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鋪路

第35章:鋪路

單家老夫人聽到秦葉悠的話,頓時氣不打一出來,想到她這個外孫女跟她生疏,變得不可理喻,就是從女兒去世之後才開始的。

「秦明源這個沒有良心的,但年他只是一個小書生,要不是我們單家幫着支持他求取功名,他能做到尚書?我聽說你出嫁,他連嫁妝都沒有陪送,可憐的孩子,你這樣在王府里得遭多少白眼啊。」

這一番肺腑之言,讓秦葉悠終於掉下眼淚。

「祖母,別人的眼光我根本不在意,只要王爺對我好就行了,您別為葉悠難過了。」秦葉悠忍不住摟住她的肩膀勸慰道。

老夫人坐直身子,擦了擦眼淚,說道:「葉悠,你放心,祖母不會讓你受委屈的,之前秦明源一直攔著不讓我們祖孫倆相見,還不是怕我讓他歸還你娘親的嫁妝給你,小心之心!」

老夫人一邊說着,一邊從懷裏拿出一本小冊子,遞到秦葉悠的手中。

「這些你拿着,這些地契和房契都是你娘當初留給你的,這些年我一直替你保管着,現在應該給你了。」

秦葉悠愣住了,喃喃的問道:「我娘為何……」後面的話她沒法問出口,她娘親既然已經嫁人,那麼娘親的去世后,這些東西應該的都在秦家。

老夫人慧眼如炬,一看就看透她的想法,冷笑一聲說道:「你娘早就看穿秦明源,她知道自己去世之後,秦明源和楚美月自然不會放過她名下的財產,於是悄悄的都交給了我,讓我替你保管。」

老夫人說完又拿出另外一個小冊子:「這些都是你娘親名下的店鋪,今天我一併交給你。」

秦葉悠有些暈,她對這些地契房契什麼的沒大有概念,只知道可能值不少錢,想像著那個早逝之人,心裏懷着對女兒的萬般不舍,忍着劇痛為她安排以後,她不知不覺落淚。

秦葉悠把這兩個小冊子頭推了回去:「祖母,我不要這些東西,我什麼都不缺,娘親既然給您了,那就是您的,葉悠只要祖母好好的,別的什麼都不要。」

「傻孩子,我知道你不缺,可是有了這些嫁妝,你不管在這王府,還是在皇宮裏,都能挺直腰板了,你身上流着一半單家的血脈,也算是單家人,我們單家人不管到哪裏,都不能讓人瞧不起。」

