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你最重要

第354章:你最重要

「在笑什麼?」祁元修突然問道,腳步沉穩,背著秦葉悠走到山間小道上。

「我都沒有發出聲音,你怎麼知道我在笑的?」秦葉悠好奇。

「你樂的熱氣都吹在我的脖子上了,我能不知道嗎?就這麼高興?」真想不明白,她這全身帶著傷,肩膀廢了,小腿斷了,怎麼還能笑的出來,這女人有時候脆弱的好像是瓷娃娃,有什麼又堅強勇敢的好像是無堅不摧。

「沒什麼,王爺,我只是看著這雪花落在我們頭上,是不是預示著我們可以白頭到老啊?」她附身在他的背上,柔聲問道。

祁元修冷哼了一聲說道:「我估計是不能白頭了,提前就被會被你先氣死,你自己到白頭吧。」

「呸呸呸,這樣的話怎麼亂說!」秦葉悠著急的伸長胳膊,就要去捂住他的嘴,向來都是好的不靈驗,壞的靈驗。

她在祁元修的後背上一陣亂顫,他一時沒有站穩,正好踩在一個顫動的石頭上,頓時身子一歪,眼看就要往山下倒去。

秦葉悠嚇得驚聲尖叫,兩隻胳膊緊緊的攬住了祁元修,大聲喊道:「王爺小心!」

祁元修突然騰空一躍,在前方落下,穩穩的站住了。

「不是我小心,是你要小心,你再老老實,我真想把你扔下山去。」祁元修淡定的說話,沒有一點驚慌,秦葉悠抹了抹額頭的冷汗,乖巧的說道:「我知道了,我不鬧你了就是。」

這個態度祁元修很滿意,背著她繼續往前走去,秦葉悠這才發現,並不是他們走的路都很平穩,而是不平穩的地方,祁元修都能穩住,讓她可以穩穩的趴在他的後背上。

天地之間,白茫茫的一片,周圍只有祁元修踏在雪地上的聲音,彷彿天地之間只有他們兩個人。

秦葉悠的臉依偎在祁元修的肩膀上,笑聲說道:「其實如果可以選擇誰先走的話,我倒是希望你能走在我的前面。」

祁元修聽了之後一怔,問道:「為何?」

「我怕我先走了之後,你會太孤單,也怕你會太想念我,還怕你被人欺負了,沒人心疼你,你一個人硬扛著……」秦葉悠柔聲說道。

祁元修沉默了一會兒,心裡暖融融的,聲音也變得柔和起來:「你的夫君哪裡有你想的這麼脆弱,你如果捨不得我,到時候我們一起起來,路上也能做個伴,來生我們再相遇。」

秦葉悠輕笑了一聲,呵出的熱氣撲在他的脖子上,有些痒痒的。

「我不要跟你一起走,我要送你走,這樣我才放心。」秦葉悠笑著說道。

她竟然這樣為自己著想,祁元修想起來,就覺得心裡暖融融的,這個小女子,還是有點良心的。

「可是我走了,有人欺負你怎麼辦?你孤單了怎麼辦?會不會想我?」祁元修被氣氛感染,竟然也問出這樣肉麻的話題。

「嗯……」秦葉悠似乎想了一下,然後說道:「這個問題應該不存在,你把你送走之後,還可以開展我的老年生活啊,說不定還能遇到一個帥老頭,再來一場黃昏戀什麼的。」

祁元修停了下來,十分無語的轉頭看了她一眼,然後說道:「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送走!」

