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冤家對頭

第36章:冤家對頭

秦葉悠預感到自己悠閑自在的日子就要結束了。

婉兒果然如老夫人所說的沉穩懂事,非常貼心,可惜的是,婉兒可能是跟隨老夫人時間長了,耳濡目染,一個小姑娘整日那麼嚴肅,一副老氣橫秋的模樣。

弄得秦葉悠見到她,彷彿見到老夫人,倒是綠蘿和紅袖對她很崇拜,葛媽媽也很喜歡這個姑娘,婉兒很快就確立了她在梧桐苑的地位。

於是在婉兒提出要帶著秦葉悠出去轉轉的第二天,他們就啟程了,提前一天婉兒讓綠蘿去跟管家說了,明天王妃要出門,讓備一輛馬車,馬車要求簡單一點即可。

這是秦葉悠入府之後這是第一次主要要出門,福伯轉身就去跟王爺彙報了。

祁元修在書房裡,聽到福伯的話之後,抬起頭嘴角帶著笑意:「她要出去查看那些鋪子了?」

「是的,綠蘿姑娘說,明天王妃就和婉兒姑娘一起去。」

「好,你去準備吧,她們要什麼就給什麼。」福伯領命之後轉身出去之後。

祁元修想了想然後吩咐追風:「明天派個身手好的明天暗中保護她,注意不要讓她發現。」

追風道了一聲:「是,那就派冷月去。」祁元修想了一下點頭同意了。

「王妃要出門,王爺似乎很高興?」追風有些疑惑,明明之前王爺一聽王妃說要離開,他都會生氣很久的,為何今天會高興呢。

祁元修眼裡閃過一絲得意:「有點事情讓她忙著挺好,省的她的小腦瓜整天亂想。」

追風這才明白,王爺看上去不在意,其實一步步一環環的,部署的十分嚴謹,王爺對王妃著實用心良苦。

第二日,婉兒和秦葉悠出門,第一站竟然直奔京城最繁華的東大街。

從這裡開始,秦葉悠開始對自己的財產有些許印象了,在這條京城最繁華最熱鬧的東大街上,她竟然擁有五間鋪子。

兩人先後看過一間綢緞布莊,然後又看了一家酒樓,接著拐進一家胭脂水粉鋪子,裡面的掌柜的還有夥計對婉兒都十分客氣,婉兒給介紹之後,她們對秦葉悠也十分恭敬,第一次見面免不了要打賞。