老夫人說的十分嚴肅,秦葉悠只能接了過去。

從身無分文之人,瞬間變成繼承遺產的富二代,她有點轉換不過來角色。

老夫人嘆了口氣說道:「我應該早點給你的,可是當初秦明源和楚美月把你攔在府里,我見不到你,不敢輕易託付給別人。」

「你娘親當年還有很大一部分嫁妝都被這兩人給侵佔了,我不能再輕易讓他們得逞了,這才拖到現在。」

秦葉悠想到在尚書府,她所遭受的一切,秦明源和楚美月,霸佔本應屬於她的財產,還處處折磨她,總有一天她會把這一切都奪回來的。

兩人又說了一會兒話,綠蘿就進來說道:「王妃,怡然居已經準備好了午飯,請您和老夫人過去用膳呢。」

秦葉悠一怔,怡然居那是祁元修居住的院落,會把午飯安排在那裏,肯定也是他的指令。

秦葉悠猜不透他的想法,只能扶著老夫人往怡然居走去,路上的時候,老夫人隨意的問道:「王爺對你可還好?」

「嗯,王爺對我挺好的。」秦葉悠模糊的答應一聲。

老夫人並沒有再問,她是過來人,有些事不必問就能看的出來。

秦葉悠面色紅潤,奕王府的下人對她也是十分恭敬,她沒有背景雄厚的娘家,定然是有王爺這個靠山,王府的人才不敢對她不敬。

來到怡然居的膳廳,秦葉悠驚訝的看到祁元修居然已經在了,他什麼時候回來的?最近他一直早出晚歸的,十分忙碌。

「老身見過王爺。」老夫人說道。

「老夫人不必客氣,您是葉悠的長輩,自然也是元修的長輩。」祁元修趕緊扶起來老夫人,然後扶着她坐在上坐。

秦葉悠有些感動,知道他今天出現在這裏,完全就是為了顧忌她的顏面。

一會兒之後,追風進來,悄聲跟祁元修說了兩句話,祁元修看了秦葉悠一眼,似乎有事。

老夫人立即說道:「王爺,有事就去忙吧,我們祖孫倆再說會兒話。」

祁元修點了點頭,交代福伯兩句,隨後離開了。

沒有祁元修在,秦葉悠和老夫人加自在一些,吃過午飯,兩人又說了一會兒話,老夫人就要起身告辭了。

臨走之前把自己身邊的一個侍女留了下來:「這是婉兒,跟隨我多年,比較穩重懂事,就留下來伺候你吧,這樣我也放心一些。」

「祖母,我不能要,既然是伺候慣了您的,一定要留在您身邊才行啊,我這裏有綠蘿他們就足夠了。」秦葉悠堅決推辭。

老夫人笑的慈愛。低聲說道:「我之前給你的嫁妝,都在什麼位置,什麼經營狀況,婉兒都清楚,有她幫着你,你還省心一些。」

秦葉悠明白了老夫人的苦心,她不但把娘親留給她的假裝好好保管,而且為她以後的接手都做好了準備了。

這樣一個心思細膩,眼光長遠的老夫人,怎麼能把自己的女兒嫁給秦明源那樣的人呢?秦葉悠感覺到有些疑惑。

「祖母,我娘親去世時,我還小,對她的記憶不多,您能跟我說說,娘親是個什麼樣的人嗎?」

老夫人的神色黯然,秦葉悠有些後悔提出這個話題,老夫人伸出手拉住她的手。

「你娘親是個聰明善良又堅強的人,我給你的這些嫁妝,其實大部分都是你娘親自己的財產,跟單家沒有關係,只可惜,她一生要強,卻輸在一個情字上。」

秦葉悠心裏一沉,不論古今,在坎坷情路上,受傷的多數都是女子啊。

她不願再讓老夫人傷心了,於是不再提自己的娘親,故意說一切輕鬆的話題,直到老夫人離開。

祁元修的書房內。

「追風,單家老夫人已經離開了嗎?」祁元修站在窗前問道。

「是的,單家老夫人剛才已經乘坐馬車離開了,我們現在準備進宮嗎?」追風問道,皇上有令讓祁元修上午就進宮一趟,可是祁元修為了秦葉悠,一直拖到現在還未進宮。

「等一會吧,或許還有人要來。」祁元修淡淡的說完,轉身回到了桌前坐下來。

追分不解,知道一會兒之後,福伯進來說道:「王爺,單家老夫人求見。」

祁元修微微一笑,說道:「請進來。」

追風這才知道王爺等的原來是單家老夫人,他不明白單家老夫人明明已經離開了,為何又折回來呢。

單家老夫人走進書房,淡定從容,十分客氣的說道:「老身這次來是為了感謝王爺,要不是王爺出面,葉悠那丫頭的嫁妝,我怕是現在都無法給她,唉,真是愧對她娘親啊。」

「老夫人不必自責,您這麼多年幫她守着那份財產,而且一直經營很好,是葉悠的福分。」祁元修有些欽佩這位老夫人。

當他知道秦葉悠心中的不安全感,她有決絕接受他的保護,他只好另闢蹊徑。

尚書府對秦葉悠沒有一絲恩情,跟她有關的也就只有單家了,祁元修派人一打聽,卻無意間得知秘聞。

秦葉悠的娘親當年居然留下一部分財產給她,教給了單家老夫人保管,讓她在秦葉悠出嫁的時候,當成嫁妝陪送秦葉悠。

單家老夫人這些年一直好好經營保管,只可惜單家還有其他的子孫,他們也垂涎這份財產,雖然不敢搶奪,可是也是覬覦良久,千方百計暗中阻止老夫人把這些財產給秦葉悠。

他們在等,等老夫人過世,沒有人再知道嫁妝的事,這些財產就是單家的了。

尤其是秦葉悠當初嫁的那麼倉促,單家老夫人根本沒有機會把假裝給她,正好順了單家人的心。

祁元修打聽到這一切之後,立即派人出面處理這件事,王爺出面,單家人自然不敢阻止,這才讓老夫人有機會把財產給秦葉悠。

這對秦葉悠本是很大的恩情,可是祁元修卻和老夫人約定好了,這件事暫時不告訴秦葉悠,怕她對他更加有負擔了。

「能嫁給王爺,是那丫頭的福氣,葉悠這丫頭自小命苦,娘親早早去世,在尚書府吃進苦頭,希望王爺能善待她。」單家老夫人說道。

「老夫人請放心,葉悠既然是我的王妃,我自然不會虧待她。」

祁元修認真的說道,心裏卻想着,老夫人您不知道,您這孫女根本就不喜歡我的善待,人家三天兩頭的想要離開奕王府呢。

他抬頭悄悄看了一眼梧桐苑的方向,現在她有錢了,也有單家這個靠山,不知道她有沒有安全感了呢。

梧桐苑,秦葉悠把婉兒介紹給大家,婉兒是老夫人留給她的,於是就讓她留在身邊照顧著了,可是婉兒好像目的並不在此。

第二天婉兒就開始催促秦葉悠:「王妃您什麼時候有空,奴婢帶您去轉轉那些鋪子和田地吧,換東家了,也要讓他們知道一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章:鋪路

6.41%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