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情感大戲

第360章:情感大戲

五皇子十分恭敬的說道:「兒臣謹記,一切都以父皇的旨意為準。」

皇上現在是騎虎難下,心裡有苦也說不出,見五皇子態度這麼恭敬,他稍微鬆了一口氣,可是終究不敢放下心來。

「皇上,既然五皇子已經回來,此次五皇子前去江南賑災,徹查貪腐案,能力出眾,為了大魏朝局的安穩,要儘快把立太子之事定下來啊。」有大臣建議道。

皇上的臉色頓時變的十分難看,五皇子察言觀色,知道僅僅憑藉幾個大臣的勸言,皇上是不可能這麼容易就確定立太子之事的,他面帶微怒,直接說道:「李大人!現在父皇病重,實在是不適合勞心,而且父皇現在正值壯年,立太子之事,何必操之過急!」

皇上有些驚訝,沒有想到五皇子竟然這樣說,他本以為五皇子會趁著這個機會直接逼宮呢。

他微微眯了一下眼睛。

大臣們見五皇子都這樣說,很識時務的閉嘴了,五皇子不再提別的事情,只做孝順的模樣,宮女端來湯藥,五皇子接過去,親自服侍皇上吃藥。

眾人感動不已,紛紛讚賞五皇子孝順。

皇上一開始很不屑,以為五皇子是做戲給大臣們看的,可是後來他發現,好像不僅僅是這樣,五皇子對他的態度里竟然帶著一絲膽怯和恐慌。

諸位大臣離開之後,皇上依靠的床頭,靜靜的看著立在一旁的五皇子,沉聲問道:「現在沒有外人了,你跟朕說說吧,這些日子你去哪裡?都發生了什麼事情?」

五皇子垂首而立,平靜的說道:「兒臣奉命前去江南賑災和差貪腐,此次前去因為牽扯人員廣泛,貪腐的根基深,不過兒臣和二哥,三哥都已經查清楚了,一句肅清了江南官場。」

皇上冷冷的說道:「這些朕自然之道,也會好好的賞賜你,只是你心裡清楚,我問的不是這個!」

五皇子抬頭看了皇上一眼,眼神里又出現膽怯,不過很快低下頭去。

「可能影響到江南官場某些人的利益,刺殺一直都沒有停止過,最後兒臣逃跑的時候,一不小心跌落山崖,摔斷了腿,昏迷了許久,幸虧被一村民所救,這才撿回一條命,能回來見父皇。」

「就算是你摔斷腿,腦子應該是好的吧,為何不找人到宮裡傳話,一直躲在那裡做什麼?」皇上十分犀利的問道,眼神更加兇狠。

五皇子似乎十分害怕,額頭滲出冷汗,身子微微有些顫抖。

他噗通一聲跪下去,似乎是豁出去一樣,抬起頭高聲說道:「其實兒臣只是昏迷了數日,很開醒來,我的腿也在一個月之前就能行走了,兒臣……兒臣只是不敢回來啊!」

皇上的雙手緊緊的握成拳,死死的盯著五皇子,他果然知道了!知道刺殺他的人都是孔雀翎了,那他回來做什麼?為了復仇?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有什麼不敢回來的?」皇上冷冷問道。

五皇子膝行到皇上跟前,眼眶紅紅的說道:「兒臣知道刺殺之人,有些是父皇派去的,所以兒臣不敢回來。」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你現在為何回來,來複仇?取我性命,篡奪皇位?」皇上依舊冷著臉問道,同時他的手悄悄的往闖的內側摸去。

那裡有一根隱蔽的繩子,只要他一拉繩子,外面就立即想起鈴聲,這是緊急命令,外面侍衛只要聽到這個鈴鐺響,就可以直接衝進來殺掉所有危險之人。

五皇子跪在皇上跟前說道:「不是,我是來祈求父皇饒恕的,父皇,我知道大皇子的事情對您刺激很大,您覺得我們都不可信了,他們都勸我不要回來了,回來就是死!可是我還是想要賭一把。」

皇上一怔,眼神一閃,問道:「你要賭什麼?」

「我賭父皇不會殺我,我不像二哥,三哥他們,背後都有雄厚的勢力支撐,我母妃出身卑微,去世又早,從小到大,我唯一的依靠就是父皇了,父皇對我的教養,我從不敢忘,我相信父皇您肯定只是一時想不明白,等您想明白了,您一定還是之前那個讓我敬愛的父皇。」

