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媒婆氣質

第358章:媒婆氣質

「你這次回來,可不同往日了,一場血雨腥風是避免不了的,你可做好了準備?」祁元修看着五皇子問道。

經過幾個月的休養,已經完全恢復到往日的風采,劍眉星目,眼神堅定執著,神色見帶着一股皇族的貴氣。

「皇叔,我也算是經歷過幾次生死,有些事情,我心裏明白,這一次我回京,已經做好了破釜沉舟的準備。」五皇子沉聲說道。

祁元修點了點頭,看着五皇子,希望沒有看錯人,以後這大魏的江山,能不能由他坐鎮,就要看他以後的造化了。

「這兩天我會安排一下,你先在奕王府住下來。」

五皇子的歸來,需要一個隆重的場合,這場大戲的戲枱子,需要祁元修來搭。

「一切有勞皇叔了。」五皇子拱手說道。

「不必客氣,我也不是為你,而是為了整個大魏,你如果真的感激,就用實際行動來表達吧,不要讓我失望。」

祁元修拍了拍五皇子的肩膀,五皇子鄭重點了點頭,祁元修的怡然居現在守衛森嚴,被保護的鐵皮桶一般,五皇子在這裏住着很安全。

祁元修只要有空就會陪着秦葉悠一起吃飯,她的腿不能行動,可是又躺不住,祁元修一有時間,就來把她抱出去,讓她在院中晒晒太陽,其實她完全可以自己用一條腿行動的。

可是祁元修說說這是他的樂趣,秦葉悠如果不同意讓他抱出去,就是剝脫了他的樂趣,秦葉悠無語,實在是不明白,有個不能自理的老婆的樂趣是什麼。

這一日旁晚,祁元修來陪她用晚飯的時候,秦葉悠問道:「五皇子一直在怡然居?現在誰都不能見嗎?」

祁元修點了點頭:「嗯,現在比較關鍵,在他見皇上之前,最好是誰都不要見,怎麼?你找他有事?」

他邊說,邊為秦葉悠盛了一碗湯,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祁元修不喜歡有外人在,所以用餐的時候,一般都是秦葉悠伺候他,給他盛湯布菜的。

現在秦葉悠傷了腿和肩膀,祁元修就自然而然的接過這個工作,為她布菜盛湯。

「沒有啦,不是我,是夏青青,她一直沒有見到五皇子,有些擔心,而且啊……」秦葉悠靠近祁元修,低聲說道:「我感覺夏姑娘,似乎對五皇子有意。」

「是嗎?這也不奇怪,文轍一表人才,形貌品性都出眾,自然會受女孩子喜歡,不過我見文轍好像沒有這個意思,你還是不要太熱心的好。」祁元修說道。

秦葉悠冷哼一聲:「你們祁家的男人,最會的就是表裏不一,一個比一個能裝,你能看出五皇子喜歡誰就怪了。」

「而且你們男人大多神經線太粗,發現不了重重跡象,有空還是讓我試探一下比較好。」秦葉悠一邊說,一邊就開始思索怎麼試探五皇子了。

祁元修見她是的投入,已經從批判祁家的男人上升到批判所有男人了,十分理智的保持沉默,默默品嘗美食。

「我覺得最好的辦法,是讓夏青青和五皇子見一面,然後我再觀察一下,如果五皇子真的沒有這個意思,那還是算了,不要連累人家姑娘了,青青姑娘,又善良又單純,其實也不太適合入宮為妃的。」

她絮絮叨叨說了很多,一轉頭看到祁元修看着她,嘴角帶着笑意,問道:「你笑什麼呢?」

「我笑你啊,不去做媒婆,真的很可惜了。」祁元修回答道。

秦葉悠一聽,腦海里自動浮現出古代媒婆的形象,塗脂抹粉大濃妝,嘴角一顆痣,走路一步三扭,揮灑着手中的小手絹,說話聲音震天響,形象跟青樓老鴇子有的一拼。

她瞪了祁元修一眼:「你才是媒婆呢,你們全家都是媒婆。」

祁元修幾乎要笑噴了:「我家有一個媒婆就夠了,不用全家都是。」

秦葉悠這才反應過來,罵他全家不就是罵自己嘛,他的全家不就只有她和他兩個人,頓時更加氣惱了。

祁元修給她夾了一塊拔絲山藥,笑着說道:「好了,吃塊甜的,不要生氣了,回頭我給安排上還不行嘛,看你這脾氣,竟然比我的脾氣都大了。」

秦葉悠聽到他說給安排上了,這才陰轉多雲,嘴上還是不饒人:「我那裏比得上王爺啊,您的脾氣在這王府里,還是獨一無二的。」

祁元修決定不能病號理論,想起一件事說道:「不過說正經的,就算是元轍對夏青青有這個意思,他們如果不是愛的死去活來的,你先不要推波助瀾了,他現在必須全力應對皇上那邊。」

