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雪山遇險

第351章:雪山遇險

自從知道秦雲飛和蘇嫣兒相互表白之後,蘇嫣兒的身份,也從曾經的情敵,轉變成了未來的弟媳,秦葉悠內心經過一番波動之後,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現在看蘇嫣兒,不由自主的就帶着婆家人的眼光了,聽到唐菲說蘇嫣兒教她捉弄長松。

對別人的男朋友都這麼不客氣,對她自己的呢?她忍不住就想到了秦雲飛。

「菲兒,你比嫣兒沉穩一些,別什麼事情都順着她,以後有些事,你覺得不太合適的,也勸慰着她一些,別整天跟着假小子一樣。」秦葉悠對唐菲說道。

要是單純以姐姐幫弟弟選弟媳婦的角度來說,她自然更希望秦雲飛能娶到唐菲這樣溫柔乖巧的女孩子,而不是蘇嫣兒這樣風風火火咋咋呼呼的類型。

奈何愛情這事,向來不安常理,秦雲飛和蘇嫣兒是王八看綠豆,對眼了,蘇嫣兒的所有缺點,秦雲飛都選擇視而不見。

唐菲想了一下說道:「沒有啊,我覺得郡主沒有做的不合適的地方啊,而且我覺得她非常有趣呢,我要向她學習。」

秦葉悠目瞪口呆,啊,這是怎麼回事?唐菲不但沒有影響到蘇嫣兒,反而被蘇嫣兒給同化了嗎?

她不由自主的想到,等以後唐菲變成蘇嫣兒這樣,她該怎麼跟唐應交代啊。

想到這裏她不免有些頭疼,正在考慮要不要暫時把唐菲跟蘇嫣兒隔離一下,外面就傳來蘇嫣兒的大嗓門:「唐菲,你準備好了嗎?咱們出發吧!」

唐菲立即起身,雙眼冒出興奮的小光芒,秦葉悠看到她這個樣子,是在不忍心拒絕,只能在心裏嘆了一口氣:算了,算了,無論如何,只要讓她心情好一些就可以了。

唐菲興高采烈的跑了出去,跟蘇嫣兒密謀一番,然後就朝着自己的小院去了,秦葉悠在心裏替長松默哀一分鐘。

自從經歷了上兩次唐菲失蹤之事以後,他加倍小心了,不管唐菲去哪裏,他都寸步不離的。

秦葉悠嘆息了一陣,福伯進來彙報說做冬衣的事情,天氣越來越冷了,府里上下需要做新的冬衣。

「就按照往年的份額做就行,王爺身邊的貼身伺候的多做一身,面料要好。」

「清風苑那邊呢?」福伯小心翼翼的問道。

秦葉悠沉吟了一下,清風苑真是尷尬的存在啊,她想了一下,然後說道:「都一樣吧,如意姑娘身邊的貼身伺候的,照着以往蕙娘身邊丫頭的份額做就行。」

福伯點頭答應一聲,然後又彙報了幾件事,秦葉悠都立即就給了答覆,說完了事情,他剛剛要出去,秦葉悠問道:「王爺,還沒有回來嗎?」

福伯轉過身來回答道:「王爺還沒有回來,小順子昨日回來,說王爺還在軍營里。」

秦葉悠點了點頭,心裏思慮著,祁元修最近一直在軍營,難道是又要打仗嗎?她有些憂心。

周圍幾個國家,最近似乎都挺安穩啊,好戰分子拓跋宏還在各國之間流竄,被自己國家通緝,應該也掀不起什麼風浪的。

正在思索著,紅袖又進來說道:「薛神醫身來了,正在前廳候着呢?」

秦葉悠一怔,薛神醫很少來王府的,偶爾去學堂給孩子們講課,結束之後也不多逗留,他時間寶貴,等着他看病的人太多。

她對紅袖說道:「好了,我知道了,我這就過去。」

收拾一下,換好衣服,來到前廳,果然看到薛神醫正在喝茶。

薛神醫雖然年紀大了,但是耳聰目明,聽到秦葉悠的腳步聲,就抬起頭來,說道:「老夫見過奕王妃……」

秦葉悠趕緊回道:「薛神醫,許久不見了啊,學堂里的孩子們都說喜歡上您的課呢,讓您勞累了啊。」

薛神醫笑着說道:「這有什麼,以後大魏有自己的醫藥人才,我也高興,那些孩子們都聰明活潑,我去上課,也是一种放松呢。」

秦葉悠在正當面坐下之後,薛神醫開門見山的說道:「上一次王妃讓我找的龍心花,我找了許久,昨日收到飛鴿傳書,在望天崖上有一棵,非常類似,只有等到開花時才能確定,不過這花旗很短,只有兩天,所以我趕緊來跟您說一聲。」

秦葉悠一聽,趕緊問道:「望天崖在什麼地方?我這就去,信上可說還有多久才能開花?」

薛神醫想了一下回答道:「望夫崖倒不是很遠,從京城出發,一日便可抵達山腳下,可是那山勢陡峭高聳,山頂常年積雪不斷,非常不易攀登。信上只說,發現時已經形成花蕾,因為不太確定是不是龍心花,所以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開呢。」