他的語氣里是掩蓋不住的氣憤,現在真的很想一下子把這個不知死活的女人,扔到山底下算了,怎麼還有她這樣的女人,讓他又愛又恨。

前一刻還柔情款款,說著感人的話,后一秒就胡言亂語,說出這樣讓人七竅生煙的話。

秦葉悠更緊的摟著他的肩膀:「不要啦,那都是多年以後的事情了,咱們先想現在,不想以後了吧。」

「王爺!是王爺!」前面突然傳來了喊聲,兩人抬頭一看,就看到追風帶著人,往這邊衝來,從山坡上垂下來繩子防止再有人滑落下去。

「你們找到冷月了嗎?」祁元修問道。

「另一對人去找冷月了,我帶了一隊人來接應王爺的。」追風回答道,然後看了一眼趴在祁元修背上的王妃,猶豫著說道:「王爺,我來背著王妃吧,您休息一下?」

「滾,我自己的媳婦,用的著你背!這邊沒事了,留下兩個人,其餘的都去找冷月!」祁元修冷冷說道。

剛才被秦葉悠氣到,現在正一肚子氣沒處發泄呢,追風可倒霉催的正好撞在槍口上了,白白挨了一頓。

秦葉悠趴在祁元修的背上,看著追風被炮轟,頗有些愧疚。

追分一看情況不對,再看秦葉悠和祁元修似乎都無大礙,於是留下兩個侍衛,然後就趕緊離開了,去尋找他的難兄難弟冷月了。

祁元修背著秦葉悠一直到了山上的主路上,那裡停留著一頂軟轎,秦葉悠以為他肯定是要帶他回去,沒有想到她坐上軟轎之後,卻聽到祁元修在轎子外面喊了一聲:「去山頂……」

軟轎搖搖晃晃的往山頂走去,秦葉悠掀開帘子,看了一眼隨著轎子往上走的祁元修,沒有說話。

祁元修轉頭看著她的眼神,明白他的意思,然後說道:「看什麼啊,你命都不要了,也要上山頂採花,我怎麼能不幫你完成這個心愿。」

「謝謝王爺……」秦葉悠眉開眼笑,笑的跟朵花一樣燦爛。祁元修伸出手把她的轎子上的帘子給遮掩好:「蓋著點,山上的風大!」

擋住了秦葉悠的目光,所以她看不到他臉上的溫柔深情了,她明明是在為他做事,卻當成自己的事情一樣。

終於到了山頂,秦葉悠按照薛神醫跟她描述的情況,終於在一塊大大的山石後面發現了那株龍心花,只可惜啊,那朵花竟然已經凋謝了。

秦葉悠一時無法接受,她廢了這麼大的功夫大,差點搭上自己的一條命,而且冷月現在還生死未卜,可是帶最後竟然都成了一場空!

懊悔,苦惱,不甘一股腦湧上心頭,秦葉悠感覺自己都要崩潰了。

祁元修看不下去,走到她跟前安慰道:「沒事的,我們再等它開花就是了,我已經等了這麼多年了,也不差這一點時間。」

秦葉悠幾乎要哭了:「不是一點時間,是三年,它再次開花要等到三年以後,我們的運氣怎麼這麼差啊,都怪我,要是我再快點就好了,就能趕上它開花的時候了,就差那麼一點點啊。」

「我又沒有逼你,就算是三年又怎麼樣?對我來說真相固然重要,但是你不真相更加重要。」祁元修看著她認真的說道。

秦葉悠猛然抬頭看著他,山頂的清風凌冽,他用自己的披風把她裹住了,他只是一襲山青色長衫,山風把他的眉眼熏染的更加俊美清冷。

你比真相更加重要……他總是在她猝不及防的時候,說出這樣的話,更能直擊她的內心。

「王爺,其實我的心裡一直憋著一口氣,蕙娘看不上我,一直說我不如文如意,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天山派可以幫你查清楚當年你母親中毒的真相,我就想告訴她,我也可以幫你做到這些,文如意能為你做的,我秦葉悠也能為你做!」

她的聲音在風中傳來,帶著一絲哽咽,祁元修幫她裹緊了披風,輕聲說道:「好了,你的心思我都懂,不要在乎別人怎麼看,在我看來,你就是最能幹的。」

秦葉悠終於笑了,她擁有的就只有他,他對她的信任和愛意,是她最大的自信。

「好吧,那我們回去吧。」秦葉悠低著頭說道,就算這次不行,她也不會放棄,堅信一定會成功的。

來到山下,祁元修並沒有吩咐立即趕路,先在客棧里住下,然後請來當地最有名的大夫為秦葉悠醫治,他畢竟不是最專業的大夫,而且在山裡條件簡陋,他怕秦葉悠的腿被耽誤治療。

大夫重新為秦葉悠的腿包紮上夾板,然後檢查了一下秦葉悠的肩膀的傷口,重新消毒包紮之後,確定沒有大事,只要好好休養即可。

祁元修終於放心了,大夫還沒有走呢,客棧里呼啦啦一下子湧進一伙人,正是追風他們。

「王爺找到冷月了,他被埋在雪底下了,還有一口氣。」追風說道。

祁元修一聽看了一眼老大夫,大夫會意直接不用走了,等著搶救病號吧,跟著追風就離開了。

秦葉悠一直靠坐在床頭,等著祁元修,冷月是他的侍衛,生死攸關的時候,他坐不住,親自過去查看了。

晚飯是店小二給端到房間里來的,特騰騰的擺了一桌子,然後恭敬的退了出去。

一會兒之後,祁元修推門進來,秦葉悠趕緊問道:「怎麼樣了?冷月有危險嗎?」

「撿回來一條小命,也是他命大,再晚找到他一會兒,他不是被凍死,也被憋死了,就在躺在雪地里,昏迷了,現在身上除了凍傷,別的沒有致命傷。」

秦葉悠終於放心一些了,如果冷月真的出事,她一輩子都不會心安的,畢竟當初是她要來望天崖的,冷月要是死了,也是因為她的固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4章:你最重要

64.8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