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操持婚禮

第361章:操持婚禮

五皇子抬頭看了一眼皇上的寢殿方向,淡淡的說道:「嗯,這次不會再離開了。」

九皇子聽了十分開心。

「五哥,你回來了,我就什麼都不怕了,我這就去跟皇祖母說,我要搬出來,還是跟你一起住。」九皇子興沖沖的說道。

五皇子想了想,自己要面對的腥風血雨,猶豫了一下,說道:「你暫時還是跟皇祖母一起住着吧,這麼多年,你都不曾被重視過,現在皇祖母喜歡你,是好事。」

九皇子向來最聽他的話,既然他這樣說了,他也只好同意了。

皇上總是覺得憋悶,從五皇子的表現來看,似乎看不出什麼破綻,幾個皇子之中,他總是最低調的,待人寬容謙和,似乎也沒有拉幫結派,是不是真的可以信任呢。

可是夏毅曾經傳來消息說,五皇子身邊似乎有祁元修的人保護著,如果五皇子跟祁元修有瓜葛,那麼他絕對不會饒恕。

現在朝局動蕩不安,他身體也不行,其實這時候五皇子出面主持朝政,是最合適的,可是就怕他是祁元修一派的人啊。

皇上唉聲嘆氣的,旁邊的張公公,自小服侍皇上對他最是了解了,輕聲問道:「皇上可是在為五皇子的事發愁?」

皇上在他跟前也不避諱,直接說道:「是啊,你說文轍和祁元修到底有沒有關係?」

「以老奴看啊,五皇子自小孝順,而且沒有野心,他跟您才是親父子啊,您和奕王不和,他不會不知道的,兩人之間應該沒有什麼親密關係吧。」

祁元修搖了搖頭:「你是不知道祁元修這個人,他最懂心裏戰術了,就怕他在中間挑撥了啊。」

皇上想起之前,祁元修小的時候,每次被他欺負,都悶不吭聲,可是每次先皇最後都會知道,害的他免不了就要遭受責罰,一直不受先皇待見。

現在想來,還會耿耿於懷,氣憤不已。

「皇上,皇後娘娘來了……」門口有小太監傳話。

皇上稍微整理一下情緒,說道:「請她進來吧。」

這段時間皇后不知為何對他有些冷淡,他心裏有些不是滋味,雖然現在正在為祁元修的事情生氣,皇後來了也不能不見。

葉子熏扶著腰,緩緩的走進大殿,然後又要緩緩跪下,皇上趕緊抬手阻止道:「你身子重,就別跪了,有什麼事情,直接說就好了啊。」

葉子熏身邊的宮女,趕緊把她扶起來,她淚眼婆娑的說道:「皇上,臣妾知道母后不知道臣妾,可是臣妾腹中可是皇上的孩子啊,母后這般為難臣妾,不知道是為何,還請皇上救救臣妾和孩子吧。」

皇上正在氣頭上,有些沒有耐心,直接說道:「你先別哭,讓我救你,也得先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吧?」

葉子熏擦了擦眼淚說道:「扶桑國的長公主,要嫁給秦明源大人,太后說長公主不想辦的太隆重了,就從宮裏發嫁,讓我操持這些事情,可是我一來沒有經驗,二來我現在身子重,也做不了這些事情啊。」

皇上一聽就不樂意了:「母后也真是的,你是一國之母,讓你為長公主操持婚事,也算什麼事啊。」

可是這事也不能直接拒絕,扶桑國雖然是彈丸之地,可是也不容小覷,長公主貴為扶桑國國主的姐姐,向來為國主敬重,他不能隨意對待。

想到方才還在為祁元修的事情生氣,他突然有了一個主意,微微一笑說道:「行了,你放心吧,這事不用你操心了,我有人選了,回頭我會跟母后解釋的。」

葉子熏馬上露出欣喜的表情,笑着說道:「臣妾就知道,皇上還是護著臣妾的,不知道皇上要派誰去啊,臣妾也好獎賞他一番。」

「哼,這不是秦明源的婚事嘛,奕王妃不僅僅是王妃,又是秦明源的長女,做這個最合適了,就派她去吧,做女兒的為父親做點事,天經地義,要什麼賞賜啊。」

葉子熏笑的更加好看了,輕輕依偎在皇上的肩膀上說道:「臣妾都聽皇上的。」

皇上十分享受她這幅小鳥依人的姿態,十分溫柔的摸了摸她的肚子,低聲調笑道:「你這個小沒良心的,有事要求朕了,才知道來看看朕,前些日子,怎麼一直不見你來啊。」

葉子熏風情萬種的撇了皇上一眼,嗔怪道:「臣妾哪裏敢來打攪皇上啊,這也是萬不得已了,才來求皇上的,之前我可以聽說了,母后要把蘇嫣兒郡主嫁給皇上呢,郡主身份尊貴,她進宮之後,皇上身邊恐怕是再也沒有我的位置了。」

