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心靈感應

第352章:心靈感應

天色陰沉昏暗,凄冷的陰風陣陣吹來,秦葉悠已經分辨不出來,秦葉悠已經無法確定現在是什麼時辰了,她拼近全力,終於爬到了山洞裏。

身上濕冷難受,身上大大小小無數的傷口,現在她幾乎連從系統里拿出藥品的力氣都沒有了,直接匍匐在地。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終於又被凍醒,全身都凍的哆嗦,她知道這是失血過多的結果,在這樣下去,她不被凍死,也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亡了。

她扒拉了一點山洞口的雪,捂在手裏,化成雪水,低頭喝了兩口,終於有些力氣。

這樣才能集中精力,用意念從系統內取出一袋葡萄糖,仰頭喝下去,一會兒之後終於感覺身上有點力氣了。

她緩緩起身,剛剛想要走一步,小腿傳來劇痛,她哀叫一聲,又摔倒在地,這才發現自己的左小腿摔斷了。

就算她是再厲害的外科醫生,對自己斷了的小腿也無計可施啊,她只能硬托著短腿,慢慢的往山洞裏移動。

喝了葡萄瓤,吃了消炎藥,簡單處理了一下能夠得着的傷口,然後就只能等著了,除去身上的擦傷小傷,她傷的最重的是左小腿,還有左肩的傷口,這兩處重傷都是她夠不著的。

外面寒風呼嘯,秦葉悠能明顯感覺到自己生命的流失,這一刻,她居然沒有多少恐懼,她來到這裏本就是個意外,或許死了以後,就回到現代了,可以繼續她往日的外科大夫生活。

不過想到離開這裏之後,就再也無法見到祁元修了,這個曾經讓她無限傷心,也層帶給她無限幸福的男人,心口的位置,不可抑制的疼痛起來。

來到這個世界,她遇到了那麼多人,有對她好的,也有對她壞的,他們一個個從她的面前閃過,最後出現的是祁元修的臉。

高大,挺拔,俊美,清冷的祁元修,就站在那裏看着她。

「祁元修,我要走了啊……」她呢喃了一句,眼淚刷的就下來了,一點都不意外,離開他其實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

