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冤枉委屈

第353章:冤枉委屈

追風順著祁元修的眼神看過去,那處山坡,距離崖頂還有很長一段距離,可是因為白雪映照,雪地里一行黑色的污跡就十分明顯。

「那是什麼?好像是什麼什麼髒東西灑在上面了……」追風也說不上來那是什麼。

祁元修的雙眼卻猛然綻放出光亮:「那是血跡,乾涸的血跡,那裡絕對有人!」

說完之後,他立即就朝著那個方向奔去,追風反應迅速,一把拉住祁元修,然後死死的抱住了。

「王爺,現在天色昏暗,剛剛雪崩,下面不知道有多艱險,您不能下去冒險啊。」

「追風,你給我放開,王妃就在下面,我必須要下去救她!」祁元修用力掙脫追風的鉗制。

追風拼了死命的拉住他,上一次王爺跳江救王妃,就差點搭上一條命,那時候他就發誓,再也不能讓王爺冒這個險了。

「讓我去吧,讓我代替王爺去吧,只要我還有一口氣,我就一定會把王妃帶回來,王爺,您要三思啊,您肩上擔著的可不止王妃一人啊。」

祁元修聽了追風的話,停了下來,他默默轉身,看著這個跟隨他多年的侍衛。

「追風,我問你,你的輕功有我厲害嗎?」

追風一怔,沒有回答,他的輕功自然不如祁元修的。

「如果王妃有危險,她最想見的人,你覺得是你還是我?」祁元修繼續問道。

追風依舊沒有辦法回答,王妃跟王爺伉儷情深,如果真的是最後一面,自然是想要見王爺。

祁元修看著他說道:「所以必須是我去,而且我現在就要立刻去,我晚去一會兒,她就多危險一分,你留在這裡,等程正帶人來了,你也知道怎麼接應我,相信我,不會有事的。」

追風向來習慣於聽命,祁元修這樣說了之後,他再也沒有辦法阻攔,只能萬分不得以的送開了手,祁元修立即沿著山坡往下衝去。

看似平坦的雪地下面,誰也不知道是深坑,還是巨石,祁元修施展輕功,在每一處輕輕點水,盡量減輕自己的落腳點。

等他滑倒下面的山坡處的時候,終於看到那個血跡一路延伸到了一處山洞。

他快速衝到山洞口,接著外面微弱的雪光,一看就看到了山洞裡,依靠著牆壁的那個瘦弱的身影。

他知道只來對了,他就知道她肯定在等著他的。

秦葉悠再一次恢復意識的時候,首先感覺到的就是溫暖,全身都和暖和,十分舒適,然後聽到似乎是樹枝燃燒的聲音。

她這是已經到了天堂了嗎?所以才這樣舒適,她試著活動了一下身體。

唔……她忍不住呻吟了一聲,身上的傷口還是疼,看來還活著,還沒有解脫。

這才戀戀不捨的睜開眼睛,然後一抬頭就對上一雙清冷的雙眸。

祁元修盯著她,冷冷問道:「你終於醒了?」

秦葉悠這才發現,自己正依偎在他的懷中,身上裹著他的厚厚的披風,旁邊一個正在燃燒的火堆。

她感覺了一下,肩膀上的傷口似乎已經處理包紮了,轉頭看了一下,小腿也不再是一個奇怪的彎曲著了,並且幫上樹枝固定了。

看來在她昏迷的時候,祁元修已經幫她處理過了,她有些慶幸當時自己昏迷沒有直覺,不知道光是接上斷掉的小腿,就夠她痛的死去活來的了。

觀察了一周之後,確定自己沒有大礙了,這才笑嘻嘻的問道:「王爺,您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我不找到這裡來,你是打算死在這個山洞裡嗎?」祁元修的聲音依舊冰冷,想起剛剛見到她時候,她奄奄一息的樣子,他就心有餘悸。

