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第363章: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綠蘿從一開始就敵視這三個美人,一看就都是狐媚子,在王妃的跟前,竟然還敢打王爺的主意!

「你要是真想替王妃分憂啊,就來梧桐苑啊,這裏有的是活給你干,保證你內天都能完成替王妃分憂的願望!」綠蘿氣呼呼的說道。

那三個美人同時變了臉色,秋月和何時一起不滿的看了一眼春花,都怪她惹禍!

春花低下頭,再也不敢多說一個字了。

秦葉悠笑了笑:「綠蘿,你這說什麼呢,人家都是皇上賞賜來的,怎麼能幹活呢。」

然後轉頭對着那三個美人說道:「聽雨軒啊,跟王爺住的怡然居很近,是奕王府最好的幾個院子之一,裏面也寬敞,你們三個人住正合適。」

那三個人一聽頓時高興起來,眉宇之間掩飾不住的喜色,同時說道:「多謝王妃!」

那春花剛才說錯了話,正擔心王妃不高興呢,這會兒看王妃人這樣好,好像也很好說話的樣子,頓時就想找補一下。

「早就聽聞王妃最是寬容善良之人了,今日一見果然如此,我們臨來之前,太后還說呢,王妃最好說話了,讓我不要太拘束……」

后話的話她沒有說完,因為這一次秋月不是揪她的袖子了,而是直接狠狠的掐了她一把,而且用了很大的力氣。

春花十分不滿的看着秋月,她問話不行,難道拍馬屁也不行嗎?

秋月一個犀利的眼神瞪過去,她就算是再委屈,也不敢說話了。

秦葉悠的笑容更深了,原來如此啊,她還想着皇上的段位升級了呢,原來是太后出手了啊。

果然是老將出馬,一個頂倆啊,不過太后只是出主意,執行的時候還是皇上,所以在選人這個重要問題上,看走了眼,只看外表,沒有注意內在。

不過這也是皇上一貫的行事風格。

福伯帶着幾個美人離開之後,綠蘿還在憤憤不平:「王妃,您為何讓她們住聽雨軒啊,那裏可是跟王爺的怡然居很近了,除了清風苑,就是聽雨軒了,這下王爺都要被她們包圍了啊。」

秦葉悠看着綠蘿皺成一團的臉,笑着伸手就要去揉,被綠蘿閃開了。

「王妃,我這都快替您急死了,您怎麼還有心情開玩笑啊。」綠蘿着急道。

「真是皇帝不急,倒是急着你這個小太監啊,怕什麼啊,王爺如果輕易就能被這幾個美人打動,那他也不知道我秦葉悠為他着急,如果王爺不會被這個美人打動,那我還着什麼急,所以咱們就不用着急,安心過咱們的日子就好啊。」

綠蘿被秦葉悠這一番話給饒的有些暈,反映了半天也沒想明白是什麼意思,大體是不用着急的意思吧。

不過她轉念一想,又有些高興,「讓那清風苑也看看皇上賞賜的美人,估計又有的鬧了。」

秦葉悠笑了一下:「你這丫頭,終於有些開竅了,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啊,不能光咱們噁心吧,文如意也分享一點吧。」

綠蘿已經開始想像:「她們不會打起來吧,文姑娘可不是好惹的。」

「打起來就打起來唄,最好是打的院牆都塌了,正好可以合併到一個院子裏,取個名字就要紅燈區好了。」秦葉悠笑着說道。

綠蘿一頭霧水:「紅燈區?這是什麼名字啊?」

秦葉悠哈哈一笑:「這個名字很好很貼切。」

說着她就心情很好的轉身研究教學課程去了,學堂里的小孩子們,學的很快,超過她的預期,她必須要重新調整自己的教學方案了。

文如意聽到外面熙熙攘攘的,問道:「外面什麼動靜?元修哥哥不是去軍營了嗎?這聲音怎麼好像是從怡然居傳來的?」

她身邊的小丫頭趕緊出去看了看,一會兒之後,一臉驚訝的回來說道:「不好了,大小姐,怡然居旁邊的聽雨軒,住進來三個美人!聽說還是皇上賞賜的呢。」

「什麼?」文如意一下子站起身來,頓時着急的就要往外走,可是一想起自己的臉,她有止住了腳步,她現在這樣出去,不是平白遭人嘲笑嘛。

「那個臭皇帝,這時候跟着添什麼亂!」文如意氣憤不已,她的臉毀了之後,一直擔心祁元修會嫌棄,忍着不去看他,好在她和秦葉悠有約定,秦葉悠不得靠近怡然居,所以她不是很擔心,現在竟然有三個女人住到聽雨軒,這怎麼行?

