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一聲驚雷

第366章:一聲驚雷

秦葉悠看着秦雲飛和蘇嫣兒眉來眼去的儘是甜蜜和溫柔,知道這些日子兩人在大理定然是過的很滋潤了,感情突飛猛進啊。

蘇嫣兒這傻丫頭,沒有想到因禍得福了。

「姐姐,我這次回京一是為了送嫣兒回來,還有就是專門來謝謝姐姐的。」秦雲飛拉着蘇嫣兒竟然給秦葉悠拜了一下。

秦葉悠看他倆竟然這樣專業鄭重,忍不住就坐正了身子:「也沒什麼的,不過是嫣兒運氣好,正好五皇子回來。」

秦雲飛搖了搖頭說道:「姐姐,你不用隱瞞我,我知道的,五皇子在這個時候回來,肯定不是巧合,我們心裏都清楚的,如果五皇子不回來,嫣兒鐵定就要進宮了。」

秦葉悠聽秦雲飛的語氣十分的語氣,似乎十分篤定,問道:「你們是又發現什麼事情了嗎?」

「太后已經派人去送信給我父親了,要不是因為送信之人路上遇到土匪,出了意外,我父親肯定已經接到信了。」蘇嫣兒憤恨不已的說道。

秦葉悠一楞,沒有想到太后這樣動作迅速,她也終於明白了,為什麼祁元修知道消息之後,立即就寫信給五皇子,讓他回來了。

果然是祁元修更了解太子啊。

「這些事情啊,你們也不必謝我,要謝還是謝謝王爺吧,這些都是王爺出力做的。」

秦葉悠笑着說道。

說曹操曹操到,正說祁元修呢,他就回來了,剛剛下朝回來,身上還穿着官服呢。

來到梧桐苑的正廳中,秦雲飛和蘇嫣兒也都站起身來。

「王爺,您回來了,嫣兒這次是專門來謝謝你和秦……和王妃的。」蘇嫣兒笑着說道,悄悄吐了一下舌頭,秦雲飛早就告誡過她,不能再按照以前的習慣再喊秦葉悠的名字了。

偏偏她已經形成習慣了,剛才差點脫口而出。

秦葉悠結果祁元修的官帽,放在一邊,然後綠蘿給他端來一碗茶,祁元修接過去,緩緩喝了一口。

他抬頭看了一眼秦雲飛,然後笑着對蘇嫣兒說道:「你也不用感謝你,就算是我什麼都不做,你身邊這個男人也不會讓你進宮的。」

秦雲飛一聽這話,臉色變了一下,秦葉悠聽着他似乎話裏有話,意有所指。

只有蘇嫣兒沒有聽出來,還傻乎乎的說道:「我知道,雲飛自然不會看着我嫁給皇上,到時候我倆免不了要隱姓埋名浪跡天涯。」

祁元修忍不住笑了一聲:「你這傻丫頭,這恐怕是你自己的想法吧,你問問你身邊的這個男人,他願意這樣嗎?」

秦雲飛這時候已經繃緊了臉色,直直的看着祁元修,一言不發,蘇嫣兒驚訝的轉頭問道:「雲飛,難道你不願意嗎?」

秦雲飛轉頭看着她,臉色稍微緩和一些,說道:「我自然是願意了,為了你我做什麼都是願意的。」

蘇嫣兒立即幸福的要冒泡泡,甜甜的笑着說道:「我就知道。」

祁元修冷哼一聲:「即使是讓你放棄北燕小皇子的身份嗎?」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是一驚,秦葉悠就知道他肯定有事,不然他不會這樣陰陽怪氣的說話。

可是,北燕小皇子?秦雲飛是北燕小皇子?這怎麼可能,他明明是獵戶的兒子啊。

可是一轉頭,看到秦雲飛緊繃的臉色,以及冰冷的眼神,她心裏咯噔一下,知道祁元修說的恐怕是真的了。

「有什麼不能放棄的?我本來就曾擁有,而且我也不稀罕擁有!」秦雲飛冷冷說道。

秦葉悠一下子睜大了眼睛,忍不住脫口而出:「雲飛!你說什麼呢?你明明是獵戶的兒子啊,怎麼又是北燕小皇子了?」

秦雲飛看了秦葉悠一眼,眼神中隱隱透著痛苦,低下頭說道:「姐姐,之前是我騙了你……我不想承認那個身份。」

秦葉悠嘆了一口氣說道:「雲飛啊雲飛,你這又是何必,你是什麼身份對我來說,根本就不重要,不管你是什麼身份,你都是我弟弟,嫣兒,你是不是……」

秦葉悠轉頭想要去問蘇嫣兒,卻猛然發現,她好像是石雕一樣,睜著大大的眼睛,臉色煞白,臉上完全沒有表情。

當初秦雲飛身份不明,蘇嫣兒能接受他,後來知道他是被貶的犯人秦明源的兒子,蘇嫣兒對秦雲飛的感情絲毫沒變。

秦葉悠以為現在知道他是北燕小皇子,肯定對他們的感情也不會有影響,可是蘇嫣兒現在的神情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嫣兒,你怎麼了?」秦葉悠問道。

