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春花秋月何時了

第362章:春花秋月何時了

祁元修挑戰他的權威不是一次兩次了,皇上現在身體不適,本就有些擔憂會有人造反,祁元修這般不把他放在眼裡,他更加坐不住了。

「張德全,傳凌峰進宮。」皇上吩咐道,張公公答應一聲趕緊出去傳話。

凌峰有兩個身份,一個朝中四品御史,還有一個身份就是孔雀翎的副首領。

凌峰很快就來了,他進門之後,皇上就急切的問道:「還沒有夏毅的消息嗎?」

「暫時還沒有……」凌峰低聲說道。

「無能!這麼久,竟然連一點線索都沒有,當初信誓旦旦說可以要了祁元修的命,現在祁元修活的好好的,他倒是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凌峰高聲說道:「夏首領,很有可能已經不在人世了,我們在一處樹林里發現了他的刀,在刀的旁邊有大量血跡。」

「就算是死了,也得把屍首給我找出來。」皇上怒氣沖沖說道。

「是,微臣一定竭盡全力尋找,請皇上放心。」

皇上盯著他看了許久,又問道:「凌峰,朕讓你在江湖上尋找名醫,給朕治療,你尋找的怎麼樣了?」

「微臣已經尋找一批有名的江湖大夫,近期正在進行篩查,確保他們安全之後,就會送到宮中了。」

皇上終於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凌峰,現在朕最信任的就是你了,你一定要不要辜負朕對你的信任啊,以後孔雀翎朕也打算教給你了。」

「多謝皇上厚愛,微臣一定竭盡全力,絕對不辜負皇上對微臣的期望。」凌峰十分激動的跪下說道。

這份感恩戴德的模樣,皇上看了很受用,他就是要讓所有人都臣服於他,怕他,敬他。

凌峰領了任務,從大殿退了出去,剛剛經過迴廊,打算往外走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後有人喊道:「凌大人,請留步……」

凌峰停下身來,轉頭一看,皇后帶著兩名宮女正站在他的身後,凌峰立即躬身說道:「微臣,見過皇後娘娘,皇後娘娘萬安。」

「凌大人,本宮聽說凌大人今日要去定州,不可可否幫本宮帶一份禮物,給那裡的朋友?」皇后十分客氣的說道。

凌峰微微點頭說道:「這自然可以,不知道皇後娘娘要帶什麼東西?」

「請凌大人稍等片刻,我這就讓宮女去取來,我要帶一株花給她,一路上有勞凌大人了。」

葉子熏說完之後,轉頭對身後的宮女點了點頭,那宮女立即離開了。

「凌大人,請到這邊稍微等一下吧,我已經讓宮女去取了。」葉子熏說著先轉身往旁邊的拐角處走去。

凌峰猶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葉子熏身邊的另外一個宮女,站的遠遠的警惕的看著四周。

葉子熏走到長廊拐角,停了下來,這個位置可以看到四周,確定周圍沒人之後,她這才開口說道:「五皇子已經回來了,而且皇上對他信任有加,現在讓他主持朝政,這可怎麼辦?」

凌峰一改剛才臉上恭敬的表情,冷冷說道:「哼,你只看到表面而已,皇上不會真的新任五皇子的,這些事情,你不用管,好好保住肚子里的孩子才是正理。」

「可是太后一直對我虎視眈眈,一直派人在我的飲食里動手腳,要不是我發現的早,這會兒孩子怕是早就不再了。」

凌峰眼神一冷:「這是你的責任,如果保護不了肚子里的孩子,你還能有什麼用!這血海深仇怎麼報?孩子必須給我保住,聽到了沒有?」

葉子熏眼眶微紅:「可是這個孩子是用特殊手段要上的,就怕是生出來,也不是健康的啊。」

「只要你生出來,不管他是什麼樣的,只要是活著,他就是皇子,以後就是太子,這大魏的江山就是他的。」凌峰冷冷說道。

葉子熏看著他眼神中滔天的恨意,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凌峰轉頭看著她,眼神銳利,問道:「你不會是退縮了吧?難道你不想報仇?」

葉子熏連忙擺手:「沒有,我怎麼不想報仇,我做夢都想手刃仇人。」

凌峰微微一笑:「那就好,太后那邊你還是要注意,我也會暗中幫助你的,太後身邊我已經放了人,你放心好了。」

葉子熏點了點頭,這時候那名離開的宮女,已經回來了,手裡捧著一個花盆,裡面是一株名貴的花草。

「這是送給我朋友的,請凌大人幫我帶給她,地址就在這上面。」葉子熏遞給凌峰一張紙。

凌峰接過去看了看,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以後這樣的小事,最好不要來找我了,宮裡到處都是耳目,一切都得小心。」

