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為愛所困

第359章:為愛所困

五皇子聽到追風提起夏青青,轉頭朝著窗外看了一眼,說道:「是她啊,讓她進來吧。」

追風有些為難:「可是王爺交代過,您現在最好不要外出見人的,以防萬一。」

五皇子微微一笑:「我不出去,你讓青青進來吧,她沒事,我信得過她。」

追風有些驚訝,但還是答應一聲,走了出去。

門外長松已經扶著一臉怒氣的唐菲站起身來,她又不好意思表現的一點事都沒有,只能假裝摔到了腿。

夏青青一臉自責的扶著她另外一隻胳膊,這時候追風走了出來,說道:「夏姑娘,請留步……」

夏青青轉頭,一臉好奇的問道:「你喊我?有什麼事情嗎?」

「有人要見你,請隨我來吧。」追風笑著說道。

夏青青愣了一下,喃喃自語:「誰要見我啊?」旁邊的唐菲卻反應過來了,她推了夏青青一下:「還能是誰啊,自然是你想見之人啦。」

夏青青猛然反應過來,立即眉開眼笑說道:「對啊,肯定是他!」然後就興高采烈的跟著追風進了怡然居。

唐菲笑了一下,轉身打算離開了,長松問道:「你可以自己走嗎?你的腿真的沒事了?」

「沒事了!你是個傻瓜嗎?看不出來我是在裝的嗎?」唐菲沒好氣的說道,不明白為什麼平時做事挺機靈的長松,偶爾還會做這樣的傻事。

她不明白,關心則亂,面對無關緊要之事,長松自然可以冷靜處理,可是與她有關的事情,他就很容易著急。

「我如果不出來,難道你打算一直躺在地上假裝嗎?你不呼喊,裡面的人怎麼能聽到呢?」長松笑著說道,勉強給自己找回一點面子。

唐菲看著他,有些疑惑:「你到底是真傻還是裝傻啊?」

長松笑而不語,故作神秘,往前走去,唐菲跟了上去,遠遠的看來她不滿的聲音:「本小姐問你話呢,你竟然敢不回答,趕緊回答我的問題。」

「大小姐,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長松帶著笑意的聲音遠遠傳來。

怡然居內,夏青青終於見到了五皇子。

「文轍哥哥,你沒事吧?為什麼來了奕王府之後,我就一直不能見你了呢?」夏青青問道。

「因為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暫時不能隨便出去見外人,不過見你是可以的。」五皇子微笑著說道。

夏青青點了點頭說道:「嗯,我明白了,我就是來看看你,確定你沒事就好了。」

五皇子微笑,看著她清澈如水的模樣,問道:「你怎麼樣?在王府住的還習慣嗎?」

一提起這個夏青青就高興了:「嗯,很好,王妃對我很好,給我吃好多好吃的點心,最好吃的我都給你留著呢。」

夏青青說著就從袖子里取出一個用手帕做的小包裹,打開來之後,裡面有四塊不一樣的點心,她遞給五皇子:「喏,這些是給你留的,都很好吃哦。」

五皇子的眼神更加溫柔了,其實這些點心,他本就不怎麼稀罕,可是因為是她給他留得,似乎意義就不一樣了,他小心翼翼的接過去,說道:「看起來就很好吃的樣子,回頭我一定嘗嘗。」

這傻丫頭,還以為是在葯田裡呢,食材不豐富,有什麼好吃的,都要一起分享,慢慢品嘗,在這王府里,又有什麼是吃不到的呢。

他竟然有些懷念在葯田的日子了,簡單,純凈,美好,以後這樣的日子怕是再也沒有了。

轉頭看了一下眼前這乾淨美好的女孩子,他按壓下內心的悸動,對她說道:「既然喜歡這裡,就多住一些日子,你想要什麼,就跟奕王妃說,她是很好人,不必不好意思。」

夏青青點了點頭,然後又抬頭問道:「那你呢?你以後就不住在這裡嗎?你要去哪裡啊?」

五皇子的笑容裡帶著一絲苦澀:「我恐怕是不能在這裡住多久了,我得回我原來的地方去,以後就不能常見面了,你要好好保重你自己。」

夏青青突然覺得有些傷感,可還是鄭重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了,你也要好好的,我以後還能來看你嗎?」

五皇子內心十分不舍,可是想到自己將要面對的腥風血雨,只能硬起心腸說道:「你這段時間最好還是不要來了,這樣對我來倆都不太好,回頭等我有空了,就去葯田找你。」

夏青青更加傷感了,難過的就要哭出來,最後還是笑著說道:「好,我等你……」

第二日,唐菲帶著一臉頹廢的夏青青來看望秦葉悠的時候,秦葉悠見夏青青無精打采,立即笑著說道:「夏姑娘,你還要不要見五皇子?我已經……」

「我現在不能見他,等以後的吧,以後等她去葯田找我。」夏青青說道。

秦葉悠所有的話都梗在喉頭,這是什麼意思,怎麼一夜不見,她的態度就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