蘇嫣兒喃喃的說道:「你們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什麼獵戶的兒子?什麼北燕小皇子?你們是不是都在跟我開玩笑啊,是不是啊?」

她最後的語氣中竟然帶着一絲祈求的意味,眼神凄楚,她明明已經挺清楚了,可是依舊不願意相信,期盼大家告訴她,這都是假的,都是騙她的。

秦雲飛有些心疼的想要去拉住她的手:「嫣兒,你聽我跟你解釋……」

「我不要解釋!我就問你,你到底是不是北燕人?」蘇嫣兒竟然一下子甩開了她的手,高聲吼道。

秦葉悠從來沒有見過這樣憤怒的蘇嫣兒,她隱約感覺到這中間,定然有什麼隱情是她不知道的,她下意識轉頭看了一眼祁元修,他面無表情,什麼都看不出來。

秦雲飛看着被甩開的,空落落的手,臉上是難掩的痛苦,沉默了一會兒,最終還是點了點頭說道:「是,我是北燕人,我的生父就是現在的北燕王。」

蘇嫣兒的眼眶中猛然湧出淚水,滿眼都是絕望和痛苦,秦雲飛忍不住上前兩步,伸出手想要牽她的手,最後卻怯怯的停住了,手停在半空中。

蘇嫣兒後退幾步,抬頭看着她,眼淚婆娑,搖了搖頭,哭喊道:「為什麼?你為什麼要是北燕人?你為什麼要騙我?我恨你!我恨北燕人!」

說完之後猛然轉身,哭着跑走了,秦雲飛十分糾結,想要去追,卻又不敢去追。

秦葉悠眼睜睜看着,剛才還恩恩愛愛,你儂我儂的小情侶,轉瞬間就要決裂,十分憤慨,轉頭死死的盯着祁元修。

這傢伙為什麼要說出這些來!裝糊塗不好嗎?

「姐姐,對不起,你對我這麼好,這麼信任我,我卻騙了你……」秦雲飛十分自責的說道。

祁元修站起身來說道:「你們姐弟倆有話要說,我就不旁聽了,先回怡然居了。」

說完起身要走,秦葉悠滿腔怒火,無處發泄,可是一看到秦雲飛,落寞的神情,她就只得先壓下心中的怒火,讓祁元修溜之大吉。

「雲飛,我不怪你,我相信你隱瞞我,肯定有你的理由,現在你願意告訴我實情嗎?」秦葉悠柔聲問道。

秦雲飛十分感激的看了她一眼,本以為秦葉悠會叱責他的欺騙,可是她竟然這樣溫柔。

見秦葉悠沒有責備他,秦雲飛也放下心裏負擔,把心裏話就都一股腦的告訴了秦葉悠。

「其實說起來,我之前說的也都是實話,只不過只是說了一部分事實而已,我的父母確實是獵戶,只是父親不是我親生父親,我母親嫁給他的時候已經懷有身孕了。」

秦雲飛說的這個開頭就比較勁爆,雖然氣氛比較傷感,秦葉悠也忍不住在心裏腹誹一聲,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啊,秦雲飛的身世竟然跟她如此相似。

不過秦雲飛要比她幸運的多,她的娘親嫁給秦明源后沒幾年就過世了,可是人家秦雲飛的娘親現在還好好的,而且看樣子,他的后爹對他也很不錯。

秦雲飛緩緩地的告訴了他事情的原委,秦葉悠嘆了一口氣,看來品德敗壞也是會遺傳的,拓跋宏現在這樣喪心病狂,也是有部分遺傳因素,再加上他後天的努力吧,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當年秦雲飛的琉璃,只是北燕小城裏的小家碧玉,長相清純秀麗,十里八鄉都有名,到了年紀,來求親的人自然是踏破了門檻。

那時候她也悄悄的再屏風後面,見過那些來相親的兒郎,相中了武舉人家的英武俊美的少年郎李正浩。

李正浩也遠遠的見過琉璃姑娘,一見傾心,兩人心心相印,都十分滿意,兩家很快就定下親事,約定來年春天成親。

可惜天不遂人願啊,現在的年輕的北燕王,外出打獵,經過小城,不經意間遇到琉璃小姐,一眼相中,對手下稍微透漏一點這個意思,手下自然知道怎麼去辦這這件事。

琉璃小姐很快被送進宮中,武舉人一家也很快銷聲匿跡,聽說是一夜之間被滅門,琉璃小姐的家人,一個字都不敢多說。

北燕皇宮中,琉璃小姐恩寵無限,可是一點都不開心,她雖然叫琉璃,可是一點都不脆弱,外柔內剛,悄悄的差人在宮外打聽李家人的消息,得知李家被滅門,可是李正浩逃過一劫,活了下來。

命運總是出奇的相似,秦葉悠聽到這裏,不免就想起來樊毅恬的母親樊芊嬿,同樣的命運,最後的結果卻是天壤之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6章:一聲驚雷

67.03%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