葉子熏點頭:「我記住了。」

凌峰帶著那盆花,轉身離開了,葉子熏還站在原地,怔怔的出神,神情落寞,宮女上前問道:「娘娘,我們回去吧,這裡風大。」

葉子熏點了點頭,身體卻沒有動,她抬頭按著暗青色的天空,要變天了吧,她撫著自己的肚子,她一直都是一枚棋子,看上去是風光無限的正宮皇后,其中的辛酸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吧。

現在她的孩子也成為棋子了,想到太后看她的狠毒眼神,想要凌峰的逼迫,想要皇上的懦弱,她感覺整個世界都對不起她,心裡逐漸陰狠起來。

就算是棋子,她也要做個會反抗的棋子,那些對不起她的人,欠她的,她全部多要一一討回來。

自從祁元修一腳把來傳聖旨的小太監一腳踹飛之後,秦葉悠就總是有些擔憂,擔心皇上那睚眥必報的小心眼會來報復,等了兩天,竟然一點動靜都沒有。

直到三日之後,皇上又下了一道聖旨,竟然不是責罰,而是賞賜,而且是浩浩蕩蕩的賞賜。

祁元修這傢伙關鍵時刻又不在家,上午陽光好,綠蘿扶著秦葉悠到院中的躺椅上曬太陽,然後就看到福伯來說,宮裡太監來傳旨。

有了上次的經驗,秦葉悠也大膽了,直接說道:「本王妃身體不適,讓他直接來梧桐苑宣旨吧。」

福伯立即回去傳話,這次來的小太監明顯比上次那個機靈,也可能是吸取上次那個小太監的慘痛教訓了。

進來之後,直接說道:「王妃身體不適,就坐著接旨好了。」

然後高聲宣讀了聖旨,聖旨文鄒鄒的長篇大論,秦葉悠大體聽明白了,經過上次的事情,皇上體諒王妃辛苦,特意送來三個美人,幫著王妃處理家務,照顧王爺,這樣王妃就可以有空去操辦秦明源的婚禮了。

秦葉悠看著從軟轎中走出來三個千嬌百媚的美人,頓時愣住了。

沒有想到,皇上這一生病,段位倒是提高了不少啊,竟然不打不罵的就把人給噁心著了。

來個小太監,祁元修還能一腳給踹飛,可是這三個美人怎麼辦,總不能也一腳踹飛吧。

秦葉悠嘴角抽搐著,勉強接旨謝恩,小太監圓滿完成任務,擦著額頭的冷汗,連口水都不敢喝,急等著在祁元修回府之前,趕緊溜之大吉。

秦葉悠滿頭黑線的看著三個美人,想著怎麼安置她們,這三位美人也在悄悄的大量秦葉悠。

「你們都叫什麼名字,之前是做什麼的?都擅長什麼?先報一下吧。」

「奴婢春花,之前在宮裡的舞樂教坊,最擅長唱歌。」最左邊的美人開口說道,聲音果然婉轉動聽。

「奴婢秋月,之前在宮裡的舞樂教坊,擅長跳舞。」站在春花旁邊的美人接著說道,她身材纖細修長,舉手投足自帶一股風韻。

「奴婢何時,之前也是在宮裡的舞樂教坊,我擅長的是古箏。」最後一位美人開口說道,這一位長的最為嬌媚。

「春花秋月何時了?呵,誰給你們取的名字啊,是不是臨行前,皇上給賜的名字啊?」秦葉悠笑著問道。

幾位美人面面相覷,都有些驚訝的神色,秦葉悠一看就知道她猜中了。

皇上為了噁心她和祁元修,還真是做的到位啊,說是來輔佐她的,這些只會唱歌跳舞的美人,能做什麼?連名字都富含深意啊。

這件事她處理不了,還是等祁元修回來吧,說不定有他喜歡的調調。

「既然是皇上送來的美人,自然不能虧待了,福伯,把聽雨軒收拾一下,讓這三位美人住進去吧。」秦葉悠說道。

福伯微微有些訝異,問道:「王妃,您確定讓她們住聽雨軒?」

秦葉悠點了點頭。

那三位美人一聽福伯這口氣,以為聽雨軒是什麼犄角旮旯的地方,頓時有些著急,她們可是帶著要成為奕王側妃的遠大目標來的,不靠近王爺怎麼有機會?

春花忍不住問道:「冒昧問一句,那聽雨軒在什麼地方?離王爺住的地方遠不遠?」

眾人驚訝的看著春花,心裡同時想著:大姐啊,你這也太直接了,太直奔主題了吧!

秋月悄悄拽了拽春花的袖子,春花這才反應過來,臉色一紅,訕訕的解釋道:「我……我……我只想不辜負皇上的期望,近一點能好好照顧王爺,替王妃分憂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2章:春花秋月何時了

66.3%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