「我也不是故意的啦,誰知道這麼倒霉,遇到雪崩,對了,追風呢,他怎麼樣了?」秦葉悠這才想起來自己還有一個難兄難弟呢。

「不知道,外面的人還在尋找,希望他跟你一樣命大。」祁元修沒好氣的說道。

秦葉悠見他態度一直冷冰冰,心裡也有些彆扭,但是看在人家是剛才救了她一命呢,只能耐心說道:「我來這裡,肯定有我的原因嘛,你就別生氣了好不好?」

「你能有什麼原因?有什麼事情,不能跟我說一聲。」祁元修不依不饒。

「我這不是為了去找龍心花嘛,它的花旗很短……」說道這裡,秦葉悠突然停了下來,龍心花啊,她拼了這麼命,就是為了那朵花啊,也不知道她昏迷了多久,那花還在不在啊。

想到這裡,她再也忍不住,猛的就想起身,嚷嚷道:「我為了上山去採花的啊,快,你快帶我上山頂,看看花開了嗎?」

誰知道剛剛起身,碰到了小腿,她慘叫一聲,然後就跌在了祁元修的身上,這一跌下去又碰到了受傷的肩膀,隨即又是一聲慘叫,高呼著:「痛痛痛……」

秦葉悠痛的眼角的淚水都要掉下來了。

祁元修連動都沒動一下,直接說道:「你再作!痛死你也活該,一朵花就那麼重要嗎?讓你連命也不顧了,你這麼有本事,那就去吧!現在就去吧!」

然後他把秦葉悠往旁邊一掀,站起身來,不想理她了。

他的動作雖然看上去粗魯,其實還是留個力道,只是把她往旁邊的石頭上一放,並不想傷著秦葉悠。

只可惜她身上有傷,又剛剛從昏迷中醒來,身上虛弱的厲害,自己根本就坐不住,身子一歪就往旁邊倒去,好死不死的正好把受傷的肩膀壓在身下。

傷口被劇烈擠壓,秦葉悠痛的眼前一黑,差點又暈了過去,當即就飆淚了,這樣一看,看上去似乎是祁元修直接把她推到了一樣。

秦葉悠一個人的時候,身上再多的痛,她似乎都能一個人咬牙撐過去,可是祁元修在她身邊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她一點痛苦都忍受不住了。

「祁元修,你有沒有良心,竟然這樣對我!我……我拼了命,還不都是為了你啊。」秦葉悠哭著說道,模樣十分可憐。

祁元修立即就有些心軟,可是想到她的任性,又狠了狠心,打算讓她吃點苦,長點記性,於是忍著不去扶她。

「你為了我什麼?你看看你都做成了什麼?為了一朵花,連命都不要了,最後還得連累我來救你,你能不能不要這麼任性!」祁元修高聲斥責道。

秦葉悠轉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剛剛包紮好的傷口處,又滲出了血絲,而祁元修竟然那麼狠心的都不來扶她。

她只能自己咬著牙,坐起身來,依靠在石壁上,抬起手抹了抹臉上的淚水。

平靜的說道:「山頂有一株龍心花,用它的花蕊練就的毒液,很有可能就是當初你讓我尋找的那份毒裡面的一種,我打聽了好長時間才打聽到的,它的花旗就在這一兩天,我不敢耽擱,這才拼了命上山的,連累了王爺,實在是抱歉。」

祁元修一怔,震驚的轉頭看她:「原來你都是為了我?為了尋找我母親當年所中之毒?」

秦葉悠默默的點了點頭,低聲說道:「本來好好的,我也讓冷月跟我一起,遇到雪崩,我也不是故意的……」

她說不下去了,低下頭十分委屈的模樣,祁元修心疼不已,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沖了過去一把抱起來秦葉悠,連聲說道:「好了,好了,是我不對,是我錯怪你了……」

秦葉悠扭過頭去不看他,她的心裡還是有些生氣的,剛才他的話說的太狠了,她覺得很受傷,暫時不想理他。

祁元修心情很複雜,明明剛才很生氣的,感覺自己很在理,轉眼間自己就成了大錯特錯的那一個,向來好面子的他,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愧疚。

又重新把她摟入懷中,輕聲呢喃自己錯了,秦葉悠捶著他結實的胸膛,十分不滿的說道:「你放開我!高興了,就把人家摟在懷裡,不高興了,就把人家堆倒在地,你這樣的喜怒無常,我可受不了!」

這一次祁元修是無論如何也不放開了,小心的護著她的肩膀,不讓她傷到自己,然後忍住她發泄自己的怒火。

他的胸膛結實,她捶了半天,倒是讓自己的手掌有些疼痛,最後只能恨恨的放棄了。

「你不是想上山頂嗎?我背著你上去。」祁元修說道。

「還是算了吧,我是被大雪衝到這裡來了,兩邊積雪身後,你背著我,萬一兩個人都掉下來,你又得怪我連累你了。」她耿耿於懷的說道。

祁元修放在她,在她身前蹲下去,笑著說道:「好吧,這事你得記恨一輩子了是吧?先上來吧,我讓你看看,你到底有多小瞧了你的夫君。」

祁元修又幫秦葉悠處理一下肩膀的傷口,然後把她的小腿固定了一下,秦葉悠還惦記著山頂的龍心花,也不好再捉弄他了,老老實實的讓他背著走出了山洞。

兩人剛剛走出山洞不久,天空就飄起了雪花,大片大片的雪花落在他們的身上和頭髮上。

秦葉悠趴在祁元修的背上,兩隻胳膊摟住他的脖子,看著他頭頂上的雪花,無聲的笑了,把頭輕輕的放在他的肩膀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3章:冤枉委屈

64.6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