秦葉悠點了點頭:「薛神醫,真是太謝謝您了,這個消息對我來說很重要,不管是不是,我即可就啟程去看看。」

當初祁元修拿來那瓶毒血,讓她給分析是什麼毒,以便尋找當年害死他母親的真正兇手,秦葉悠分析了許久,還有一種毒素分析不出來是什麼毒。

她查閱了打量資料,最後確定這可能是一種叫龍心花的毒液,鮮花盛開之際,取出花蕊,寄出汁液做成的毒。

她一直尋找龍心花,可是一直沒有線索,後來她求助東方昱,唐應,還有薛神醫,他們見多識廣的,希望能有點線索。

薛神醫果然厲害,最後竟然真的找到了一株,秦葉悠怎麼會錯過這個機會。

送走薛神醫之後,她立即讓綠蘿收拾行李,然後就要出發,冷月是祁元修留下保護她的,自然要跟着一起去,綠蘿也要跟着,秦葉悠考慮到望天崖的陡峭的山勢,就沒有讓綠蘿跟着。

「你在家守着梧桐苑,有什麼事,等我回來,你好跟我詳細彙報啊。」秦葉悠說道,然後又囑咐她照顧好唐菲。

讓車馬坊套了一輛小巧的馬車,她帶着冷月出發了,上午出發,到瞭望天崖底下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

兩人看着陡峭的山勢,冷月建議現在山腳下休息一夜,明日登山,秦葉悠想了一下說道:「不行,萬一錯過了花旗,等它再開花,還得等三年,我等不了了,今夜就登山。」

「這山勢陡峭,山頂還有厚厚的積雪,夜裏登山實在是太危險了,不如王妃,您在山腳下等我,我上去幫您把花採下來?」冷月建議道。

「不行,這花有劇毒,採摘的時候必須十分小心才行,我有專用的工具,必須我親自來。」秦葉悠一口回絕。

冷月無奈,問道:「這花對您來說就這麼重要嗎?連性命都可以不顧了?」

秦葉悠笑了一下說道:「是的,比我的性命都重要,別說廢話了,我們吃點熱乎的東西,然後就開始登山。」

兩人在山腳下的一個小酒館里,吃了一頓熱乎乎的晚飯,為了取暖,還喝了一點酒,然後就開始登山。

今夜沒有月亮,天上的星星也是稀稀落落的,山裏的光線十分黯淡,一路上秦葉悠摔倒了好幾次。

她一聲不吭,很快爬起來,繼續往上,冷月有些不忍心,想要扶着她走,被秦葉悠拒絕了。

「冷月,你不要把我當成一般的深閨夫人,我沒有那麼嬌弱,別耽誤了,趕緊走。」

越往上空氣越稀薄,溫度越低,積雪也越厚,行走起來更加困難。

走在前面的冷月突然停了下來,好像發現了什麼,秦葉悠也停住了,問道:「怎麼了?前方有什麼嗎?」

「我聽着聲音好像不對,上面好像有東西滾落下來了。」冷月說着抬頭看過去,秦葉悠也順着他的目光看過去。

上面白茫茫的一片,似乎看不出什麼來,只過了一會兒,兩人同時睜大了眼睛,因為他們都看到從山上滾下來的厚厚的積蓄。

雪崩!秦葉悠這才反應過來,她大吼一聲:「雪崩了,快跑!」

可是根本來不及了,大雪不是從他們的前方,而是側方滑落的,不管往前跑,還是往後跑,都在雪崩的範圍內。

兩人急速往前跑去,終於還是沒來得及,秦葉悠之感覺一片白茫茫湧來,冷月似乎想要拉住她,手還沒有碰到她,就被大雪覆蓋了。

一陣天旋地轉之後,她就失去了知覺。

等再次醒來的時候,感覺自己全身都要被凍僵了,眼前一時不能適應,到處都空蕩蕩的,低頭一看,嚇出一身的冷汗。

她現在懸在半空中,正好有一棵大樹斜著長在懸崖上,把她掛住了,她這才沒有掉下山崖。

不知道追風怎麼樣了?

秦葉悠抬頭看了一下,這個樹的根部正好有一個斜坡,她可是順着樹榦爬過去。

她活動一下僵硬的手腳,然後極為緩慢的轉動身子,抱着樹榦慢慢的朝着山坡爬過去。

山風呼嘯,樹榦粗糲,她的胳膊和手掌都被磨破了,鮮血直流,秦葉悠咬着牙往前爬,終於在耗盡最後一絲力氣的時候,爬到了山坡上,這裏也都是厚厚的積雪。

她已經沒有力氣站起來了,四處看了一下,發現一個山洞,於是繼續往前朝着山洞爬去,雪地上留下了一串深紅的血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1章:雪山遇險

64.29%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