原來是吃醋了啊,皇上頓時就感覺心情愉悅不少。

「皇后,你想多了,在朕的心裏,沒有誰會比得上你,朕怎麼會看上蘇嫣兒那個傻丫頭呢。」皇上柔聲說道。

皇后嬌笑一聲,撒嬌一般的說道:「難道郡主如果溫柔可人,您就同意了嗎?」

皇上哈哈大笑,說道:「古人說的對,果然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皇上心情很好的寫了一道聖旨,特意讓小太監去奕王府宣旨,讓秦葉悠幫着秦明源操持婚禮。

秦葉悠的腿還不能行走,福伯跟宣旨的那個小太監說了一下,能否不跪下接旨了。

那小太監剛剛被提拔到皇上跟前當差,正是春風得意的時候,怎麼會把福伯放在眼裏,如果祁元修在家的話,他還有些顧忌。

聽說祁元修不在府里,來之前皇上話里話外的暗示他,不必顧忌,此事要高調處理,皇上就是要讓祁元修難看。

小太監說道:「那可不行,這可是皇上的聖旨,自古沒有不跪着接旨的道理,就算是王妃的腿不能行走,也得讓人扶著來跪着接旨!」

秦葉悠無奈,只能讓綠蘿扶著,剛顫巍巍的從床上下來,準備跪下接旨,心裏恨恨的想着,最好是有要事的聖旨,不然你看姑奶奶我怎麼收拾你。

「告訴你多少次了,你的腿不能動,你又起來做什麼?」門口突然傳來一聲怒吼。

眾人回頭去看,只間祁元修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彎腰就把秦葉悠給抱起來了。

當着眾人的面,秦葉悠有些不好意思,說道:「王爺,你快點把我放下來,皇上有聖旨給我,我得跪下接旨啊。」

「你的腿都斷了!還跪什麼跪啊,我看哪個大了狗膽的敢讓你跪着。」祁元修話雖然是對秦葉悠說的,眼神卻是直直的射向旁邊的小太監。

其實剛才在進來之前,福伯已經簡要的把事情跟他說了一下,竟然敢有人欺負到他老婆的頭上來了,祁元修當即就表示不能忍。

那小太監被祁元修的眼神嚇得一哆嗦,可是當着眾人的面,他又不好意思不承認剛才說過的話,於是只能硬著頭皮說道:「這是歷來的規……規矩,接聖旨必須要……要焚香凈手,跪着……跪着接旨。」

小太監在祁元修要殺人的目光下,連話都說不完整了,祁元修等的就是他這句話,當即抬起腳,一腳就把小太監踹翻在地。

他一點都沒有保存餘力,小太監被踹的半天爬不起來,祁元修冷聲說道:「好個狗仗人勢的東西,在我前面,輪得着你講規矩!王爺我就是規矩!」

小太監再也不敢多說一個字,跪着到秦葉悠的跟前,雙手把聖旨奉上。

祁元修抱着秦葉悠,秦葉悠順手就把聖旨拿了過來,打開一看,竟然是讓她為秦明源操持他和長公主的婚禮。

祁元修當即就怒了:「哪裏有這樣的道理?做女兒的為自己的父親操持婚禮!皇上這是要做什麼?」

小太監害怕被他的憤怒波及,很快的又退到角落裏,顫抖著說道:「奴才……奴才只是傳旨,具體的我也不清楚。」

祁元修把秦葉悠輕輕放在軟榻上,然後拿過聖旨直接扔在小太監的臉上,說道:「不去!你去回皇上,我家王妃身體不適,不能下床走動,什麼都做不了了。」

小太監撿起聖旨一溜煙的就跑沒影了。

秦葉悠嘆了一口氣說道:「王爺,這樣好嗎?是不是太不給皇上面子了?」

「給他什麼面子!面子都是自己爭的,看他做的什麼事,一個大臣續弦,竟然還敢動用王妃!」祁元修氣不打一出來。

秦葉悠一怔,反應了半天才明白過來,他說的續弦,是秦明源娶長公主之事。

其實就是這麼個事情,只是因為那兩人身份比較特殊,所以這件事就顯的比較隆重一些而已。

想到這裏,她忍不住笑了起來,說道:「這下有好戲看了,我的腿得快點好起來,等大婚那天好去看戲。」

那個被揍的小太監,回到宮裏,跪在皇上面前痛哭流涕,添油加醋,十分誇張的把他在奕王府的遭遇說了一遍,重點突出強調了祁元修把聖旨砸在他臉上的事情。

皇上被氣的手都哆嗦了,重重的拍著龍椅說道:「祁元修,他也太放肆了!他這是要造反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1章:操持婚禮

66.1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