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一場交易

第369章:一場交易

秦葉悠覺得葉副盟主被帶走之事不同尋常,不能坐視不理,她剛剛想要去找祁元修打聽一下,葉副盟主離開之前,肯定會去跟他辭行的。

可她還沒動身呢,司馬前竟然先來了,他跟葉副盟主也是關係很鐵啊,秦葉悠想了一下,他肯定知道更多內幕,不是就先試探一下司馬前。

秦葉悠讓綠蘿把司馬前請到正廳,然後她收拾一下,來到前廳見客。

司馬前這段時間憔悴不少,可能跟文如意這段時間的折騰有關係。

「司馬公子,不知道找我有什麼事情?」秦葉悠緩緩問道。

司馬前見到秦葉悠,立即起身,拱手說道:「司馬前此次是專門來感謝王妃的。」

態度十分恭敬,秦葉悠微微驚訝,面上依舊不動聲色。

「司馬公子這是何意?我記得我好像不曾做過讓你如此感激之事啊。」秦葉悠平靜的的說道。

「大小姐的臉現在已經好一些了,我知道這都是王妃的功勞,所以特意來感謝王妃的。」司馬前立即回到道。

秦葉悠眯了一下眼睛,沒有立即回應,她在心裡盤算著,她幫助容行遠這事,是秘密進行的,並沒有聲張,當初就是為了避諱葉雲鶴和司馬前。

不過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尤其是秦葉悠救過容行遠這件事,她只是琢磨不透,司馬前此次前來的目的,真的來表達感激?

這肯定不是主要目的,他也不是這樣懂得感恩之人。

那不然就是來指責她多管閑事?可是看他的態度又好像真的很真誠,不似作假。

既然一時之間分析不透,秦葉悠決定以不變應萬變。

「司馬公子誤會了,救如意姑娘的是容副盟主,跟我沒有關係的,您這可是感謝錯了人。」秦葉悠笑著說道。

「王妃不必客氣,我知道是您幫助容副盟主的,司馬前此次來,一是為了感激,另外還有一件事,要求王妃幫忙。」

秦葉悠心想終於要說道點子上了。

「司馬公子,有什麼話,就請直說吧?」秦葉悠直接問道。

「我知道您可以救大小姐的,我知道您的顧忌,只要您幫助我,讓我能挽救大小的臉,我一定能夠把大小姐帶走。」司馬前低聲說道。

秦葉悠輕笑一聲:「把她帶走?你要把如意姑娘帶到哪裡去?」

司馬前轉頭看了一下周圍,然後用更低的聲韻說道:「王妃,大家都是明白人,我也就不再拐彎抹角了,大小姐這幾年一直住在王府里,相必您的心裡也不好受吧,只要你幫我,我就可以讓大小姐跟我走,這場交易,您不吃虧吧?」

秦葉悠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司馬前被她笑的一臉驚悚。

「司馬公子,我想你是誤會了,文姑娘在這裡住多久,對我來說都沒有什麼影響的,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我更知道我家王爺的心意,所以你所說的這場交易,對我來說沒有任何吸引力。」