文如意急的在房間里亂轉,很快就決定,一不做二不休,這三個女人要是不安分,直接也讓她們毀容。

可是她的歹毒計劃還沒來及實施呢,祁元修竟然自己就解決了她們。

三個美人在聽雨軒安頓之後,就整日打扮的光鮮亮麗,就等著去面見祁元修了。

這一日祁元修從軍營回來,到了怡然居,剛剛要開始梳洗,就聽到院中吵吵嚷嚷的。

他出來一看,追風被三個女人包圍着,正在奮力阻攔她們往裏沖。

「幹什麼的?」祁元修一聲吼。

追風終於鬆了一口氣,轉身說道:「王爺,這三位美人,據說是皇上送來的,現在過來請安呢,我讓她們稍微等一下。」

祁元修抱着胳膊看着那三個人問道:「是皇上送來的?」

三個美人一看祁元修長的英俊飄逸,身材挺拔,頓時更加心花怒放,齊齊把追風往旁邊一推,就沖了過來。

「奴婢春花。」

「奴婢秋月。」

「奴婢何時。」

「見過王爺……」仨人齊齊說道,然後抬起頭,一起朝着祁元修放電。

「出去!沒有我的允許,誰再敢踏進這院子一步,直接打斷腿,追風,你不用客氣!」祁元修突然冷著臉說道,然後頭也不回的進屋了。

春花秋月何時,同時僵住,站在院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所措,春花更是顫抖著趕緊辯解道:「這次可不管我的事情啊,我什麼都沒說啊。」

追風轉過身,冷冷的瞪了這幾個一眼,她們頓時後退數步,趕緊離開了。

祁元修梳洗完畢,出來之後,找來福伯問了個清楚。

「是王妃安排她們住在聽雨軒的?」祁元修在一起問道。

福伯十分艱難的點了點頭,看到王爺瞬間黑下來的臉色,又趕緊補充了一句:「王妃說,這幾位姑娘是皇上賞賜的,不能怠慢。」

「哼,說的好聽,她什麼時候把皇上放在眼裏了?」祁元修冷哼一聲,轉身朝梧桐苑走去。

秦葉悠正在寫教材,房門被猛然推開,一抬頭就看到祁元修面帶怒氣的沖了進來。

「王爺,您回來了?」秦葉悠輕輕放下筆,起身走了過來。

祁元修在她旁邊的椅子是坐下來,冷哼一聲說道:「是啊,再不回來,我這奕王府得遍地開花了吧?」

秦葉悠聽他陰陽怪氣的,心想這春花秋月何時了行動還挺迅速的,看來是已經跟祁元修打過照面了。

「王爺,看來您是見過那三位美人了,火氣這麼大,難道沒有一個相中的?」她提起旁邊的茶壺,親自給他倒了一杯茶。

「秦葉悠,不要挑戰我的底線……」祁元修瞟了她一眼,身份十分危險。

秦葉悠把茶杯放在他的面前,假裝受到傷害一樣,拍著自己的胸口說道:「王爺,您這可是怪錯了人啦,她們可是皇上賞賜給你,我又有什麼辦法?總不能想您上次那樣,一腳給踹到門外吧。」

「那又有何不可?太後上次答應過我,不會再讓皇上給我賜婚,現在竟然開始賜女人了,簡直就是言而無信。」祁元修憤憤不已。

秦葉悠勸慰道:「算了,不管怎麼樣,這次你別踢出去了,上次你踢出去一個小太監,他送三個美人,你要是把這三個美人踢出去,以後指不定又出什麼么蛾子呢。」

皇宮裏的那娘倆,做起事情來,一點底線都沒有,實在不能小看了他們。

祁元修一挑眉毛:「留下她們?那你是打算去操持秦明源的婚禮了嗎?皇上可是以這個為由頭的。」

「哼,我才不去呢,有本事他就等着我,不結這個婚了啊,秦明源要是真能堅持住,我敬他是條漢子。」秦葉悠十分不屑的說道。

祁元修見她這個模樣,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哪裏學來的行話,請注意你的身份,王妃!」

秦葉悠故意一本正經的福身說道:「是,妾身謹記王爺教誨,敢問王爺一句,打算怎麼安排那三位美人啊?我已經嗅到了戰火的氣息,您再不動手,清風苑那位可就動手了哦。」

祁元修摩挲著下巴,想了一下說道:「這好辦,本來今天冬天,我要送一匹將士去北疆,還有一些沒有成親的,正好可以把她們嫁過去,這樣帶着家眷到了北疆,更容易穩定軍心。」

秦葉悠一怔:「可是,這樣以來,皇上要是知道了,怪罪下來怎麼辦?」

「他找不出怪罪我的理由,這些女人賞賜給我,只是以奴婢的身份,她的生殺大權都在我手裏,而且把她們嫁給將士們,穩定軍心,也是為了大魏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3章: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66.48%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