「你已經見過他了?」秦葉悠問道。

夏青青點了點頭,秦葉悠終於明白了,自己昨夜做的功夫都白費了,好不容易從祁元修處討來的機會,也白費了,人家自力更生,自己把問題解決了。

她一時之間感覺到有些失落,怔怔不知道該說什麼,於是只能指著旁邊的一疊點心說道:「嘗嘗今天葛媽媽做的紅豆桂花糕,味道很不錯的。」

她發現今天夏青青吃點心的興緻,都不如之前那麼高了,唉,愛情它是個難題,自古都如此啊。

皇上今日越發沒有精神,之前早朝不上,還能在書房處理公事,可是現在竟然一天得有大半天的時間需要躺在床上靜養,不然就很疲憊。

這一日多名大臣齊聚皇上的寢宮,來給他請安,然後各自彙報事情。

這個說最近周圍幾個國家,似乎都有些蠢蠢欲動,因為不知道是誰散播出去的消息,說大魏朝堂動蕩不安。

另外一個立即建議,太子之位空置依舊,朝堂內外議論紛紛,人心不定,不如先立太子。

皇上一聽立太子,立即就打起精神應對:「諸位愛卿的話,朕都明白,可是幾個大皇子接連出事,現在宮中就剩下一個不看大事的九皇子,怎麼立太子?」

「可是太子之位空著這麼久,不管對外對內都不利啊,皇上請您三思啊,九皇子雖然年紀小,可是知書達理,學習刻苦,日後說不定就是太子之位的絕佳人選啊。」大臣們苦勸。

「唉,朕的兒子,朕了解,九皇子出身卑微,自小就十分怯弱,沒有太子會被人議論,如果立他為太子,只會讓眾人嘲笑,這樣的盛名,九皇子他擔當不起。」

做爹的居然這樣說自己的兒子,眾位大臣也很無語,不過想到今天來的目的,他們不放棄,繼續勸說。

皇上不勝其煩,偏偏這些還是朝中的重臣,又沒有做錯什麼,他還不能狠狠訓斥。

於是腦子一轉,那就來場苦情戲吧,隨即就做出一副十分悲傷的表情。

「列為愛卿,你們以為我不想立太子嗎?可是眾皇子相繼出事,二皇子,三皇子,五皇子,不是慘死,就是生死不明,我這個做父皇的心裡有多痛苦,你們能體會的到嗎?只要他們能平安回來,真不用你們說,立即就立太子!朕只要孩兒們能早點回來啊。」

一番愛子之情,感人肺腑,言語中的悲泣,讓人聞之落淚,眾位大臣的攻勢,漸漸減弱了。

這時候大殿外突然想起一聲高呼:「父皇,兒臣回來了!」

皇上聽到這個聲音一驚,差點從龍床上蹦起來,直直的看向門口,眾位大臣也十分驚訝,轉頭看過去,之間五皇子風塵僕僕沖了過來。

「文轍?你回來了?」皇上喃喃問道,臉上說不出是什麼神情。

「是啊,父皇,我歷經生死,終於回來了,父皇,您如此病重,定是為兒臣擔憂所致吧,兒臣實在是愧疚不安吶。」五皇子跪在皇上的床上,涕淚俱下,哭的十分傷心,也哭的很有層次,大臣們看到這副父慈子孝的畫面都很感動。

其中一個擦著眼淚,哽咽著說道:「皇上啊,這就是天意啊,你剛才不是說,只要皇子們回來,您就立太子嘛,是您的心聲被上蒼聽到了,所以就把五皇子給送回來了。」

皇上有口難言,他剛才只是想要施展一下苦肉計,哪裡想要真的立太子啊,要是真的立了五皇子為太子,他這個皇帝怕是很快也就做到頭了。

「是啊,上蒼憐憫,把文轍給朕送回來了啊,文轍,你這一路回來竟然十分驚險吧,不要怕,一切有父皇在,你先好好休養。」皇后故意轉移話題。

「在父皇跟前,兒臣哪裡敢說累字,父皇病重,兒臣自然要現為父皇分憂,怎麼能休息呢。」五皇子說的十分真摯。

皇上氣的幾乎要吐血,自己剛剛說過的話,又不能直接不承認,只能繼續演下去,無奈說道:「好吧,你這麼懂事,父皇很欣慰,朕病著這段時間,你就辛苦一下吧,朝政暫時由你接管,有什麼大事拿不準的,一定要來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9章:為愛所困

65.7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