堅決不認同皇后,心裡也有一些生氣。

皇后是他親自選中的,一切都是按照他的計劃進行的,現在猛然讓他放棄,心裡就有些排斥。

「母后,且不說以後誰做這個太子,夏毅曾說過,在江南的時候,他曾發現了奕王的人出沒在幾個皇子周圍,以後朕怕的就是,這江山沒有落入我兒子的手中啊。」

太后一怔:「這怎麼可能?幾個皇子,難道不向著你,反而向著祁元修?」

皇上冷笑一聲:「母后,您難道忘記了嗎?當年他的母親是如何迷惑父皇的啊,父皇為了那個女人,連江山都要放棄了,這肯定不知道是什麼魅惑手段,那個女人既然會,奕王肯定也會,所以才讓朕的孩子跟他一路。」

當年之事,太后自然不會忘,她在後宮戰鬥了那麼多年,從來沒見先皇為一個女人那麼痴迷過,當年要不是她早動手,現在這天下,說不定真的就是祁元修的了。

太後面色陰沉:「他休想!不過是仗著手中有兵權,他在厲害,也越不過皇上!」

太后的眼神逐漸陰冷,心裡已經有了一個惡毒的想法。

奕王府內,秦葉悠正在跟唐菲聊天,唐菲來大魏之後,心情終於好了很多,而且秦雲飛遠走大理,照顧葯田,留下蘇嫣兒難免孤獨,三天兩頭來找蘇嫣兒玩。

秦葉悠本就有些內疚,她忙於處理府里的事情,還有學堂的事情,能陪伴菲兒的時間極少,現在有蘇嫣兒這個活潑好動的陪著唐菲也正好。

今日唐菲又來告訴她,蘇嫣兒要帶她去馬場騎馬。

京城有專門對女子開放的馬場,各種名貴馬匹可以自由選擇領養。

「你去吧,只是要注意安全,讓長松跟著一起。」秦葉悠囑咐道。

唐菲嫣然一笑:「他恐怕不能保護我了,郡主說那裡面不讓男人進去的,只有女人才能進去玩,他一個大男人怎麼行。」

秦葉悠看了她一眼,見她眼神閃爍,有些異樣的興奮,這丫頭絕對有事!

「我看你這個表情,怎麼感覺你已經有想法了呢?」

唐菲笑的像是一隻要做壞事的小狐狸,偏偏還裝作一本正經的說道:「如果長松執意要進去,那就只有一個辦法了,讓他變成女人,哈哈哈哈。」

話還沒有說完,唐菲自己就笑的不行了,秦葉悠見她笑的眼角帶淚,臉色緋紅,眼神歡快明亮,終於放心一些了,唐菲終於從陰影中走出來了。

「你這是什麼鬼主意,長松一個大男人,怎麼可能變成女人呢?你少欺負他啊。」秦葉悠勸慰道。

「嫣兒說她有辦法,讓我到時候在旁邊看著就行。」唐菲笑著說道。

原來是有幫凶啊,果然是蘇嫣兒給出的餿主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0章:新仇舊恨

64.1%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