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血海深仇

第368章:血海深仇

秦葉悠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從來沒有聽人提起過蘇嫣兒的母親,兩個人雖然關係親密,可都是沒有了母親的人,所以對這個話題都有些避諱,誰也沒有提。

秦葉悠只是隱約聽祁元修提起過,蘇嫣兒的生母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

想到這裡,她突然有個非常不好的預感,問道:「難道燕兒的母親去世,是因為北燕人?」

祁元修十分艱難的點了點頭:「當初蘇正跟隨我在北疆駐守,蘇夫人隨軍出征,蘇正和夫人十分恩愛,蘇夫人為人豪裝熱心又善良,把軍營里的士兵當成親兄弟,眾人都十分愛戴她。」

秦葉悠相信那肯定是一位十分出色的女子,她很少在祁元修的眼中看到這樣讚賞的神色,可惜紅顏薄命啊,她都有些不忍心聽祁元修後面的話了。

可事實就是如此,再殘酷的現實,也只能硬著頭皮面對。

「軍營了出了叛徒,偷偷泄漏了蘇夫人的行蹤,蘇夫人被北燕軍抓住,他們逼著蘇正投降,當時兩軍交戰已經許多時日,雙方都傷亡慘重,拼的就是最後這一口氣,蘇正沒的選擇!」

祁元修說道這裡,雙手都攥緊了,眼神十分冰冷,似乎十分艱難,說不下去了。

秦葉悠輕輕的握住了他的手,試著讓他放鬆一些。

她面露同情之色,輕聲說道:「那麼多將士的鮮血換來的勝利在即,蘇正這樣剛直之人,最後還是選擇了放棄自己的夫人是不是?」

祁元修點了點頭:「我認識了他那麼多年,第一次見他哭的那麼傷心,他是鐵骨錚錚的漢子,可是勝利的那一夜他躲在帳篷里,一個人喝醉了,嚎啕大哭。」

蘇正沒有辦法投降,一旦投降,不但那麼多的將士鮮血都白灑了,大魏的半壁江山都要受到影響。

當時北燕聯合西夏一起攻打大魏,祁元修守住西邊,蘇正在北疆駐守,只要有一方守不住,所有的努力都將功虧一簣,蘇正只能忍痛選擇放棄自己心愛之人。

當時大魏的將士知道了蘇夫人的犧牲之後,全都痛苦不已,哭過之後,這群男兒擦乾了眼淚,磨亮了長槍。

三天之後與北燕的一場惡戰,將士們個個都十分勇猛,那是一場祭奠,他們用這樣的方式,祭奠那位讓人敬重的夫人。

大魏用兩萬士兵,滅了地方八萬精兵,創造了一個奇迹,勝利了,可是沒有人高興。

他們攻進北燕都城的時候,在城門上看到了蘇夫人的屍體,她全身慘不忍睹,都是傷痕,她臨死之前定然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整個大魏的將士都出離憤怒了,蘇正更是殺紅了眼,他單槍匹馬殺進敵軍,直接一刀砍下敵軍將領的頭。

當時要不是祁元修及時趕到,當時蘇正很有可能就要屠城了,千鈞一髮之際,祁元修拉住了他。

大魏大獲全勝,以少勝多,取得奇迹般的勝利,可是蘇正失去了他最重要的人,他在帳篷里喝的爛醉如泥,握著蘇夫人的衣服,嚎啕大哭,聲音悲愴的,祁元修聽了都跟著他一起落淚。

之後的蘇正,就一直過的醉生夢死的日子,就連皇上的來賞賜的聖旨,他都沒有迎接,還是祁元修幫他接旨的。

那時候的蘇正似乎沒有了活下去的勇氣,戰場上的漢子,看起來粗糙堅韌,其實最為長情,他們看慣了生死,更看重情誼。

蘇正之所以沒有在那時候把自己喝死,是因為祁元修派人把蘇嫣兒送去了去,那時候的蘇嫣兒只有六歲。

她怯怯的站在蘇正的面前,低聲問道:「爹爹,娘親呢?我想娘親了。」

蘇正再也控制不住,抱著蘇嫣兒淚如雨下,只是以後再也沒有求死了,從此之後,他再也沒有娶親,獨自一人撫養蘇嫣兒,知道後來蘇嫣兒被接入宮中,由太后撫養。

秦葉悠聽了之後,忍不住唏噓嘆氣道:「怪不得嫣兒的性格這樣大大咧咧的,性格就像是個男孩子一般啊。」

從前她還經常調笑蘇嫣兒,現在想來真的是十分愧疚,沒有娘親,跟著爹爹長大的女孩子,會有這樣的性格並不奇怪啊。

如果她的娘親能一直陪在她的身邊,溫言軟語相伴,蘇嫣兒也會成長為一個溫柔的少女吧。

祁元修搖了搖頭說道:「你現在見到的蘇嫣兒,已經被那時候好多了,蘇夫人去世之後,蘇正一直把蘇嫣兒帶在身邊,寵的不像樣子,簡直就是無法無天,沒有一點女孩子的樣子。」

「那他怎麼捨得讓蘇嫣兒進宮的?」秦葉悠問道,太后一看可不是善茬。

祁元修似乎猜透了秦葉悠的心事,冷哼一聲說道:「那時候的太后,雖然不懷好意,為了牽制蘇正,才讓蘇嫣兒進宮的,可是當時她自己的小女兒剛剛去世,蘇嫣兒正好承接了她無處安放的母愛,所以過的並不錯。」

