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郡主失蹤

第356章:郡主失蹤

祁元修讚賞的看了秦葉悠一眼:「你分析的對,太后正是此意,放棄幾位皇子,反正她覺得現在皇上正當壯年,有的是時間和精力再培養一個太子。」

「可是為什麼選擇蘇嫣兒呢?既然要做自己的心腹,自然要選個乖巧懂事的啊,蘇嫣兒這暴躁女青年,怎麼看都不符合太后的標準啊。」秦葉悠依舊疑惑。

祁元修聽到秦葉悠給蘇嫣兒的定位,輕聲一笑,覺得她用詞很準確。

「王爺,你笑什麼?難道我說的不對?」秦葉悠抬頭看著他,要是他敢說讓蘇嫣兒進宮,她就準備義正言辭的批駁他一番。

「從表面來看,蘇嫣兒確實不合適,她性格衝動又急躁,長相也並不出眾,可是從另外一個方面來看,這又成了她的優點,太后要的是能掌控之人,聽話不聽話無所謂,只要能掌控,就有的是辦法讓她聽話。」

祁元修的口氣,秦葉悠聽了有些不舒服,尤其是這種理所當然的態度,讓她更加愛不舒服。

「在皇上和太后看來,難道別人就都是他們的棋子嗎?是生是死都無所謂?一個女孩子在花一般的年紀入宮,然後就像是木偶一般被人操縱!」秦葉悠義憤填膺的問道。

祁元修看著她,看到她眼中的怒火,微微有些驚訝,王公貴族,有哪家不是這樣的?為了爭權奪勢,肆意踐踏別人的尊嚴甚至生命,這早就是習以為常的事情。

為何她偏偏這樣氣憤?她的眼神為何會這樣清澈正義?祁元修感覺自己在她面前,都有些自慚形穢,為自己的看待某些事情時的漠然態度。

「蘇嫣兒性格莽撞衝動,到了宮裡自然不會改變多少,太后想要抓她的把柄,十分容易,而且蘇正大將軍,也會成為太后的棋子,用蘇嫣兒威脅蘇正,也可以用蘇正威脅蘇嫣兒,真是一舉兩得啊。」

秦葉悠無不諷刺的說道,要論老謀深算,皇上是真的比不過太后啊。

「太后怎麼就能確定,蘇嫣兒一定會嫁給皇上呢。」秦葉悠想不明白,蘇正是祁元修的人,而蘇嫣兒跟奕王府來往密切,這件事有多難辦,她不會不清楚吧。

「太后憑的就是輿論,她利用的就是蘇正剛正不阿,一心為國的忠心!」說道這裡,祁元修的臉色也冷了下來。

現在皇上一直不上早朝,群眾當中早有有一些人蠢蠢欲動了,朝政不穩,太后想要拉攏誰,那就是風向標啊,蘇正為人大家清楚,到時候群臣自然會力挺蘇正。

女兒嫁給皇上,他就是國丈,穩定朝政,義不容辭,誰也說不出什麼來,蘇正拒絕的餘地都沒有。

聽了祁元修的分析,秦葉悠也覺得自己之前想的太簡單了,沒有想到這裡面的水這麼深。

「看來,是時候讓五皇子回來了。」祁元修淡淡的餓說道。

提起五皇子,秦葉悠就想到還住在府里的容副長老,之前她提出在藥方里加入彼岸花試試。

容行遠相信她,悄悄在藥方里加上了彼岸花,效果竟然很好,文如意的臉好的很快,再加上文如意一直對葉雲鶴十分不滿,現在只讓容行遠一人為她醫治了,天山派的人也傳達了掌門的話:一切就有勞容副盟主了。