秦葉悠笑完了之後,斬釘截鐵的說道。

她自然是想趕文如意走的,可是這都是暗地裡的事情,當這司馬前這樣的危險人物,豈能承認這樣的事情。

誰知道他一轉身會給傳成什麼樣子,說不定他就是文如意派來的姦細呢。

司馬前愣了一下,其實他是誠信來交易的,不過他低估了秦葉悠,頓時黔驢技窮了。

深思了一下,彷彿豁出去了一般說道:「王妃,您說吧,只要您願意給我藥方,讓我治療好大小姐,不管您提什麼條件,我都答應,只要我能做到的。」

秦葉悠稍微有些訝異,不知道這司馬前怎麼突然這樣衝動了,簡直不給自己留出一點餘地。

「沒有想到司馬公子,對如意姑娘,如此真心啊,本王妃倒是十分感動呢。」秦葉悠故意看著司馬前說道。

他的臉色一變,在椅子上挪動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安。

「葉副盟主已經被帶去天山派了,唉,會有什麼樣的下場,誰也不知道,我這樣做,一方面自然是為了大小姐好,另外一方面,也是為了我自己而已。」

司馬前失落的說道,有種兔死狐悲的感覺。

秦葉悠沒有想到他竟然對她說出這樣的真心話,本以為司馬前會趁機抒發一下對文如意的深情,說一些肉麻兮兮的話,他突然這樣直接,倒是讓秦葉悠有些對他刮目相看了。

她想了一下說道:「既然如此,我也跟你交個底,如意姑娘的臉,我不是不能治,只是有些繁瑣,而且過程十分艱難,不知道她能不能吃得了那個苦。」

司馬前激動不已,瞬間起身說道:「只要還有一線希望,我就願意試一下,相信大小姐也肯定願意的。」

司馬前的打算,秦葉悠完全明白,文如意現在已經快到絕望到底了,他如果拿到藥方,拯救文如意,不但能洗清自己的罪名,還能得到文如意的感激。

秦葉悠點了點頭然後說道:「這個風險很高,一個不小心,可能更加嚴重,所以我的診金也比較貴,司馬公子,你先不要激動,先想想能不能付得起診金再說吧。」

司馬前一愣,問道:「診金?」

秦葉悠微微一笑:「對啊,司馬公子,你該不會覺得我是免費醫治吧,我大小也算個大夫,對於特別苦難的窮人家,也會有免費的情況,但是你們顯然不屬於這一類吧?」

「嗯,我明白了,這樣也對,王妃,您為大小姐醫治的診費要多少錢?」司馬前問道,然後緩緩坐下來。

聽到秦葉悠提起要錢,不知為何,他似乎突然有了底氣,可能覺得秦葉悠收了他的錢,就要聽從他的差遣吧。

「五百萬兩,黃金。」秦葉悠平靜的說道。

「什麼?你這簡直就是搶錢,你也真敢開口。」剛剛坐下去的司馬前,突然就蹦了起來,要不是還有最後一絲理智在,他的手指幾乎要戳到秦葉悠的額頭上來。

秦葉悠一點也不氣惱,悠悠的喝著茶,緩緩的說道:「這個事情呢,有市無價,而且我也說了,這件事對我來說,風險也是極高的,一個不小心,把她真的治殘了,天山派的手段,你應該是了解。」

這句話起到了極大的威懾力,司馬前突然就沒聲了,天山派的雷霆手段,他自然了解,不然也不會這樣低三下四的求秦葉悠。

「好吧,我答應你,我先回去籌錢。」司馬前頹然說道。

「好,我等著司馬公子的消息,錢什麼時候來,我就什麼時候開始動手為她醫治。」

秦葉悠笑意盈盈的把司馬前送了出去。

她之所以要這麼多錢,並不是為了嚇退司馬前,而是因為她知道,司馬前其實拿的出這麼多錢,或者說他和葉雲鶴一起拿的出這些錢。

祁元修晚上回來的時候,就知道了這件事情,他表示十分不贊成。

「你不要答應他,沒有必要為了這點錢,冒這個風險!」祁元修一口否決。

此時兩人吃過晚飯,正在花園裡散步呢,秦葉悠轉頭看著他:「聽你的語氣,似乎對我十分沒有信心啊,你怎麼知道我就是冒險呢。」

「我還不了解的你的性格?文如意在這裡住這麼多年,你對她什麼態度我還是清楚的,如果可以輕輕鬆鬆治好她的臉,你不會拖到現在的,為什麼改變了注意?」

祁元修問道。

秦葉悠眼珠子一轉,剛剛想要回答,他立即說道:「別跟我說為了錢啊,這樣敷衍的理由,我也不會相信的。」

有個太過精明的老公就這點不好,想要隱瞞一點事情都十分困難,秦葉悠只好老老實實的交代了。

「我預感天山派的掌門近期會來,我不想把事情鬧得太大,正好司馬前來找我,讓我有個借口,可以試一下咯。」秦葉悠說道。

祁元修停下來,轉頭看著她:「你怎麼知道他要來的?還有他來有什麼可怕的!值得你冒這樣的險。」

秦葉悠嘆了一口氣:「我就知道你這天不怕地不怕的態度,所以才沒有跟你說的,那禁藥令牌,根本就是天山派掌門的主意,文如意一直捂著,他要是來了,一個不小心,這事就要揭開了,我們現在畢竟還沒有準備完全,時機還不到啊。」

秦葉悠早就想好了,葉副盟主那狡猾的老傢伙,就算是被提溜在天山派接受審訊,以他的性格,自然不會承認是他的錯,肯定會全部都推到奕王府的頭上。

天山派文掌門,早就對祁元修不滿了,不然也不會下禁藥令,再加上葉雲鶴的挑撥,說不定就會激化文掌門和祁元修之間的矛盾,所以她才要提前做準備。

祁元修最後終於秦葉悠勸住了,他只能答應了,然後囑咐道:「行就行,不行也不用怕,就算是沒有治好,我也能護住你,你儘管放心的做。」

秦葉悠心裡暖洋洋,挎著祁元修的胳膊,往梧桐苑走去,遠遠傳來她撒嬌的聲音:「我知道,有王爺在,妾身是什麼都不用怕的。」

對於這樣的撒嬌,祁元修表示十分不感冒,冷哼一聲:「這世上還有你怕的事情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9章:一場交易

67.58%
目錄
共547章
倒序