聽他提起正事,秦葉悠的神情也端正了,忍不住問道:「既然你這樣看好他,他現在也能獨擋一面了,為何不讓他直接做皇帝呢?」

「名不正言不順,如果他現篡位,不管他以後做的再出色,也改變不了這個名聲,登上帝王寶座之前,即使不擇手段,最後也要拼個名正言順,所以不到萬不得已,不能讓他走這一步,還是慢慢來吧。」

看到祁元修面色憂愁,秦葉悠就猜測到,這事情絕對不簡單,她不願他總是操心費力,難得兩人相處,氣氛這麼嚴肅她不太喜歡,於是放下筷子說道:「這個以後再說吧,我們先說說怎麼安排夏青青和五皇子見面的事情吧。」

祁元修看了她一眼:「辦法我有的事,就看你的表現了。」竟然還給她講條件,秦葉悠只想捶他一頓。

這兩人還在商量的時候,人家夏青青已經出擊,去找五皇子了。

夏青青跟着五皇子來到奕王府之後,她看着五皇子進了怡然居,就再也沒見他出來,想必他還在裏面。

於是她就要往怡然居找他,可是在門口的時候,就被侍衛攔住了:「姑娘,請回吧,沒有王爺的允許,誰都不能進去。」

「我又不是壞人,我就進去找個人,很快就出來的,就一會兒好不好?」夏青青祈求道。

怡然居的侍衛都是追風親自訓練出來了,從來都是鐵面無私,自然不會放行,即使眼前這小姑娘看上去十分無害也不行。

夏青青垂頭喪氣的回到了唐菲的小院,唐菲一見她這個模樣,有些驚訝問道:「你這是怎麼了?不是說去見個朋友嗎?」

「他們不讓我進去,說是沒有王爺的允許,誰都不能進,我沒有見着他。」夏青青一臉委屈的說道。

唐菲跟夏青青現在是好朋友了,好朋友有難,她自然要出手,於是自告奮勇的說道:「不就是怡然居嘛,見個朋友都不行了,走,我陪你去,我幫你進去。」

「大小姐,怡然居是王爺住的,自然不能讓人輕易進去的,你還是不要硬闖,再想想別的辦法吧。」長松阻止道。

唐菲對祁元修沒有好印象,不知道他的厲害,長松可是清楚的很,這可不是一個可以輕易招惹之人。

唐菲回頭笑了一下說道:「放心吧,我們不會硬闖的,我沒呢智取。」她笑的像個狡猾的小狐狸,長松被她燦爛的笑容一晃,頓時一愣,反應過來的時候,唐菲已經帶着夏青青往外走了。

他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趕緊跟上去,大小姐跟嫣兒郡主在一起玩了一段時間,被她影響了很多了,什麼時候做事也變得這樣不管不顧的了。

兩人來到怡然居門口,唐菲讓夏青青先躲起來,然後她假裝走到門口,然後故意腳下一滑,摔倒在地,大聲喊道:「哎呀,我的摔倒了,我的腿好痛啊,誰來幫幫我。」

怡然居門口的侍衛轉頭看來她一眼,唐菲心裏想着,看什麼看,快來扶我我啊。

只要侍衛們離開門口,夏青青就有機會溜進去了。

結果那兩個侍衛真的就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後又轉過頭去,目不斜視,兢兢業業的守着門口。

唐菲被氣到,以為自己表現的不像,故意大聲呼痛,就算是她的腿真的斷了,也就這個動靜了。

那兩名侍衛還是一動不動的,故意視而不見,旁邊的長松忍不住了,唐菲表現的太逼真了,他以為她真的摔傷了,立即沖了出來,一個字就把她扶起來,着急說道:「怎麼樣了?摔倒哪裏了?」

本來就緊張兮兮在旁邊暗中觀察的夏青青,一看長松這麼緊張,也忍不住跑了出來,大聲問道:「唐姐姐,你怎麼了?難道真的摔傷了?」

侍衛一看這情景,都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十分不屑的看着唐菲,竟然想用這樣小兒科的把戲哄騙他們,簡直太可笑了。

唐菲臉色漲紅,猛推了長松一把:「你出來做什麼?我就是痛死了也跟你無關啊。」

他們的超超聲,驚動了院子裏的五皇子和追風,追風曾親自護送五皇子,知道夏青青跟他是認識的,之前就看到夏青青在門口試探着想要進來。

五皇子問道:「外面出什麼事情了?怎麼聽到好像有人爭吵?」

追風看了他一眼說道:「好像是夏姑娘要進來找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8章:媒婆氣質

65.5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