容行遠在醫藥盟中的地位大幅度提升。

「王爺,你之前不是說,京城太危險,讓五皇子再等等的嗎?」秦葉悠問道,皇上的孔雀翎現在處於半癱瘓狀態,可是京中的御林軍也不容小覷,五皇子冒然進京,十分危險啊。

「這點危險他都應對不了,那他以後也難能當得起大任了。」祁元修淡淡說道。

兩人聊了許久,秦葉悠聽了祁元修的安排,終於稍微安心一些了,吃過晚飯,祁元修就在秦葉悠的書房裡給五皇子寫信,然後命追風安排人暗衛親自送去,秦葉悠祈禱一切順利吧。

第二日,唐菲照舊來梧桐苑陪秦葉悠,兩人正在聊天呢,突然看到綠蘿走了進來。

「王妃,將軍府的丫鬟明月來了,說要求見王妃。」

秦葉悠和唐菲對視一眼:明月?不正是蘇嫣兒的貼身侍女嗎?她年紀不大,可是性格有些婆婆媽媽,總是管著蘇嫣兒,不讓她衝動,蘇嫣兒對她意見很大,卻也最信任她。

「讓她進來說話吧。」秦葉悠說道,蘇嫣兒沒來,只有明月來,肯定也是為了蘇嫣兒的事情。

綠蘿轉身出去,很快就領進來一個身穿淺綠色衣衫的丫頭,她進門之後,先是給秦葉悠福身說道:「王妃安好。」

然後又對著唐菲說道:「唐姑娘好。」

唐菲忍不住問道:「明月,今兒怎麼你一個人來了,你家郡主呢?」

明月抬頭看了她一眼,然後有看了看旁邊的人,秦葉悠明白過來,對綠蘿使了一個眼色,綠蘿會意,轉頭出去了,輕輕關上門,然後就守在門口,不讓任何人靠近了。

明月這才噗通一聲跪下說道:「王妃,請您救救我們家郡主吧?」

秦葉悠微微一驚,看著明月擔憂的神色,勸慰道:「你先起來吧,你家郡主進宮之事,現在還沒有定下來,也沒有明確的旨意,你們先別著急,一切都還不一定呢。」

唐菲也走過去,想要把明月扶起來:「明月,我知道你擔心郡主,可是這事急不得,秦姐姐也正在想辦法呢。」

明月沒有起身,一抬頭已經紅了眼眶,哭著說道:「奴婢知道,王爺和王妃定然會幫著郡主的,奴婢今天來求的事情更著急,因為郡主不見了啊。」

「不見了?這是什麼意思?」秦葉悠問道。

明月摸了摸眼淚,低聲說道:「昨天夜裡,郡主因為擔心進宮之事,睡的很晚,也不讓我陪著,說要自己想想事情,我就退出去了,今天早晨,我進去服侍郡主洗漱的時候,卻發現她人不見了!」

「她總是想一出是一出的,會不會是突然去哪裡了啊?」

蘇嫣兒的衝動行事是出了名的,也不一定她半夜有了什麼想法,突然就去哪裡了。

明月搖了搖頭:「不會的,我跟隨郡主多年,以前她不管去哪裡都會告訴我,這是這一次她走的太匆忙了,我看了一下床上的被子都是亂的,連鞋子都沒穿,她肯定是本人給擄走了啊。」

秦葉悠一聽也知道了事情嚴重了,立馬就想到會不會是被太後派人給抓走了。

當年秦秋燕就是最好的證明,她明明想要嫁的是太子,可是卻被太子利用,送到皇上床上,結果萬般不情願也只能嫁給皇上,最後落得個慘死的下場。

想到這裡,秦葉悠再也不敢耽擱了,立即說道:「明月,你先回府,悄悄派人在府里找找,看看還有什麼線索沒有,我立即跟王爺說一下,讓他派人出去找找。」

「多謝王妃了,還請王妃尋找郡主的時候,能稍微隱蔽一點,這畢竟牽扯到郡主的名聲問題,明月在這裡先謝過王妃了。」

一邊說著,明月又跪下磕頭,秦葉悠讓唐菲把她扶起來,說道:「我知道的,你為了嫣兒想的這樣周到,她身邊有你伺候這,也是她的福分,你回去吧,我會看著辦的。」

明月千恩萬謝的離開了,秦葉悠立即吩咐綠蘿去找祁元修來。

因為跟文如意有約定,現在她的腿還無法行走,所以只能讓祁元修到梧桐苑來了。

祁元修匆匆而來,綠蘿也沒有說出了什麼事情,只說王妃請他過去梧桐苑,他還以為秦葉悠出事了呢,結果來了之後,就被秦葉悠請進了內室。

「嫣兒出事,昨夜失蹤了,不知道是不是太后所為啊。」秦葉悠迅速把明白來過的事情,交代了一遍。

「現在蘇將軍還在南疆,估計還不知道這事,明月只能來求助咱們了,太后和皇上的歹毒,你我都知道,嫣兒如果落入他們手中,怕是凶多吉少,咱們一定儘快救她啊。」

秦葉悠著急說道,蘇嫣兒可是她未來的弟媳婦,雲飛的命運已經夠坎坷的了,現在最大的安慰就是還有愛情的滋潤,蘇嫣兒要是出了事,對他的打擊更大了。

「我這就派暗衛去尋找,你別著急,太后剛剛表示出要蘇嫣兒嫁過去的意思,這事她是打算搬到明面上來逼迫蘇正的,她應該不會做這樣鄙陋的事情,這與她的初衷相悖了。」

如果不是太后,那會是誰帶走了蘇嫣兒呢?秦葉悠一頭霧水。

「先被著急,將軍府是蘇正親自監督建造的,裡面門路很深,蘇嫣兒如果離開,就算是沒有被人發現,也一定會留下痕迹,很快就有消息的。」祁元修十分淡定的說道。

果然,在下午的時候傳來消息,蘇嫣兒不是被人給擄走了,而是離家出走了。

祁元修派出去的暗衛,發現了蘇嫣兒的蹤跡,她獨自騎馬往南去了,暗衛跟在後面保護著了,那暗衛請示要不要把她帶回來。

「不必了,她往南去的話,應該是去投奔蘇將軍了,讓她暫時離開也好,免得留在京城,真的遭到暗算,讓暗衛一直護送她即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6章:郡主失蹤

65.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