「哼,誰有知道這不是你的說辭,萬一你賭輸了呢,我怎麼知道你是真心的,你就不怕我真的殺了你嗎?」皇上的神情已經不像剛才那麼冷峻了,可是語氣依舊冰冷。

「我怕,我知道自己無權無勢,父皇如果想要取我的性命,易如反掌,可是我也拚死回來了,父皇請你繞我一命吧,可是我也相信父皇您會想明白的。」

五皇子一邊說著,眼淚都出來了,俯身在皇上的床前,拉住父皇的手說道:「父皇,文轍從來沒有奢望過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我只要父皇好,我就覺得安心,父皇,請相信我吧。」

這句話讓皇上猛然想起一件事來,那時候五皇子年紀小,在皇宮裡無依無靠,平時在書房裡跟著太傅學習的時候,經常被二皇子和三皇子欺負。

有一次,皇上來了興緻,突然要去看看眾位皇子的學習情況,誰知道剛剛走到書房門口,就看到二皇子和三皇子欺負五皇子。

把墨汁潑了他一身,書本也扔了,可憐的五皇子,也不知道反抗,就靜靜的站在旁邊,默默承受這一切。

皇上大怒,懲罰了兩位皇子,然後親自帶著五皇子去更換衣服,當時他問五皇子:「你恨哥哥們嗎?」

五皇子搖了搖頭:「我不恨他們,我只是生氣,生氣自己長的太慢了,我要快帶點長大,長的比他們都高大,這樣他們就不敢欺負我了。」

「那你長大了之後的願望呢?」皇上繼續問道。

那時候小小五皇子認真的想了一下,然後回答道:「我的願望就是父皇永遠在我身邊,這樣就永遠不會有人欺負我了。」

說完他十分得意的笑了,彷彿十分為自己的這個夢想驕傲。

十幾年的時間匆匆而過,現在猛然聽到五皇子聲淚俱下的肺腑之言,皇上也有些動容。

皇上靜靜的看了他許久,抬起手放在他的頭上,淡淡的說道:「起來吧,你的剛剛好,一直跪著不太好。」

五皇子驚喜萬分,又落下兩滴淚來,這才緩緩起身,面上都是喜悅之色。

「我累了,想要睡一會兒,你去休息吧。」皇上似乎真的有些疲憊。

五皇子起身說道:「是,父皇,兒臣告退,明天兒臣再來看您。」

然後緩緩走出了大殿,冷風一吹,感覺到背後一片涼濕,終於過了這第一關。

今天這番說辭都是他跟祁元修精心策劃的,當時他要回京,而且還要代為主持朝政,皇上這一關他必須要過,充楞裝傻肯定是混不過去的。

五皇子當初打算裝失憶,假裝什麼都不記得了,這個想法被祁元修給否決了。

「裝失憶難度太大,皇上疑心很重,只要他發現一點蛛絲馬跡,知道你在騙他,肯定變本加厲報復回來。」

五皇子實在是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只能求助的看著祁元修。

「為今之計,就只有坦白告訴他,你全都知道了,知道是他派人刺殺你們的。」

五皇子一聽大驚,連忙擺手:「這怎麼行,這要是坦白了,以父皇的性格,肯定是再也不會相信我了。」

「本來就沒打算要他全部相信,而且就算是你不說,他大約也能猜到,畢竟你回來的這麼晚,這叫置之死地而後生,皇上多疑,你直接說實話,他反而會反應不過來,到時候你就示弱,裝可憐,博同情。」

祁元修細細的囑咐五皇子。

五皇子還是有些不太敢相信:「這樣真的能有用?」

祁元修冷笑一聲,淡淡的說道:「比了解皇上,你肯定是不如我的,我從小看著他,他這人最多疑,可是又喜歡別人臣服與他。」

最後五皇子選擇相信祁元修,來了一場情感大戲,果不其然,真的過關了。

轉過迴廊,剛剛要往自己的寢殿去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後有人喊道:「五哥……」

五皇子停下來,回過頭,就看到了站在身後的九皇子,兩人對視一眼,九皇子飛奔而來,一下子抱住了五皇子,語無倫次的喊道:「五哥,你終於回來了!他們都說你死了,可是我從不相信,我知道你肯定會回來的!你真的回來了啊!」

「是啊,我回來了,讓我看看小九,都是大青年了,怎麼還哭鼻子啊,看來我走的這段時間,你是一點沒成長啊。」五皇子笑著為他試淚。

九皇子哭的停不下來,周圍有宮女經過,都忍不住往這邊看。

五皇子溫言相勸了一會兒,在外的時候,他唯一不放心的就是九皇子了。

皇上既然對其他幾個皇子下毒手,就算是小九沒有威脅力,也難免他不會下毒手的。

好在回來之後,祁元修就告訴了他,九皇子現在在太后那裡住著,暫時沒有危險。

九皇子終於停了下來,問道:「五哥,這次回來,你就不會在離開了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0章:情感大戲

65.93%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