這些婉兒都有準備,秦葉悠吩咐一聲,婉兒就給每個人打賞,不管掌柜的還是小夥計,都得到不少紅包,頓時對秦葉悠的印象更好。

在婉兒的指導下,秦葉悠開始看各個店鋪的賬本,看來老夫人經營很好。

一直到下午,婉兒帶著秦葉悠來到一間首飾鋪子外面,優品閣,這可是京城最大的首飾鋪子,裡面的精品琳琅滿目,經常很過名門貴婦都是這裡的常客。

據說價格也貴的離譜,可還是供不應求,一旦出了什麼精品,馬上就會被搶購一空。

這家也是我的?秦葉悠有些不敢置信,她娘當年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

進了優品閣,婉兒還沒有開始說話呢,掌柜的一看她來了,立即迎上來說道:「婉兒姑娘你來到正好,我這裡正好有個樣品出來了,請您過來看了一下。」

婉兒正要介紹秦葉悠,她忽然低聲說道:「你去吧,我想自己先看看。」

秦葉悠看過幾家鋪子之後,進來優品閣之後,發現這裡的夥計好像不如別的店鋪夥計熱情,看人的眼光也帶著打量。

她心裡有個想法,不過還不確定,想要自己再考察一下,婉似乎明白過來,兒點了點頭,就跟著掌柜的往後面走去。

秦葉悠自己在店裡轉悠著看著,兩個店鋪的夥計打量她一下,然後就轉過頭自顧自聊天了。

他們見慣了京城名門貴婦們的精緻華麗,見到秦葉悠之後,她雖然長得美,可是穿著打扮並不華麗,於是店鋪夥計並沒有把她放在眼裡。

秦葉悠正想要上去攀談一下,突然聽到身後後人喊道:「秦葉悠?」

這個聲音她很少熟悉,正是她同父異母的妹妹秦秋燕,秦葉悠轉頭看向門口,果然是秦秋燕,而且跟她一起走進來的還有當今太子殿下祁文軒。

當初皇上給她一起賜婚,秦葉悠稀里糊塗的嫁到了奕王府,而不知道為什麼,太子府到現在還沒有準備婚事,京城裡謠言紛起。

「秦葉悠,你也來逛優品閣?這裡有你能買的起的嗎?」秦秋燕見到是她,出口就是諷刺。

「我想要這裡的任何一件東西,都不用買。」秦葉悠淡淡的說道。

「哼,怕是買不起吧,你當初嫁給奕王,一分錢的嫁妝都沒有,你拿什麼買?」秦秋燕眼裡帶著譏諷。

「妹妹提醒的是啊,我娘當初給我留下那麼多嫁妝,只可惜都被楚姨娘給扣下了,留著給妹妹做嫁妝,我一分錢的嫁妝都沒有,也是拜妹妹所賜啊。」

秦葉悠的聲音不小,在優品閣里買東西的,大多也都是京城名門家的夫人小姐,對於秦尚書家的事情,大多都聽說過,今日聽到這姐妹倆的對話,更加確定了那些傳言是真的。

她們看向秦秋燕的眼光都帶著鄙視,當場看著穿著樸素簡單的秦葉悠,再看看一身華麗的秦秋燕,議論紛紛。

「不過一個庶女,竟然把一個嫡女給逼成這樣啊。」

「就是啊,聽說跟太子的婚事,本來也是人家嫡女的,誰知道這庶女做了什麼,連姐姐的婚事都搶。」

「呸,庶女就是庶女,什麼下作事做不出來,這樣的人也配做太子妃?」

這些竊竊私語,不高不低,正好傳到了秦秋燕和太子的耳中,他們的臉色都變的十分難看。

「秦葉悠,你嫁給皇叔之後,竟然變得這樣不可理喻了嗎?真是讓我失望!」太子瞪著她說道。

「太子殿下,你這話本事我要說的,太子殿下既然知道我是你皇叔的妻子,那就應該知道我是你的長輩,見到長輩,你一句問候都沒有,太子這樣的禮數,才真的讓人失望!」她義正言辭,狠狠的瞪了回去。

太子有些吃驚,這還是秦葉悠嗎?以前的秦葉悠每次見到他,都是一臉痴情,只要他對她嚴厲一些,她就淚眼婆娑,今日他說了這樣的狠話,她竟然還敢直接反駁。

秦葉悠同時也在打量太子,不太明白,之前秦葉悠是怎麼看上他的,這個男人出了有一副好皮囊,哪有什麼可取之處,整個人看上去虛偽和陰險。

說他有副好皮囊,其實跟祁元修比起來差遠了。

當初會看上他的秦葉悠,估計有時候是眼瞎吧,不過現在既然已經換成她了,那樣眼瞎的日子不會再有了。

這對狗男女,一個害的她滿京城聲名狼藉,一個差點要了她的命,她絕對不會不會放過他們。

秦秋燕和太子在秦葉悠面前都敗下陣來,秦秋燕更是氣到發抖,她很明顯感覺到剛才那些人說她是庶女的時候,太子看她的眼神都有些嫌棄。

「秦葉悠,你真的是好口才,不過臉皮也是真的厚,你真的把自己當成王妃了?呸,真是不要臉。」一個尖酸刻薄的聲音在門口響起來,真是郡主蘇嫣兒。

秦葉悠嘆了一口氣,想著回去跟婉兒商量一下,以後出門能不能先看看黃曆,她相信今日的黃曆上肯定寫著不宜出門,一出門遇到的不是冤家就是對頭。

蘇嫣兒走了進來,看向秦葉悠的眼神帶著狠毒,秦葉悠嘴角帶著一絲嘲諷,微微一笑,然後不經意抬手,蘇嫣兒趕緊下意識的退後一步。

她上一次綁架秦葉悠,結果卻被秦葉悠給下藥,全身無力的躺在郊外的小黑屋裡,後來被救回去之後,全身無力不說,還大小便失禁,一天之後藥效才退去。

這是巨大的恥辱,她永世難忘,所以看到秦葉悠一抬手,她就下意識後退,沒有想到秦葉悠卻只是抬手扶了一下頭上的髮釵。

蘇嫣兒雙眼幾乎要噴火,她知道秦葉悠絕對是故意的!

「哼,你有臉把自己當成王妃,我可是聽說了,當初元修哥哥根本不讓你進門,是你親自去砸門,奕王府沒辦法,可憐你才給你開門放你進去的。」

蘇嫣兒十分得意的說道。

她此話一出,周圍的人全都驚訝的看著秦葉悠,天下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新娘子自己砸門要求過門。

這是秦葉悠心裡的一根刺,她的臉色微變,就算是今天她被人恥笑,她也不後悔,生死攸關的瞬間,她只能選擇生存,如果當初她跟一般的大小姐一樣矜持,怕是今天都沒有秦葉悠這個人了。

秦秋燕一聽蘇嫣兒的話,心裡頓時樂開了話,冷嘲熱諷:「我說呢,怎麼當初奕王府半夜讓姐姐過門?原來奕王府根本就不想娶姐姐過門呢。」

這時候婉兒正好從後院走來,聽到這兩人羞辱王妃,怒火頓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章:冤家對頭

6.59%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