秦葉悠苦笑不得,這丫頭的運氣總是出奇的好,或許是她早逝的娘親在天上保佑她的原因吧。

「當時蘇正一開始並沒有同意,後來我告訴他,嫣兒以後總要嫁人的吧,在這樣下去,她就毀了,哪裡還有個女孩子的樣子。」

秦葉悠轉頭看他,問道:「那時候你多大?」

祁元修挑了挑眉:「那時候我十八歲,怎麼了?」

秦葉悠笑了笑,沒有說什麼,莫名的覺得那時候秦葉悠更加可愛呢。

不過想了想,她有嘆了一口氣說道:「這樣看來,我倒是有些理解蘇正和蘇嫣兒了,要是換了我,也不能再接受北燕人了,可是雲飛又有什麼錯呢,他又不能選擇自己的出身!」

「所以這個件事必須要提早提出來,我那小子磨磨唧唧的,再晚的話,被蘇正發現了,更加麻煩,所以我今天推了他一把。」祁元修十分不屑的說道。

這時候秦葉悠對他十分心服口服了,再也沒有氣了,還十貼心的給他續了一杯水,笑著說道:「說了半天的話,口渴了吧?來,先喝點水。」

祁元修十分好笑的看著她,他太了解秦葉悠,這小狐狸突然這麼殷勤,肯定是有事要求他。

「有什麼事就說吧。」祁元修十分瞭然的放下茶杯問道。

「你既然這麼了解蘇正,而且跟他又是多年的朋友了,也算是忘年交了,你給想想辦法唄,幫幫你的小舅子嘛,嗯?他姐夫,行不行嘛?」秦葉悠笑的十分燦爛,依靠在他的身邊,撒著嬌說道。

祁元修剛剛喝的一口水,差點噴出來,小舅子?他姐夫?這稱呼還真的很能套近乎啊,這小女人,她要求人的時候,真沒有她不敢說的話。

不過,他還是堅定的搖了搖頭:「這事咱們都使不上勁,還是看那兩人的造化吧,我也無可奈何,剛才還有一件事,我忘記告訴你了,當年大魏軍營里出的那個叛徒,就是泄漏蘇夫人行蹤的那個人,後來查明也是北燕人。」

秦葉悠一聽,十分頹然的一下跌坐在椅子上,連向祁元修撒嬌求情的興緻都沒有了,唉,秦雲飛看來是凶多吉少了,她也實在是沒有辦法了。

「雲飛啊,不是姐姐不幫你,是你的運氣也太差了,以後就看他倆的造化吧。」秦葉悠嘆了一口氣說道。

祁元修看著她,淡淡的說道一句:「親姐弟也就這樣了吧。」

祁元修娶秦葉悠之前,自然是調查過的,尤其是後來發生搶奪嫁妝之事,祁元修知道秦葉悠不是秦明源的親生女兒。

現在秦雲飛也不是秦明源的親兒子,就說明著兩人之間,根本就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而且秦雲飛小小年紀就離家讀書,後來又去北疆,兩人之間的關係應該並沒有那麼親密。

可是秦葉悠時時處處的照顧他,而且十分信任他,就連種植藥草的時期,也讓他幫忙。

她好像就是這樣的女人,一旦信任一個人,就完全的信任,而且會毫無保留,盡自己可能的對人家好。

祁元修想想自己的遭遇,竟然忽然有點嫉妒秦雲飛了,不過他沒有好意思表現出來。

因為實在是沒有更好的辦法了,所以這事暫時就擱置了,兩個人也都需要冷靜一下,給他們一段時間想想,蘇嫣兒是不是真的能放下這段感情,秦雲飛能不能接受失去蘇嫣兒這件事。

天山派之人,再加上醫藥盟的幾個長老,這段時間一直住在奕王府里,幾乎佔據了奕王府的半壁江山。

好在有福伯這位萬能好幫手,秦葉悠才不至於忙的焦頭爛額,這一日福伯來請示府里的開支的情況時,說道:「葉副盟主昨天離開了,他住的那個院子要不要收拾出來?」

「走了?到哪裡去了?剩下的幾個長老都圍著文如意轉呢,他怎麼捨得讓出位置?」秦葉悠疑惑的問道。

「據說葉副盟主是被天山派的人帶走的,要去天山派面見天山派掌門。」福伯回答道。

葉雲鶴此次前去天山派到底是福是禍呢?秦葉悠有些琢磨不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8章:血海深仇

67.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