如果她死了,不知道祁元修會不會傷心,以後的日子裏,他就要一個人走了。

想起他曾經說過的,遇見她之間,他從來都覺得生活是有色彩,有味道的,總從遇見她之後,所有的事情才有了改變,他的日子才有個色彩和感覺,想到這些她就心疼不已。

突然十分不想離開了,眼淚止不住的留下來,小聲哭訴道:「祁元修,來救救我,你怎麼還不來救我啊……」

她掉落的這個山洞位於山坡裏面,只有經過才能發現,從上面看,從下面看,都發現不了,她能及時被救的可能性很小了。

想明白這些之後,秦葉悠決定不能再浪費體力了,如果離開時註定的,在她離開之前,一定要想想自己還能為他做點什麼吧。

秦葉悠想了半日,然後從系統內取出執筆,開始寫遺書。

祁元修,如果你發現我的時候,我已經不在了,不要傷心,就當是我回我的家鄉了,在那裏我也活的很快樂。

來此一世,雖然短暫,可是很珍貴,遇見你,是我這一世最幸福的事情之一,你讓我體會了愛情里的酸甜苦辣,也讓我知道被人呵護的幸福,可以說此生無憾了。

臨走之前唯有兩件事不放心,第一,你不要衝動,我遇見此事是我的劫難,與任何人無關,你不要怪任何人。

第二幫我照顧好我外祖母一家人,我外祖母年事已高,為我付出半輩子心血,希望以後你能善待與她。

唯有此二事,請你務必答應我,其餘事情,你皆可替我做主。

祁元修,往後餘生,你要好好的過,不要再封閉自己的內心,遇到好的姑娘,就不要冷著臉了,我希望你能有人陪伴,能一直被溫柔幸福的對待,這樣我才能走的安心。

一份遺書,寫的七零八落,本想趁著清醒多交代幾件事,結果最後就變成了絮絮叨叨,算了,能表達清楚自己的心意就好。

寫到最後,她的意識漸漸朦朧,知道自己可能要撐不住了,心裏有了一種解脫的感覺。

好了,再也不會感覺到痛,感覺到冷了,馬上就要回去了。

「葉悠,葉悠……」她閉上眼睛之前,似乎看到祁元修的臉,之前她也曾看見過,可是睜大眼睛再看的時候,就發現其實是幻覺。

這一次肯定也是幻覺,她不想再失望了,就當做是真的吧,她閉上眼睛不願意再睜開了,然後就陷入了昏暗。

耳邊似乎還向著祁元修對她的呼喊聲,果然是幻覺,祁元修從來都是淡定沉穩的,何曾這樣緊張過,聲音都顫抖了,肯定是她自己想像出來的吧。

祁元修在山洞裏發現了緊閉雙眼,全身都是血,臉色蒼白如紙的秦葉悠,那一刻,他感覺內心似乎猛然收縮了一下,感覺心臟好像硬生生的被挖去一塊。

他一生無所無懼,從不知道什麼害怕,這一刻卻站在洞口,有些不敢走進去,害怕面無她已經不在了的事實。

遠遠的看到她似乎動了一下,還活着!他瞬間就沖了進去,高聲喊着她的名字。

擁她入懷的瞬間,感覺到全身的血液都重新流動了一般,她的身體還是溫熱的。

祁元修感覺到眼眶一熱,淚水就滑落下來,他從來都不相信什麼神明,可是這一刻,他抱着懷中的秦葉悠,抬頭看着洞外的天空,真的感謝上蒼,沒有帶走她。

昨日他從軍營回到王府,幾日不見秦葉悠,着實有些想念,回去之後直奔梧桐苑。

竟然沒有找到人,綠蘿告訴他:「王妃出門了,去望天崖了。」

這個季節去望天崖?這個女人是不要命了嗎?他頓時一驚,然後找來福伯,詳細問了一下。

福伯也不甚清楚,只說是薛神醫上午來了一趟,然後王妃就急匆匆的讓套上馬車,然後就帶着冷月離開了。

祁元修聽說是帶着冷月離開的,感覺應該沒有多大的問題,並決定等秦葉悠回來,這次得好好的批評她一下,整日不要命的亂跑可不行。

可是他的內心總是感覺到不安,深夜在書房裏處理公事,也總是心緒不寧,總覺得似乎要出事。

侍女給他端來一杯熱茶,放在桌上,他剛剛端起來,不知為何手突然一抖,茶杯就掉在地上,摔的粉粹。

侍女驚了一下,立即過來收拾碎片,祁元修怔怔的看着地上的碎片,眉頭深深的皺在一起,當即決定,不能在等下去了,他必須現在就去找秦葉悠。

然後帶着追風,一起策馬疾馳往望天崖追去,他們到了山下的時候,已經是凌晨時分了,山下有個小鎮子,鎮上就一家客棧,追風進去打聽一下,然後回來彙報。

「王爺,店小二說今天沒有女人來這裏住宿,傍晚的時候倒是來了一男一女,似乎不是本地熱,吃飯之後,兩人很快又騎馬離開了。

祁元修隨即帶着追風往望天崖追去,在山腳下看到了奕王府的馬車,空蕩蕩的,連車夫都不見了。

祁元修心中的不安更加大了,這種內心凄惶的感覺,他之前曾經體驗活一次,就是上一次秦葉悠墜江,九死一生的時候。

天地之間白茫茫一片,他實在是想不明白,她日夜兼程的趕到這裏,拼了命的要登上,到底為的是什麼?

在半山腰上,兩人遇到了車夫,前方是被大雪堵住的去路,車夫正在奮力前行。

追風認出車夫,立即說道:「王爺,這個車夫是王府里的。」

車夫聽到動靜,回頭一看是祁元修和追風,立即跪下說道:「王爺啊,王妃出事了,您快點救救王妃吧。」

祁元修冷著臉走過去,問道:「說!到底出了什麼事?」

車夫跪倒在地,大聲說道:「我跟我王妃,還有冷侍衛一起來到這裏,馬車無法上山,他們讓我等在山下,他們上山了,半夜裏我突然就聽到轟隆隆的聲音,好像地震一樣,我就上山看,然後就看到大雪從山上滑落下來,前面什麼都被蓋住了啊。」

祁元修的雙手緊緊握成拳,面色陰冷,看不出任何錶情,他從腰間拿出一個令牌遞給車夫:「拿着這令牌,立即去騎馬去北大營找程正,讓他立即帶一千精兵來找人!」

車夫立即拿着令牌離開了,祁元修轉頭對追風說道:「追風,咱們繼續往前找。」

兩人穿越過厚厚的積雪,奮力前行,沿路一直到山頂,居然都沒有發現他們的蹤影。

祁元修站在山頂,環顧四周,那片雪崩的地方看的很清楚,上山只有一條路,如果祁元修和冷月當初在路上,肯定會被大雪覆蓋不然就是衝下山崖。

「王爺,王妃和冷月會不會已經被埋在雪地下了,怎麼一點痕迹都沒有。」追風小心翼翼問道。

祁元修冷著臉,一言不發,盯着白雪茫茫的山坡,她就在這下面嗎?

突然他的眼神頓住了,直接山崖下的一處問道:「追風,你看,那是什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2章:心靈感應

64.4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