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始作俑者

第367章:始作俑者

當年的樊芊嬿在南嶽王的眼前撞柱慘死,留下可憐的孩子,顛沛流離這麼多年,心中始終帶著徹骨的仇恨。

琉璃小姐卻完全不同,她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聯繫上宮外的李正浩,兩人最後竟然在北燕王的眼皮子底下私奔了。

琉璃和李正浩不敢在北燕待了,兩人輾轉到了大魏,北燕王發現之後,自然是勃然大怒,一直派人追殺。

琉璃生下孩子之後,機緣巧合之下竟然遇到楚美月,不管是為了孩子的安全,還是為了不讓李正浩心裡難受,她知道楚美月的身份之後,同意了跟她交換孩子。

從此就改變了兩個孩子的命運,秦雲飛在寵愛中長大,秦明源雖然不是一個好丈夫,但是對待秦雲飛的時候,那些年他還算是個稱職的爹爹,所以才有秦雲飛知書達理明辨是非的秦雲飛。

琉璃和李正浩被追殺的無處躲藏,兩人最後決定,最危險的地方說不定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兩人毅然決然的回到北燕,想著就算是死了,也死在了故土上。

兩人隱姓埋名,隱居山林,這些年竟然躲了過去。

男人的痴情總是有限的,北燕王的後宮不斷有年輕貌美的女人充盈進來,北燕王漸漸的放棄了對琉璃的追殺。

而且多年過去了,每當想起她的時候,他心裡記得更多的都是初見她時的經驗。

要說樊芊嬿和琉璃最好的相似,除了這坎坷的命運,就是兩人都活成了男人心口的那顆硃砂痣。

隨正淳這麼多年念念不忘樊毅恬,北燕王也始終珍視他跟琉璃有過的短暫美好時光,即使那些日子只是琉璃為了逃跑而逢場作戲。

「我不稀罕什麼小皇子的身份,也不想認那個生父,現在我的父母就只有身為獵戶的他們,還有就是養育我的父親。」秦雲飛堅定的說道。

「北燕王知道你的存在了?」秦葉悠忽然低聲問道。

秦雲飛一怔,然後悄悄點了點頭,說道:「北燕王最終還是找到了我母親,到了這個年紀,我父母早已不在乎生死了,可是北燕王竟然沒有殺他們,只是讓他們說服我回北燕皇宮,我沒有同意。」

秦葉悠十分同情的看著秦雲飛,這個青年的心裡到底背負了多少壓力啊,身為北燕人,卻在大魏長大,大魏和北燕常年征戰,對北燕的敵視,幾乎成了每個大魏人的本能。

仇恨了這麼多年北燕人,甚至還上戰場跟北燕軍廝殺,看著自己的好兄弟慘死在北燕人手中。

可是某一天,他突然發現自己居然是北燕人,後來又知道,居然還是北燕皇室之人,這對秦雲飛的心裡打擊得多大啊。

他還能這樣正常說話做事,在秦葉悠看來已經不容易了。

「雲飛,這些日子你心裡肯定很苦吧?」秦葉悠忍不住問道。

「嗯,當時是有一些受不了,所以我去大理,索性什麼都不管了,還好有嫣兒陪在我身邊,她是那樣單純率直熱情,風風火火,讓我總是忘了那些煩心事,可是現在我卻傷害了她,我沒有想到她竟然這樣排斥北燕人。」

秦雲飛十分痛苦的捧住了自己的頭。

「雲飛,你不要太擔心,嫣兒是個懂事的姑娘,她肯定會想明白的,當初她不知道你的身份,什麼都不確定,都認定了你,現在她只是一時轉不過彎兒而已。」

秦葉悠安慰他。

她又拍了拍秦雲飛的肩膀說道:「雲飛,這些日子,你先不要衝動行事,回頭我會跟嫣兒談的,我們倆認識這麼久,我還是有一些了解她的,她肯定會想明白的。」

秦雲飛抬起頭來看著她,輕聲問道:「真的嗎?」

秦葉悠堅定的點頭:「真的,你回去等我的消息就好了,不要胡思亂想,知道嗎?」

「姐,謝謝你,謝謝你對我這麼好……」秦雲飛感動不已。

秦葉悠笑了一下:「熊樣兒,既然叫我一聲姐,這還不都是應該的,有什麼好謝的,你再說這樣感謝的話,那咱倆還真是生分了。」

秦雲飛走後,秦葉悠獨自在客廳里坐了許久,把前後的事情仔細想了一遍,發現要知道解決辦法,關鍵點還在祁元修這個罪魁禍首身上。

想到他剛才,扔下一個炸彈,然後就溜之大吉,秦葉悠就氣不打一處來,連通報都顧不上了,直接就往怡然居沖。

綠蘿一看情勢不對,趕緊跟了上去,文如意從院中正好可以看到秦葉悠風風火火直奔怡然居而去。

她立即走到院門口,對著已經走到怡然居門口的秦葉悠說道:「秦葉悠,你要做什麼?別忘了我們的約定,你要是違約了,做好出家的打算了嗎?」

秦葉悠止住腳步,深吸一口氣,轉頭對著她說道:「你放心吧,我是來找他吵架的,這不正是你喜歡看到的嗎?」

文如意冷哼一聲:「我信你才怪,你這個狡猾的女人,什麼事情做不出來,你儘管進去,如果你打算做個言而無信的小人的話。」

秦葉悠本來就心中帶氣,聽到這話,更是要爆炸了,正好這時候追風聽到動靜走了出來,問道:「王妃,有什麼事情嗎?」

「我有話跟王爺時候,讓他梧桐苑一趟,我等著他!」秦葉悠氣呼呼的說道,然後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文如意看到秦葉悠生氣,心裡就覺得暢快,冷笑一聲說道:「她以為她是誰啊,還想對元修哥哥,召之即來揮之即去?裝什麼裝?」

在門口樂了一會兒,剛剛要轉身進門的文如意,突然看到祁元修從院中出來,去的方向就是前往梧桐苑的方向。

她頓時氣憤不已,喊道:「元修哥哥,你要去哪裡?」

祁元修轉頭看著文如意,平靜回答道:「我要去梧桐苑。」

「你不準去!」文如意大小姐的脾氣瞬間爆發,「憑什麼她讓你去,你就去啊,你是王爺還是她是王爺!」

祁元修無奈的看著文如意,淡淡的說道:「如意啊,我覺得你現在還是先心平氣和的養好自己的臉,不要動怒,也不要操心別的事情了。」

說完他轉身就走,文如意這才猛然想起來,剛才自己忙著出門看熱鬧,忘記帶面紗了,她顫抖著雙手捂上臉,感覺到滿臉的疤痕,頓時尖叫一聲,沖回了梧桐苑。

為了不讓祁元修看到她這個恐怖的樣子,她生生忍住不去見祁元修,唯恐他記住了她丑時的樣子,及時有時忍不住要去見他,也是帶著面紗,今天竟然忘記了!

「秦葉悠,都怪你!都怪你!」文如意氣的在清風苑裡發瘋,她忘記了,如果不是她想出去看熱鬧笑話秦葉悠,也不會有後來的事情了。

祁元修到了梧桐苑,秦葉悠正在客廳里來回度步,看上去似乎有些焦躁。

「有什麼事,你坐下來慢慢說,幹嘛這樣著急上火的?」祁元修進來之後說道,十分悠閑的在秦葉悠面前坐下來。

綠蘿上茶之後,很快便溜到門口,不再靠近,她預計會有一場戰爭,她得躲的遠一點,小心不要被戰火波及。

「你當然不著急上火了?我弟弟的婚事都要被你給攪黃了,我能不著急嗎?」秦葉悠沒好氣的說道。

「我這是在幫助秦雲飛。」祁元修端起茶碗,緩緩喝了一口茶,悠悠的說道。

秦葉悠一頭霧水:「你怎麼幫助他了,就算是你知道他的真實的身份,你如果不說,兩人還是恩恩愛愛的,你是你看現在!」

祁元修微微搖了搖頭,嘆息道:「你一向有些小聰明的,今日之事,怎麼還看不明白,這樣的事情,你覺得能隱瞞的住嗎?或許可以瞞過蘇嫣兒,可是蘇正呢,你覺得蘇正真的會讓嫣兒嫁給一個來路不明之人?」

「這有何不可?當初雲飛救了嫣兒兩次,蘇正對雲飛的印象也很好,並且也不排斥嫣兒靠近雲飛的,而且什麼叫來路不明之人?秦明源名義上還是雲飛的父親,雖然他名聲不好,可也是在朝為官的尚書大人。」

祁元修放下茶碗,看了一眼秦葉悠,神色端正一些說道:「秦雲飛可以是來路不明之人,可以是風評不好的秦明源的兒子,甚至可以是普通的販夫走卒,只要嫣兒喜歡,人品過的去,蘇正都不會反對這門婚事,可是只要他是北燕人,蘇正就不會同意。」

終於說道關鍵點上了,秦葉悠能明顯感覺到蘇嫣兒對北燕人的厭惡之情,這並不是簡單的國家仇恨能表達的。

「為什麼北燕人就不行?並不是所有北燕人都是壞人啊,我們大魏不還與北燕有貿易往來嗎?」秦葉悠疑惑道。

祁元修目光深遠,似乎在回憶往事,臉上慢慢浮現處悲愴之色,他緩緩說道:「蘇正不接受北燕人,並不僅僅是因為國恨,更是因為家仇!這是他心裡最深的傷疤,永遠都越不過去的啊。」

秦葉悠更加聽不明白了,他轉頭看著她,輕聲問道:「你可曾聽人提起過嫣兒的生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7章:始作俑者

67.2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